上帝也是饞嘴貓_勵志故事

  上帝也是饞嘴貓
  
  我給您講一個小故事,是關於上帝饞嘴的故事。這裡面寓意深刻,調侃幽默,但它可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說是一個盲人,小時候深為自己的缺陷煩惱沮喪,認定這是老天在懲罰他,自己這一輩子算完瞭。後來一位教師開導他說:世上每個人都是被上帝咬過一口的蘋果,都是有缺陷的人。有的人缺陷比較大,是因為上帝特別喜愛他的芬芳。
  
  他很受鼓舞,從此把失明看做是上帝的特殊鐘愛,開始振作起來,向命運挑戰。若幹年後,他成瞭一個著名的盲人推拿師,為許多人解除瞭病痛,他的事跡被寫進當地的小學課本。
  
  把人生缺陷看成“被上帝咬過一口的蘋果”,這個思路太奇特瞭,盡管這有點自我安慰的阿Q精神。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七八,這個世界上誰不需要找點理由自我安慰呢?而且,這個理由又是這樣的善解人意,幽默可愛。
  
  世界文化史上有著名的三大怪灰,文學傢彌爾頓是瞎子,大音樂傢貝多芬是聾子,天才的小提琴演奏傢帕格尼尼是啞巴,如果用“上帝咬蘋果”的理論來推理,他們也都是由於上帝特別喜愛,狠狠地咬瞭一大口的緣故。
  
  就說說帕格尼尼吧,四歲時出麻疹,險些喪命;七歲時患肺炎,又幾近夭折;四十六歲時牙齒全部掉光;四十七歲時視力急劇下降,幾乎失明;五十歲時又成瞭啞巴。上帝這一口咬得太重瞭,可是也造就瞭一個天才的小提琴傢。
  
  帕格尼尼三歲學琴,即顯天分;八歲時已小有名氣;十二歲時舉辦首次音樂會,即大獲成功。之後,他的琴聲幾乎遍及世界,擁有無數的崇拜者,他在與病痛的搏鬥中,用獨特的指法弓法和充滿魔力的旋律征服瞭整個世界。著名音樂評論傢勃拉茲稱他是“操琴弓的魔術師”,歌德評價他“在琴弦上展現瞭火一樣的靈魂”。有人說,上帝像精明的生意人,給你一分天才,就搭配幾倍於天才的苦難。這話真不假。
  
  上帝很饞,見誰咬誰,所以,人都是有缺陷的,有與生俱來的,有後天形成的。既然無法抗拒,又難以彌補,就隻有“既‘咬’之,則安之”,從容應對。你咬你的,我活我的,不屈服於命運的擺佈,像貝多芬那樣,扼住命運的咽喉,或者幹脆學學尼采,公開宣佈:上帝死瞭!
  
  上帝又吝嗇得很,決不肯把所有的好處都給一個人,給瞭你美貌,就不肯給你智慧;給瞭你金錢,就不肯給你健康;給瞭你天才,就一定要搭配點苦難……當你遇到這些不如意時,不必怨天尤人,更不能自暴自棄,頂好的辦法,就是像那個老師那樣去自勵自慰;我們都是被上帝咬過的蘋果,隻不過上帝特別喜歡我,所以咬的這一口更大罷瞭。
  
  說到這裡,可能很多朋友想瞭解帕格尼尼的情況。那好吧,我就給您進一步地講一講:
  
  尼可羅·帕格尼尼是意大利小提琴及吉他演奏傢、作曲傢,屬於歐洲晚期古典樂派,早期浪漫樂派音樂傢。他是歷史上最著名的小提琴大師之一,對小提琴演奏技術進行瞭很多創新。
  
  他於1782年10月27日出生在意大利北部,靠近地中海的良港熱那亞。父親是小商人,沒受過多少教育,但非常喜愛音樂,是一個吉他和曼陀鈴業餘愛好者。父親教他彈曼陀鈴並請瞭一位劇院小提琴手在他7歲時教他小提琴,後又與熱那亞最有名的小提琴傢學習。他幼年充分顯露出音樂才能,不論什麼曲子,他都立刻能輕松地演奏出來。同時他還學習作曲,八歲就會寫小提琴奏鳴曲。十二歲,他在熱那亞舉行公開演奏會,獲得極大成功。他十三歲開始旅行演出。從十餘歲起,帕格尼尼跟著許多不同的老師學習,包括瞭GiovanniServetto和AlessandroRolla,但是對於這早來的成功,他沒有辦法妥善的處理。(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在他十六歲時,他就開始賭博和酗酒,就在這個時候,荻達拯救瞭他,把他帶到她的傢去,在那裡他又開始學習小提琴,共學瞭三年。在這三年之中,他也彈奏吉他。1805年他擔任盧加宮廷樂隊小提琴獨奏傢。1825年後,他足跡遍及維也納、德國、巴黎和英國,他還會演奏吉他和中提琴。在他的《二十四首隨想曲》中,表現瞭高超的技巧。1840年5月27日夜,這位被譽為“小提琴之神”和“音樂之王”的人離開瞭人世,年僅五十八歲。
  
  帕格尼尼開拓瞭近代小提琴的演奏技巧,成為名震歐洲的最著名小提琴傢。他的演奏技巧高超,表情豐富,情緒激奮,如癡如醉,引人入迷。他常在音樂會上才華橫溢地即興演奏。為瞭炫耀技巧,他甚至故意弄斷小提琴上的一兩根弦,然後在剩下的琴弦上繼續演奏。他的作品和演奏技巧幾乎懾服瞭歐洲所有的藝術傢,如文學大師司湯達、巴爾紮克、梅涅、大仲馬,音樂大師肖邦、舒曼、李斯特等,聽過他的演奏無不為之激動不已。他對肖邦、柏遼茲尤其是李斯特等人的音樂創作,產生瞭強烈的影響。柏遼茲還應帕格尼尼之邀寫瞭一首突出中提琴的交響曲《哈羅爾德在意大利》獻給他。而帕格尼尼雖從未演奏此曲(可能是嫌技巧不夠輝煌),但仍然慷慨地增送給在生活困境中苦苦掙紮的柏遼茲兩萬法郎。
  
  1800年那年,帕格尼尼無論到哪裡演出都大獲成功,收入頗豐,可是源源而來的金錢,又因他嗜賭的惡習而輸的精光。據說他父親也是個賭徒,有一次竟然把帕格尼尼的小提琴作為賭註輸掉瞭。在帕格尼尼為演出無琴發愁之際,一位名叫皮厄·裡沃隆的法國商人借給他一把瓜爾內裡制造的名琴“卡隆珀”,這使演出大為增色,獲得巨大成功。裡沃隆非常感動,對帕格尼尼說:“這把名琴就送給您瞭,但請切記千萬不可給別人。”帕格尼尼感激之餘,一生遵守瞭這一約定。在他去世後,後人遵照他的遺囑將這把小提琴交於日內瓦博物館收藏。
  
  帕格尼尼在藝術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卻備受疾病的折磨。他從小就病魔纏身,一生中幾度死裡逃生。四十六歲時,突然牙床長滿膿瘡,隻好拔掉幾乎所有的牙齒。牙病初愈,又染上嚴重的眼疾,幼小病弱的兒子於是成瞭他的“拐杖”
  
  1828年以後,他的演出越來越少。過瞭五十歲後,關節炎、腸道炎、喉癌等疾病不斷向他襲來,後來他的聲帶也壞瞭,成瞭啞巴,隻能靠兒子按他的口形作翻譯來與人溝通,可見他一生的成就來得多麼不易。
  
  1801年起的五年間,他忽然隱居起來,據說在練習吉他和務農,也有人說是為瞭戀愛而躲避起來。此間,他完成瞭六首小提琴與吉他合奏的奏鳴曲。1805年,23歲的帕格尼尼復出赴意大利各地演出。他的演奏技巧又有瞭進一步發展,被拿破侖的妹妹莉薩·波拿巴·巴喬基聘為皮昂比諾的音樂指揮。三年合同期滿後,帕格尼尼的蹤影再次消失瞭。1814年再度復出,在意大利許多城市舉行演奏自己作品的音樂會。1828年維也納、1831年在巴黎和倫敦的演出均引起轟動。1833年定居巴黎。1839年去馬賽,然後去尼斯,並於此地去世。
  
  帕格尼尼是一位傑出的小提琴演奏傢和作曲傢,但為瞭隱藏自己獨創的演奏技巧,他不肯將自己的作品出版。他去世十年後,人們才將他的作品編輯出版,總共包括:五十首小提琴曲傑出,其中《二十四首隨想曲》的某些部分曾被李斯特、舒曼、勃拉姆斯、拉赫瑪尼諾夫等人改編成鋼琴曲;十二首小提琴與吉他奏鳴曲,其中六首為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和吉他的四重奏;六首小提琴協奏曲,其中《b小調第二小提琴協奏曲》(《鐘聲》)是他的代表作,主要特點是演奏技巧精湛,尤其是首尾兩個樂章遙相呼應,精彩迷人,無愧於它的標題《鐘聲》。作品1851年剛出版,李斯特就立即將它改編為同名鋼琴練習曲。原作與改編曲雙雙傳於後世,至今仍是音樂會上常見的曲目。他還創作有吉他曲兩百首,以及其他各種室內樂作品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