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財富新秀高燃的故事:半年考上清華的奇跡

  80後財富新秀高燃的故事:半年考上清華的奇跡

  這是原文,央視會客廳的對話:

  高燃:你好。

  李小萌:可能人們最好奇的是為什麼你在你這個年齡,有可能拿到多數同齡人拿不到的物質生活?

  高燃:如果說精神生活,我非常認可,我覺得我過著非常多的人沒有的精神生活,我每天都很快樂。但是如果要說物質生活,那他們可能要失望,因為我過得、我吃得也跟大傢一樣,隻要有辣椒就行瞭,住的地方還是租的,我一般幾個月都不會出去買什麼東西,所以我想這可能是他們誤解。

  這就是高維視訊公司25歲的總裁高燃的辦公室,在這裡似乎看不出有身傢過億的痕跡。用辦公室主人的話來說,就是還沒到考慮物質生活的時候。

  高燃的這傢公司主要從事寬帶視頻直播技術的研發,通過這種技術,人們就可以在網絡上流暢地看電視。這個成立隻有兩年的公司,成長速度之快令人驚訝。如今,高燃的公司已經擁有近百名員工,獲得瞭總計1000萬美元的投資。

  去年12月高維視訊公司獲得瞭中國互聯網協會頒發的“互聯網產業創新第二名”、“中國互聯網產業100強”的稱號。今年上半年,中國互聯網協會聯合國內外眾多風險投資機構,將高維視訊公司評為“最具投資價值企業”。

  這些都足以讓“高燃”成為80年代創業者中閃亮的一個名字。

  李小萌:能夠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企業,又是因為什麼呢?從你自身性格或者其它方面有什麼必然嗎?

  高燃:其實說實話,我的性格是一個比較適合創業的人,我現在越來越感覺到,我是比較善於創業。

  李小萌:什麼樣性格的人適合去創業?

  高燃:比較好學,就是學習能力比較強一點,比較勤奮,要非常勤奮,比較會與人打交道,有一定的領導才能,也許這樣就可以創業。

  李小萌:你最著名的一句話是說,你不希望你的人生一眼就看到頭,你跟我講講什麼是一眼能看到頭的人生?

  高燃:很簡單,比如我之前特別想做一個記者,當我真正做瞭一個記者的時候,我其實花瞭很多時間,花瞭很多努力來做一個記者,但是等我真正做一個記者,而且是一個比較好的記者的時候。我發現幾十年以後,當我真正做瞭一個記者的時候,我其實花瞭很多時間,花瞭很多努力來做一個記者,但是如果我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幾十年後我還是一個記者,這樣你可能一輩子做著都是你自己,也許是你感興趣,但是你一輩子就做一件事情,我認為這不是我的人生。人生的長度是我沒辦法來計算的,但是可以長一點,可以短一點,可以掌握的,但是我希望這個人生的寬度能夠比較廣,比較寬廣。我希望既做過記者,又做過企業,又寫本書,寫我的博客,或者說做一個大學教授,或者說做一些我更願意做的事情。另外,對我來說,說實話,我還是非常追求影響力的,我非常喜歡李開復說的一句話,他說“追隨我的心,去做一些最有影響力的事”,如果可以,我會這麼做。

  李小萌:我想比你們前一代的這些創業的人,他們很多的理念是自己想的,但是我覺得你們這一代還是在重復他們的一些想法,比如說作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或者說跟隨我的心。

  高燃:其實有很多東西是共通的,比如說你要結婚,你就得找個女孩子結婚,老一輩也得找一個,我也得找一個,但是有些東西確實是有些不一樣,因為我們這個時候年輕,所以有些東西就不會患得患失。

  高燃的傢鄉在湖南益陽,父母都是普通的農民,由於傢裡經濟困難,高燃雖然學習成績很好,初中畢業後他沒有繼續讀高中而選擇瞭中專。中專畢業,高燃就到廣東打工賺錢瞭。在此期間,他自學瞭ISO9000認證方面的專業知識,不久便跳槽到瞭一傢外企當工程師,月薪也拿到瞭五千元。五千元在高燃的傢鄉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然而在新公司工作不到半年,高燃又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他要回高中校園當插班生,準備參加高考,當時距離高考隻剩半年時間,再加上高燃之前沒有讀過高中。高燃的高考在鄉親以及傢人眼裡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目標。但半年之後,高燃就拿到瞭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而且是清華大學,這個消息在高燃的傢鄉引起瞭轟動。

  李小萌:看著這些照片,我都跟你對不上號,你自己覺得變化大嗎?

  高燃:挺大的,當時很壓抑,非常壓抑,因為自己做的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理想與現實的沖突,我是一個有非常大理想的人,而且我一定會去做這個東西。現實是什麼樣的,現實就是我不說低人一等,但是確實離我想做的東西有非常大的距離,所以理想與現實的沖突會壓抑一個人。

  李小萌:甚至比現在看著要蒼老一點。

  高燃:也許是,這個以你看為準。

  李小萌:什麼時候你已經不再有這種壓抑感,已經覺得海闊天空瞭?

  高燃:大學,考上大學的第一天,1999年8月二十幾號。

  李小萌:這是一個根本性的改變是嗎?

  高燃:對。現在每次隻要有機會,我能夠告訴的人我說你們一定要上大學。

  李小萌:你在上初中的時候其實成績不錯,因為傢裡經濟能力的問題,就上的中專,當時覺得沮喪嗎?

  高燃:哭,我能夠做的兩件事情,一個是天天哭,一個是在地上打滾,滾來滾去。

  李小萌:這麼強烈。

  高燃:對,沒有辦法,我當時13歲,很小,這不是我能決定的,13歲的時候我能決定什麼事情?

  李小萌:在你哭,在地上打滾的時候,你覺得你心裡那個大的理想已經離你而去瞭嗎?

  高燃:也不是,我覺得可能會有一些所謂的挫折或者彎路,但是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我那時候就怎麼想,因為我當時看瞭非常多的名人傳記,我當時的心志應該說比一般的同齡人可能要稍微成熟一點,然後我就告訴我自己,我應該怎麼樣怎麼樣,所以中專的幾年我也沒有放棄精神上的追求。

  李小萌:考大學還是上中專,包括後來工作一直有的一個夢想還是到那個點上突然之間決定的?

  高燃:一個點上,其實我覺得我自己肯定能做成一些事情,但是到底是不是一定要上大學,這個東西不好說,但是後來我在深圳打工,我跟這些大學生接觸以後,其實我不覺得我比他們差,事實上也不會比他們差多少,但是我在讀瞭幾本書以後,那段時間讀瞭一段時間書以後我發現,我還是想考大學,而且當時正好我的一些讀高中的夥伴們也陸陸續續考上大學瞭。

  李小萌:你對大學的向往究竟是一個對這個身份的向往還是對要受到高等教育的向往?

  高燃:兩方面都有,但是後面我發現確實就是這樣,我發現大學生活對我的改變非常大,讓我重新樹立瞭信心。

  李小萌:你考大學的時候已經是到社會工作一段時間瞭,那時候重新準備高考,信心有多大?

  高燃:沒有人對我有信心,除瞭我自己,世界上都沒有人對我有信心,包括我的父母,當時我爸媽說,你要讀你去讀,我們沒錢,你去讀好瞭。我爸媽,我知道,我非常瞭解他們,這已經是他們能夠承受的極限瞭,農村裡讀高中要花很多錢,上大學要花更多的錢,在我們傢鄉,誰傢擁有一個大學生,誰傢一定是住最破的房子,過最差的生活,我爸媽覺得,你每個月能掙五千塊錢。

  李小萌:覺得已經熬出頭瞭?

  高燃:對,覺得熬出頭瞭,我說我要讀書,他們覺得有點承受不瞭。而且確實也不抱信心,我們當時我們那一個比較好的中學,每年能考上十個大學生就不錯瞭,幾百個人考十個就不錯瞭,而且最少有八個是大專生,然後我就告訴他們,我要考清華、北大,我說我別的學校都不考。沒有人相信我,真的沒有任何一個人相信我,除瞭我自己。

  李小萌:離開學校一段時間以後,重新拿起書本再去考那個高分,不是所有人都敢於有這個信心的。

  高燃:我去那個高中讀瞭,剛去的時候就考月考,第二個學期考月考,我是倒數第二名,校長把我放到全校最差的班,我是最差的班裡倒數第二名。

  李小萌:那個時候還是信心十足?

  高燃:對,我覺得我一天學都沒上,一天高中都沒上過,我就能考倒數第二,還有人比我更差,我覺得我還是可以的。第二次月考我已經是全班第一名瞭,一個月。

  • 有關創造奇跡的名言
  • 創造奇跡的名言
  • 在逆境中創造奇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