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勵志故事2:管道的故事

  經典勵志故事2:管道的故事
  
  勵志心語:這是國外版的愚公移山的故事。我們為許多人缺乏遠見而感到悲哀。但現實令我們又不得不承認,大多數人是生活在一個“提桶”的世界裡,隻有一小部分人敢做建造管道的夢。你是誰?提桶者還是管道建造者?
  
  1801年,有兩位年輕人,一個叫柏波羅,一個叫佈魯諾,他們是堂兄弟,都是雄心勃勃的人。他們住在意大利的一個村子裡。
  
  兩位年輕人從小就是要好的夥伴。他們都有雄心勃勃的夢想。
  
  他們常常沒完沒瞭地談論,在某一天通過某種方式,讓自己可以成為村裡最富有的人。他們都很聰明而且勤奮,他們所需要的隻是機會。
  
  有一天,機會來瞭。村裡決定要雇用兩個人把附近河裡的水運到村廣場的蓄水池裡去。村長把這份工作交給瞭柏波羅和佈魯諾。
  
  兩個人各抓起兩隻水桶奔向河邊開始瞭他們辛勤的工作。當一天結束時,他們把村廣場的蓄水池裝滿瞭。村長按每桶水一分錢付錢給他們。
  
  “我們的夢想終於實現瞭!”佈魯諾大喊著,”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的好運氣。”
  
  但柏波羅卻不是這樣想的。
  
  他的背又酸又痛,用來提那重重的水桶的手也起瞭泡。他害怕每天早上起來都要去做同樣的一工作。於是他發誓要想出更好的辦法,來將河裡的水運到村裡來。
  
  “佈魯諾,我有一個計劃,”第二天早上,當他們抓起水桶往河邊奔時柏波羅說道,“一個桶水才1分錢的報酬,卻要這樣辛苦地來回提水,我們不如修一條管道,將水從河裡引進村裡去吧。”
  
  佈魯諾愣住瞭。
  
  “一條管道?誰聽說過這樣的事?佈魯諾大聲地嚷道,‘柏波羅,我們擁有一份很棒的工作。我一天可以提100桶水,一天就是1元錢!我已經是富人瞭!一個星期後,我就可以買雙新鞋。一個月後,我就可以買一頭牛。6個月後,我還可以蓋一間新房子。我們有全鎮最好的工作。我們這輩子都不用愁瞭!放棄你的管道幻想吧。”
  
  柏波羅不是一個容易氣餒的人,他耐心地向他最好的朋友解釋這個計劃,可惜的是並不能改變佈魯諾的想法。於是柏波羅決定,即使自己一個人也要實現這個計劃,他將一部分白天的時間用來提桶運水,用另一部分時間以及周未的時間來建造他的管道。他知道,要在像巖石般堅硬的土壤中挖出一條管道是多麼艱難的事。因為它的薪酬是根據運水的桶數來支付的。他知道在開始的時候,自己的收入會下降。他也知道,要等上1年,2年,他的管道才能產生可觀的效益。便柏波羅堅信他的夢想會實現,於是他全力以赴地去做瞭。
  
  不久,佈魯諾和其他村民就開始嘲笑柏波羅瞭,稱他為“管道建造者柏波羅”。佈魯諾掙到的錢比柏波羅的多一倍,並常向柏波羅炫耀他新買的東西。他買瞭一頭毛驢,配上全新的皮鞍,拴在瞭他新蓋的兩層樓旁。
  
  他還買瞭亮閃閃的新衣服,在飯館裡吃著可口的食物。村民尊敬地稱他為佈魯諾先生。他常坐在酒吧裡,掏錢請大傢喝酒,而人們則為他所講的笑話而格外的高聲大笑。
  
  當佈魯諾晚上和周未在吊床上悠然自得時,柏波羅卻還在繼續挖他的管道。頭幾個月裡,柏波羅的努力沒有多大的進展。他工作得很辛苦--比佈魯諾的工作更辛苦,因為柏波羅晚上、周未也還在工作。
  
  但柏波羅不斷地提醒自己,實現明天的夢想是建立在今天的犧牲上面的。一天一天過去瞭,他繼續地挖,一次隻能挖1英寸。
  
  1英寸又1英寸……成為1英尺。他一邊揮動鑿子,打進巖石般堅硬的土壤中,一邊重復這句話。1英寸又1英寸……成為1英尺,然後10英尺,……20英尺……100英尺……
  
  “短期的痛苦帶來長期的回報。”每天的工作完成後,筋疲力盡的柏波羅跌跌撞撞地回到他那簡陋的小屋時,他總是這樣提醒自己。他通過設定每天的目標來衡量自己的工作成效。他這樣一直堅持下來,因為他知道,終有一天,回報將大超過此時的付出。
  
  每當他入睡前,耳邊盡是酒館中村民的嘲笑聲。“目光要牢牢地盯在回報上。”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復這句話。
  
  就這樣一天天,一月月地過去瞭。有一天,柏波羅意識到他的管道已經完成瞭一半瞭,這也意味著他隻需提桶走一半路程瞭。柏波羅把這多出的時間也用來建造管道。終於,完工的日期越來越近瞭。
  
  在他休息的時候,柏波羅看到他的老朋友佈魯諾還在費力地運水。佈魯諾的背馱得更厲害瞭,並由於長期的勞累,步伐也開始變慢瞭。佈魯諾顯得很生氣,悶悶不樂,好像是為他自己註定一輩子要運水而憤恨的樣子。
  
  他在吊床上的時間減少瞭,卻花更多的時間泡在酒吧裡。當佈魯諾進來時,酒吧的老顧客們都竊竊私語:“提桶人佈魯諾來瞭。”當鎮上的醉漢模仿佈魯諾弓腰馱背的姿勢和他拖著腳走路的樣子時,他們都咯咯地大笑。佈魯諾不再習酒請大傢喝瞭,也不再講笑話瞭。他寧願獨自坐在漆黑的角落晨,被一堆空酒瓶所包圍。
  
  最後,柏波羅的重大時刻終於來瞭--管道完工瞭!村民們簇擁著來看水從管道中流到水槽裡!現在村子裡有源源不斷的新鮮水瞭。附近其他村子裡有人也都紛紛地搬到這個村子中來瞭,於是這個村子就發展和繁榮起來瞭。
  
  管道一完工,柏波羅就再也不用提水桶瞭。無論他是否工作,水都一直源源不斷地流入。他吃飯時,水在流入。他睡覺時,水在流入。當他周未去玩時,水還在流入。流入村子裡的水越多,流入柏波羅口袋裡的錢也就越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