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國之縱橫經典臺詞_經典臺詞

  大秦帝國之縱橫經典臺詞

  1、白雪對衛鞅表白:

  鞅,我比你更懂得你的心,我用生命和靈魂在撫摸他,用我的癡愛之心感知他,熟悉他的一溝一壑一平一凹。鞅,你是天生的鐵腕政治傢,你的意志,你的靈魂,你的秉性,你的智慧,都是為政為治而生的,你的血液中奔放著為權臣的無盡激情,你的內心深處湧動著強烈的權力欲望,你可以為瞭自己的治國信念去做犧牲而無悔,你的超人品性註定你更適合創造烈烈偉績,而不是隱居田園,去譜寫生生死死的情愛奇跡。你不是陶朱公范,你缺乏散淡超脫。

  2、白雪說服衛鞅娶熒玉:

  你的內心湧動著有為之士的無盡激情,你的血液裡奔流著強烈的權力欲望。你是天生的鐵腕執政傢。你的意志,你的靈魂,你的秉性,你的智慧,都是為政、為治、為法而生的。為瞭自己的治國信念,你可以去做犧牲,無怨無悔,你的品性,你的才華,註定瞭你更適合創造烈烈偉業要你舍棄為政生涯,而去譜寫生生死死的情愛奇跡,是將棟梁化作柴火。縱然有一片光焰,也隻是燃燒自己而已。你追求用法令創造國傢秩序,沒有瞭權力,沒有瞭運用權力改變天下的地位,你的生命價值就會失去最絢爛的光彩。一個生機勃勃的政壇巨子,就會消失隕落在平凡瑣細的消磨中。而你生命中最堅實的根基,已經化成瞭流沙,你的靈魂就會不由自主地沉淪。而我,也隻會更加痛苦,我所深愛的那個強者,已經不復存在。我寄托在他身上的人生情懷,也化成瞭泡影。我們的田園生活,我們今日所能想想的詩情畫意,甚至我們的愛,到頭來也會化作索然無味的相互折磨。而這一切,都會因為我們今天的輕率與沖動消散凈盡。

  3、張儀站在當殿,手中那支細亮的鐵杖竟是直指孟子:

  儒傢大偽,天下可證:在儒傢眼裡,人皆小人,唯我君子;術皆卑賤,唯我獨尊;學皆邪途,唯我正宗。墨子兼愛,你孟軻罵做無父絕後。揚朱言利,你孟軻罵成禽獸之學。法傢強國富民,你孟軻罵成虎狼苛政。老莊超脫,你孟軻罵成逃遁之說。兵農醫工,你孟軻罵為未技細學。縱橫策士,你孟軻罵作妾婦之道。你張揚刻薄,出言不遜,損遍天下諸子百傢!卻大言不慚,公然以王道正統自居。憑心而論,儒傢自己究有何物?你孟軻究有何物?一言以蔽之,爾等不過一群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書呆子,整天淹沒在那個消逝的大夢裡,惟知大話空洞,欺世盜名而已!國有急難,邦有亂局,儒傢何曾拿出一個有用主意?爾等竟日高談文武之道、解民倒懸,事實上卻主張回復井田古制,使萬千民眾流離失所,無田可耕!爾等信誓旦旦,稱‘民為本,社稷次之,君為輕’,事實上卻維護周禮、貶斥法制,竟要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使萬千平民有冤無訟、狀告無門,天下空流多少鮮血?如此言行兩端,心口不應,不是大偽欺世,卻是堂堂正正麼?

  4、張儀一陣嬉笑怒罵,大殿中竟是鴉雀無聲,惟聞張儀那激越的聲音在繞梁遊走:

  自儒傢問世,爾等從不給天下生機活力,總是呼喝人們亦步亦趨,因循拘泥。天下諸侯,從春秋三百六十,到今日戰國三十二,三五百年中,竟是沒有一個國傢敢用爾等。儒傢至大,無人敢用麼?非也!說到底,誰用儒傢,誰傢滅亡!方今大爭之世,若得儒傢治國理民,天下便是茹毛飲血!孟夫子啊,幹百年之後,也許後輩子孫忽然不肖,忽然想萬世不移,忽然想讓國人泯滅雄心,儒傢僵屍也許會被抬出來,孔孟二位,或可陪享社稷吃冷豬肉,成為大聖大賢。然則,那已經是幹秋大夢瞭,絕非爾等生身時代的真相!儒傢在這個大爭之世,充其量,不過一群毫無用處的蛀書蟲而已!

  1. 佟湘玉經典臺詞
  2. 戀空經典臺詞
  3. 張國榮經典臺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