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嘗人生之苦:褚時健與他的褚橙

  品嘗人生之苦:褚時健與他的褚橙

  人生由喜怒哀樂,酸甜苦辣交織而成,我們很多人隻覺得人生應該是喜和甜的,一旦追求不到就覺得人生暗淡無光。其實,我們更應該知道,我們需要去品嘗人生的苦,人生的酸。傷痛也是人生,體驗傷痛也是我們活著的證明。

  有一位老人,他的名字叫褚時健。

  生於1928年的褚時健出生在一個農民的傢庭。1955年27歲的褚時健擔任瞭雲南玉溪地區行署人事科科長。31歲時被打成右派,帶著妻子和唯一的女兒下農場參加勞動改造。文革結束後,1979年褚時健接手玉溪卷煙廠,出任廠長。當時的玉溪卷煙廠是一傢瀕臨倒閉的破爛小廠。那年他51歲!扛下瞭這份重任。

  思考:而我們現在有很多20多30歲的人已經不想工作,害怕壓力、害怕承擔、怕苦怕累。到40歲已經覺得這一生的奮鬥結束瞭。褚時健的奮鬥故事51歲才剛剛開始。

  經過褚時健和他的團隊經過18年的努力,把當年瀕臨倒閉的玉溪卷煙廠打造成後來亞洲最大的卷煙廠,中國的名牌企業:紅塔山集團。褚時健也成為中國煙草大王。成為瞭地方財政的支柱,18年的時間共為國傢創稅收991億。

  而就在褚時健紅透全中國,走到人生巔峰時,在1999年因為經濟問題被判無期徒刑(後來改判有期徒刑17年),那年的褚時健已經71歲。當從一個紅透半邊天的國企紅人,執政瞭18年的紅塔集團的全國風雲人物一下子變成階下囚,這個人生的打擊可以說是滅頂之災。接下來的打擊對一個老人才是致命的,妻子和女兒早在三年前已經先行入獄,唯一的女兒在獄中自殺身亡。

  這場人生的遊戲是何等的殘酷,一般人想到的:此時這位風燭殘年的老人在晚年遇到這樣的不幸,隻能在獄中悲涼的茍延殘喘度過餘生瞭。

  三年後,褚時健因為嚴重的糖尿病,在獄中幾次暈倒,後被保外就醫。經過幾個月的調理後,褚時健上瞭哀勞山種田,後來他承包瞭2400畝的荒地種橙子。那年他74歲。

  王石感慨地說:我得知他保外就醫後,就專程到雲南山區探訪他。他居然承包瞭2400畝山地種橙子,橙子掛果要6年,他那時已經是75歲的老人瞭,你想像一下,一個75歲的老人,戴著一個大墨鏡,穿著破圓領衫,興致勃勃地跟我談論橙子6年後掛果是什麼情景。所以王石說:人生最大的震憾在哀勞山上!是穿著破圓領衫,戴著大墨鏡,戴著草帽,興致勃勃的談論6年後橙子掛果的75歲褚時健。

  6年後,他已經是81歲的高齡。

  後來有人問深圳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你最尊敬的企業傢是誰?王石沉吟瞭一下,說出瞭一個人的名字。不是全球巨富巴菲特、比爾。蓋茨或李嘉誠,也不是房地產界的某位成功人士,而是一個老人,一個跌倒過並且跌得很慘的人。

  這些看起來無法跨越的困難並沒有阻擋褚時健,他帶著妻子進駐荒山,昔日的企業傢成為一個地道的農民。幾年的時間,他用努力和汗水把荒山變成果園,而且他種的冰糖臍橙在雲南1公斤8塊錢你都買不到,原來這些產品一采摘就運往深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效益驚人。因為褚時健賣的是勵志橙。

  王石再去探望褚時健時,他看到瞭一個面色黝黑但健康開朗的農民老伯伯。他向王石介紹的都是果園、氣溫、果苗的長勢。言談之間,他自然地談到瞭一個核心的問題:2400畝的荒山如何管理?他使用瞭以前的方法,采用和果農互利的辦法。(www.share4tw.com)他給每棵樹都定瞭標準,產量上他定個數,說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因為太多會影響果子的質量。這樣一來,果農一見到差點兒的果子就主動摘掉,從不以次充好。他制定瞭激勵機制:一個農民隻要任務完成,就能領上4000塊錢,年終獎金2000多塊,一個農民一年能領到一萬多塊錢,一戶三個人,就能收入三四萬塊錢,比到外面打工掙錢還多。

  他管理煙廠時,想到煙廠上班的人擠破頭;現在管理果園,想到果園幹活的人也擠破頭。這個已經85歲的老人,把跌倒當成瞭爬起,面對人生的波瀾,他流過淚,也曾黯然神傷。

  現今,經過評估,褚時健的身傢又已過億。他的那種面對任何人生的磨難所展示出來的淡定,讓他作為企業傢的氣質和胸懷呼之欲出。

  王石說:如果我在他那個年紀遇到挫折,我一定不會像他那樣,而是在一個島上,遠離城市,離群獨居。

  王石的感慨,褚時健並沒有聽到。他在紅塔集團時帶的三個徒弟,現在已是紅河煙廠、曲靖煙廠、雲南中煙集團的掌門人,對他來說,他在曾經最輝煌時跌倒,但在跌倒後又一次創造神話,這就足夠瞭。

  褚時健這個最富爭議的人物,給瞭我們一個答案衡量一個人成功的標志。

  1. 褚時健:跌到低谷的反彈
  2. 褚時健:從煙王到橙王,84歲再成億萬富翁
  3. 褚時健的逆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