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曉婷:不是天後,是風一樣的女子

  潘曉婷:不是天後,是風一樣的女子

  成長史,天後初長成

  “我坐在那個椅子上感覺椅子好像三條腿一樣,整個人仿佛一直在晃,隨時會倒。裡面冷氣開得很強,我當時就想,一定要控制自己,我特別怕我會突然打一個冷顫被攝像機鏡頭拍到… …”

  潘曉婷對16年前那場比賽記憶猶新,現在還清楚地記得很多細節——包括一些幼稚得有點好笑的細節。

  那是1998年,16歲的潘曉婷第一次參加全國性臺球比賽,她是當時年齡最小的選手。從1997年底開始正式練習,到1998年夏天參賽隻打瞭半年多。

  她的父親潘健,同時也是她的教練,比她更緊張。“當時是在中央電視臺第八演播室,我爸已經緊張得不行瞭。我和對手比分膠著,搶九,打瞭兩個多小時,我爸一直跑出去抽煙。我爸下來還問我,‘你緊張嗎?我看你好像一點都不緊張?’”

  潘曉婷其實很緊張,但那時候她在場上表現得出奇冷靜——後來,很多年以後,觀眾早已習慣她在賽場上的“招牌冷面”。

  在這次全國女子9球公開賽上,初生牛犢的潘曉婷拿到瞭人生第一個冠軍。這次奪冠也改變瞭她的命運。

  潘曉婷出生在山東兗州,從小喜歡畫畫,也喜歡運動。回想小時候,她對自己的描述是“動靜皆宜”,既能一動不動趴著畫一天畫,也能跑步、跳高、跳遠樣樣行。“我柔韌性特別好,爆發力也不錯,手隨隨便便可以掰來掰去,胳膊可以從這邊繞一圈到那邊… …腿可以這樣往後彎… …”潘曉婷邊講邊手舞足蹈演示。

  父親最初想培養她練體操,但媽媽舍不得女兒受苦,覺得還是學畫畫好。

  陰差陽錯,最後她還是走上瞭臺球這條路。沒能考入美術學校,潘曉婷讀瞭一所中專,課程不緊的時候,臺球愛好者父親教她打球,一開始是作為業餘愛好。如果說之前半年的練習還帶著點試驗性質,1998奪冠之後,她的職業之路就正式敲定瞭。

  之前邊打邊玩的輕松狀態被徹底改變。“那次以後自己對自己的要求也不一樣瞭。我爸說爭冠軍容易保冠軍難。從沒壓力一下到瞭百分之五百的壓力。”

  為瞭達成這個轉變,潘健對女兒進行瞭煞費苦心的引導,效果奇佳。

  “我爸給我上瞭一堂生動的課。他先給我培養瞭一個偶像,那個時候是亨得利,亨得利最巔峰的時候是1995年。我爸給我找他最巔峰的錄影帶讓我看,我覺得這個人簡直就是神啊!我爸問我,你想不想打成這個樣子?我說想啊,我可以嗎?我爸說,可以啊,但是你知道他每天要練幾個小時?12個小時!他每天練12個小時!除瞭吃飯睡覺就是練球。你如果要追上他你得練幾個小時?我說那我也練12個小時的話一輩子也追不上啊!我爸說,但是你如果每天再多練1小時,你就能離他更近一點,你自己看著辦吧。”

  受偶像激勵,潘曉婷也開始刻苦練習,像亨得利一樣“除瞭吃飯睡覺就是練球”。這樣的生活持續瞭很多年,其間,她先後拿下世錦賽、WPA、WPBA、亞洲杯、亞運會、全國賽等國際國內各類賽事桂冠,實現瞭職業生涯的大滿貫,也贏得“九球天後”的美譽。

  我不是天後

  “九球天後”最初叫響的時候,潘曉婷並不太接受,但被叫得多瞭,也就慢慢習慣瞭,覺得總歸代表別人對自己的認可。

  在2007、2008年連續拿到幾個重要冠軍之後,潘曉婷經歷瞭人生必經的起伏,事業進入低潮,在2009年的幾次重要賽事中隻拿到亞軍、季軍。而此時另一個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賽事——2010廣州亞運會已橫亙在眼前。

  2006年,多哈亞運會首次增設女子八球、九球項目,奪冠心切的潘曉婷隻拿到銅牌。4年後的廣州亞運會很可能是潘曉婷最後的機會——廣州之戰不久後,將於2014年舉辦的仁川亞運會果然確定取消瞭臺球項目。“那時候到瞭人生低谷,對比賽喪失信心瞭,去打亞運會真的是心裡沒底,我那一組簽抽的又特別難,第一場是2007年世錦賽跟我爭冠軍的菲律賓的艾米,她是2008年10號球錦標賽冠軍,第二場是跟車侑藍,第三場是跟臺北的林沅君——2008世錦賽冠軍,決賽是跟周婕妤——2009年的冠軍… …”

  當時的亞運會女子臺球比賽高手雲集,十幾個世界冠軍角逐,低潮期的潘曉婷沒有信心,總覺得自己打完一場就得走人,或者打完下一場就走,“可能‘天後’給瞭我光環,也給我很大壓力。”

  她不敢看新聞,不敢接受采訪,怕被人問拿冠軍的把握大不大,“那次如果沒拿到冠軍,應該會退役吧。”潘曉婷若有所思。

  壓力重重的潘曉婷逆風而起越戰越強,一路過關斬將,直至登頂。

  拿到瞭夢寐以求的亞運冠軍,潘曉婷如釋重負,很開心,卻又隱隱覺得這開心似乎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強烈。也許因為這個過程太艱辛,其中的心理壓力實在太大。她坦言更羨慕薇薇安·維拉利爾、凱莉·費舍等人那種灑脫的性格,輸就輸,贏就贏,依然無憂無慮。

  不過,此時潘曉婷的臺球職業生涯已堪稱圓滿。2011年,她出版瞭個人自傳《我不是天後》,講述瞭自己不為人知的心路歷程。

  圈中事,拍電影是為推廣臺球

  身為“臺球界第一美女”,潘曉婷也面對過許多來自演藝界的機會和誘惑。“很早的時候,大概20出頭,就有人找我問有沒有想要進娛樂圈?但是作為一個運動員來講,我那時給自己設瞭一個小框框,覺得我就要在呆在這個裡面,外面的事不接觸,就說‘不會不會’。”

  如今的潘曉婷已不再像當年那樣排斥娛樂圈。2008年她首次涉足電影,在陳小春、范冰冰主演的《精舞門》中客串瞭一個出鏡時間很短的臺球教練角色。2013年,她在《愛上九號球》中獲得瞭比較多的戲份。這部電影由五月天樂團團長兼吉他手怪獸以本名溫尚翊出演男主角,由於電影還未公映,潘曉婷表示不能劇透,隻透露自己在片中與王識賢有對手戲,和怪獸倒沒有。跟怪獸的交流基本限於打臺球,因為劇情需要,怪獸練瞭一段時間臺球,“嗯,他打得很不錯!”

  這兩部電影都和臺球有關,潘曉婷很樂意通過這些方式來推廣臺球。“我希望有更多人知道臺球。大傢給瞭我太多關註、支持和厚愛,我認為是臺球給我瞭這樣一個平臺,是臺球讓我得到大傢的認可,我也希望大傢知道臺球的時候會第一時間想到潘曉婷,也希望大傢通過別的途徑知道潘曉婷的時候也知道她是臺球運動員,從而關註到臺球。”

  唱快歌遺憾不會跳舞

  除瞭演電影,近些年,潘曉婷還參與錄制過《風雨操場》、《看見》、《中華豪情》、《愛地球》等公益歌曲,2013年初,又發表瞭一首單曲——唱給天下父母的《冬天》。目前,計劃收錄三四首歌的潘曉婷首張個人EP正在錄制。這張EP將突破以往潘曉婷隻唱公益性歌曲的限制,內容上更加流行化。

  “剛剛錄完的這首歌叫《獨立包裝》,跟以前感覺不一樣,因為它是一首快歌,要唱出那種時代感。崔恕寫的詞,他太太幫我找感覺找瞭很久。她說,這首歌你要唱得洋氣一點,不要拖尾音,因為我喜歡尾巴時候‘kua’甩一下,她說你不要甩,你要怎麼樣怎麼樣唱… …教瞭我一些技巧。最有用的是,她讓我想象那個畫面,她說你想象歌詞的意境,你是裡面的主人翁,於是我一下子就進去瞭,因為我是屬於想象力比較發達的那種嘛。”

  至於歌是講什麼的,潘曉婷覺得很難解釋清楚,幹脆現場背起瞭歌詞,“躲在透明的櫥窗,從來不張揚,華麗的包裝裹著溫柔的心房,人們匆匆忙忙,誰來欣賞我的執著與堅強… …大概就是這種,她說你想象,一個人偶,櫥窗裡的那種人偶,服裝店的人給她穿上很漂亮的衣服,供路人欣賞,但是是在櫥窗裡面… …這首歌節奏很輕快,第一次聽我就給抓進去瞭,很現代,我很少唱這種歌。”

  由於少女時代是在球房度過,潘曉婷錯過瞭很多那個年紀的樂趣,現在仍然覺得遺憾,甚至覺得這也影響瞭現在的唱歌。“我那時候在練球,其他的女生去滑旱冰、去迪廳。那個時候我認為滑旱冰是最好玩的東西,我滑得相當好,但是沒辦法,要練球。我非常遺憾小時候沒多學點東西,比如我現在很想學跳舞。其實我喜歡快歌,現在錄的這首新歌就是快節奏的,你不能說就杵在那兒一動不動地光嘴巴動吧?音樂的一種力量感出來的時候我身上的細胞很想動,但如果跟前有面鏡子我就不敢動瞭,我知道我動起來肯定不好看,因為小時候沒學過嘛,人傢去迪廳我都沒去過。所以現在覺得小的時候如果學過的話,現在我多輕松啊。還有就是小的時候學什麼都不覺得累,現在學什麼都覺得很辛苦,有的時候我特別能理解大人跟小孩說你現在多學一點,不然以後會後悔什麼的,我現在覺得應該對他們說,你現在多學一點,長大就輕松瞭。”現在的潘曉婷在事業上仍然以臺球為主,而演藝圈的工作也漸漸多瞭,她也坦言父母並不支持,“山東人嘛,比較保守,一想到娛樂圈,第一印象就覺得是不好的。現在不是要出一首新歌嗎?我就要做他們的思想工作,‘唱歌歸唱歌,打球還是會打球,唱唱歌其實對我的緊張的職業生涯是一種緩沖,不會像你們想象的那種… …’”

  對於正式專輯的計劃,潘曉婷說,“這要問他們(指公司人員),嗯,我是人偶。”

  生活記,看《爸爸去哪兒》有心得

  生活中的潘曉婷其實和賽場上的冷面天後判若兩人,她也像同齡人一樣,熱衷網購、研究星座,最近又迷上瞭手相,平時也和朋友講鬼故事,追著看《爸爸去哪兒》。這個節目讓她對父母甚至包括對未來子女的教育都有瞭更深一層的認識和想法。

  可以說潘曉婷的父親為她的人生之路設計瞭開頭,護送她抵達瞭一個高度。以後自己有瞭子女,會不會也這樣教育,潘曉婷說:“其實這樣做他也累我也累,但是到時會不會這樣做,當瞭父母才知道吧,現在很難想象。看瞭《爸爸去哪兒》以後,我覺得對教育孩子方面也有瞭一些想法,因為我是屬於父母花瞭很多精力在我身上、教育我,所以我也會結合《爸爸去哪兒》裡面那些爸爸們的做法去想,如果我以後有瞭孩子我應該怎麼做。首先我覺得父母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現得太過強勢,強勢方面包括控制、完全控制孩子,我覺得不是特別好。另外就是讓孩子覺得自己的父母無所不能、我捅瞭多大的婁子父母都能能幫我擺平,這樣不行。小時候我父母教育我的時候,他們很強勢,其實我覺得父母有的時候也是可以示弱。如果你對孩子說‘你過來幫幫我,我一個人做不好’,孩子會更有存在感,他會覺得你需要我幫忙,我做好瞭會很有成就感。”

  溜達吧,之前走得太匆匆

  2月25日是潘曉婷的生日,她卻說,不想過生日,“其實我自己的生日都比較隨意,反而是對爸媽的生日比自己的更上心。因為我覺得生日也沒什麼,無非就是出去吃頓飯,我也不指望爸媽送禮物給我,哈哈,我送禮物給他們多一點。父母已經付出太多瞭。也是看瞭《爸爸去哪兒》覺得父母特別不容易,教走路,教說話,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找工作婚嫁… …隻要有瞭孩子就有操不完的心。更別說我爸那個時候把自己的工作和事業放在一邊專門培養我。”

  最後,讓她為剛剛過去的2013年和剛剛到來的2014年各選擇一個年度個人關鍵詞,潘曉婷為2013年選的是“及格”,“拿瞭個冠軍(CBSA美式臺球冠中冠女子精英賽),算是及格瞭,雖然過年也不能回傢,但是一個冠軍也讓我開心不少。”這一年裡,最讓她開心難忘的是和奧沙利文的那場對決。

  至於2014,她給出的是一個有點讓人意外的“溜達”,理由是“2014又回到瞭起點,希望溜溜達達地過去,散散步,因為之前走得太匆匆。”

  • 潘曉婷:贏自己比贏別人重要
  • 潘石屹創業路:英雄莫問出處,從暴窮到暴富
  • 潘石屹成瞭億萬富翁,我在潘石屹的工地當小工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