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完這一年

  高考完這一年

  文/季億鈔

  還有幾個月就20歲瞭,有必要寫點總結性的屁話瞭。我高考屬於悲劇,但高考完的這一年是我經歷的最精彩的一年,學弟學妹若是也悲劇瞭可以找找安慰…

  這一年中,生活的密度與壓力較高中時期驟增,這都是自己逼的-離開高中不能就這麼開始無憂無慮的大學生活瞭,自由不是用來享受的,是用來和不奮鬥的人拉開差距的,更重要的是得將自己從小到大吹過的牛逼一一變成現實:

  從初中就說要技術起傢,做到瞭,現在每天睡覺我的產品每月也能帶來幾萬的收入;

  中考前喜歡上蘋果想在這圈闖闖,做到瞭,猛獁瀏覽器拿下瞭Macworld Award特等獎;

  好多人打字時我的名字總被弄錯,解決瞭,現在搜狗輸入法什麼的自帶我的名字;

  高中時和同學吹牛逼自己要上《福佈斯》,做到瞭,今年《福佈斯》三月的封面就是我;

  高考前覺得一定要自己闖出一份事業,做到瞭,在徐小平和紅杉資本的支持下與兩個好友成立瞭自己的公司;

  ……

  看著挺爽挺解恨的吧?其實這不過是默默無聞的生活裡的幾點閃光,就從一年前的今天說起吧——

  ——————-

  2011年6月8號考完英語之後,先給UC優視的俞總發瞭條短信,大意是什麼“高考完畢,隨時可以上崗”之類的(由於高中時期產品領域與UC有重疊,於是他們問我有沒有興趣來工作,我想著就當假期實習瞭便答應瞭,還想過談收購之類的哈哈)。

  然後回傢就睡,休整瞭兩天毛都沒做。因為這三個月的假期會比高三累不少,養足精神最重要。

  後來UC那邊問我想做哪方面的工作,在北京還是來廣州。我當時果斷選瞭產品設計和用戶體驗,一來是不想給別人編程,留時間給自己寫第四版猛獁瀏覽器,二來是體驗下所謂的專業交互設計。

  由於我當時就沒打算在這裡一直幹下去,簽合同的時候特別留意瞭諸如“不競爭條約”或者“職務發明權益”之類的。好在我簽的是實習生合同,沒那多條條框框,更重要的是沒有考勤。

  在UC的時間裡,除瞭開會和做新版本交互設計外,其他時間都在幹私活。順便請各位程序員們放心,在產品經理和美工眼裡,隻要你在打字,他們都會默認你在為公司編程…

  這段時間強烈感受到瞭中型企業和小團隊的區別,先後去過不少互聯網公司,基本都是這個氛圍,也覺得自己很不喜歡這種氛圍:程序員們詛咒著產品經理,產品經理們虐待著美工,美工們折騰著程序員,PR們與世無爭地聊著QQ,HR們與世無爭地逛著淘寶,BD們左手催著債右手談著戀愛…

  不過也學到瞭不少:比如功能點的取舍,從大數據進行需求分析,主持會議等等…

  ——————-

  6月中旬到8中旬,經常是編程、作圖、測試到凌晨,總歸是趕在Macworld Asia作品提交截止之前完成瞭猛獁瀏覽器4.0的可用版本。

  這個版本升級很大,針對移動設備重寫瞭部分HTML解析,增加瞭自定義的javascript腳本規則,然後排版依舊是webkit,多頁面部分把之前的“假”多頁面改成瞭多個webkit實例(iOS5之後apple webkit內存泄露的問題好瞭很多,而且很多細節都更新到瞭W3C標準,比如相對坐標判定等,額扯遠瞭…),另外還自己寫瞭類似UC的服務器端轉碼服務,不過由於維護成本太大所以舍棄瞭(話說這裡安全問題也很大,服務器轉碼意味著所有網站自身的安全性都與你無關,UC與其說是瀏覽器不如說是客戶端,你的密碼之類的都會經過UC的服務器,而且會名正言順地保留你的session,UC最近曝出明文密碼事件,亞歷山大啊…靠又扯遠瞭,我是很喜歡UC的,不是黑它…),當然還重做瞭整個UI。(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看看這個視頻:)

  提交Macworld後我也準備離開UC瞭。後來9月Macworld上猛獁很爭氣第拿瞭特等獎,沒妄我一番苦心——

  ——————-

  8月初開始,以前在蘋果的boss頻繁聯系我,後來約我去喝酒,才知道他是想拉我一起創業(具體內容尊重他人隱私就不說瞭)。

  我聽他的陳述覺得項目挺靠譜,他的渠道資源也很好,股權之類的我也能接受,雖然不是很喜歡所要做的領域,但也就答應瞭。

  但後來他的計劃不斷改變,我覺我遠不如一開始的計劃靠譜。他似乎有一點自我陶醉瞭,這麼做下去成功幾率不大。

  我原本算是技術入股,再後來他甚至希望我用自己的錢投資。

  於是擺在我面前的處境很尷尬,我很不願意辜負別人的信任,但我也很不願意從事一份自己不喜歡、看起來沒前途的事業。

  ——————-

  時間到瞭今年元旦,我突發奇想,做出瞭Rasgueado輸入法的初版。這個東西的牛逼之處在於不用越獄,而是通過合法劫持UIKeyboard事件做到的,這屬於ViewDump Hacking,但調用Obj-C的runtime方法不算是私有API,所以可以上線App Store——(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看看這個視頻: 現已出到3.0版,申請瞭專利,可聯系靜態庫授權——)

  幾天後,本來很高興地拿去給boss看,但他卻覺得我有時間做這些不如多為做做主營業務的開發…

  於是我拍板不幹瞭,頓時感覺小鳥在歌唱…

  經過這幾個月,我感到瞭夢想二字的分量,平時說起來很輕松,其實是血淋淋沉甸甸的。

  ——————-

  這前後,應邀在《中國移動互聯網創新大會》上做瞭個演講,本來就是那種神仙談話各路“總”們分享下自己的產品觀、未來趨勢的大會,但我和幸運地碰過到瞭我的伯樂-紅杉資本的合夥人周總。

  周總相當的性情中人,當時就說要投資我,我跟傻X似的一口就拒絕瞭=___=

  “安能摧眉折腰去創業,使我不得開心顏”=___=

  不過周總把我推薦給瞭人見人愛的徐小平老師,新東方的創始人之一,現在的天使投資人,真格基金的老板。

  ——————-

  二月初,在去美國之前,徐老約見我,於是搞笑的事情出現瞭:當時沒人告訴我是徐老師要見我,我以為就是個啥投資人呢…於是到那我壓根沒認出來他…

  雖然沒認出來,但還是相談甚歡,後來在場的紅杉的投資經理問我,你認識徐小平老師麼?我說必然啊。

  徐小平滿臉黑線,說“靠,原來沒認出來啊,難怪我木有收到預想中的敬佩的眼神=___=”

  於是大傢都笑瞭…

  本來我是想拒絕一切資本的,但徐老師給的待遇確實很好,簡簡單單兩頁紙的合同,我甚至連計劃書都沒寫過。

  他後來說,投的是這個人,不管你做什麼,我支持你,不用考慮太多,做你想得到的最野的事!

  我都快哭出來瞭,“做最野的事”不正是一隻以來的夢想麼?我要技術創業,有錢後搞軍火,造鋼鐵俠,然後死後把自己的大腦發射到軌道衛星上給大傢做雲計算服務器用我畢生所學來進行有碼視頻的解馬賽克!

  ——————-

  3月後,我叫上瞭兩位好友,一起輕松地開始“創業”瞭。我們可能是世界上最清閑的創業,不用在辦公室蹲著,大傢該上學上學,該泡妞泡妞,我相信好的項目不是逼出來的。

  我們要享受過程與結果,讓自己的產品服務於世界,不妄圖改變世界(想改變世界的都是腦殘,世界挺好的),但求解決大傢的需求。

  資本方面他們也確實說到做到,絕不幹涉我們的計劃,還經常一起玩,帶我見一些人,學習企業管理與法務等等——

  ——————-

  我們的實驗室“成立”的消息在業內傳開後,得到瞭不少的關註,我也很榮幸地入圍瞭《福佈斯》中美30位30歲以下企業傢榜單(30 under 30)。

  這榜單奇葩極瞭,各個領域的都有,有牛逼的馬克紮克伯格大神,還有郭四娘…

  更有幸的是我還成為瞭中國版的封面,美國版是馬紮大神。

  當然,我離馬紮還差十萬八千裡呢…好在我還有幾年機會努力奮鬥,再說Facebook IPO後的表現大傢也是有目共睹的…悲劇…不過還是要祝福馬紮,牛人必定會再牛逼的,400億沒瞭再弄回來!

  ——————-

  4月初,到加州矽谷和各路創業者一起交流。托紅杉的福,見瞭Bump、Paypal、蘋果、谷歌、Facebook、Adapar、Evernote、Palse等等的各路人——

  話說Evernote是賺大瞭,創始人Phil送瞭我件他們的T恤,上個月回國後我有一天穿著那件出去,有個采訪,我也沒當回事。後來尼瑪我就穿著Evernote上《新聞聯播》瞭,那叫一個後悔啊!連夜叫Evernote的傢夥們付我廣告費,更尼瑪的是他們幾天後給我快遞瞭包裹,我以為全是美金呢(開玩笑),打開一看是把扇子,扇子折開上書四個毛筆字“印象筆記”…我去您們真是時刻不忘瞭做廣告啊,你咋不印個“精忠報國”給我啊?!

  ——————-

  5月是忙碌的一個月,跑工商、寫程序…中國辦事效率之低大傢都知道…

  好不容易辦妥瞭一切,我們終於要落戶北大啦—— 我們也要跨出iOS和移動互聯網,向更廣闊的世界進發,去尋找大海的寶藏…

  過去的都過去瞭,這又是新的開始啦,20歲是一個大坎,現在起要考慮和我一起創業的朋友們的未來、傢庭的未來、……

  啊…啊…啊…靠…我實在升華不上去瞭,作文廢柴淚目中,我也不知道怎麼結尾瞭(破流水賬結個鳥尾)…

  此時,我從窗外望去,那兒的天空,夜色正濃…濃…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