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塢:嘗試出來的金牌作傢_勵志人物

  辛夷塢:嘗試出來的金牌作傢
  
  文/李靜
  
  隨著趙薇導演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的熱映,原同名小說的作者,“80後”金牌作傢辛夷塢也成瞭新聞媒體、眾多讀者和網友追逐的熱點,並成為青春文學的新領軍人物。
  
  金牌作傢是怎樣煉成的呢?
  
  在席慕容的詩歌和張愛玲的小說的潛移默化中長大的辛夷塢,讀過很多文學作品,給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卻是網絡小說。2006年,辛夷塢曾有一段特別悠閑的假期,閑下來時就窩在床上,抱著筆記本電腦看網絡小說,有時看著看著也幻想自己是小說中的人物,或者跨越小說作者的思路,勾勒出自己理想中的故事情節和結局。
  
  一個星期六的午後,辛夷塢又在看小說,突然一個念頭冒瞭出來:要不我也試著寫點什麼吧。說幹就幹,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當文字在電腦中閃爍時,思緒竟像洶湧的洪水一般傾瀉而出。到那天黃昏時,辛夷塢已經寫出近兩萬字。
  
  從那一刻起,辛夷塢驚喜地發現,原來寫作對自己而言竟然是本職工作外一種發自內心的愉悅,因為可以隨著筆下人物的不同命運,去嘗試自己所不能擁有的另一種人生。那近兩萬字的開頭,就像是一部剛拉開大幕的舞臺劇,讓辛夷塢的思維一直跳躍著,隻要一有時間,她就不停地寫。
  
  有一天朋友來傢裡做客,無意中看到辛夷塢電腦中正在寫的這部小說,當時隻寫瞭八萬字,可朋友已經被小說中的情節深深吸引,並慫恿辛夷塢將其貼在網上連載。辛夷塢驚訝地望著朋友說:“貼在網上連載,那不成網絡小說瞭嗎?我隻是寫著玩的,還不知能不能寫下去呢。”朋友卻堅定地說:“既然有嘗試寫作的勇氣,為什麼沒有貼出去的勇氣?這些文字是有靈魂的,放在自己的電腦裡而沒有其他讀者,還有什麼意義?”
  
  送走朋友後,辛夷塢反復琢磨朋友說的話,腦海中就像有兩個小人在打架。甲說:“貼出去吧,無論結果如何,都是對這些文字最好的交待。”乙憤怒地瞪瞭甲一眼,說:“不行,不能貼出去,你就是寫著玩的,會遭到讀者唾罵的。”良久,辛夷塢終於做出瞭一個決定,她鼓足勇氣,註冊瞭賬號,將前幾個章節貼瞭出去。沒想到,文章大獲好評,許多網友留言,表達瞭自己的感受以及對小說中人物命運的猜想,並期待辛夷塢盡快更新。這使她信心大增,一口氣寫出瞭27萬字,連載中點擊率也持續攀升,最終竟高達92萬次。這就是辛夷塢出版的第一部言情小說《原來你還在這裡》。
  
  一次偶然的嘗試帶給辛夷塢的是意想不到的驚喜,並激發瞭她強烈的創作欲望。第一本小說成功出版後,辛夷塢嘗試將自己的寫作風格定位在寫“80後”的故事,她用最貼近當下的現實詮釋著這一代人的價值觀、愛情觀和抉擇取向。2008年至2011年,辛夷塢相繼推出瞭“暖傷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說,作品出版後長期占據圖書銷量排行榜的榜首,累計銷量超過1500萬冊,讀者超過2億人。至此,辛夷塢成瞭名副其實的金牌作傢。
  
  2013年,《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被改編拍攝成電影取得巨大成功後,辛夷塢也實實在在地又紅瞭一次;同時,她的其他作品也被影視公司簽約改編為話劇或拍攝成影視作品,因其小說講述的大多是“80後”都市男女的故事,作品裡的人物和情節具有普遍的典型意義,引起瞭廣大讀者的強烈共鳴,也觸動瞭越來越多的人內心中最柔軟的部分。
  
  閑暇中一次不經意的嘗試,帶給辛夷塢的卻是一次華麗的轉身,然而巨大的成功背後除瞭有她成長歷程中的不斷積累,更重要的是勇於嘗試。沒有人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潛力,沒有嘗試就沒有成功。

  1. 方文山:我比別人平庸太多
  2. 在心尖上雕刻的張愛玲
  3. 命運開瞭個玩笑,而我不能翻臉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