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胡哲:沒有四肢的人生_勵志人物

  尼克·胡哲:沒有四肢的人生
  
  尼克·胡哲(Nick Vujicic),1982年生於澳大利亞墨爾本,生來沒有四肢,但憑借頑強的意志和樂觀的信念,在全球演講,鼓舞人心。2005年獲“澳洲年度青年”稱號。2008年起擔任國際公益組織“沒有四肢的生命”CEO。
  
  像雕塑一樣活著
  
  第一次見到尼克·胡哲,人們都難掩震驚——他就像一尊素描課上的半身雕像,沒有手和腳。面對人們訝異的表情,尼克自我介紹時常以說笑開場。
  
  “你們好!我是尼克,澳大利亞人,今年28歲,周遊世界分享我的故事。我一年大概飛行120多次,我喜歡做些好玩的事給生活添色。當我無聊時,我讓朋友把我抱起來放在飛機座位上的行李艙裡,我請朋友把門關上。那次,有位老兄一打開門,我就‘嘣’探出頭來,他當時被我嚇得跳起來。我心想,他們能把我怎麼樣?難道用手銬把我的‘手’銬起來嗎?”
  
  “我喜歡各種新挑戰,例如刷牙,我把牙刷放在架子上,然後靠移動嘴巴來刷,有時確實很困難,也很挫敗,但我最終解決瞭這個難題。我們很容易在第一次失敗後就決定放棄,生活中有很多我沒法改變的障礙,但我學會積極地看待,一次次嘗試,永不放棄。”
  
  尼克的生活完全能夠自理,獨立行走,上下樓梯,下床洗臉,打開電器開關,操作電腦,甚至每分鐘能擊打43個字母,他對自己“謎”一般的身體充滿感恩。“我父母教我不要因沒有的生氣,反而要為已擁有的感恩。我沒有手腳,但我很感恩還有這隻‘小雞腿’(左腳掌及相連的兩個趾頭),我傢小狗曾誤以為是雞腿差點吃瞭它。”
  
  “我用這兩個寶貴的趾頭做很多事,走路、打字、踢球、遊泳、彈奏打擊樂……我呆在水裡可以漂起來,因為我身體的80%是肺,‘小雞腿’則像是推進器;因為這兩個趾頭,我還可以做V字,每次拍照,我都會把它翹起來。”說著說著,他便翹起他的兩個趾頭,綻出滿臉笑容——Peace!
  
  尼克的演講幽默且極具感染力,他回憶出生時父母和親友的悲痛、自己在學校飽受歧視的苦楚,分享傢人和自己如何建立信心、經歷轉變。“如果你知道愛,選擇愛,你就知道生命的價值在哪裡,所以不要低估瞭自己。”在親友支持下,他克服瞭各種困境,並通過奮鬥獲得會計和財務策劃雙學士學位,進而創辦瞭“沒有四肢的人生”(Life Without Limbs)非營利機構,用自己的生命見證激勵眾人,迄今他已走訪瞭24個國傢,贏得全世界的尊重。
  
  我和世界不一樣
  
  1982年12月4日的那個清晨,尼克的父母原本懷著滿心歡喜迎接他們的頭生兒子,卻萬萬沒想到會是個沒有四肢的“怪物”,連在場醫生也震驚得無言以對。
  
  “我的父母毫無心理準備,醫生給不出解釋。我媽媽曾是護士,她懷我時非常清楚什麼事該做或不該做,她采取瞭各種預防措施,頭痛時她甚至沒有服止痛藥,她確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沒問題。她照過三次B超,大傢都沒發現問題,以為我隻是保持某種姿勢。他們原本期待一個漂亮又健康的男孩,不過我確實很漂亮,(笑)隻不過有些缺陷而已,但當時那是一個大悲劇。”
  
  尼克的父親是當地一位牧師,那個清晨,整個教會都為之憂傷,每個人都在質問上帝——如果上帝愛人,為什麼會讓這樣的事發生?如果《聖經》上說我將你造在母腹中時已應允瞭一個希望,那麼上帝造尼克時究竟在想什麼?
  
  “我父親一開始以為我活不瞭多久,但我其他方面一切正常,並且活瞭下來。可以理解,父母非常擔心我未來的生活,生下一個殘缺的孩子,我想他們隻是害怕自己不能勝任。”
  
  這對夫婦經歷瞭很多艱難的階段,他們無法接受事實,帶著小尼克看瞭一個又一個醫生,試著理解到底發生瞭什麼。尼克的母親回憶:“我以為那是一場噩夢,我以為當我一覺醒來,噩夢就會結束,所以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要帶他回傢,我不願意照顧他。”
  
  好幾個月後,這個傢才進入平靜,選擇順服上帝的旨意。“人生中許多時候,我們想尋找答案但卻得不到,就在這種時候,我們要憑信心相信上帝。我父母認識到瞭這點——這是我們的骨肉,上帝把這個孩子賜給我們,就會給我們足夠的恩典,讓我們擁有智慧、慈悲、憐憫和愛來養育他,就好像我有手有腳一樣。”
  
  至此,這個在極大不幸中關乎信心的故事才悄然啟幕。
  
  事實上,這是一場艱辛的戰役,供應尼克所需的一切,是一場持續的掙紮,可以尋求幫助的對象和渠道並不多,這對夫婦隻能獨自克服各種問題,在嘗試和糾錯中不斷摸索,找尋或設計合適的輪椅設備,籌集資金支付一切,甚至與社會的律例抗爭。
  
  由於尼克身體上的殘障,澳大利亞當時的法律規定不允許他進入正規學校,但他的母親力爭修改法律,經歷萬般艱難,令尼克成為第一個進入正規學校就讀的殘障生。
  
  上學後,孩子們都趴在課桌上聽課,隻有金黃色頭發的小尼克突兀地“站”在書桌上,用僅有的兩個腳趾頭夾住筆寫寫畫畫。“媽媽說,上學第一天,我不停地哭不停地哭,隔天就不願上學,因為其他孩子會嘲笑我,對我指指點點、排擠我,我感覺非常孤單,但傢人一直支持我,所有人都說,尼克,你沒問題,你隻是很特別。但是,我不想要特別,我隻想跟大傢一樣!”
  
  我不需要手和腳,因為上帝背著我
  
  盡管並非佈道,每次尼克都會在桌角安放一本《聖經》,這是他必用的道具,演講中,這可能是他所指的“目標”,又或是令他“站立”起來的“助力”。
  
  “Give up(放棄)還是Get up(站起來),這是每個人必須面臨的選擇。現在你們看到,我像這樣直接地摔倒瞭,躺在這兒,臉朝下,沒手,沒腳,要爬起來似乎不可能。我重復試瞭一百多次去站起來,你認為我就這樣放棄嗎?不!當我摔倒瞭,我嘗試去站起來,一遍又一遍。你要知道,這並不是最後的結局,你會找到一個方法來完成,就像這樣。”
  
  他用頭頂著《聖經》借力,將自己的軀幹艱難地慢慢“撐”起,這一刻,撼動人心。
  
  前兩年,他也曾和北京的大學生們分享他的信仰,演講結束後,一位男生舉手求解:“你所愛和信靠的那位(上帝)並沒給你手和腳,也沒給你神跡,你為何還如此相信他?”
  
  尼克的回答溫柔而敬虔:“不管你是否相信,我們先做個假設吧,如果我信仰的是真理,我相信此生結束後能進入天堂,我將有一個嶄新的身體,那裡沒有悲傷,沒有淚水,沒有失落,一切都是完全的,那麼,通過我暫居地上的這具破碎身體所經歷的一切,若能鼓勵一些人認識到我所指的那個永恒,這就是個神跡,因為我可以鼓勵其他人找到那種永生的盼望。”
  
  “當我長大後,清楚知道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我開始向父母提出問題,為什麼這一切會發生?(勵志  www.share4tw.com)我想他們看到瞭我心裡的痛苦和挫折感,他們隻是回答——隻有上帝知道……”
  
  八歲的尼克祈求上帝讓他長出四肢來,但並沒得到回應。“我給自己下瞭定論,我永遠不會結婚,不會有工作,不會過上一個有目標的人生。我會是個怎樣的丈夫呢?我甚至都無法牽我妻子的手。我當時覺得心灰意冷,我不知如何形容那種感覺,我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十歲時,尼克試圖將自己溺死在浴缸裡,但就連自殺也是一項無法完成的任務:一到水裡,他就“像一件救生衣那樣豎直地浮在水面上”,這樣的經歷就曾有三次。
  
  整個童年,他不僅要挑戰學習,還要與自卑和孤獨作鬥爭。有一天上學,他先後被12個孩子嘲笑。到下午2點50分,他坐在輪椅裡暗自決定:“如果再多一個人取笑我,我就放棄自己。”這時,一個女孩走過來:“嗨,尼克,你今天看起來不錯啊。”他已記不清這個女孩的樣子瞭,但卻永遠記得這句鼓勵“救瞭我的命”。
  
  靠著堅定的信仰、傢人的支持和朋友的陪伴,尼克的信心一天天增長。“我相信除瞭外表不同,我跟其他人是一樣的。”他的自信和樂觀漸漸贏得其他學生的尊重,大傢都會給出“尼克愛所有人”這樣的評語。“此外,我還發現自己很有演講天賦,許多人在這方面很尊敬我,我被全校學生票選為小學的學生會主席、高中的學生會副主席。”
  
  19歲那年,尼克開始獻身傳道,在亞洲、非洲和美洲傳福音,他的生命見證觸動瞭千百萬人的心。
  
  “邀請耶穌進入生命,最大的意義在於他會與你同在。我想起曾深深感動我的一首詩《腳印》,關於一個人跟耶穌一起沿著沙灘行走的動人故事,這個人回頭看並說:為何在我人生順遂時,我看見兩對腳印,而在經歷艱難時,我卻隻看見一對腳印?耶穌回答道:人生順遂時我走在你的身旁,但在經歷艱難時,是我背著你走。這讓我深受感動,我知道他掌管一切,我的生命就在他手中,我不需要手和腳,因為上帝正背著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