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明:一直在路上_勵志人物

    黃明明:一直在路上

    在強調“以快制勝”的中國IT界,黃明明算不上資本最雄厚的一個,但絕對是最強悍的那一個。

    自從2000年他中斷美國的學業回國投身互聯網大潮開始,這個長著一張娃娃臉38歲北京男人,每一次出手,都凸顯瞭其高效利用資本進行凌厲進攻的作風。無論是是幫助導航網站265迅速融到google的投資並在兩年內成功出售給google中國;還是在電子雜志爭奪戰中,依托ZCOM平臺,與蔡文勝、凱雷合縱連橫,對抗施振榮、柳傳志投資XPLUS兇猛的進攻;還是介入“下載的江湖”,都是如此。因此,有人評論說,黃明明的過人之處就是,他每介入一個行業,他都用極低的資本影響甚至改變整個行業的競爭格局。

    也正因為此,黃明明成為中國互聯網圈依靠資本快速成長,屢獲風險投資青睞的“樣本”。當然就像任何不“循規蹈矩”的成功總會帶來這樣或者那樣爭議一樣,在很長一段時間,他和他所領導的公司也曾被貼上“主業不聚焦”的標簽。

    而現在,黃明明打算顛覆人們對他的看法,方式是通過從頭到尾自己主導,自己孵化一款類似Dropbox名為“酷盤”的產品,依靠口碑和做到極致的用戶體驗,扭轉業界對自己的印象。

    他能成功嗎?



    做一款“叫得響”的產品

    “2011年1月,酷盤的註冊用戶在短短三個月內就飆升到150萬,僅用瞭一年的時間用戶數已經達到800萬人。酷盤同樣也在創造歷史,現在用戶在各種操作系統的智能終端上享受同樣的體驗和服務,無論是蘋果,還是安卓。”

    這是我在一個月內,第二次見他,那時他坐在三裡屯SOHO9層的辦公室裡,身穿白色襯衫,外罩黑色西服,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上,紮著一條棕色的皮帶,格外顯眼,興奮地說著他的新公司。

    彼時,他臉上依舊是招牌式的笑容,隻是沒有瞭公眾場合的嚴肅,談及激動處,他依然會完全放松下來,一根根猛吸手中的煙,開懷大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像極瞭在微博中所形容的自己,一個“癡迷創業的苦逼老青年”。

    “11點多開完會從車水馬龍的三裡屯路過,提不起一點精神。而回到傢一開始看產品數據,又開始精神起來!”現在這就是他每天的工作狀態。他告訴我說,在38歲依然選擇創業,成立酷盤這傢公司,是因為在過去的兩年中,他不斷復盤自己的過去,從導航網站265到ZCOM,再到Flashget,這些經歷讓他終於開始知道用戶需要什麼樣的產品,偉大的產品是什麼樣的,他不想留有遺憾,也因1996年,一個年輕人推開孫振耀當時是HP中國區總裁的門,面對著這個畢業於上海交大的帥小夥,孫提瞭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為什麼做銷售?年輕人的回答是,一個人要想創業,最好要首先有過兩種工作的工作經驗,一個是產品經理,一個是銷售人員,因為隻有做過產品經理的人才會知道產品是怎樣被設計生產出來的;而隻有做瞭銷售,你才能熟悉用戶的需求,把產品賣出去,公司才能生存。

    年輕人的回答讓孫振耀感到耳目一新,孫不僅破天荒地當場給瞭他OFFER,而且在對其進行半年的培訓之後,將其派駐到上海,委以重任,讓其負責HPUnix服務器在整個華東區的渠道銷售工作。

    這個野心勃勃的年輕人就是黃明明。

    沒想到一腳踏入社會,他就遇到瞭一個“難啃的骨頭”。當時HP該系列產品剛剛進入中國,相對於競爭對手IBM、DEC等,HP不僅品牌認知度不高,更糟糕的是,它的產品遲遲得不到代理商的青睞。
 
    但是黃明明又是一個出瞭名的倔脾氣。盡管在很長時間都出不瞭單,但是那種骨子裡不服氣,自信心爆棚的性格,讓他想盡各種辦法,打破僵局。為瞭瞭解市場,尋找突破,他四處向人請教。“我基本上跑遍瞭華東當時的六省一市,我清楚地記得,當時39℃的天,我站在長沙的街頭,汗水滲透瞭我的西裝。”黃明明如是說。
 
    成功屬於用心和勤奮,在不斷的摸索中,黃明明覺得一個商業項目如果要能夠長久下去,應該讓產品的所有環節實現共贏,這樣才能健康持續的發展,因此他試圖通過向總部申請在自己區域內,采用獨傢代理,而非單純提高返點的模式,“虎口奪食”。
 
    “除此之外,我一改之前跨國公司總是高高在上的工作作風,甚至下到一線遙遠的縣城給他們講解產品,做銷售培訓。在競標時,我和他們一起做方案,甚至有時候,代理商有需要,我把華東一線的渠道的主管,包括我們技術支持的老大,都拉過去給他們做服務。代理商和企業的聯手共贏,最終讓HP在歷次競標中無往不勝,沒有價格戰,代理商和廠傢都因此賺得盆滿缽滿,局面因此打開。”
 
    僅用一年,黃明明所帶領的HP華東區的銷售額就達到瞭5000多萬美元,黃明明也因此拿到瞭整個惠普在全球銷售最高成就獎。此後他平步青雲。少年得志,他自然信心爆滿。
 
    那些“草根英雄”

    在覺得做銷售成為職業經理人已沒有挑戰之後,1998年他隻身前往美國讀書,去瞭在美國排名第一的芝加哥商學院讀瞭MBA.也就是在那一年,他遭遇瞭美國的第一波互聯網浪潮,“熱血沸騰的他MBA還沒有讀完,就從美國矽谷拿著300萬美元回到上海,和幾個朋友創辦瞭一傢投融資的B2B網站——盟達中華網。
 
    在EMAIL、MSN都還沒被中國用戶所熟知情況下,就做電子商務,結果可想而知。黃明明不僅遭遇瞭其人生中第一次慘敗,而且撞得頭破血流。就像所有經歷過中國的第一波互聯網泡沫的人一樣,那段時間也是黃明明人生中為數不多的灰暗時光。對於那些日子,他不願多提,隻是說,“既然失敗瞭,就回爐再造”。
 
    但是第一次創業失敗並沒有從他心頭散去,一直都是他心中永遠的一個疤,他一直希望卷土重來。而現在回過頭來看,如果不是中國互聯網的第二波浪潮以及那些“草根英雄”,或許黃明明永遠成不瞭今天的黃明明。
 
    從此,他開始在商業世界裡重新尋找自己的位置。

    遠離曾經的名望,喧嘩和浮躁,靜下心來,集中所有精力做一款“叫得響”的產品,改變自己,一切從零開始,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這就是現在黃明明所有的心思。而這也是過去十年中,隱藏在內心深處,最不為人所知的理想。
 
    2004年一直不甘心的黃明明再一次選擇回國創業,據說當時他已經看好瞭幾個項目,而就在他決定大幹一番的時候,他接到瞭一個電話。

“打電話的人叫薛蠻子,他告訴我說,你成天跟一幫背景相同的海歸在一起這不行,我認識的這個人,卻和你們的背景完全相反,他連高中都沒有畢業。但是這個人對中國互聯網,尤其對草根用戶的理解非常深。你可以和他聊聊。”
 
    薛蠻子所說的這個人叫蔡文勝,後者出生於福建泉州石獅。曾經營服裝、房地產生意,並投資股票,都有所盈利,2000年,進入互聯網,先後創辦瞭導航網站265、小遊戲網站4399,並擔任多傢互聯網公司的董事長,被稱為“個人網站教父”。讓黃明明沒想到的是,正是這個人改變瞭他對中國互聯網的所有看法。
 
    那一天,當他推開那個四合院的門,坐在那個高個、略顯清瘦,十分健談,記憶力非常好,喜歡講故事的中年人面前時,他第一次知道瞭,中國百分之七八十的人是完全不懂英文的,有百分之五六十不會打字。他也第一次知道瞭,中國網民不是通過google,而是通過一個叫HAO123的網站,尋找自己感興趣的信息的。而創辦這傢網站的創始人叫李興平,連小學都沒畢業,從不見外人,一直隱居在梅州下面的小鄉村裡面。
 
    那是一個長達8個小時的長談。黃明明說,談完以後,他滿大街的問那些經常上網的人。“我發現很多人都在用好123和265,這徹底顛覆瞭我對中國互聯網的認知。”他說。
 
    而後來,蔡文勝將公司總部福建到北京,幾次長聊,更讓其對蔡敬佩有加,2004年,他放棄瞭自己創業的想法,加盟蔡文勝旗下網站265,做瞭一段時間COO,後來谷歌進入中國以後,他有幫助蔡將前者賣給GOOGLE,那是GOOGLE進入中國後,收購的第一個項目。這一次成功收購,讓黃明明在中國的互聯網圈一戰成名。
 
    而與蔡文勝接觸的時間越久,他也開始越來越明白一個最簡單的道理。“任何一個成功的產品可能後面的技術含量不一樣,但都是遵循同樣的一個原則,那就是,好的產品一定是要讓用戶覺得簡單到極致,快到極致,好用到極致。hao123如此,google如此,現在360.com也是如此。”黃明明說,真正牛的產品經理應該是做減法的,你要減到用戶一上來就會用的,你看蘋果IPAD3、4歲的小孩都會用,而這個需要產品經理對產品和用戶需求有極深的瞭解。
 
    這句話聽起來簡單,但是真正執行起來卻異常困難。像此後他做ZCOM等就遇到許多挫折。

    豪賭酷盤

    挫折之後,黃明明對於所做的“酷盤”就更加心中有數瞭。黃明告訴《東方企業傢》,按照極簡、好用的原則,他現在所做的酷盤主要滿足用戶三大核心需求:第一,數據在雲端的備份;第二,通過雲服務實現文件跨平臺同步。隨著智能手機、IPAD、PC等智能終端越來越多,用戶的文件開始散落在各個智能終端上的。酷盤要做的事,用戶隻要有一個需求,酷盤就像是一條無形的光纜,幫幫他們把所有的文件串在一起。隻要他登陸酷盤,就可以在任何終端上瀏覽。換句話說,用戶可以用任何一臺設備將所有的文件同步下來。第三就是針對中下企業提供分享服務,他們可以把所有最新的廣告文案,包括各地分公司的文檔管理全部通過用酷盤實現異地後臺共通互享,完全不再需要在全國各地鋪設服務器。
 
    據瞭解,目前黃對酷盤的產品定位已經得到風投的認可。

    10月25日消息稱,酷盤已獲得由全球風險投資管理機構DCM領投的B輪投資共計2000萬美金。黃說,這筆投資將用於全面提升酷盤的產品和服務,擴大用戶群,發展合作夥伴關系,以及為酷盤接下來的市場擴張提供資金支持。
    “下一步我們將開放API給第三方,比如美圖秀秀、美圖看看等一些專業軟件公司。”黃強調,除此之外,酷盤將在未來12個月拿出1億元用於服務器和寬帶投入。

    “因為電信網通互連受限,南北收集相互之間彼此限速,互訪很是遲緩,因此我們要做很多的溝通工作,而這個構築門檻的佈局,對酷盤來說非常重要。”黃明明如是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