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紹峰:嚴父逼我長成“富一代”_勵志人物

  馮紹峰:嚴父逼我長成“富一代”

  父親是身傢10億的國內紡織巨頭,作為惟一繼承人,時下當紅的一線男星馮紹峰(2011年憑借在《宮》中飾演“八阿哥”一炮而紅,在電影《鴻門宴》中飾演項羽)將接管傢族生意,但他更喜歡被人稱為“富一代”。他的確是個吸金高手,僅在2011年,在電視劇方面的進賬就超千萬元,加上代言、走秀,年收入已邁入2000萬元大關。

  老爸給我留下“遺囑”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本該是這樣的生活狀態:入則豪宅出則跑車,日上三竿後去自傢公司晃晃悠悠,學點經營之道,幾年後或者十幾年後成為董事長……但老爸的一個決定使我的人生有瞭變數。在我滿18歲那年,他說我成年瞭,所以隻會承擔教育方面的特定開支,至於生活、娛樂……全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他很直接地告訴我,將來我帶著多少身傢回來,他就留多少財富給我。言外之意是,如果我口袋空空灰溜溜地跑回來,那麼傢族企業就跟我無緣瞭。

  他似乎是動真格的,因為有遺囑為證。所以,我在讀高中時就開始為自己的前途做打算。當上海戲劇學院來招生時,我順利通過瞭專業三試,再加上我的會考成績全優,被保送進瞭上戲,成為表演系惟一一個拿獎學金的學生。當很多同學都在無憂無慮地享受著校園生活——或談戀愛、或看通宵電影、或聯機玩遊戲時,我忙著一個接一個地見導演、制片人、經紀公司。受瞭很多冷遇也遭瞭不少白眼,可見總好過不見,我一畢業便就瞭業。

  那時候,我沒辦法帶著巨額投資去找角色,也沒有資深人士提攜我,隻能到處試鏡,龍套也跑配角也幹。兩年後,我懷揣著僅有的8400元錢踏上瞭進京之路。

  我賺瞭人生第一桶金

  租瞭個地下室,連續吃瞭一個月的方便面後,我終於有機會進劇組拍戲。

  18歲以前,我從未想過我會經歷這樣一段苦日子。因為片酬不高,我隻能走以量取勝的路線。最多的時候,我同時有七八部電影電視劇在身,以一個三流演員的標準,賺到手的是接近一流演員的收入,雖然很累,但心裡有一種滿足感與愉悅感。

  從零身價到10萬元是個坎,從10萬元到100萬元是另一個坎,之後錢就來得迅捷而兇猛瞭。我對於老爸財產的覬覦之心似乎也越來越淡漠。我給自己買瞭輛奧迪車,又在北京買瞭套房子。回上海看望傢人時,我送給爸媽的禮物是一對萬國情侶表。跟我懷著僥幸心理揣摩的一樣,老爸說他當年的那份“遺囑”隻是催我上進的手段,無論我是否爭氣能幹,他的傢業始終是要留給我的。隻不過,以前是他給不給我的問題,現在卻是我想不想要的問題。

  收購父親公司的股份

  我終於紅瞭,站到瞭一線男演員的行列。賺錢成瞭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當我的個人資產超過一千萬元時,我帶著爸媽來瞭一趟很奢侈的夏威夷之行。全程頭等艙,入住總統套房,租遊艇出海,勞斯萊斯敞篷版房車代步……老爸咂著嘴說他這輩子都沒這麼奢侈過,我說我要是拿他的錢這麼玩,絕對會被冠於現成的兩個字——敗傢;但如果是花自己的錢,那就是另外一個詞——瀟灑。我送給爸媽最貴的禮物,是位於上海虹橋的一套400平方米的別墅。

  老爸慢慢上瞭年紀,他說想早點退休跟媽媽一起去環遊世界。至於具體哪天退休,取決於我願意哪天回去接班。但我暫時還未考慮這件事,我保持著每年上百集電視劇的工作量,我要掙回將來回歸商界的底氣與本錢!拍電視劇的片酬我一分錢都沒花,全部用來買瞭老爸公司的股票。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靠自己的持股數量晉身為老爸公司排名靠前的個人股東,而不是靠著繼承老爸的股份進入董事會!

  有時回頭看看,老爸的那招“假遺囑”耍得很漂亮,人不被逼到一定的地步,很難主動爆發出連自己都不信的強大潛力。所以,將來等我有瞭孩子,我也很希望我的孩子能像我一樣不服輸……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