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善友:人生如破繭成蝶

  李善友:人生如破繭成蝶
  
  我的經歷算得上“復雜”:做瞭七年的HR,又轉做互聯網的總編輯,然後轉行去創業,現在從創業回學校當教授。所學也復雜,大學學的是數學,後來讀MBA學管理,現在學國學,都是“跳躍”著進行的。如今我的夢想是把中國傳統智慧和現代企業管理的方法相結合,針對初期創業者形成領導力方面。回憶自己的創業經歷,來自“術”層面的幫助其實很少。不停變換人生軌道必然帶來心靈的躍升,這很重要。我喜歡王陽明所說的知行合一,學到的東西你要做出來,要有受用。在社會上是一個現實主義的實踐者,內心又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這是我想要的。
  
  人生破繭,我的人生中,有過多次“蛻變”。
  
  初始的動能緣於自卑
  
  第一次蛻變的動力恰恰源於自卑。我是農村人,小時候傢裡特別窮。我父母、大哥曾經連飯都吃不上,我小時候也挨過餓。因此心靈深處是自卑的,感到恐慌,有不安全感。在我生命的四十年中,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與自己的自卑和不安全感做鬥爭。我從小就知道,必須靠自己往前走,改變命運,不要抱怨,不要等待。能領悟到這一點,我算是幸運的,所以一直比較努力。努力的動因並不是因為我的強大,而是因為不安全感和自卑感,因為隻有這樣你才能夠活著,才能活得好一點,讓別人尊敬。
  
  就這樣,在我的早年,自卑反而成為一種生命動力,這是很稀少的。很多人因為自卑而變成沙漠中的鴕鳥,把頭埋進沙堆自我麻痹,很幸運我不是這樣。
  
  “正能量”蘇醒
  
  但我也漸漸意識到,自己的動力一直是來自於消極的力量,因此內心是不快樂的。即便把自卑去掉瞭,也不可能變成一個自信的人。木桶理論主張彌補短板,但在我看來,真正的成功是發揚長板。長板利用好瞭,短板自然也就補上瞭;但若長板發揮不出來,短板永遠都是短板。
  
  1995年,我23歲的時候,自我發生瞭很大的蛻變。那時出現瞭一些契機讓我意識到,自己有很強的學習能力,於是內心隱藏多年的正能量開始散發。
  
  當時我在摩托羅拉公司工作,老板是臺灣人。那年我去臺灣摩托羅拉學習,發現自己很多事情比臺灣的同事做得還好,我一個人就可以完成他們很多人的工作。有次開會討論問題,我旁聽。最後主持人說:“善友,你也講一講吧。”我站起來講瞭一番話。我發現他們愣瞭一下,主持人接著說:“把善友的話記下來就是Policy。”從那時起,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原來並不差。
  
  之後有一天,我去瞭臺北的某個酒吧。之前從來沒有去過那種地方。我發現在那裡唱歌、跳舞、喝酒的人都發自內心的快樂,而我過去的快樂卻隻是強迫自己“不要不快樂”。從那一刻起,我意識到生活可以這樣過,於是對自己說“我要快樂”,正面的能量開始湧現。
  
  這是一次心靈的突破。從那之後,我的整個生活進步非常大,那感覺就是破繭成蝶。
  
  心靈的突破
  
  別人看我的職業生涯,好像充滿瞭各種外在的不同變化。但對我來說,每次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心靈的突破。為什麼去創業?是希望突破自己的生命。職業生涯做再高的位置,也隻是職業經理人,你的命運是別人掌握的,不能充分綻放。自己創業,就是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
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創業成功瞭,為什麼又出來當教授?就想活得自由自在一點,想活出自己,追求一種心靈的自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所有的人生經歷,無論苦樂,都能讓我蛻變成長。每次苦難來的時候,就當它是個磨練的機會。遇到多大的事我都對自己說:“嗨,你又來瞭。”於是調整自己,心境平和地直面。觀音菩薩有八個字:自立立人,自度度他。自己假如不灑脫,跳不出局限,是不可能幫助別人的。孟子也說,“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一開始先把自己調整好。團隊中的人會觀察你,如果發現大事當前,你能靜下來,境界足夠高,他們的心境自然也就提上去瞭。如果領導者遇事慌亂或者特別貪婪,你的周圍必定全都充斥著阿諛奉承的人,絕對的上行下效。
  
  人生就是這樣。若不把那些束縛你的東西破掉,就不可能有美麗的綻放。去除束縛本身是痛苦,但人生就是一層又一層突破、綻放和超越,沒有這個過程,就沒有快樂可言。天上掉下來的快樂是不持續的。上帝想讓你喝美酒之前,會先給你一杯苦酒。你能不能喝到美酒,取決於你是否敢於喝、怎麼喝這杯苦酒。嘴裡沒有苦的感覺,怎麼能懂得甜的滋味?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