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顯斌:站在夢想之上_勵志人物

  蔣顯斌:站在夢想之上
  
  【編者按】一個從新浪網的創始人到沉醉於紀錄片創作的“文藝青年”。這樣的舉動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而站在夢想之上的蔣新斌就做到瞭。
  
  15年前,他與朋友在學校餐廳的一張餐巾紙上寫寫畫畫,這便是“新浪網”的雛形。13年後,這位“新浪網”三號人物急流勇退,專心拍攝紀錄片。他認為,“投資紀錄片是精神扶貧,是社會善舉”。他的目標是,10年拍攝100部紀錄片,“為下一代人留下這個時代的真實記憶”——紮進紀錄片的世界。
  
  熟識蔣顯斌的人都贊嘆他的商業眼光:15年前,還在斯坦福大學讀書期間,他便與兩位學長謀劃辦一個為學生送便當的網站。幾年後,這個送便當的網站更名為“新浪網”。如今,它已成為全球最大的中文門戶網站。
  
  然而,更多的出人意料還在後面。2007年,已經是新浪網三號人物的蔣顯斌,辭掉副總裁,賣掉股份,像一個“文藝青年”那樣,一頭紮進紀錄片的世界。
  
  蔣顯斌很早就對紀錄片發生瞭濃厚的興趣。本來,大學期間,蔣顯斌抱著成為工程師的理想,選擇瞭理工科的專業,就像同齡的大多數臺灣男生一樣。不過,在臺北大學糊裡糊塗念瞭4年,他突然驚覺,“一定要修自己喜歡的課,才不會白來這一遭”。(勵志故事)到瞭大四,他故意讓自己的體育課不及格,申請延期畢業,從而多一年的時間,可以盡情選修社會學、心理學的課程。
  
  如果沒有突如其來的心臟病發作,以及手術後一次兩個月長的休假,這位滿腦子“利潤”、“營運”的IT精英恐怕很難轉戰到紀錄片這個“冷門”的領域。
  
  一開始,他考慮著,隻拍一部紀錄片,“交個差,圓個夢”。但很快,這個生命中的小插曲卻讓他整個人都深深沉迷其中。
  
  蔣顯斌還記得,他所拍攝的一個拼命借錢供兒子讀大學的父親。片中的父親希望兒子大學畢業後出人頭地、光耀門楣,但因為擴招,兒子畢業後很難找到工作,甚至還沒自己掙的錢多。面對鏡頭,這位父親卻並沒有想象中的失望:“年輕的時候我以為人生很長,現在我知道,其實人生很短。”
  
  蔣顯斌被打動瞭。他常常被朋友們開玩笑稱為“年輕老靈魂”,這一回,他希望“用紀錄片這個媒介來捕捉華人的面貌”。
  
  剛決定轉行的時候,蔣顯斌回到臺灣,希望重新買一張《尋找臺灣生命力》的光盤,但15年過去瞭,片子早已絕版,四處都買不到。最後,他找到瞭紀錄片當年的發行公司,工作人員在倉庫裡翻瞭很久,最後才找瞭出來。
  
  他感慨良久:“一部好的紀錄片,很容易就跟著一代人被大傢遺忘瞭。所以我們不能隻拍一部片子,而要拍許多部,每年10部,10年100部,為下一代人留下這個時代的真實記憶。”
  
  投資紀錄片是“精神扶貧”
  
  他註冊瞭CNEX基金會,每年選出10部華語紀錄片提案,給予8萬元~10萬元的資助。
  
  這位“有眼光的商人”開始動用自己能夠想到的所有資源。他的朋友,麥肯錫高級合夥人陳玲珍、電視編導張釗維,成瞭CNEX的另外兩位合夥人,他們又分頭行動,說服自己所認識的企業傢,為這個基金會作些投資。
  
  一開始,這樣的勸說是很困難的。如果單純考慮投資收益,每個商人幾乎都有比投資紀錄片更好的選擇,因此,蔣顯斌隻能努力解釋說,這不是一個盈利性的項目,它沒有太高的商業回報,卻是一個“社會善舉”。
  
  “那我們幹嗎不直接給窮人捐錢呢?”有企業傢問。
  
  “那是一種物質上的扶貧。投資紀錄片是精神扶貧,更有價值。”蔣顯斌說。
  
  基金會成立第一年,CNEX拉來瞭40萬美元的贊助,其中有10萬美元,是蔣顯斌自己的投資。
  
  陳玲珍把CNEX形容為她和蔣顯斌的“白日夢”。“我們每天都在做著各式各樣的白日夢,現在我們挑瞭個對大傢有用的,然後想辦法讓它實現。”
  
  蔣顯斌卻對紀錄片的前景相當樂觀。除瞭每年維持基金會的運轉,他還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模式,使紀錄片能夠真正持之以恒地運轉下去。現在,他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找到瞭一個方向。
  
  站上瞭金馬獎的舞臺
  
  從2009年6月起,CNEX資助張經緯導演拍攝的紀錄片《音樂人生》在香港百老匯院線播放,引起瞭熱烈反響,直到現在都沒有下線。
  
  現在,這部小成本的紀錄片已經有超過100萬港元的盈利。“這在紀錄片領域簡直是個奇跡!”蔣顯斌說。
  
  講這句話時,他興奮的表情讓人很難想象,在“轉行”之前,他所負責的新浪無線曾經占據瞭新浪網超過60%的收入,一個季度的營運收入甚至超過瞭2億元。
  
  “我不會覺得失落,我們剛做網絡的時候,營業額也沒有那麼高。”蔣顯斌說,“現在我相信,紀錄片就像一個巨大的冰山,在水下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巨大寶藏。”
  
  從旁人角度已經無法評判,蔣顯斌這樣對自己夢想的評估是否足夠理性。(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這個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人,有時卻像個大男生,帶著點小文藝的腔調。他喜歡公仔,覺得這些小玩偶帶著種“高貴野蠻人”的氣質;他喜歡誠品書店優雅的感覺,每次回臺北都一定要去誠品書店待一段時間才會覺得“很安心。”
  
  他喜歡寫毛筆字,睡前看看王羲之的字帖,甚至會有“打通任督二脈”的感覺。他在談話中會提到《論語》、提到佛教,他給CNEX設計的口號是:“給下一代的太平盛世備忘錄”。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外公蔣彥士,曾任臺灣“總統府”秘書長、“行政院”秘書長、“教育部”部長以及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等職。蔣顯斌更是從小被教育:“做人做事,要有民族心。”
  
  兩個月前,這位曾經的IT精英站上瞭金馬獎的舞臺。在2009年度的評選中,作為華人地區最著名的電影獎項之一,金馬獎把最佳紀錄片的獎項頒發給瞭蔣顯斌所監制的紀錄片《音樂人生》。
  
  短發、戴著黑框眼鏡的蔣顯斌接過獎杯,沒有太多表情。
  
  “得獎、上院線,這樣一步一步是沒錯的。”蔣顯斌說,“我希望紀錄片能夠有一個很繁榮的景象,當然,現在的情況距離繁榮還有一段距離。”
  
  平日裡,蔣顯斌的多數時間在CNEX的辦公室裡度過。這個辦公室由北京東南四環一個巨大的倉庫改建而成,有咖啡廳、小型沙龍,還有一個私人電影院。
  
  他說,整個辦公室,他最喜歡二層自己搭建的陽臺。站在那裡,“偶爾會冒出站立在夢想之上的感覺”。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