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宙:一個通信老兵的謝幕_勵志人物

  王建宙:一個通信老兵的謝幕
  
  生活和工作中的王建宙癡迷於電信行業,同時還是一個“手機達人”,隨身攜帶5個手機是他的習慣之一
  
  無論多麼跌宕起伏的戲劇都有謝幕的時候,職業生涯也是如此。
  
  過去一年多,中國移動董事長王建宙一直“被傳言”即將退休,3月22日,傳言變成現實。
  
  2月16日,中組部相關部門人員到中國移動進行瞭幹部考核並與主要管理幹部談話,現任黨組書記、副董事長奚國華將接任中國移動董事長一職。
  
  在王建宙“掌舵”中國移動的七年多時間裡,中國移動的收入從2004年的1924億元(人民幣,下同)增長到2011年的5279、99億,凈利潤從420、04億增長到2011年的1259億。用戶數也從2004年的2、042億戶增長到2011年的6、5億戶,增長瞭3倍以上。
  
  對此,王建宙謙虛地表示:“我有幸作為中國移動管理團隊的一員,與全體員工一起,見證已經駛入國際軌道的公司列車,借助列車已有的慣性,繼續快速奔馳。”
  
  素描王建宙
  
  2012年3月22日,經過工作交接和簡短的發言,年屆64歲的王建宙終於卸下瞭身上的重擔,不過未來一年,他仍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的職務。
  
  王建宙出身杭州的一般公務員傢庭,中學時曾到杭州農村下鄉三年,也曾在杭州西湖邊當免費導遊,為的是學好英文。
  
  接觸過王建宙的人對他的評價一般都是“儒雅”、“謙和”、“極少發脾氣”。
  
  從某種角度看,王建宙不太像一位“國企負責人”:他不喜歡“前呼後擁”,無論出席何種規格的國際會議,最多身邊帶一個秘書,因此,當大部分國企負責人都喜歡自稱“企業傢”時,王建宙更願意把自己定義為“職業經理人”。
  
  他同時是一位上市公司高管。王建宙這樣描述自己的狀態:“長期坐在高速列車裡,整天處於一種高速運動的狀態,甚至連睡夢中都有這種感覺。”每天早上上班,他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前一天晚上紐約股市中國移動的股價,如果連續兩小時不看公司股價,“就會覺得不舒服”。
  
  與其他專註本土經營的國企負責人相比,王建宙以流利的英語活躍在達沃斯等國際經濟論壇和國際投資者的交流會上。從新聞集團董事長默多克到軟銀集團董事長孫正義,包括互聯網新貴FacebookCEO紮克伯格都在他的朋友名單之列。
  
  生活和工作中的王建宙癡迷於電信行業,同時還是一個“手機達人”,隨身攜帶5個手機是他的習慣之一。比如同時用兩個手機上網,以比較不同手機的上網速度,或者連續3小時將手機保持通話狀態,以測試移動網絡信號覆蓋情況。
  
  這種對手機的關註演變成王建宙的一個特殊習慣——拍電話亭。“無論去哪裡,隻要看到電話亭,就拍下來。我拍瞭許多國外不同城市的公用電話亭照片,放在相冊裡,給大傢欣賞。後來變成一種愛好,出國考察期間都出去找電話亭。”
  
  “經常有人問我有什麼愛好,我回答,其實我的愛好很簡單,也很容易滿足。以前我最喜歡看到人們用手機打電話,現在我更喜歡看到人們用手機上網。這就是我最大的愛好,無論何時,看到有人用手機,一種愉悅感就會油然而生。”他說。
  
  過去幾年,中國移動一直是全球用戶數最多的運營商。2006年8月,中國移動市值超過沃達豐公司(Vodafone),成為全球市值最大電信運營商,此後連續5年位居全球電信運營商市值榜首。收入和利潤的快速增長讓中國移動被稱為“大象快跑”,而王建宙就是推手。
  
  2004年11月,王建宙從中國聯通調任中國移動擔任一把手,提出瞭發展農村市場的建議,卻遭到公司內外強烈反對,來自投資者的反對聲音尤甚。
  
  王建宙認為,在城市市場已經基本接近飽和的情況下,隻要能盡量降低每個用戶的獲取成本,分攤到每個用戶身上的投資和維護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此,巨大的農村市場仍然可以帶來高額利潤。
  
  他隨即在2006年秋組織高盛等30多傢投行的分析師到農村市場參觀,並將此稱為“反向路演”,最終投資者大多都被“說服”瞭。事實也證明,王建宙這個“不被大多數人看好”的戰略是對的。
  
  一直到2008年,中國移動的收入和利潤一直保持兩位數增長,甚至長期在20%以上,增長動力主要來自新增用戶的增長,其中的一半都來自農村市場。
  
  當以用戶、語音、短信為驅動的業績增長發展到一定階段後,王建宙將目光投向數據業務,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給運營商帶來的無限可能。“中國移動需要互聯網瘋子。”2007年,王建宙在清華大學演講的時候就明確指出。
  
  盡管時至今日,由於涉及多起腐敗案,行業裡對於“移動夢網”的評價褒貶參半,但不可否認的是,當年大力發展移動夢網、推動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中國移動絕對做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從當年的移動夢網到如今的Mobile Market,中國移動在思路和佈局上至少領先競爭對手兩到三年的時間。移動夢網不僅給中國移動帶來瞭20%~30%的數據業務收入,更造就瞭新浪、搜狐、網易等互聯網公司的成長,以及一大批以SP概念上市的互聯網公司。
  
  王建宙的“遺憾”
  
  中國的通信產業如今經歷瞭兩次足以改變市場競爭格局的技術變革。一個是當年中國聯通的成立以及CDMA技術的引入,另一個就是中國移動上馬中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3G標準TD-SCDMA。而這兩個變革的首任親歷者就是王建宙。
  
  從王建宙1999年加入中國聯通到2004年從聯通輪崗至中國移動。資料顯示,聯通的移動電話用戶從521萬增加到9219萬,增長105%,市場占有率由5.7%擴大到接近35%;主營業務收入從162億元增加到670億元,年均增長42.6%,收入市場份額從5.8%上升到接近14.5%。按用戶數計算,聯通成為全球第二大CDMA運營商。
  
  將一個完全沒有市場基礎的通信技術在市場中從小到大地運營,直至占有一定的份額是對運營能力的巨大考驗。同樣的故事在TD-SCDMA上再次上演。
  
  2009年1月,中國移動正式獲得3G牌照,到2011年底,TD全國基站已經達到20多萬,TD用戶數達到5121、2萬,三分天下有其一。
  
  如果要說王建宙在任期內最大的欣喜的話,就是通過成立TD-LTE全球發展倡議(GTI)等多種方式推動中國主導的4G標準TD-LTE獲全球認可,(
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使中國的通信標準首次與歐美標準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如果說王建宙仍有遺憾的話,那就是TD-LTE尚未在其任期內大規模商用。
  
  TD-LTE讓中國企業第一次在國際標準的制訂上有瞭話語權,而且與國際技術FDDLTE基本同步。這與王建宙每次在公開場合和國際會議上的極力呼籲以及中國移動以身作則的投入密不可分。
  
  中國移動的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2月底,全球已經有5個TD-LTE正式商用網絡,另有10餘傢運營商明確瞭商用計劃。
  
  眾所周知,TD-LTE對於中國移動的意義遠大於技術標準本身,王建宙要做的,是搶在其他運營商之前,為中國移動的長遠競爭力“未雨綢繆”。
  
  更值得深思的是,“王建宙”之後的中國移動將何去何從?在“大象快跑”瞭多年之後,其他兩大競爭對手正憑借3G迎頭趕上,中國移動“獨步天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中國移動下一步如何走?繼任者將為我們揭曉答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