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唯:她的盛開,不分季節_勵志人物

  湯唯:她的盛開,不分季節
  
  提到湯唯,就不免提到色戒、全裸、封殺,但也少不瞭淡定、勤奮、執著。
  
  陽春三月,卻迎來瞭《晚秋》。在院線鋪天蓋地的宣傳中,《晚秋》海報樸素,顏色淡雅,像極瞭湯唯。
  
  濃妝淡抹總相宜,湯唯的盛開,不分季節。
  
  從未自毀形象
  
  看湯唯的角度可以很多變,但首先她是一個沒有被糟蹋掉的演員,起點高,而後小心翼翼維護著這種形象,從李安的電影裡走出來,又去演港片說粵語;再去演合拍片,跟韓國人對戲,說的是英文……她是上海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旗袍小姐,也是香港街市中孑孓獨行的大齡女青年,最後是漂到異國的亞洲女囚犯。
  
  這些角色,仿佛剛剛好,與她相襯,又多變,又不多變,始終文藝著,始終是氣質上的吸引力,總勝過肉體。所以,她很容易招人喜歡,哪怕是對男觀眾而言,也多於純粹感官上的那種吸引。
  
  時常看到女明星為擺脫花瓶常以“自毀形象”來試圖轉型,但毀來毀去仍是那張臉,仍嫌感染力不夠,湯唯拍《晚秋》,宣傳中用瞭一個詞叫做“素顏”,當然不會真素顏,但為瞭表現女囚犯的那種落魄,湯唯在電影裡穿風衣,系著圍巾,頭發凌亂地紮起,走在大街上,總會令人聯想到她的不算如意但卻簡單的生活。
  
  陳可辛就這樣評論過她:“湯唯的一個優點在於,雖然盛名在外,但仍然保持瞭很多很樸素的特質。我這十幾年來碰到的演員裡,很少有人能保持這種單純。她很能融入當地的環境,讓你看不出她是一個明星。”
  
  或許也是因為這一點,《晚秋》的導演金泰勇在寫劇本時,就想到瞭湯唯,甚至,他是把湯唯的照片貼在桌子上,完成瞭對這個角色的塑造。金泰勇一開始設置的動機,並非想讓男女主角發展出什麼特殊的關系。但這樣特別的身份,使得兩個有故事的人,都已經“對他人沒有任何眷戀,對任何事情都不會抱有幻想,不會為任何事情流淚”,但他們相遇,並從對方身上看到自己,最後的24小時回憶,就變成瞭一種勇氣和力量,變成瞭生存著的證明。
  
  自《色·戒》那樣華麗的登場之後,32歲的湯唯應該是什麼樣子?金泰勇說,“韓國女演員都是很可愛很漂亮的那種,但是湯唯顯得很大氣。”漂亮的女演員很好找,但女人僅僅漂亮,顯然不夠感染人,尤其是在一個故事裡。
  
  不能笑,就隻能哭
  
  回頭說說《晚秋》這部電影。
  
  用文藝包裝的《晚秋》,通常有一見鐘情的感性。金泰勇懂行,兩人初見時,玄彬上車無零錢,全車掃視一周一眼相中湯唯,上前、求助、成功!湯唯一句“你得把零錢還給我”,吸引瞭玄彬對這位酷女子的註意,金泰勇為兩人愛情萌芽的解釋是:“作為牛郎,冰山美人是珍貴的品種,愛情因為難得而珍貴。”
  
  金泰勇把故事發生的背景轉移到瞭美國西雅圖,是為瞭浪漫,這個城市半年陽光普照,半年陰雨連綿,劇組特意選擇雨季,這才符合兩個落魄他鄉的異國男女撰寫愛情的背景,兩人在無盡的濃霧與細雨中漫步,穿越擁擠的人海,走進寂靜的郊野,兩人身著大地色系的服裝,宣告“苦是我們苦!”
  
  湯唯透露,金泰勇的嚴格要求一度令她承受巨大壓力。“在現場導演既不準我哭,也不準我笑,隻說心裡動,像和玄彬拍碰碰車的戲也不給笑,所以,每晚回酒店會忍不住哭一下,挺苦的。看完電影,我才明白他的意圖。”
  
  孤獨,是幾乎所有深入至內心的愛情電影必然要觸及的一個話題。《晚秋》,應是屬於這種,當一段愛情憑空而降,沒前世沒今生,沒有因也無果,往事消失未來也消失,那麼現在或此刻,就是兩個人的相互吸引,在巨大的屬於生命的孤獨感前,你惶然無措地想要去貼近另一個人,希望借助這種融入對方的方式,來消解孤獨,無論是在身體上,還是靈魂裡。
  
  飾演這個漂泊在異鄉,剛獲得三天假釋期的女囚犯讓湯唯悟到瞭一些有意思的小道理:“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變形金剛。(
勵志電影  www.share4tw.com)生活中,它就是一輛普普通通的小汽車,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如果角色需要,我就可以變成一個大巨人、救世主、藍精靈……什麼都能變。這些人物,都是我內心裡面有的那一塊,她們都是我自己,其實跟我沒有任何差別。但她們又離我很遠,它是變形金剛,不是那個小汽車。”
  
  “軸”出來的明星
  
  “七年的牢獄生涯,依然獨善其身,湯唯將安娜這個角色詮釋得十分感人。”《西雅圖時報》這樣評價她在《晚秋》中的表現。作為湯唯的首部外語片,當時雖然還沒有在內地上映,她已經在韓國一氣拿下10個影後獎項。
  
  32歲的湯唯不覺得自己有表演天賦,她總是用最笨拙、最原始的方法,體驗和接近角色。如果她體會不到,就演不出感覺。在戲裡,玄彬與湯唯隻有24小時,其實在戲外,這種感情的醞釀,經過瞭2個月。白天,導演金泰勇在西雅圖修改劇本,玄彬和湯唯就一起在這個城市裡遊蕩,晚上三個人又聚在一起聊天。
  
  大多數時候,大傢都同她聊《色·戒》,但湯唯自己似乎並不介意,有一次拍攝回傢的戲,她進門後看看這裡看看那裡,最後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正好是張愛玲的《色·戒》,她也會感嘆一句,不會吧,這麼巧。
  
  也有一個人呆著的時候,而這,恰恰也是湯唯最愛的狀態:“我就喜歡一個人呆著。不管我做任何事情,一個人都會有更多的心得體會。就好像這個屋子裡無數的人在吵吵鬧鬧,空氣中所有的灰塵都已經升到瞭半空,隻有這些人全部走光之後,需要很長的時間,這些塵埃才會一點點落在地上,平靜下來。(
勵志詩歌)你才看清,哦,原來變成這樣。”
  
  湯唯很自然地解釋:“安靜,踏實,不那麼愛熱鬧。就像水一滴一滴地落在這個杯子裡,慢慢這個杯子就滿瞭,這就是變成一個角色的過程。然後,你再開始聞到它的味道,看到它的顏色,感覺到它的溫度……我享受的就是這個東西。”
  
  不喜歡湊熱鬧的湯唯也有著獨一無二的倔強個性。湯唯曾經的同班同學就說她這個人有點“軸”。湯唯其實考瞭4年才考進中戲,前3年都在考表演系,2000年才終於考上瞭導演系。
  
  早些年,湯唯都是拍一些小戲,大多是群眾演員,況且,湯唯的媽媽不樂意女兒走文藝道路,但是湯唯自己卻堅定信念要當演員。“我的意見最重要。所有的劇本都是我自己來做主。我喜歡的,就要演,不管別人怎麼看。我不喜歡的,就放下瞭。表演這東西,必須要自己有感覺,別人無法取代你的感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