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紅:要成功,就得做最難的事_勵志人物

  王雪紅:要成功,就得做最難的事
  
  39年前,當“臺塑大王”王永慶把15歲的王雪紅送到美國去讀中學時,他不會想到,這個當時喜歡音樂的女兒,日後會成為全球科技界的一員悍將。
  
  王雪紅後來回憶說,雖然她一直很喜歡古典音樂,並且花瞭很多精力去練習鋼琴,夢想做一位作曲傢,但在考入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音樂系僅僅3周後,她就發現,那裡學音樂的天才太多瞭,於是便轉到經濟系,學習經濟和商業。直到現在,還有朋友跟王雪紅開玩笑說,王傢少瞭一個女音樂傢,多瞭一個女企業傢。
  
  這可能是王雪紅此生的第一個重大抉擇,或許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我有夢想,但也非常務實。”王雪紅曾多次表示。
  
  2011年3月公佈的“福佈斯全球富豪榜”顯示,王雪紅及其丈夫陳文琦,以68億美元資產登上臺灣首富寶座,而郭臺銘僅以57億美元資產排名第三。一個月後,王雪紅領導下的智能手機廠商宏達電子(HTC),市值一度高達319億美元,首度超越全球老牌手機廠商諾基亞(市值約317億美元)。
  
  1997年創立的HTC,是王雪紅創業生涯中迄今為止最為成功的“作品”,也給她帶來瞭最大的聲望和財富。不過,這同樣是一條艱難的道路,過去如此,未來依然如此。因為,它的對手是蘋果、三星和諾基亞,而它的合作夥伴,是強勢的微軟、Google。
  
  但王雪紅說:“要成功,就得做最困難的事。”
  
  豪門虎女
  
  在臺灣,有一句話非常流行:生子當如張忠謀,生女當如王雪紅。但另一句話同樣流行:王雪紅,是王永慶最叛逆的子女。不過,王雪紅自己卻稱:“我的性格最像父親。”
  
  豪富之傢,關系萬千重。被尊稱為“經營之神”王永慶共有3房妻室,9個子女,因此,王雪紅很小的時候,就渴望在父親的蔭蔽之外,找到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臺灣人這樣評價王雪紅:她是離王傢、離臺塑最遠的子女。
  
  王雪紅被視為“叛逆”,或許正因為她與父親王永慶的性格有著太多相似,而她的目標則是,像父親一樣擁有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王永慶一生嚴於律己,65歲後仍然每天堅持跑5公裡,堅持洗冷水澡。這一點,對王雪紅的影響很大。如今,無論多忙,王雪紅每天都會堅持晨練。她的下屬也說,王雪紅越來越像她的父親瞭。
  
  雖然出身豪門,但幾乎白手起傢的王雪紅稱,她從父親王永慶那裡獲得的最大財富,不是金錢,而是強大的精神力量。此前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王雪紅曾深情回憶說,她至今還保留著在國外上學時,父親每周給她寫的信,“經常10多頁,講做人做事的道理”。她亦數次提及父親王永慶的“瘦鵝理論”:鵝很耐饑餓,沒食的時候餓著,有食時拼命吃,最後一樣長得很肥。
  
  如今,王雪紅旗下企業已有40餘傢,其中,做得最成功的是威盛與宏達。不過,這兩傢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都曾經面臨巨大挑戰。王雪紅稱,在最困難的時候,父親說過的一句話,一直是她精神的支柱:你不要放棄,要堅持做可以和歐美競爭的產品。最終,王雪紅熬過瞭“沒食的時候”,一個更廣闊的世界展現在她的面前。
  
  挑戰英特爾
  
  1981年,從加州柏克利大學獲得經濟學碩士學位後,王雪紅沒有進入臺塑,而是進入瞭姐姐王雪齡的大眾電腦公司。
  
  6年之後,王雪紅決定自己創業。不過,她當時並沒有向父親王永慶要一分錢,而是用母親在臺北的房子做抵押,向銀行借貸瞭500萬元新臺幣,買下瞭矽谷的一傢公司,這就是威盛電子的前身。
  
  或許是在無意之中,當時“有很多選擇”的王雪紅選擇瞭挑戰英特爾。雖然威盛的核心業務——芯片組,與英特爾芯片本是互補的產品,但英特爾後來進入瞭芯片組領域,雙方成為瞭競爭對手。1992年,當時的英特爾CEO安迪。葛魯夫甚至當面警告王雪紅:“你不該做這個,英特爾對挑戰者會非常嚴厲!”王雪紅和當時的創業夥伴、後來的丈夫陳文琦很不服氣:“英特爾把產品做得非常貴,憑什麼不讓別人做?”之後,王雪紅用瞭7年的時間,攻下全球70%的芯片組市場,1999年,威盛上市。
  
  但從1999年至2003年,威盛每開發一款新品,英特爾都會站出來說,威盛又侵權瞭。威盛的員工越來越感覺到英特爾的無處不在,他們的努力往往因為英特爾的一句話就化為烏有。客戶也越來越對威盛沒有信心,怕被英特爾訴訟。威盛市場占有率,因此由70%降至30%以下。
  
  不過,此間,王雪紅也通過一系辛辣的舉措,為威盛贏得瞭生存空間。1999年7月,威盛從美國國傢半導體手中收購Cyrix的PC處理器生產部門;1999年8月,威盛又收購瞭IDT,挺進CPU市場。隨後,它又以3。22億美元收購S3公司(S3與英特爾曾簽訂交叉授權協議,這意味著,威盛將共享S3和英特爾之間的所有交叉授權的專利技術)。
  
  最終,2003年4月,威盛與英特爾達成和解協議,共涉及27項專利爭議。
  
  如今,威盛已成為全球唯一一傢橫跨CPU、GPU(圖形芯片)和移動通訊芯片三大領域的廠商。其中,威盛的芯片組業務做到瞭全球第一,圖形芯片做到瞭全球第二,芯片則做到瞭全球第三。
  
  HTC的奇跡
  
  2011年,王雪紅旗下的另一傢企業宏達(HTC),卻將她帶到更高的“智能手機之巔”。
  
  而回到15年前,這卻是王雪紅選擇的又一件“最難的事情”。事實上,1997年宏達電子創立之初,雖然王雪紅認為做PDA更有創新空間,但被她挖過來的總裁卓火土卻認為,做筆記本才有號召力,才容易招到人。但後來,由於臺灣另一傢筆記本代工廠商廣達迅速躥升,宏達的筆記本戰略最終失敗。這次失敗,讓宏達虧損10億元新臺幣,並且,因為業績虧損,宏達的融資也受到影響。
  
  之後,當宏達決定做手機的時候,很多大公司找到宏達,其中包括後來被惠普收購的康柏。王雪紅回憶說,國外OEM廠商,想用我們的技術,要我們制造,還給瞭很高的價格,但這與宏達的願景——做高端智能手機不符。最終,王雪紅放棄瞭“代工”這個臺灣企業最熟悉的模式,並走上瞭另一條道路。
  
  也就在此時,微軟推出瞭MCE操作系統,但卻叫好不叫座,絕少有硬件廠商與之合作。身處困境的王雪紅認為,這是宏達的機會。但微軟覺得宏達是個小公司,不是它需要的合作夥伴。微軟希望,其合作夥伴是惠普這類大公司。
  
  但宏達還是先做出瞭PDA樣品,當王雪紅把樣品拿給蓋茨看時,蓋茨特別驚奇,贊不絕口,宏達與微軟的合作大門由此打開。
  
  之後,宏達的智能手機、多普達高端智能手機,也都選擇瞭跟隨微軟MCE。借勢微軟,是宏達成功的起點。2005年,王雪紅被評選為“年度亞洲之星”,並獲得瞭這樣的評價:從2000年iPAQ的成功,到2002年無線產品打開國際市場,從美國紐約到中國上海,處處可見宏達的無線通訊產品。
  
  2008年,Google推出Android系統後,雖然與蓋茨已是多年好友,但王雪紅依然清醒地意識到,一個新機會正擺在宏達面前,宏達必須抓住這次機會,緊跟Android。王雪紅回憶說,當時,宏達專門有一個團隊,在Google辦公,隨時與Google的工程師交流,而這是Android陣營內的其他任何廠商都沒有做到的。
  
  緊跟Android,最終使HTC成為智能手機時代的贏傢。2011年,全球手機市場經歷瞭一輪大洗牌:愛立信中止與索尼合作,退出手機市場;歐洲老牌諾基亞盡顯頹勢,難以為繼;而來自臺灣的HTC手機卻異軍突起,在全球手機市場份額達到15%,排名世界第四,在Android陣營手機廠商中排名第一,一舉登上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制高點。
  
  回顧HTC的成長歷程,王雪紅說,“要成功,就要做最有價值的企業,做最困難的事情”。而或許是為瞭考驗篤信基督教的王雪紅,如今,更大的困難又擺在瞭她的面前。
  
  憑借先發優勢快速崛起,並在2011年4月到達一個巔峰的HTC,如今正迎來瞭更大的挑戰。(
名言  www.share4tw.com)2011年第四季度其銷量開始下跌,2012年一季度預計還將繼續萎靡。而HTC的市值,也在7個月內跌掉瞭六成。
  
  並且,HTC的主要競爭對手蘋果和三星,都有著它無法復制的商業模式。前者以“軟件+硬件+服務”取勝,而後者則長於“垂直整合產業鏈”。甚至,HTC在Android陣營中的地位也十分堪憂:在Google以125億美元的天價收購摩托羅拉之後,對於HTC來說,Android系統似乎已經不再那麼值得信賴。
  
  但即便面對這樣的挑戰,王雪紅依然表示,HTC的目標就是“成為世界第一”。這一次,她能否繼續成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