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富元:小太保也有大夢想_勵志人物

  林富元:小太保也有大夢想
  
  林富元,1951年生人,美國矽谷最早一代天使投資人,橡子園創投育成中心共同創辦人、矽谷多元創投首席合夥人、多元快樂工作室發起人,投資近60傢公司,其中成功上市或並購退出的20多傢。曾任:大朋電子副董事長、兩屆矽谷國際華商會會長、矽谷新竹姊妹縣委員會會長、北加州灣區臺商會理事、玉山科技協會理事。現任:多元創投董事長、高盈創投董事長、興奇科技常務董事等。
  
  林富元是第一批打入白種人內部的黃種人,也是第一批給白種人做演講的黃種人,還是第一批在美國風投界做天使投資的黃種人,這在當時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如今,年過五旬的他希望通過音樂、書籍、演講影響、鼓勵別人,傳播快樂。
  
  “人們會追求成功,常以為得到成功就得到快樂。然而,缺乏安全感、好比較、未能滿足發揮,這些影響人生基本態度的心理,更可能導致不快樂。學習惜福知足、豁然以對、積極轉念,才會擁抱真實生命、散發快樂光彩。”這是林富元寫的書《成功還不夠,快樂才是至寶》中的一段話,也是在接受采訪時對記者說的第一句說。
  
  在風險投資界,林富元是名副其實的“大佬”。他是第一批打入美國風投界的黃種人,也是中國第一批天使投資人,目前國內大部分風險投資傢都曾聽過他的演講。
  
  這還不算,他還有激勵演說傢、作傢、狂熱的搖滾“青年”等多個頭銜,他對自己的總結性評價是“快樂老頭兒”。
  
  如今,這個年過五旬的老頭兒生活充實,仍不遺餘力地做天使投資的工作,近兩年又投資瞭幾傢公司,他希望在風險投資領域再“火”一把。同時,仍熱衷搖滾與寫作,最大願望還是創作出美妙、動聽的搖滾歌曲,他希望別人和他一起“High”。
  
  小時候,林富元就是一個調皮、不守規矩的孩子,他是那個年代典型的“臺灣四年級生”,不過在寫作和音樂上具有異常天賦,他夢想成為作傢或音樂傢。
  
  1951年,林富元在臺北出生,他的父母都是醫生,兄弟姐妹4個,傢境很富裕,由於是傢中最小的孩子,格外受寵,這使他從小就不喜歡按照一定的步奏或框框思考與做事。那時,學校常組織話劇表演,林富元總是反派主角。譬如,最流行的話劇《浪子回頭》,林富元專演那個浪子。
  
  少年時期的林富元
  
  另一件很反叛的事便是熱衷搖滾。在學瞭幾年鋼琴可以自己作詞和作曲後,林富元發現吉它學起來更容易,也更“Hing”,於是就與四個情投意合的同學一起玩搖滾。這幾個人都是大戶人傢的小孩,生活比較富裕,他們在一起都很放肆,成瞭60年代很超前、很另類的學生。正因如此,別人都當他們是小太保。
  
  他們常到龍蛇混雜、烏煙瘴氣的地方表演,觀眾也大多是各地的混混、老大等真正的太保,所以常常高高興興地去,但又空手而歸。
  
  “記得有一次,一個幫派老大辦舞會,我們去表演,表演後應付兩千元錢,但老大說不急,先吃火鍋然後再說。當快吃完的時候,老大把風衣拉開,拿出一把用紗佈包著的水果刀,我們看瞭之後不敢再提錢的事,灰溜溜地走人。”林富元哈哈一陣大笑。
  
  不管怎樣,林富元少年時對搖滾的狂熱程度已經到瞭極限,而太投入的反效果就是學習成績越來越差,這在當時是絕對不允許的。要知道,60年代的臺灣還是以生存、溫飽為第一位,最終在各方的逼迫下,林富元放棄瞭一生追求搖滾的夢想。
  
  操盤上億美金
  
  作為矽谷最早一代天使投資人,林富元自嘲是圈裡“少數幾個狗運亨通的人”,投資的公司近60傢,有20多傢成功退出。
  
  30多年前,林富元在獲得加洲大學電機與電算專業碩士學位後,直接進入惠普公司電腦部任工程師,由於性格、愛好與本職工作差距甚遠,不到3個月就決定轉行,於是他抓住各種機會在現有的平臺上改變自己的生活,結果很快就進入瞭市場營銷部。
  
  “現在已經找不到幾個在美國賣東西給白種人的第一代黃種人。那時打入白種人內部,與白種人聊天、喝茶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但我做到瞭,而且很快便給白種人做營銷培訓。我講的英語笑話比他們自己講的還好聽,更別說那些黃腔黃調瞭。”林富元說。
  
  80年代初,林富元走上瞭創業的道路,與所有創業者一樣,經歷瞭幾番沉浮後,才取得瞭成功,他創立的大朋電子公司超過一萬人。正是成功創辦大朋電子,才使林富元成為第一批到深圳開辦公司的臺灣人。
  
  回憶那段經歷,林富元還有些竊喜。“當時,臺灣不允許到大陸開辦公司,我們那批人都有點偷渡的性質,到香港註冊,然後到深圳開辦工廠,遇到人也不敢說實話。”
  
  90年代初,林富元開始做天使投資、風險投資。在20多年的投資生涯中,共在互聯網、媒體、健康保健、環保、科技等領域中投資瞭60多傢企業,自2000年以後,大多數回報率非常可觀,有幾個項目回報率100%以上。
  
  90年代同期,林富元作為創始人之一創立瞭橡子園創投基金、高盈避險基金,以及多元創投基金。其中,多元創投由宏基電腦創辦人黃少華、美國上市公司OPTI創辦人劉方凱等12位上市公司老板一起組建,這些人的投資力量比真正的創投基金的投資力量還要強大。
  
  在林富元看來,天使投資人要想取得成功,重要的是形成一個天使群,可以是正式的實體單位,也可以是松散的集會,在同一個平臺上,每個天使根據各自的興趣愛好一起看項目,這樣可以大大減小失敗的機率。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找對人。投資人和創業者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如果直覺上覺得這個人不對,就必須謹慎。
  
  “在最初的十年裡,我在美國、歐洲、亞洲等地賺瞭很多錢,那時非常執著於賺錢,腦子裡每天都在想如何賺錢,當時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一身銅臭,市儈到極點。”
  
  雖然市儈,但林富元在投資和創業上的名氣越來越響,常有些人找他演講,十年裡演講瞭300多場。
  
  當意識到除瞭賺錢,對其它事物還有更多的熱火與情緒時,林富元在演講過程中,除瞭講創業、投資,還講在困難的環境中如何自求多福,在失敗的時候如何尋求快樂等。結果他發現:找他要錢的人最多;尋求快樂資料的人次之;(
名言  www.share4tw.com)要創業投資資料的人最少,於是在2000年的時候,林富元將有關“成功與快樂”的文章整理成書,即:《成功還不夠,快樂才是至寶》,出版發行後銷量不俗,在當時是一本很紅的書。
  
  每個人都是竹子
  
  自2000年以來,在林富元美國、中國臺灣、中國內地的傢裡都有鋼琴和吉它,隻要一有空便彈唱,希望重圓舊夢的林富元,還成立瞭“矽谷樂團”,另外三個好友成員胥國棟、劉方凱、唐文元都是矽谷頗負盛名的高科技圈創業人,他們在一起每年至少開辦三場以上的搖滾演唱會。
  
  如今,林富元在人生的下半場,找到瞭好幾個快樂出口。
  
  林富元很喜歡唱六七十年代經久不衰的搖滾樂曲,還自談自唱創作瞭“快樂朋友”、“LIFEISABASDET”、“ABEARTIFULDAY”等抒情歌曲,來聽演唱會的人不再是“太保”,而是瞭解六七十年代音樂,能夠與他們產生共鳴的人。尤其在上海,那些熟悉他們的人都叫他們老“F4”。
  
  “如果我可以傳播快樂,那我就是一個很有福氣的人。其實,快樂是一種精神力量,它可以影響很多人。而很多具有快樂精神的人在修得正果之前,就已經是竹子,都可以成為笛子。”。
  
  林富元給記者講瞭一個小故事:一顆竹筍在深山密林中,伴隨著刮風、下雨、鳥鳴、獸啼等聲音慢慢長大長高。有一天,來瞭一個樂器匠,把它砍瞭做成笛子,一吹便把鳥、獸、蟲、風、雨等的聲音吹出來,美妙極瞭。我們每個人都是竹子,隻是有些人還不知道或錯過瞭變得笛子的機會,而每個人的樂器匠也近相同,可能是公司、學業,也可能是父母、朋友,對於還是竹子的人來說,在沒變成笛子之前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吸收“日月精華”,做一個快樂的等待者,待機會出現時再及時抓住。
  
  “坦誠地講,我並不一個時刻都開心的人,我也有很多煩心事。”
  
  事實上,林富元在投資上也賠掉不少,但是他認為那些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與判斷去做的事情,失敗瞭也沒什麼可抱怨,但是很多VC在投資賠掉後總會找出各種理由,如:被人騙、市場不好、時間不對、投資不足。
  
  “投資到一定數目後,出現做得好的項目和壞掉的項目是很正常的事,應該以平和的心態看待,我常告誡自己,也告誡別人:一生沒有失敗,隻有挫折,失敗是遇到挫折後放棄,不放棄就不會失敗。人生中信手拈來的機會很多,關鍵是用什麼眼光看待。就拿我自己來說,玩搖滾和寫作隻是對周遭事物的一種很自然、很理性的回應而已。”林富元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