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書豪:上帝教導我要愛仇敵_勵志人物

  林書豪:上帝教導我要愛仇敵
  
  一周時間,林書豪成為美國體育界的焦點。他以優異的表現帶領紐約尼克斯隊連勝,從一名即將失業的球員成為球隊核心。
  
  這像一個勵志故事。在美國長大的黃種人,想在籃球界立足,卻備受質疑冷落。他是無數掙紮在金字塔最底層的球員之一,一刻都不能懈怠,隻為抓住轉瞬即逝的機會。
  
  起步與落選
  
  NBA官方宣佈,紐約尼克斯隊球員林書豪當選東部2月6~12日當周最佳球員。在此期間,林書豪場均27.3分、8.3次助攻、2次搶斷,率領尼克斯隊取得4勝0負。
  
  林書豪在職業生涯首發的前四場比賽中共得到109分,這是自1976-1977賽季以來整個NBA聯盟球員中最高的。
  
  “林書豪的成功可以鼓勵很多黃種人的孩子,但是能否廣泛復制要打一個問號。畢竟現在隻有林書豪一個表現出來,隻是一個黃種人的個案。林書豪有一個寬松的成長環境,他喜歡打籃球,父母就按照他的興趣滿足他。”央視籃球解說員於嘉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1977年,林書豪的父親從臺灣赴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父親酷愛看NBA,這直接影響瞭孩子。林書豪三兄弟都很喜歡打籃球,父母還專門為林書豪請瞭籃球教練。
  
  這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傢庭,教會常常被放在傢庭生活的第一位,除此之外,孩子們隻要把書念好,怎麼打球都可以。如果成績退步,打球的時間也自然縮短。
  
  上高中時,林書豪被加州媒體評為北加州Division2的年度最佳球員,但沒有一所NCAA(美國大學體育總會)第一級聯盟所屬大學願為林書豪提供運動獎學金,倒是哈佛大學對他青睞有加,向其承諾入學後即入校隊。
  
  哈佛大學屬於常青藤聯盟,該聯盟體育水平在全美大學中並不出眾,學術殿堂卻是籃球荒漠,林書豪一入隊就備受重用。
  
  但在場上,對手常對林書豪的外貌、膚色進行攻擊。“剛開始我當然很生氣,後來我想到耶穌教導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當我想到自己也曾經得罪上帝,上帝卻以完全的愛包容我,原諒我,我就釋懷瞭。”林書豪曾對媒體這樣回憶那段經歷。
  
  雖然幫助哈佛拿到常青藤聯盟分組冠軍,打入NCAA六十四強,但林書豪依然在2010年的NBA選秀中落選。那天,林書豪啃瞭四十根雞翅,這是他發泄的方式。
  
  “在NBA,很多球探、教練不認為常春藤聯盟會有什麼好球員。你數據再好,也不覺得好。”臺灣籃球評論員朱彥碩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他們的關註點都在籃球名校。林書豪被忽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落選當天,小牛隊總經理小尼爾森打來電話,這位和中國籃球淵源頗深的經理人邀請林書豪參加NBA夏季聯賽。
  
  那個夏天,“中國佬滾回中國去”的罵聲在場上仍時常能聽到,但林書豪表現很好,得分、籃板等數據都列全隊前列。夏季聯賽後,有四支球隊中意這位華裔球員,最終林書豪選擇瞭在奧克蘭市的勇士隊。他說:“因為離傢近。”
  
  突然爆發的背後
  
  在NBA的第一個賽季備受挫折,賽季還未過半,林書豪就被勇士隊下放到發展聯盟,已在被球隊淘汰的邊緣。
  
  “我突然明白,我的壓力之所以那麼大,打籃球對我來說也不再是一件快樂的事,就是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籃球已經超越上帝,成為我生命中的首要。所以,當場邊觀眾為我加油,我就想要有更好的表現,目的是為瞭讓他們高興;而當我一表現不好,我就不快樂。”他說。信仰,一直是林書豪掛在嘴邊的,小時候媽媽告訴他:“要謙卑!要將榮耀歸給上帝!”他暫時忘瞭。
  
  這個覺悟,讓林書豪即使在隊內出場時間寥寥,甚至三次被下放發展聯盟時,依然刻苦訓練。
  
  “很多球迷很好奇,林書豪的宗教信仰帶給他多少力量。以我個人的理解,是絕對的‘自律’。”朱彥碩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林書豪是個很幹凈的年輕人,很單純,像鄰傢男孩。你不會想到不好的形容詞去形容他。”
  
  2011年12月10日,勇士隊還是宣佈裁掉林書豪。12日,他加盟火箭隊,但也很快失業。27日,林書豪加盟尼克斯隊,獲得一份沒有保障的工作合同。
  
  林書豪的勤奮雖得到球隊認可,但這不足以讓他在NBA立足。(
經典語句  www.share4tw.com)在勇士隊,埃利斯、庫裡兩名明星控球後衛分享瞭幾乎所有比賽時間,林書豪沒有機會。在火箭隊,洛裡、德拉季奇是教練首選,也輪不到林書豪。
  
  “教練不會太相信華裔,特別是在你的位置可以被替代的情況下。”央視籃球解說員於嘉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在紐約尼克斯就不同瞭,畢比老瞭,戴維斯傷瞭,沒人可用,隻能讓林書豪死馬當活馬醫。”
  
  2011年夏天,NBA勞資談判幾度陷入僵局,球員近四個月無法在球隊訓練,這段時間如何保持狀態全靠球員自覺。
  
  來大陸做活動時,林書豪問的最多的是能否解決訓練場所、訓練場的條件如何、離賓館多遠。第一次來時,他帶瞭一個NBA的官方用球,因為他怕駐地沒有這種球,怕長時間用另外的籃球訓練會影響手感。
  
  一天三練,每天如此。於嘉曾在上午8點,就陪林書豪在健身房訓練。在上海,林書豪希望練習在身體受到對抗無法平衡的情況下投球,由於缺少輔助用具,他讓朱彥碩拿著飯店的枕頭在投籃前推自己。
  
  就在2月7日,NBA聯盟所有非保障合同的到期日之前,林書豪抓住機會,鞏固瞭自己的位置。在未來幾年,他將不用再擔心失業。
  
  北美的很多華人社區,都紛紛組織到現場為林書豪加油。而他到底該不該回大洋彼岸為“國”征戰,也成為球迷熱議的話題。
  
  “臺灣球迷不是很渴望林書豪加盟中華臺北隊,球迷對臺灣籃球環境不滿意,對中華臺北隊不滿意。我們更希望看到林書豪穿著美國隊球衣打比賽。”朱彥碩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如果林書豪代表大陸打球,目的是為瞭打奧運會還是為瞭更大的商業市場價值。林書豪的團隊會有自己的評估。”
  
  在美國,很多華人都希望孩子學醫或者IT,像美國孩子那樣從事體育運動最終謀得一份工作,難以想象。而林書豪的父母則完全不同,他們支持孩子做自己最願意做的事。林書豪最終畢業名校,成為體育明星。有人覺得,這或許會觸動很多北美、歐洲華人傢庭的教育理念。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