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克伯格:從“蓋茨第二”到喬佈斯接班人_勵志人物

  紮克伯格:從“蓋茨第二”到喬佈斯接班人
  
  舒適隨意的T恤,松垮的牛仔褲,外加一雙阿迪達斯運動鞋,一成不變的打扮讓馬克·紮克伯格(MarkZuckerberg)看起來和一個普通的美國大學生沒什麼兩樣。不過,這個年輕人成功的創業經歷,讓越來越多常春藤名校畢業生甘願放棄華爾街的大好“錢途”,奔赴矽谷。
  
  科技的力量再一次將哈佛輟學生推到前臺,成為全世界矚目的焦點。2004年紮克伯格從哈佛大學輟學,在此之前,科技界最具盛名的哈佛輟學生是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
  
  2月2日,紮克伯格8年前創立的社交網站Facebook向SEC提交IPO申請,擬融資50億美元。如果按照Facebook1000億美元的估值計算,他的財富達到284億美元。
  
  在全球財富榜前100名中,隻有谷歌的共同創始人拉裡·佩奇和謝爾蓋·佈林年紀在40歲以內。人們戲稱,“按年齡平均算,紮克伯格將是這個星球上最富有的人”。
  
  不過他表示從明年開始隻領取“一美元”的工資。對紮克伯格來說,這僅僅是個開始。提交上市申請後,紮克伯格貼出瞭自己辦公桌的照片,他用巨幅的“保持專註、繼續前行”(Stay Focused&Keep Shipping)標語提醒自己,繼續踐行創業的理想:讓這個世界更加開放。
  
  傲慢與專註
  
  紮克伯格的人生經歷像極瞭電影劇本。
  
  1984年5月14日,紮克伯格出生於紐約州一個猶太人傢庭。10歲時他得到瞭人生中的第一臺電腦,從此把大量時間花在電腦上,6年級的時候就開始編程。高中時,他為學校設計瞭一款mp3播放機軟件,隨後,包括美國在線、微軟在內的不少大公司都向他拋出“繡球”,但是他拒絕瞭年薪近百萬美元的工作機會,選擇到哈佛大學上學。
  
  2004年2月,在哈佛攻讀計算機和心理學二年級的紮克伯格突發奇想,要建立一個哈佛學生交流的網絡平臺。他和兩位室友一起,隻花瞭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建立起Facebook,隨即風靡整個哈佛。同年底,Facebook的註冊人數突破100萬,此時的紮克伯格幹脆退學全身心投入網站運營。
  
  現在,Facebook已擁有8億用戶,成瞭世界“第三大國傢”,就連美國總統奧巴馬、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等政要都成瞭它的用戶。
  
  “他很專註。認定的事決不改變,從這一點來看,他很傲慢。我認為,他也希望將這種傲慢和自信植入公司內部。”一名Facebook內部人士說,“這幫助他成為瞭偉大的領導者,一個值得他人信賴並追隨他左右的領導者。”
  
  比如,每年總有那麼一兩次,Facebook用戶會跳出來表達對網站改版的不滿,並在世界各地發動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要求Facebook頁面恢復原狀。但紮克伯格的做法無一例外地一致——無視這些抗議,然後用戶繼續樂此不疲地在Facebook上和好友分享著自己的生活。
  
  看上去,似乎紮克伯格比上億用戶更瞭解他們自己的喜好。這或許仍要歸功於他的執著與專註。
  
  在Facebook內部,紮克伯格從不使用獨立辦公室,而是和其他工程師坐在一起工作。Facebook負責重新開發信息系統的安德魯·博斯沃思曾在采訪中表示,紮克伯格不僅規劃瞭最初的創意,甚至還在產品發佈前的周日晚上,與工程師們一同徹夜工作,修補漏洞。
  
  令人尋味的是,多年來他都保持著每周三和周五花1小時學習中文的習慣。盡管目前Facebook暫無進入中國市場的具體時間表,但Facebook已經開始籌備和佈局,並把人人網、騰訊微博和新浪微博列為中國的競爭對手。(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當然,紮克伯格的中國情結或許還來自於他有一位華人女友。
  
  黑客情結
  
  和偶像喬佈斯所奉行的“海盜文化”類似,紮克伯格信奉“黑客文化”。他甚至在寫給投資者的信件中稱,在將來的企業管理過程中,他奉行的是“黑客方式”(HackerWay)而非利潤。
  
  在他的字典裡,“黑客”代表一種不斷改進和創新的態度。“黑客們認為,有些事情始終可以變得更好,沒有事情是完整的。他們必須不斷對其進行改進,因為他們常常面對的人對現狀感到不滿意。”
  
  在Facebook的辦公室中,隨處可以聽到黑客們的口頭禪,比如“代碼勝過雄辯”,意思是說,黑客們不是對某個新創意是否可行或開發某產品的最佳方式進行連續幾天的無休止討論,而是親自動手嘗試。
  
  紮克伯格鼓勵這種方式,Facebook每隔幾個月就會舉行一次“黑客馬拉松”(hack athon),讓人們依照他們的新創意開發產品模型。最後,整個團隊會一同分析和研究開發出來的產品。Facebook最為成功的一些產品就來自於這種形式的比賽,例如時間線、聊天、視頻、移動開發架構,以及HipHop等最為重要的基礎架構。
  
  新挑戰
  
  《史蒂夫·喬佈斯傳》中,心高氣傲的喬佈斯把紮克伯格視作矽谷創新傳統的最好接班人。但眼下,這位接班人要面臨的挑戰並不少。
  
  在ChinaVenture投中集團的首席分析師李瑋棟看來,紮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還缺乏歷練。“Facebook成立8年,尚未經歷完整的經濟及行業周期,和蘋果、亞馬遜、谷歌相比,也沒有類似這些企業大規模的業務轉型與開拓經歷,它的抗風險應對能力尚待考證。”
  
  美國投資公司Gamco Investors投資組合經理拉裡·哈維特(Larry Haverty)近日指責,Facebook的管理結構像是獨裁專政,需要投資者屈服於創始人馬克·紮克伯格的權力。例如,即便目前已有數位知名投資人加盟該公司董事會,紮克伯格還是擁有絕對的戰略定奪權。
  
  怎麼留住人才也是個問題。矽谷向來鼓勵冒險和創新精神,矽谷所在的加州法律甚至不允許公司雇主與員工簽署“競業禁止條款”。或許在IPO成功後,不少因此獲得巨額回報的Facebook創業者可能會選擇離開創業。正如Google上市後不少員工離職創業一樣,風投對他們趨之若鶩。
  
  此外,隱私問題也是一把懸在Facebook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此前Facebook多次因隱私問題而栽跟頭。用戶已經習慣並樂意在Faceboook平臺上與朋友分享眾多私密的信息,不過Facebook讓用戶很難限定自己願意公開的信息,為瞭讓廣告更加精準,這意味著Facebook可能進一步使用收集的大量用戶個人信息,從而激怒用戶和監管機構。
  
  質疑聲中,人們仍然有太多理由相信這個有理想的年輕人還將創造更多奇跡。聽聽他在上市公開信中的那些話吧:“我們為瞭投資者和員工而上市。而Facebook的創建目的並非成為一傢公司,是為瞭踐行一種社會使命,讓世界更加開放,聯系更加緊密。”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