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舟:我是牛奶中的青蛙_勵志人物

  陳一舟:我是牛奶中的青蛙
  
  數月前剛剛通過上市獲得階段性的成功,馬上就要投入移動互聯網的新戰役,讓陳一舟有點心煩:還沒怎麼過上好日子,又要摸爬滾打進入下一場戰爭瞭。
  
  一年以前他的判斷是,PC互聯網這個生態鏈在全球范圍內是分層的,做硬件的做硬件,做芯片的做芯片,做操作系統的做操作系統,還有做營銷的,以及做互聯網服務的。
  
  但是在移動互聯網裡,大公司都在做垂直整合。留給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機會和空間越來越窄,作為中國主流SNS網站的操盤者,陳一舟為此憂心忡忡,如何沖出一條血路是2012年面臨的棘手問題。
  
  陳一舟不是互聯網裡最幸運的創業者,在奮鬥十餘載後他終於帶領公司上市,為公司的後續發展有瞭相對穩定的基石。因為早年創業時陸續因為缺錢吃瞭大虧,陳一舟一直都很註意保持公司的資金充裕,2008年融到大筆資金後,都讓它們趴在賬上沒動,現在人人公司差不多有十幾個億的現金儲備。
  
  “我們就是溫水中的青蛙,最清楚水溫幾何。還有一個說法是,牛奶中的青蛙馬上要淹死瞭,一般的青蛙就不動等死瞭,有一隻青蛙仍在不斷劃水,後來牛奶變成奶酪瞭,青蛙就能跳出來瞭。”陳一舟自比喻成牛奶中的青蛙,他覺得關鍵在於競爭中哪隻青蛙劃得最狠,腳蹼最麻利。
  
  “時間是我們的朋友,我們公司的歷史比較長,別的本事沒有,忍受寂寞的這個能力很強。另外,抓住機遇的能力也偏強,因為寂寞嘛,所以就必須得努力。”陳一舟說。
  
  數字商業時代:QQ也是一個非常大的社交平臺,本身社交屬性很強,去年騰訊成立瞭騰訊朋友,年底又收購瞭開心網,騰訊也在做開放平臺,騰訊在社交方面的觸角遍地都是。人人網與騰訊這兩傢公司社交屬性都非常強,您如何看待你們之間的競爭?
  
  陳總:可以說騰訊占領瞭海洋,我們占領瞭一些陸地,大傢都根據自己的優勢,他發展海軍,我們發展空軍和陸軍,誰要競爭誰的地盤都不容易,騰訊是“企鵝”嘛,它占領海洋,“人”是地上站的。
  
  數字商業時代:企鵝是雙棲動物。
  
  陳總:但企鵝的腳短走不快嘛,畢竟不是鴕鳥。
  
  數字商業時代:收購開心對騰訊來說是否能讓其在社交領域裡加分?您覺得收購後效果如何?
  
  陳總:我跟你們說實話,這件事在我心裡面沒有引起任何波瀾,我還是該幹什麼幹什麼,這件事一點都沒有改變我的任何決策。
  
  數字商業時代:那什麼事能引起您的波瀾?
  
  陳總:這個不能告訴你,我一告訴你就有人去幹瞭,這就麻煩瞭,萬一有人幹瞭,真就起波瀾瞭,我希望未來一兩年不要起這種波瀾,波瀾不驚就好瞭。
  
  數字商業時代:你對微博擔心嗎?
  
  陳一舟:首先我覺得二者是不同的東西,任何東西長到一定的程度,就不太容易長那麼快瞭,不可能是無限制的,包括微博。人人網長的速度沒那麼快,但我們總是在長。目前人人網的激活用戶數有1。37億多,月活躍用戶數從年初的2000多萬,漲到現在的3700萬。我覺得這是比較健康的。我們不關註其他公司怎麼弄,隻關心我們實名制的SNS這一畝三分地。我們相信這塊地會越來越大,而且這是未來的趨勢。比如,人人網現在每天有將近100萬條的LBS地址定位信息產生,但是這個模式在微博上很難跑起來,因為名人是不願意把自己的地址公開的。
  
  數字商業時代:人人網繼續發展,能抓到的機遇是什麼?
  
  陳總:你把我想象成那隻青蛙,沒看到機會的時候在不斷劃行,上方偶爾會有個救命稻草丟下來,這個時候我的舌頭一定會伸出去把它抓住,但是即使沒有救命稻草,我們也會非常勤奮的滑,以後我也能跳出去。時間是我們的朋友,我們公司的歷史比較長,別的本事沒有,忍受寂寞的這個能力很強。另外,抓住機遇的能力也偏強,因為寂寞嘛,所以就必須得努力。
  
  我們這個DNA沒變,比以前稍微強點的是,手頭的資金足夠支撐我們不斷劃下去,有能量的不斷供給,劃的時間多瞭,上面掉下來稻草或者餡餅的幾率就更多。我把目前的局面叫做價值的低谷,我不知道在互聯網上還有沒有掉下稻草或者餡餅的大機遇,(
名言  www.share4tw.com)我傾向認為這種大機遇會越來越少,值得打的牌越來越少,但是畢竟一個公司越大、實力足夠強、人足夠多,能看到的、能抓住的機遇就會越多。
  
  我們是十年以上的互聯網老公司,或者五年以上的老公司中惟一做社會化電子商務這件事的,而且做得也不算差,說明我們有抓住新機遇的能力,決心就可以鋪進去,比別的青蛙鋪得猛。
  
  數字商業時代:你如何看待移動互聯網興起後用戶習慣的變化?
  
  陳總:我們看到一旦一個用戶變成同時使用PC端和移動端,變成“兩棲動物”後,會更多用手機登陸。
  
  數字商業時代: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最大的挑戰在哪裡?
  
  陳總:短期來說我們必須要忍受寂寞,因為在無線互聯網上賺錢非常難,也就是說當我們的用戶從PC上轉到以手機為主的平臺後,從短期看經濟價值是下降瞭,但是你必須要承受這個壓力。移動互聯網真正的玩傢主要就是谷歌等世界性的互聯網大鱷,其他的人都是陪襯,包括國內的大型互聯網公司。我一年前就有瞭這種觀點,但是我們知道的早也賺不到錢,這讓人很著急。
  
  數字商業時代:運營成本增加瞭,但是廣告主的投放沒增加。
  
  陳總:對,沒賺成錢,但是這是所有的公司要面臨的問題,特別是現在在PC上賺錢很多的公司。
  
  數字商業時代:2012年是各個公司在移動互聯網上的卡位年。
  
  陳總:我相信在2012年中國互聯網將會興起有史以來最大的一股投資的浪潮,投向移動互聯網。這個浪潮不是以新興公司為主體的投資浪潮,而是以傳統的已經在PC互聯網做的不錯的這些大公司在發力,內部增加投入。
  
  數字商業時代:這已經成為大勢所趨,這場競爭與以往相比會有什麼不同麼?
  
  陳總:這一趨勢導致的結果是,今年的好戲將會比去年更加有意思,將充滿血腥的味道和戲劇性的事件。
  
  數字商業時代:移動互聯網賺錢慢,會不會有一些大公司放不下這個包袱,割舍不下利潤表上漂亮的數據,難以全情投入?
  
  陳總:那就更沒戲瞭。投入也不一定能成,但是不投肯定是不行,移動互聯網這種特性會讓所有的公司不爽。其實我們還沒怎麼過上好日子呢,就又滾到下一場戰爭去瞭,這是很煩人的事。
  
  數字商業時代:人人會徹底放下包袱,投入新的戰爭麼?
  
  陳總:我們現在包袱少,反正不賺錢,那就接著虧,我們本來就是以造反派的名義幹出來的,就接著造反唄。造反派的機遇可能還多些,我們個小,跑得快,這裡不讓轉,就去別的地方轉轉。這麼大的市場總有我們的立足之地。而且SNS還是個好東西,擁有最優秀的DNA。我們有這個東西,幹得不錯的話讓這個種子長好瞭。如果我們混得不好的話,別人也好不到哪裡去,我也認瞭。我最怕我們混得不好,別人混得好,這樣的話就打自己屁股瞭。
  
  來源:數字商業時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