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訊網CEO海蘭:一個工作狂的向上生長_勵志人物

  車訊網CEO海蘭:一個工作狂的向上生長
  
  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一片祥和的休假氣息中,我對著車訊網總編輯一頓狂吼之後,開始寫這份市場部佈置的“作業”。
  
  這份“作業”——介紹職場上的成功經驗,多少讓我心存忐忑。時至今日,雖然從職位上,我是車訊網CEO,也曾被冠以汽車互聯網圈“鐵娘子”之類的綽號,但距離“成功”兩個字,我還有十萬八千裡的距離。在互聯網的這條道路上,我隻是一個普通的朝聖者,一心向著羅馬的方向前行。在這一路上,不曾奢望成功,隻能靠信念拼搏且從未放棄信念。曾有一位我深深尊敬的互聯網導師這樣評價我:“中人之姿,中人之智。唯努力可取,其餘泛泛。”自己深以為然。
  
  如果一定要講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好吧,我承認我是個工作狂,或者真的就是傳說中的“女魔頭”。如果工作狂是一種病,我已經病入膏肓。在做記者時,懷孕7個多月還在采訪飛行,坐月子期間還在同時發稿;剛剛接觸網絡的轉型期,曾有半年時間堅持6點鐘左右到公司;曾為瞭那些重大項目,持續一周平均睡兩到三個小時……
  
  當然,這些在一個真正的創業者眼中,是不足掛齒的小事。對我而言,唯一的區別是把別人眼中的每一次打工,都當成自我的一次創業。我認真而努力地對待每一份工作。《杜拉拉升職記》中描述的各種激烈職場政治,我幾乎都視而不見。為公司工作,站在公司的利益和角度看問題,是我一直沒有改變過的初衷。記得早年在騰訊打工時,就騰訊汽車的發展問題,我直接在內部通訊系統上跟馬化騰聊瞭半個小時。事後,有同事善意提醒:“你知道自己跟馬化騰差多少層級嗎?十二級。”自此,由衷地欣賞馬化騰。他沒有因為一個新人的孟浪而對意見置之不理,而是認真地溝通和傾聽。這也讓我學到,一個優秀的管理者,對人的平等和尊重要來自天然和本性。
  
  或許正是由於我在公司政治上的“白癡”和鄙視導致我加倍工作狂起來。可以說,工作狂的沖動,並不來自於外在環境,而是根植於我的內心,在於我想改變自己和改變環境的渴望。很多全球經濟學傢形容中國時,都會用到一個詞“thirsty”。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對於做成事情的渴望,通常會非常強烈。正是這份強烈的渴望,驅使我一路狂奔。“沒有傘的孩子,隻能一路奔跑”。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就是那個沒有傘的孩子。沒有驕人的學歷,沒有優越的背景,也沒有過人的智商,隻有勤奮和努力,是我起點和支撐點。
  
  因為工作狂,在管理風格上,我為人苛刻,錙銖必較,甚至脾氣暴虐,強迫癥一樣的驅動自己和別人,曾經多次高喊“不瘋狂,就死亡”。做我的直接下屬,有時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一些人因此而背棄瞭我,而另一些人卻習慣與我為伍,接受我的“虐待”和瘋狂。
  
  自然,我並沒有因為一部分人的背棄而停止工作狂的狀態。原因很簡單,在職業的叢林裡,我們最終隻能選擇價值觀趨同的人。特別是在創業初期,統一的價值觀會最大程度的降低溝通成本,提供快速成長的基本動力。從這一點上,我喜歡做個單細胞的動物,同時也喜歡和很多單細胞動物一起生存長大。
  
  簡單地說,職場是一個“噪音”工廠。這些噪音時常釋放各種誘惑,各種糾結。(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屬於我這類的單細胞動物+工作狂們隻能聽從一種聲音,這種聲音發自我們的內心: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成功是給予努力者的獎賞。
  
  三個月前,蒙實力雄厚的資方信賴,我接手瞭車訊網,希望通過自己一如既往的工作狂狀態把車訊網打造成最值得信賴的汽車網站。三個月來,車訊網明確瞭“精明買車明白用車”的方向,流量已經翻瞭三番,在清華大學汽車實驗室展開的“拆車坊”已經推進,同時穩定瞭自己首次購車用戶和享樂型白領的用戶人群,接下來,會繼續在團購、用車和移動方向持續發力。三個月的時間很短,工作狂還在繼續,希望在三年後,車訊網能夠達成我們的既定目標——成長為最值得信賴的汽車網站。路很長,工作狂們一直在路上。
  
  在我曾經工作並喜愛的平面媒體——《21世紀經濟報道》,總編輯沈顥的一句話被奉為經典:“我相信,總有一天,那些與生俱來的光榮和夢想會全部到達!”最後想說,這句話,是我這個工作狂的聖經,這些年來,它一直指引我向上生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