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一路走來

  傅盛:一路走來
  
  傅盛簡介
  
  傅盛生於江西,學於山東,起步於廈門,入行於北京。他來北京本為考研,迫於生計,走入職場。2002年,傅盛加入3721,開始跟著周鴻禕,一直到雅虎,再到奇虎,從一線員工做到360安全衛士總經理。
  
  2008年8月傅盛從奇虎離職,後轉做投資。翌年9月,傅盛創立可牛影像,並在與前東傢奇虎簽下的18個月競業禁止協議期滿之後,推出可牛殺毒,重新殺回互聯網安全領域。直到2010年11月10日,可牛與金山安全合並組建金山網絡,傅盛出任CEO。
  
  傅盛到目前為止的職業歷程,繞不開兩個人:周鴻禕與雷軍。前者將其帶入安全軟件行業,成其之名,又敗其之功,將其推離行業,並恩怨情仇相衍,成為讓人看不清的“羅生門”;後者為其創業投資,將其拉回安全軟件行業,並將其推至金山網絡CEO之位,可謂賞識有加。
  
  時也?運也?人也?站在2012的門檻上,傅盛總結其已知人生有四個重要的點,一是入對行(IT行業),二是做好產品(360安全衛士),三是創業可牛,四是做金山網絡CEO。他還強調“勢”——時勢造英雄,“勢”是環境,是先決條件,沒有“勢”其他都免談,個人有多大能力都是白搭。
  
  我的成長特別草根
  
  去年(2011年)5月,我回瞭一趟母校,拜見恩師。恩師看著我說:“以前有句話,‘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現在想來未必正確。更多的時候,是‘舞臺有多大,心才有多大’。一個人的成長依賴於環境,如果當年你選擇留校,我相信今天看到的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你。”對恩師的這番話,我深以為然。
    
  和那些出身名校或者海歸的互聯網精英們相比,我的成長特別草根。
  
  我生於1978年,在江西長大,在山東上大學。1995年考到山東工商學院(當時稱為中國煤炭經濟學院),完全是一場意外。那時是先填志願再考試錄取,這所大學是我隨手填寫的第二志願,想不到竟真被調劑到這裡。
  
  幸運的是,當時雖是三流學校,卻有一流老師。一位英語老師對我說:“大學,是你成為你想成為那種人的地方。”因為這句話,大學期間,我一直努力做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
  
  我的專業是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專業,是學校唯一與計算機沾邊的學科,我對計算機的興趣就是從專業課中培養起來的。當時的電腦並不普及,學習電腦不是容易事。為瞭接觸系裡辦公室唯一的電腦,我把鍵盤對應的26個字母寫在手指上,練習“無機”盲打,提高打字速度,並主動承擔幫助老師和同學打印材料的工作。
  
  後來,我還創立瞭“電腦技術協會”,最後這個協會發展成為這所大學唯一的省級優秀學生社團。我通過這個協會聚集瞭一幫愛好電腦的同學,邀請校外人士來做技術講座。那時候我們講的技術都是很基礎的,什麼是486的CPU瞭,如何安裝windows系統瞭……比較高級的交流就是C語言編程,都是我們自學的。大二的時候,我們協會給學校做瞭一套有3D動畫、語音、字幕介紹的多媒體演示系統,國傢教委在考核我們學校時看到,給瞭我們極大的褒獎。
  
  我在大學裡基本上是非常好的學生,所有能拿到的榮譽,什麼省級三好學生啊,省級學生幹部啊,都拿到過。1999年畢業時,院長親自來和我談,希望我能留校,待遇很不錯,最終我拒絕瞭。我那時候想的是這個破學校我待夠瞭,我一定要出來改變世界,結果出來以後發現現實很殘酷。現場招聘,簡歷都投不出去,因為學校的名字太差,別人都沒聽說過。
  
  後來我去瞭廈門的廈華電子,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當時,廈華打算借鑒DELL的營銷模式做電子商務,我是電子商務部的負責人。但1999年互聯網都興起沒多久,B2B的電子商務環境並不成熟,註定瞭我不能做出什麼成就。(註:這是傅盛提到的一個“勢”——環境)那時的還沒想過做什麼IT互聯網,我認為我以後會是一個管理型的人才,就隻想著往這方面靠。
  
  2001年,我就來到瞭北京。來北京的目標不是找工作,而是想考MBA,給自己鍍層金,因為學校實在是太差瞭。到瞭北京之後我發現北京的物價比較高,為瞭養活自己,我不得不找瞭份工作。我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國信貝斯軟件公司負責開發企業全文檢索技術。
  
  第二年,我跳槽到瞭3721,在這裡,我遇上瞭周鴻禕。
  
  360時代執行力
  
  我是個涇渭分明的人,恩是恩,怨是怨,他也有他的個人魅力和值得學習的地方,否則他今天在市場上也不會取得這樣的成功。但是他也一定有他自己的問題,否則我也不會離開。
  
  對周鴻禕我是挺感恩的。但是,第一,感恩這種心態是一個人單方面完成的,你不能永遠活在這種狀態中,那樣就成瞭我一輩子欠你的,成瞭你的精神奴隸。我還是覺得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我的感恩是自己的心理狀態,達到一種內心平靜就足夠瞭。
  
  第二,感恩應該是相互的。我今天能走到這一步,是因為我在那傢公司工作鍛煉的經歷,我當然感恩。但是我也為那傢公司創造瞭價值,如果沒有我,流氓克星還是叫做流氓克星,而不是今天的360安全衛士。另外如果不是我把360安全衛士的價值做出來,周鴻禕也不會看到,就不會有後面一些產品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成就瞭我,我也成就瞭你。
  
  周鴻禕在做事情的執行度是非常強的,我在前面有三年的時間和他一起共事,在執行度上從他身上學瞭很多東西。
  
  今天的周鴻禕可能會有很多改變,但是我在的360時期,周鴻禕本質上並不是一個產品經理。周鴻禕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他會在很多點上學、借、試,但是可以回顧在360之前的3721時代,有沒有一個真正是用戶喜愛的產品?這是我內心最誠實的評價。
  
  恩怨糾葛不是一場可以策劃的事,我與360的罵戰不是策劃出來的。如今,這種恩怨也差不多結束瞭。我待人接物還是很隨和的,但是,如果你說我在一些事情上面不想贏,或者說願意吃虧,肯定不是真的。一個人想做成點事情,沒有好鬥的性格是不可能做成的。我跟周鴻禕的這種恩怨,如果我真的想要去鬧的話,離開360的時候是最好時機。那個時候鬧對整個團隊的影響力完全不是十八個月後甚至兩年後所能比的。
  
  每個人都會有沖動,我不會因為這種沖動去故意的突破某種底線,這些也不是我刻意炒作,我很不想去招惹這些事情。其實,我還是比較傾向於去做一個簡單的產品經理,能夠把一個產品做好,產品是你最好的聲音。我覺得以後就拿產品去說話,不想再在個人問題上說這些恩怨。
  
  實際上與360的這場罵戰也不會造成什麼主流影響,大傢就當笑話看瞭罷,一點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如何在產品和業務上找到突破口,在這個市場上取得勝利。我記得喬佈斯傳裡面有一句話,你們就算再次證明我是一個混蛋,那又怎麼樣呢?我對這件事情的反思是,反正這事過瞭也就算瞭,以後再也沒有這些方面的糾葛,已經瞭結瞭。
  
  在金山網絡,我肯定有信心做出比360安全衛士更好的產品,人總是在不斷的超越自己過去的一個影子。但是有時候人生就像打牌,你能打成什麼樣取決於你抓到的牌。抓牌有的時候憑一點點運氣,你隻要堅持不懈,一定會抓到好牌打出去。在360時代,我幾乎是在一個很懵懂的時候抓瞭一手好牌,然後順勢把它打瞭出去。
  
  抓住一個勢
  
  離開奇虎之後,我遇到瞭雷軍。我對雷軍的情感,到今天都是百分之百的感謝。我在雷軍身上學到瞭很多。
  
  剛才我說過在周鴻禕身上學到瞭執行力,但沒有學到視野。雷軍教我什麼叫視野。所謂視野就是站在一個真正的高度去看事情,做事情。雷軍給我講瞭一些話,讓我茅塞頓開,讓我也不斷地學會盡量站在一個高度去看問題,這時候你的思路就會不一樣。人所有的成功都來自於方法論,而雷總的方法論已經到達瞭一個高度。
  
  我第一次見雷總是我離開360以後大概一個多月,由別人引見。為什麼我覺得他是一個好的產品經理?是因為他們做小米的時候,每次見他都在用不同的手機,每次都跟我講這個手機那個應用,他也跟我深度地解讀過一些蘋果的原則。今天小米的成功或者說這種知名度,不是偶然的,是水到渠成的。這都源於他對產品的深刻的理解,然後抓住瞭一個“勢”,找到一個市場,最後做出來,而不是撞出來的。
  
  有人覺得小米手機的名氣其實就是雷軍本人的名氣,我覺得那是不可能的,這種看法非常膚淺。個人的影響和產品本身的影響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周鴻禕剛創辦奇虎的時候也很有名氣,但最終奇虎的搜索最後反而沒有成功。
  
  創業是一個巨復雜的事情,隱含瞭非常多規律的事情,每個創業團隊可能都會有自己特殊的一方面,每一次創業就像盲人摸象一樣。有人騎著自行車去創業,有人賣瞭車才能創業成功,而有人開著豪華車也能創業成功,我們每次都在摸象腿。(創業  www.share4tw.com)雷軍的創業方法論為什麼是已經到達一個高度,因為他看準瞭創業的一些規律,這個規律就是最大的市場、最肥的市場,不在大市場,你沒有市場的勢;另外大市場裡面競爭格局要有機會,是藍海。
  
  雷軍教我的很多方法論是真正做企業所需要的,而我在360階段更像一個純粹的產品經理。
  
  金山網絡是我的再創業
  
  如今,可牛合並到金山安全已經過瞭一年瞭。作為合並後公司的CEO,我覺得我不是被收編而是再創業。
  
  有句話叫做“一山還比一山高”,隨著一些事情的進程,你會發現你遇到的變化也在不斷變化。
  
  我在360的時候,從隻有4個人的團隊開始,把毫無名氣的360安全衛士在兩年的時間裡做到一億多的用戶,那時候內心就覺得自己做的已經很極致瞭,不會再想到這款產品能做到今天這麼大。幾乎所有人,包括周鴻禕、馬化騰都沒有想到360會做到今天這個模樣。
  
  而後我出來創業做可牛。找方向、談融資、招人,每個過程都挺困難。後來可牛和金山安全合並,我又看到和前面兩次完全不同的世界。
  
  這裡面有兩點。第一,整個互聯網安全局勢產生非常巨大的變化,競爭對手在超高速發展,甚至上市,外部競爭變得異常激烈。在這種競爭下,傳統安全廠商的個人市場消退很快。
  
  第二,金山網絡一成立就是400多人,我還沒有過這麼多人的管理經驗。而且這400多人不是一個從小帶到大的隊伍,它是兩種企業文化的相遇。
  
  所以可牛與金山安全合並的難度,客觀來講超出瞭我的預期。但是我屬於那種無知者無畏、初生之犢不畏虎的人,秉著這種態度我迎難而上。新的金山網絡實際上是一傢創業公司,我們還是在創業的道路上在前進,需要的是創業者,幸好我沒把金山網絡CEO這個角色當成一個職業經理人。
  
  所以2011年讓我總結的話,我覺得我的心路歷程用“一山還比一山高”或者“一山更比一山難”來形容最好。所幸的是,解決這些問題的情況如果用分數來表示的話,我覺得我可以及格。
  
  創業做事勢在人先
  
  我是唯物主義者,但是我相信“勢”。所謂時勢造英雄,勢在人先。這個“勢”就是時機和環境,是先決條件。沒有“勢”,個人有多大能力都是扯淡。
  
  所以,在創業的過程中,把握行業變革趨勢很重要。實際上所有事情的成功都是行業變革帶來的。喬佈斯再牛,他回到蘋果公司以後做的第一款PC還不錯,但第二款也是隻達到瞭預期的一半,未能挽回股價下跌的趨勢。後來喬佈斯憑借iPod翻身,憑借的則是音樂市場的行業變革,以後的iPhone和iPad都是一樣。到今天,雖然他的東西都設計很完美、很漂亮,但他的PC不是最主流的。
  
  有些勢可以累積起來。比如做產品,最難的是從0到1,一旦你沖破瞭一個階段之後,就完全不一樣瞭。這種勢累積起來後,就會勢不可擋。就是說不管什麼東西,你不用改,每天就生產,這一年都會再到一個高峰,因為它已經形成一個雪球效應,現在沒有人推它,它也在往前滾,還在不斷的大。你隻要在合適的時候續力就可以。
  
  網絡安全的“勢”是存在的,因為安全是人和人之間的鬥爭,制造安全問題的人不是吃幹飯的,總會在那裡憋出一點東西,這部分人是永遠存在的,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說安全問題會一直存在,從PC互聯網到一直到移動互聯網。就拿最近的密碼泄露事件來說,我覺得這個事件就可能造成安全行業的“勢”,可能也會改變國內的部分安全生態鏈。
  
  在傳統安全行業我們還是有機會的。我曾和騰訊的創始人聊天,我們一致的看法是,不以在一個領域以消滅對手為目標,而是應該創造一個更好的競爭環境和秩序。我們在這個環境裡面能發出自己的聲音,並且能夠去影響這個行業,就夠瞭。如果這個目標能夠達成,某種意義上金山毒霸就成功瞭,你不能追求所有的產品都要必須是百分之八九十的覆蓋率。一個行業,隻要我在就寸草不生,這未必是件好事情。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