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微:細微差別決定生死去留_勵志人物

  王微:細微差別決定生死去留
  
  小說《大衛科波菲爾》有個角色,米靠白先生,他經常說,“年收入20英鎊,年支出19.996英鎊,結果-幸福。年收入20英鎊,年支出20.06英鎊,結果-悲慘。”
  
  加拉帕戈斯島上的小雀鳥們幸福和悲慘的結果,就是生與死。
  
  已經環球航行將近5年,達爾文到瞭加拉帕戈斯島上,觀察著各個小島上的物種各自進化,大有觸動。20年後,發表瞭進化論。
  
  加拉帕戈斯島有幾個島。島上隻有兩個季節。雨季和旱季。雨季的時候,島上所有的雀鳥,不論體型或者鳥嘴的大小,大傢都吃相似的果實。最不費氣力的那些種類。在雨季,適者生存的壓力幾乎不可見。每一種鳥類都生活得很好。
  
  但在嚴酷的旱季,雨水停瞭。最容易的那些堅果很快被吃光。雀鳥們隻好開始吃那些越來越吃力的果實。隨之,開始瞭適者生存的壓力。
  
  1.差異化:不同類型的鳥,因為體型的大小不同和鳥嘴的形狀不同,開始差異化,他們開始吃不同類型的適合他們的果實。大個的雀鳥可以像鉗子一樣地咬碎一種堅果。另一種雀鳥鉆到瞭仙人掌中。還有一種雀鳥,他們進化成瞭吸血鬼,吸食大型海鷗翅膀上的血液為生。
  
  2.效率:兩隻同類的鳥,鳥嘴的長度差別隻有一毫米,但其中一隻就能以另外一隻三倍的效率打開果殼。
  
  有一年,整整一年沒有下過雨。70%的雀鳥都死瞭。剩下的,都是大塊頭的。(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因為它們雖然需要比小塊頭的鳥多消耗1.5倍的能量,但它們的效率是小塊頭的鳥的兩倍。這一點點的差別,它們活下來瞭。
  
  但是,是否到瞭來年又來年,大塊頭的鳥不斷被選擇,後代的塊頭豈不是會越來越大?
  
  也不是。到瞭雨水豐沛的雨季,小個頭的幼鳥的生存效率又高過瞭大塊頭的鳥。它們存活數量和相對比例高。
  
  小個頭的鳥,也有它們的春天。
  
  在嚴酷的旱季,效率和差異化,讓大塊頭的雀鳥們熬過去瞭。但是,在富饒的雨季,快速長大和大量存活,出現瞭許多的小個頭的雀鳥。小個頭的雀鳥們密密麻麻地出現,不需要耗費精力去長出一身的漂亮羽毛,灰撲撲地,它們隻需要快速地繁殖。
  
  當然,如果不幸,那一年的雨水意外地停瞭,那一年的所有年輕幼鳥可能就都一起死亡瞭。無論塊頭大小。
  
  達爾文說,“多麼細微的差別,決定著誰會活著,誰會死去”
  
  你知道我說的其實就是公司和人。多麼細微的差別,有的時候就決定著一個公司和一個人的生和死,成功和失敗。必須要做到的,就是不斷提高效率,多那麼一點點的效率。此外,不斷地差異化,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剩下的,就看老天是下雨還是不下瞭。
  
  達爾文的世界裡,沒有美麗和醜陋,驕傲和卑微,偉大和渺小。隻有生與死。在不同規則的不同環境裡,有的環境,適合生存的是美麗和驕傲和偉大。有的環境,隻適合醜陋和卑微和渺小。
  
  這就是我們願不願意都必須要接受的規則,這世界的規則。
  
  我們的環境呢?什麼樣的公司什麼樣的人能活著?什麼樣的能生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