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年:我的1984

  陳年:我的1984

或許與喬治.奧威爾的《一九八四》有關,對於1984年,陳年印象深刻。

那一年的好多事陳年都記得:自己於1984年上高中、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1984年國慶節大閱兵,也就是那一年,他讀瞭杜拉斯的《情人》、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時至今日,《百年孤獨》還是陳年放在床頭常翻常讀的一本書。

  
陳年說“自己成長於1984,對1984有情結”。他現在的凡客網則服務“生於1984”的一代人。凡客誠品最新的廣告代言人李宇春,出生於1984年。

陳年相信一句話“形勢比人強”。他過去不喜歡讀史,認為歷史不如文學、哲學有力量、有深度,歷史隻是故事,而哲學與文學是普世價值。最近七、八年,他讀的卻“幾乎全是歷史書”,八年讀史,陳年感慨“形勢比人強”。

七年前,陳年離開瞭卓越。在陳年的記憶裡,那是重要的一年。

何謂“形勢比人強”,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你恰好就在那個位置。斯人斯時!很多人經常發現,自己看到瞭很多機會,“大時代”卻與自己擦肩而過,這是“錯過瞭勢”。

1984年成長的一代,或出生的一代,本身就處於一個重要的位置。

這使得陳年不斷地尋求變化:他高中逃課倒過鋼材,做過鋼材信息收集,然後創辦雜志,《好書》、《書評周刊》曾經是一個時代,一代人的記憶,然後是卓越網、我友網、最後才是凡客網。一路前行,不停奔跑,至今尚無終點。

陳年說開始的時候很簡單,就是為瞭生存,倒鋼材可以掙很大的一筆錢;做記者、編輯,是為瞭“實現小的夢想”,通過媒體去實現一些個人的價值。那時“非常快就和文化界打成一片”,他很興奮。然後去做一本雜志,和優秀的作傢學者打交道,“一堆人聊小說、文學的最高境界”。

那已經是上世紀末瞭,互聯網大潮從大洋彼岸洶湧而來。陳年現在開始奇怪自己:“為什麼那時會有人,包括自己還每天把‘讀書寫作’當作頭等大事”?

接下來陳年受刺激瞭:跟做企業的人聊黃仁宇,別人問黃仁宇是哪個公司的?陳年發現過去做的很多工作,你試圖達到的影響其實並沒有實現。(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他覺得卓越網通過互聯網賣書,肯定比《書評周刊》向用戶推薦影響大。隨後,陳年加盟卓越網。

陳年說:卓越網至少讓每個用戶買瞭書,這是第一步;讀與不讀,再論!

辦卓越網的興奮並沒有持續多久。卓越網後期全心擁抱亞馬遜,但亞馬遜卻不擁抱卓越網。更讓人“傷心”的是,亞馬遜“不講誠信,法律,明著欺騙,你還沒有辦法”。陳年說“八十年代末讀大學的這批人”一直認為西方的就是美的、善的、真的,結果卻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是假的、惡的、醜的,仗勢欺人。

很多年後,馬雲說過一句類似的話:當年是你們(西方的投資商、商業合作夥伴)教我們做生意要誠信,現在卻讓我們去欺騙(指VIE事件)!

04年、05年,是陳年“修正價值觀”的一年,陳年後來在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說所謂強勢文化是沒有平等可言的。陳年回憶說,亞也遜談的是“我們要做80億美金瞭,你們才1億人民幣”,根本不談“普世價值”。那種刺激很大!

凡客就是這種內心矛盾與價值觀沖突後的產物。陳年說,做凡客這個事讓我覺得溫和,而不是矛盾,紮根在中國,用戶越來越多,用戶獲得瞭價值;讓人感覺你的公司很健康、很安全;真正地領導一個團隊,把握一個公司的命運。

生於1984,這使陳年覺得自己無論做瞭什麼,經歷瞭什麼都因“本當如此”而“微不足道”。正因為如此,陳年不願接受媒體采訪,不願發微博。2011年,電商行業的領軍人物使很多詞匯成為流行詞,如“大摩女”、“交公糧”、“VIE”、“愛國流氓”等,但都與陳年無份。陳年隻想“安份做事,無心於口水”。

陳年多次舉到的一例子是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及香港嘉裡貿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郭鶴年:1984年,郭鶴年投資建設中國“國貿大廈”。到今天,國貿已經成為北京的地標性建築。在全世界的眼裡,國貿某種意義上象征瞭“中國崛起”起點。

陳年說:有些人,註定會成為歷史,因為在那個歷史時刻,他就在那裡。斯人斯時!

不發微博的另一個原因是陳年喜好讀書,做過記者,創辦過《好書》、《書評周刊》,他認為系統的閱讀才能給人知識,微博太碎片。他不願意讀微博,也不願寫。他曾好奇地問一個人:排隊這麼長時間,為何不拿本書,刷微博,有意思嗎?

凡客成長畢竟太快,而互聯網又是一個高度透透明的世界。刻意低調的陳年不僅顯得“不合群”,而且讓外界猜測“凡客怎麼瞭”?於是,凡客虧損20億元,資金鏈斷裂等傳言變得鋪天蓋的地時候,凡客一下子無從適應。

陳年也在反思,急速、碎片化、網絡化的傳播時代,凡客應如何擁抱變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