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微:忠於自我的人生導演_勵志人物

  王微:忠於自我的人生導演
  
  “他喜歡冒險、厭倦安逸,一生都在漂泊。”王微多年交情的五季咨詢合夥人洪波這樣評價他。員工們則是習慣瞭CEO一年有小半年不在公司“坐鎮”的狀態,“他就是這樣啊,愛旅行,喜新厭舊,對外邊的世界充滿好奇。”
  
  2010年至今,經歷瞭前妻上訴、上市停滯,又再次申請上市並獲得成功,王微這一年的心情像坐過山車。他不是患得患失的人,公司上市成功,他便放下心裡的包袱背起行囊,朝歐洲出發瞭。沒什麼能阻止他探索這個世界,因為在偌大的世界面前,那些成敗得失都太渺小和不堪瞭。
  
  從阿姆斯特丹到西班牙、巴黎
  
  王微從2005年創建土豆網到完成上市,隻用瞭6年時間。成就、財富、地位都獲得瞭,他卻沒有丟失“自由”。自由——幾乎是所有企業傢向往的,一旦進入管理的漩渦,難免身不由己。像王微這樣一年裡幾個月在外旅行、尋找自我、藝術傢一樣自由自在地生活,公司運營不但不受影響,還按部就班上市的,令大多數企業傢望塵莫及。
  
  今年,從阿姆斯特丹到西班牙、巴黎,王微並沒有因為公司剛剛上市而停下腳步,相反,他對這個世界更加好奇。經歷瞭之前的上市坎坷,感情上的糾葛,王微再次背上行囊,這一次,他走得更輕快。
  
  第一站是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王微像個大學生一樣,對這個高度自由的城市充滿興趣。盡管阿姆斯特丹是一個距離黃金時期已經很久遠的城市,但今天所看到的阿姆斯特丹老城的大多數建築,也在那個時代大體完成,黃金時代是冒險和建設的時代。看著倫勃朗廣場上帥氣的年輕人;紅燈區櫥窗裡扭動著招攬客戶的妓女們;販售大麻的咖啡店,王微總結,如果文明的主要要素是:成熟完整的社會法律和規則、富裕且相對平均的社會各階層、寬容且接受復雜和矛盾,那麼荷蘭是一個高度文明的國傢。
  
  王微坐在倫勃朗廣場的馬路沿上,身後的Coffeeshop傳來一陣陣濃鬱的大麻煙味。廣場上,阿賈克斯球隊剛舉行完瞭一個井井有條、組織良好的活動,高大而且幾乎是美麗的年輕男女們優雅地走過。這個很舒適但有些無趣的城市,為這趟旅行開瞭個好頭。
  
  從阿姆斯特丹飛馬德裡,再從馬德裡搭高速鐵路,一個半小時後,王微到瞭西班牙的Puertollano。到這裡最重要的原因,是見一位十年前的老同學,和他暢快地回憶學生時代一起搞惡作劇的日子。之後王微南上塞維利亞,專註地看瞭兩場弗拉明戈舞,他聽著弗拉明戈悲愴的音樂,有些京劇大段唱腔的意味。“不知弗拉明戈在西班牙是否像京劇在中國一般。不知是哪些人在學習表演弗拉明戈。西班牙當地的觀眾關註嗎?”之後,他租瞭一輛車,從塞維利亞出發,接下來的將近一個星期,王微除瞭地中海岸邊和格拉納達,沒有固定的計劃。隨心所致地開,哪兒有趣就在哪兒多停留一會兒。為瞭邊看日落邊吃晚餐,他趕到大西洋岸邊一個小城住下;或者因為喜歡海明威,開車到鬥牛小城Ronda尋找作傢的痕跡。無目的地遊走,是這次旅行的意義。
  
  在離開西班牙飛往巴黎的飛機上,王微看完瞭WoodyAllen的《MidnightinParis》。這個城市對他的吸引,是年齡增長後自然而然產生的。到巴黎後,先到墓地兜兜轉轉,尋找莫裡哀、王爾德、莫裡森、卡拉斯……看著墓地裡美好的秋色,王微想:“有的時候,隻有和光彩奪目的死亡為伴,想想所有這些來過又消失瞭的光彩生命,你才記著要好好活自己的生命。”旅行不是為瞭享受新的感官刺激,而是通過與外界的溝通,接近最真實的自己。行走,為王微帶來生活裡的靈感,繼續奮鬥的勇氣。
  
  上市,土豆再出發
  
  旅行是王微認識世界,尋找自我的方式。即使在2007年初,土豆網剛完成第三輪融資,王微就開始籌備從拉薩到加德滿都的自行車之旅。他不會因為工作放棄出走的沖動,因為旅行和工作並不沖突。他可以在高山帳篷裡堅持寫工作郵件,上不瞭網就幹脆找個衛星。那種全身心投入在工作環境裡的創業精神,已經不適應這個時代瞭,王微曾笑言:“難不成非要西裝領帶、愁容滿面、成天盯著電腦睡不好覺才叫創業者?”
  
  每個管理者都會顯示出強烈的個人風格,王微直接、坦誠、隨意的個性非常鮮明。他從不掩飾自己,在審核資質時,他敢直接與負責內容審核的領導大聲爭論甚至拍桌子。王微是個看似沒有原則,但卻恪守一定底線的管理者,他不要求員工坐班,卻不允許離職的員工再回來。(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有時候他表現得像長不大的孩子,有時候又老謀深算,一副漫不經心的表情總是讓人難以捉摸他的內心。
  
  王微的員工說他是個善於表達的人,他也希望下屬在公司通過塗鴉表達自我,而土豆網則是為網民們提供一個表達的舞臺。王微被朋友戲稱為“文藝男青年”,因為他熱愛閱讀,喜歡寫作。2006年第五期《收獲》上曾發表過王微的長篇處女作《等待夏天》,小說以幾個年輕IT人在美國的經歷為主題,其中可能看到他自己的影子。至今他都保持記錄的習慣,在他的個人博客裡有很多關於旅行、人生感悟的文章,筆觸細膩而有力。
  
  在視頻網站紛紛遭遇嚴冬的時候,一些質疑的聲音也指向土豆網。王微自信地回應:“漲潮的時候大夥兒都看得很不錯,一退潮就知道誰沒穿遊泳褲,我們感覺自己遊泳褲穿得挺好。”王微帶著員工們“高築墻,廣積糧”。他專註於把網站做好,吸引好的用戶,準備好充足的資金,不斷探索盈利模式,然後該獲得的自然會到來。
  
  2010年,或許是王微這輩子印象最深刻的一年,一個意外打破瞭既定的安排。2010年初,媒體到處是關於土豆網上市的消息:“土豆網將於明年第四季度在納斯達克啟動IPO”、“已再融資3000萬美元”、“投資1億元制作原創內容”……8月的一次記者會上,王微說:“這筆錢拿不拿,土豆網都會成為盈利公司。最後一筆融資一旦完成,就表明我們加快瞭上市的進度。”私下他也曾和矽谷的一位好友肯定土豆網上市的信息。
  
  土豆網像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朝著預定方向全速行進,意外卻在接近目的地的時候發生瞭。正在土豆網向納斯達克申請上市時,王微的前妻提起訴訟,請求分割上海全土豆網絡科技有限公司38%的股權。因為這次婚姻糾紛,土豆網的上市進程被擱置半年有餘,直到2011年4月末才再次提交瞭IPO申請。幾經波折,2011年8月17日,土豆網終於在納斯達克全球市場掛牌交易。如今土豆網的控制權問題已解決,但背後的代價不菲,除瞭700萬美元的和解金、部分股權,還有當時錯失的最好時機。
  
  “未來的視頻市場和態勢會進入關鍵期,整個市場的格局還是要依靠規模取勝,在整個視頻市場的持續爆發性增長中,土豆網必將憑借具備競爭壁壘的商業模式占據一席,成為視頻最後三五傢競爭者中的一員,成為中國領先媒體平臺的重要一員。”放下行囊,王微回到土豆網辦公室,恢復緊張忙碌的CEO狀態。出發或回歸的切換,他已遊刃有餘。未來某天,王微會隨時背起行囊,出發的一刻,能放下心裡所有包袱。
  
  來源:數字商業時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