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2011年,我的三件大事_勵志人物

  羅永浩:2011年,我的三件大事
  
  羅永浩的2011年,一直在忙。除瞭經營老羅英語培訓之外,他還幹瞭三件傳播力度很大的事。
  
  先是接到優酷邀請,作為跨界導演自編、自導瞭“幸福59厘米”系列短片中的《小馬》,並本色客串瞭一個在星巴克買咖啡時被店員逼瘋瞭、扇自己N個耳光的客人。此片在優酷上點擊量有960萬,褒貶不一,他在片中幾十秒的演出在微博上被轉發數萬次,讓觀者津津樂道。
  
  之後,招牌演講“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創業故事”也鳥槍換炮,從海淀劇院移到瞭保利劇院,他在演講中頗得意地透露:“如果你一直在做和之前一樣的事情,卻有一幫陌生人圍上瞭說你膨脹瞭,那麼就意味著你快成功瞭……今年,老羅英語培訓已經開始賺錢瞭。”他的書架上,創業前的文藝類、科幻類書籍已經變成瞭經管類書籍。在做品牌這件事上,老羅通過三年的親身試驗,慢慢咂摸出點自己的生意經來。
  
  這份年終總結已經夠豐滿瞭,但它在9月27日開始逐步走向高潮。為瞭自己和同樣有關不上門冰箱的人傢,羅永浩被秋菊“附身”,有理有據地帶著傢中冰箱門關不上的用戶們一起維權,並做好瞭長期抗戰的準備。他的維權對象是擁有161年歷史的、多年來在中國有良好口碑的德國品牌西門子。11月20日,他帶著三臺冰箱來到位於望京的西門子公司門前,掄起瞭大錘。
  
  做消費者,請智慧,請堅持
  
  我在老羅英語培訓學校的辦公室裡見到羅永浩的時候,他正對著一卷紙巾猛擤鼻涕——從9月27日到現在,維權的事讓他疲憊不堪。但就在采訪兩天後,12月20日,他在海淀劇院舉行瞭公開售票(票價100,隻要來到現場參加活動就可以憑票退款,實際是免費的)、並擬邀請300傢媒體前來圍觀的“最後一次砸冰箱”活動。
  
  他疲瞭,跟進這件事的網民們也疲瞭。羅永浩很坦誠地告訴我,這次的門票賣得不太好,到12月18日隻賣出去一半,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整天在微博上說這件事,聽得別人都煩瞭,誰還會大老遠買票上這兒來聽。
  
  從9月27日隨意地發出第一條抱怨冰箱門關不上的微博開始,羅永浩的微博就呈現出一種終日刷屏的狀態,主題永遠是西門子。“第一條發出來後,誰知道全中國這麼多傢庭裡都有這個問題,老婆怪老公不關門,大人罵孩子沒關好,搞得那麼不和諧,鬧瞭半天都不是消費者的錯,是產品的錯。”
  
  於是,他用他的方式留存證據。他拍下冰箱門關不上的視頻發佈在微博上,請傢裡情況類似的網友們都站出來,促使一些網友也把自傢的視頻上傳;去北京三十多傢傢電賣場,拍攝在售樣機的關門情況;此後又購買瞭一批樣機和新冰箱,清晰地拍攝新冰箱的關門情況;同時,他召集在北京的消費者,登記姓名和聯絡方式,出錢讓他們去買新冰箱,拉回這些有問題的舊冰箱……但搜集這些證據,成本非常高。“找人拍攝、買冰箱、運輸、跑賣場、租海淀劇院……我過些日子會列一個費用清單公佈,給以後維權的人參考。”
  
  在搜集資料的同時,羅永浩與西門子方面也在溝通,他給出一個期限,若溝通無果便要去公司門口砸冰箱。
  
  立刻有人質疑他為何不走正常渠道維權,非要毀壞冰箱來博眼球。羅永浩沒多說什麼,隻是在博客中放出瞭分為19段、長達94分鐘的消費者維權錄音。
  
  在這段錄音裡,老羅的朋友DavidXu,同樣是“關不上門冰箱”的使用者,試圖走正常維權道路,被當做皮球踢向瞭10個有關部門、打瞭19通電話後依然未果。這10個部門包括北京市消協、傢用電器質監站、北京市技術監督局等等與商品質檢、消費者投訴等直接相關的部門。(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這段錄音被羅永浩戲稱為“21世紀版的22條軍規”,是“任何黑色幽默的作傢都寫不出來的”。
  
  正是因為在中國正常維權通常無果,才有瞭11月的第一次砸冰箱。當天引來國內外數百傢媒體報道,那天砸的三臺冰箱,分別來自於音樂人左小祖咒、作傢馮唐和羅永浩本人。“我媽在東北老傢,那一晚上調臺時看到好幾次我的新聞,嚇壞瞭以為出大事瞭。我預計也就北京七八傢媒體會報,沒想到全國都知道瞭。然後,西門子看事兒大瞭才出來說話瞭。”
  
  12月4日,西門子傢用電器中國總裁羅蘭·蓋爾克通過視頻,向對西門子冰箱門關閉效果不滿意的消費者致以歉意,並稱將對所有遇到冰箱門關閉問題的消費者免費提供上門服務。看起來這事就該告一段落瞭,但很明顯,蓋爾克的這段話羅永浩並不買賬。
  
  質疑羅永浩炒作的聲音一如既往地響起來。但這傷不瞭他,他照例輕蔑一笑:“這些人智力有問題。我從9月底到現在,三個多月,每天花在微博上四五個小時,這些時間按我的工作換算,夠買200個冰箱瞭。這事很簡單,隻要他肯承認他的產品有問題,並且明確地告知所有消費者是哪一個批次、哪幾款有問題,承諾免費上門維修,我就收手。現在他們采取的是在微博上看見一例消滅一例的辦法,給主動提出控訴的網民們發私信,上門安裝閉門器。但是中國有多少人不上微博,大媽大嬸的冰箱誰去管?”
  
  不少人都認為,如果西門子的高層願意花個半天時間去網上瞭解一下羅永浩的話,他們也許會修改那份道歉書,並撤回還在賣場裡的沒有安裝閉門器的冰箱。羅永浩一再表示,他不想被這件事逼成一個英雄,也不希望西門子在拖延中披上個邪惡大企業的惡名。但看起來,這會演變成馬拉松式維權。
  
  最後一次砸冰箱,不意味著老羅的退出。每個人都好奇搞出這麼大動靜瞭,接下來怎麼辦。他樂瞭。“我有太多事可以做。我打算先送這些冰箱去德國、日本的質檢機關做檢測,得到第三方的一個結論。然後我就帶著它們去柏林、東京、紐約街頭,邀請過路的朋友們來試試這扇神奇的門,看它是不是關上就彈開,然後揭開大LOGO,請他們聊聊有什麼想法。拍完這些就做一個紀錄片,送去德國參展,他們資本主義國傢不就最喜歡這種個人與邪惡的大企業對抗的主題嗎?”
  
  像這樣的點子羅永浩能想出許多。但是對於一個自己也有生意的人來說,戰線拉這麼長利弊如何?
  
  “這三個月我什麼都沒幹。教師培訓耽誤瞭,推廣和市場一點都沒碰。但市場部的同事告訴我,幸運的是,這三個月我們的品牌宣傳效果是非常好的。坦白地說,這件維權的事是一個正面的形象,我毫不避諱自己在這裡所獲得的。但這個和去汶川地震災區一樣,一開始沒有什麼動機,都是沖一個好結果去的。在途中給自己帶來瞭名譽,這不是壞事。”
  
  做老板,要閃著人性的光環
  
  作為一個消費者,老羅是很多商傢都怕的那種。但他自己不怕這種消費者,因為他給老羅英語培訓定的目標很高,是“區別於其他培訓學校的”,是“不一樣的”。
  
  這句話總是被學員們拿來反問他。在一次授課時,羅永浩發現大教室裡200來人,每節課結束都是滿地的紙屑,清潔工人很難清理,他就在課上提醒同學們不要亂扔。
  
  有個和他很像的“杠頭”站出來說:“為什麼教室裡不能多一點垃圾桶?”
  
  老羅說:“從小到大教室裡不都是前後各一個垃圾桶,難道走道上也要放上嗎?”
  
  這個“杠頭”接著說:“你不是說你們和其他學校不一樣嗎?”
  
  後來,這間教室裡沒有人再亂丟紙屑瞭。“我數瞭數,一共放瞭17個垃圾桶。他們隨便一扔,就扔在垃圾桶裡瞭,問題算是解決瞭。”
  
  寒暑假班的宿舍,老羅很重視,都是提前去看。除瞭要有空調、暖氣之外,他還要去看每一層的公共衛生間。
  
  “你知道北京近郊有不少學校的廁所裡頭每個蹲位面前是沒有門的,這讓上廁所的人覺得朝裡蹲和朝外蹲,是個哲學問題。”為瞭學員們更舒適地如廁,老羅會主動要求給租借的衛生間裝上門,有學生投訴門上沒有插銷,他也立刻安排後勤人員去補上。這件事他寫在瞭博客裡。“此後我的朋友們看見我,都覺得我額頭上閃著光,寫著三個大字:人性化。”要做到這一點不容易。羅永浩經常重復一句話:“我總是高估瞭我們的同胞。”
  
  2011年春節,他決定留下來陪讀寒假班的學員們一起過,邀請瞭朋友張瑋瑋和郭龍來給大傢唱歌,還從自傢學校掏錢買聯歡會的零食。“我們按35塊錢一個人的標準買的,汽水、瓜子、花生、巧克力威化。後來我把這些吃的放到教室後去忙別的,結果就有一小撮人默默地腋下夾著五斤巧克力威化走瞭,三番五次的,桌上就快沒瞭,隻剩些便宜的瓜子花生。我看瞭之後氣得要命,也不好當面發作,就跑去隔壁教室踢板凳生氣,然後決定以後不陪這幫小兔崽子過年瞭。平靜瞭一下我想,拿走吃的人數還不到學員們的10%,大部分人都沒有幹這個事,還有10%的同學幫著我們一起擺桌子什麼的。我總不能為瞭少數人,毀滅瞭大部分人的幸福吧。如果不做企業,我大概很難理解這一點。”後來,羅永浩讓同事把剩下的零食分裝在塑料袋裡發下去,2012年春節,他打算一進屋就發每個人的,算是挽回瞭大部分人的利益。
  
  老羅的學校2011年在業務上拓展瞭不少,開辟瞭留學咨詢業務,這要謝謝出版人路金波,他曾提醒老羅:“一個有信譽的商人就應該去做信譽不太好的行業,比如賣牛奶。又比如在亂世裡開銀行。”這兩個“比如”肯定是玩笑話瞭,老羅在信譽不算好的留學咨詢行業裡站住瞭,他打出的“有福瞭”的廣告,告訴人們老羅來做留學瞭,你們不會被蒙瞭。這句“有福瞭”之後,半年裡他收獲瞭160萬元的營業額。
  
  2011年,老羅英語培訓盈利瞭。羅永浩要給員工們發年終雙薪,還會給他們發冰箱。“人性化的老板考慮到員工們大部分是租房子,裡頭有冰箱,我打算給他們發京東的券,首先推薦購買能關上門的冰箱,當然那券什麼都可以買。”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