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單單:成功,沒有人比我更曲折_勵志人物

  許單單:成功,沒有人比我更曲折
  
  進入職場4年半,許單單已經跳瞭3次槽,從年薪10萬的互聯網公司員工成為一個年薪近幾百萬的基金公司分析師,許單單的成功是幾乎不可復制的。像他這樣一個曾經一無所有的人,或許有更強的能力獲得一切。
  
  許單單的故事非常適合被寫成奮鬥傳奇。1983年出生的安徽農村小子,研究生畢業5年,跳槽3次,從一名年薪10萬元的互聯網公司職員,變成年薪幾百萬元的互聯網分析師。2011年12月,他離開瞭工作2年的華夏基金加盟美國對沖基金,在這年的最後一天,登上前往美國的飛機,作為美國對沖基金的唯一一位中國雇員,帶去對整個中國的投資機會的分析。
  
  許單單總結自己的成功經驗——從很內向、很自卑到強迫自己不內向;通過無意間創業強迫自己掌握管理能力;通過飛機上認識的人強迫自己投入更多社交,再不斷地碰到和網羅有用的人。他說他能夠擁有今天的另一個原因是:“沒有人比我更曲折。”
  
  “我5歲上小學,小學是5年制的,小學一直都是班裡的第一名。初中比較貪玩,整個初中都不好好學習,我覺得班裡有好多人都比你厲害,永遠都考不到第一名。我初三剛開學,就是13歲時,父親生病去世瞭,沒有人管瞭,就開始玩,打臺球。高中就沒有考上。因為又矮又小,13歲實在太小瞭,傢裡比較窮,沒有經濟來源,沒法出去打工。大部分人都出去打工瞭。媽媽說,那就復讀一年,長點個子再出去打工吧。14歲復讀時,跟一個女孩談戀愛,不學習,天天玩。離中考還有一個月時,和女孩因為雞毛蒜皮的事吵架分手瞭,然後我才開始學習,學瞭一個月。
  
  我們縣城有3個高中,我報的是第三好的高中,也沒報希望能考上,沒想到竟然考上瞭。第一個學期考試我考瞭第一名,當時覺得天大的運氣啊!因為我考入高中的時候是20名。到期末,很擔心自己考不瞭第一名,結果連續兩個第一名,然後覺得好像不是偶然,又突然有瞭壓力,下一次考不瞭第一名豈不是很丟人?便開始努力學習。有一次我沒復習好,又怕考不瞭第一名,便跟老師編理由,說有事不能去考試瞭,逃避考試。班主任不同意,結果又考瞭第一名。
  
  在老傢那邊,上高中的人極少,一個村子裡的人隻有兩個人上高中,考大學時又有一個不成文的風俗—復讀才能考上大學,復讀生和新生的數量是1:1。老傢很閉塞,我隻知道中國的三個大學,北大、清華和安徽的中科大,但是這三個肯定考不上。但我一定要拿一個通知書回傢,爸媽會有面子,我覺得自己的化學比較好,就報北京化工大學,特別可憐地就上瞭大學。當時覺得自己肯定考不上,我都去復讀班去報名瞭,考到一定分數可以免學費。後來才知道,我的分數是可以上北大的。
  
  我拿著通知書回傢,傢裡就開始鬧矛盾,高二時候,傢裡來瞭後爸和我一直在吵架。我下面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農村那邊說兒子是巨大的負擔,農村父母一輩子的錢給兒子結個婚就沒有瞭,後爸說三個兒子怎麼養得起啊,就讓我媽和他一起遠走高飛,我媽說不能走,孩子還小,而且單單還在讀書。
  
  我高二就替別人考大學,當槍手,一天100元。16歲從安徽跑到江蘇替別人考成人高考,賺瞭錢,就跑到陜西山區的姥姥傢去找我媽,聽說我要到陜西,後爸帶著我媽又走瞭,我隻好又跑回安徽,我媽不忍心瞭,回到瞭安徽的傢。高一時,我媽覺得養不起那麼多孩子,曾經要把小弟弟送給別人傢養,我也同意,我們傢上不起學,送到有錢人傢還能上學。但傢族的人不同意,罵我媽把傢族的人往外賣,我覺得有點像電影,我會突然間崩潰:‘不要吵瞭,都閉嘴!’後來就把弟弟送給別人瞭,過瞭3個月又接回來瞭,實在是不舍得,艱難就艱難吧。
  
  我媽就跟後爸許諾,等我讀完高中,能給弟弟妹妹做飯瞭,就跟他走。他們默認我是考不上大學的。我拿通知書回傢,我的姨媽和姨夫都來我傢慶祝,可後爸特別生氣,拿一個白碗倒瞭一大碗白酒一口氣喝瞭,把碗摔瞭就走瞭。我當時特別傷心,我在全校1500個人裡考瞭第5名,我覺得挺不錯的。別人考上瞭大專還在電視上點歌什麼的,我考的還是個211呢。我特別傷心,不吃飯就哭,整個暑假都不在傢待。後爸和媽媽吵架:‘看吧,他考上大學瞭要走瞭,沒有人給小孩做飯瞭,你又要留在這,走不瞭瞭。’打破瞭他的計劃,他就離傢出走瞭,我媽沒辦法,也就帶著妹妹跟他一起走瞭。一直到我開學都沒有回來。我特別傷心。
  
  我初三時,父親去世前,就給我留瞭幾千塊錢讓我上大學用。他去世前種瞭很多桃樹,桃樹3年一結果,我把桃子賣瞭,賣瞭一些錢,養瞭一些牛,牛是3年生小牛,高三時生瞭小牛,小牛長大瞭,賣瞭一些錢,湊齊瞭我的學費。我走之前,媽媽都沒有回來。姨媽給瞭我一個她女兒用的舊箱子,我又去集市上買瞭一雙39元的鞋子。那是2000年,小弟弟才11歲,大弟弟15歲,我走瞭他們倆怎麼辦啊。我拜托鄰居的大爺,給兩個弟弟隔兩天和一次發面,讓他們蒸饅頭吃。兩個弟弟不太懂事,目送著我走,我安排他們不要打架,他們一句話都不會說,不會說哥小心點,就呆呆站在那兒。我當時覺得特別悲壯,一個從來沒有出過縣城的人,要孤身一人去北京瞭,都沒有傢人送。走到拐角處我就哭到不行,怎麼可以這樣子,那時候我特別恨我媽。
  
  我在北京待瞭一個月才給傢裡打電話,媽媽對我特別內疚,整個大學四年我都不高興,我想我這輩子都再也不會回去瞭。第一年春節我回傢瞭,但我隻出房間上廁所和吃飯,剩下的時間就在屋裡瘋狂地背英語,後爸還是跟我鬧矛盾,就回瞭他的老傢,我媽也跟他走瞭。我也很傷心,買瞭一箱方便面,每天限制弟弟隻能吃一包方便面,我還生氣著呢,我才懶得包餃子呢,那時覺得命運怎麼這樣啊。暑假我就不回去瞭,大年二十九坐火車,大年三十下午到傢,吃個年夜飯,第二天睡個懶覺,中午吃頓中午飯我就走瞭,幾年來都是這樣。我媽要送我,我也不理她,下特別大的雪,她要給我打傘,我故意避開也不讓她給我打傘。我不回頭地往前走,過瞭拐角就開始哭。”
  
  許單單懷著對傢庭的積怨在化工大學讀書的日子裡,還有一件事讓他耿耿於懷—那個學校太小瞭!
  
  大二開學的第一個周末,他順著北三環徒步走去瞭清華和北大,那兩所國內最著名的學校始終吸引著他。在清華校園裡,他看到路兩側都是學校活動的牌子,有很多的名人講座,他再也不願意在化工大學上學瞭。於是,他開始復習高中課本,想重新考大學。他每天學習到半夜兩三點,再翻墻回宿舍住,系主任出面幹涉,說你這樣對大傢的影響不好,可他決心已定,還是跑回老傢報名高考。許單單在報名處轉瞭兩天,最終卻沒敢進去,他怕人傢查出來他已經上過大學瞭。當年,他們縣裡每年隻有一兩個學生能考上北大、清華,他擔心如果自己考上瞭,一定會被地方上的媒體追蹤報道,那時就露餡瞭。直到報名結束他還是沒有勇氣走進報名處。
  
  既然不能再次高考,許單單決定,考北大、清華的研究生。他權衡瞭一下,當時清華的計算機是熱門專業,可他本能地討厭編程,其中有一部分源於出身農村的自卑感,覺得自己沒法和從小玩兒電腦長大的城市小孩競爭。恰好2003年,印度總理訪華,許單單發現印度是個軟件發達國傢,他雖然抵觸編程,但願意做跟軟件相關的生意,比如市場和管理,於是,他報考瞭北大的印度語言與文學專業研究生。
  
  “我整個大學都是很內向的人,從老傢回來以後,我就專心致志地考研。但大三春節那年我回安徽,發現有人拿瞭一本陳文燈的數學考研書,整個市面上都沒有,我靈機一動,我賣這本書好瞭。我迅速給出版社打電話,問這本書能給我幾折,出版社說可以給6。1折,賣7。1折,49元一本,我賺4。9元。我抱著幾本書挨個敲宿舍門,在門口猶豫瞭半小時才進去,第一個宿舍大部分人都買瞭,我太有說服力瞭,雖然是同一年級,我做瞭太多準備,告訴他們必須要用什麼書,必須要上什麼班。然後我逐個敲後面的宿舍,一個星期就掙瞭4000塊。
  
  那是我第一次強迫自己出去說話,第一次突破,發現自己其實還OK。之後走在學校裡,別人都跟我打招呼,那是一次轉變。但當時我還是不好意思轉變,連變個發型都不好意思,我意識到內向的人不容易成功,外向的人才容易成功。
  
  可我以前太自卑瞭,特別窮,還有個後爸,也沒有錢買衣服,穿表哥的衣服,吃不起飯。高中我沒有錢交學費,又是第一名,班裡的同學每人捐兩塊錢給我,每年班主任都帶著我去校長傢求情,給我免一半的學費。那時候每天吃蘋果,一毛錢一斤的蘋果,一中午吃5個蘋果,就這麼過來。到瞭大學更自卑,大傢都是城市的,我卻隻能特別特別省錢,一頓吃兩個饅頭。現在我弟弟都比我高,我懷疑是以前透支瞭,現在身體也不好。
  
  考上北大以後,反正北大沒有人認識我,我就下決心假裝一個開朗的人,把頭發染成瞭棕色,穿上瞭痞子的衣服,裝成街頭混混的感覺,跟每個人都打招呼,真的整個人都變瞭。大傢都覺得我是個超級外向的人。我不斷地發現自己還可以做大哥,所有人都叫我單哥。
  
  研究生時,我就是北大BBS上的最紅的網絡紅人,我一直都不知道原因是什麼,我的網名是XDD,隻要我說一句話就無數人都問‘小弟弟在幹嘛’,我就把網名改成瞭‘XDD(我不是小弟弟)’,可能是因為網絡有距離感,每個人都可以對我的網名調侃兩句,覺得這個人很親切,我就成瞭BBS上最紅的人。快畢業的時候,要舉行一個畢業聚會,我覺得我有義務組織聚會,就拉瞭BBS上其他幾個比較紅的人一起。有很多女生跑來就是為瞭看XDD長什麼樣:我們宿舍有人考試不能來,讓我一定拍一張你的照片回去。
  
  我覺得所有事情都是連起來的,這是起點,後來我就開始組織北大的各種活動,組織北大赴深圳的150個畢業生的聚會,還沒有畢業就聚瞭好多次,聚餐啊,找場地啊,組織瞭半年,都是在玩,我在玩滑板,學吉他,什麼潮幹什麼。”
  
  許單單就這樣變成瞭另一個人。
  
  考上北大之後許單單發現自己犯瞭個錯誤,泰戈爾文學要上一年,可他讀這個專業是為瞭賺錢、做生意的。於是,他第一年努力上課,把所有學分都修完瞭,第二年開始去找兼職。
  
  他先後去瞭幾傢公司實習。第一傢是個煙草公司,做人力資源,他在廣西待瞭半年,還對公司謊稱自己是MBA。然後是大唐移動,之後是聯想的人力資源部招聘組,負責校園招聘的組織工作。在聯想實習瞭一個月,許單單就離開瞭,因為他們專業獲得瞭去印度留學的機會,每個月會給留學生4000元的獎學金。但就在出發前,無意間,他做瞭一個創業,然後跟導師說,對不起我不去印度瞭。
  
  北大BBS上有很多校園代理,許單單跟一個生日蛋糕店合作,代理瞭生日蛋糕。通過這個生意,他每個月能掙幾百元錢。後來很多人說送蛋糕時能不能也送花、剃須刀、賀卡,大傢要的東西越來越多,許單單就做瞭一個校園折扣網,連運動鞋等也一起賣瞭。他還和學校周邊的飯館、理發店、KTV、考研班商談,做一個聯名會員卡,去那些地方消費均可打折。他招聘瞭各個學校的外聯部部長、主席來做這個事,最多的時候公司有70個員工。他說,其實那就是現在的團購,要是他不放棄的話,有可能自己就是團購的鼻祖瞭。
  
  一邊開著公司,許單單一邊還做瞭另一件事。2006年2月,他找到當時很火的芙蓉姐姐,希望她能做公司的代言人。見到芙蓉姐姐後,他覺得她和大傢心目中那個乖張的形象並不一樣,她私下是個很害羞的人,還挺漂亮,而且很善良。許單單觀察到,許多電視節目上芙蓉姐姐都是主角,但得到的出場費卻是最少的,他決定推她一把。他成為瞭芙蓉姐姐的助理,為她做瞭一些商業談判、接受媒體采訪、簽代言合同。
  
  許單單的導師是學院派的,覺得商業行為對校園風氣不利。導師說,要麼你就開公司結業,要麼就把公司關瞭,寫三個月論文。許單單痛苦瞭一下,放棄瞭公司,選擇瞭論文。他找瞭一個合夥人,分給他30%的股份,讓他接手。但經過此事,許單單做生意的癮已經被勾起來瞭,後來騰訊去北大招聘時,他寫瞭一頁商業計劃書,希望騰訊能和自己合作,騰訊產品部經理覺得他還挺有戰略眼光,就推薦他到深圳騰訊總部的戰略部工作。
  
  “我出發去深圳騰訊工作時,在飛機場把別的東西都托運瞭,但是有一箱書特別貴,我不舍得托運,就左手拿吉他,右手拿滑板,背著輪滑鞋,又提著那箱書。上飛機時每人隻能帶3個包,我的超瞭,我就問後面的一個隻背著個小包的大哥能不能幫我提個書箱,那人是改變我的軌跡的第一個人。
  
  因為我們坐很晚的飛機,都沒有什麼人,所以我坐到那個大哥身邊,為瞭感謝他,和他聊天。他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不到30歲,其實已經40多瞭,孩子都上初中瞭。恰好我那時看瞭不少哲學方面的書,我和他探討正在思考的一些哲學問題,比如‘活著為瞭什麼’、‘什麼是幸福’,我還告訴他我希望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這個大哥在深圳還算是小有成就,覺得我這個小朋友挺有意思的,他有一些閱歷,跟我說,你到瞭深圳不要再玩什麼滑板、吉他,你去打高爾夫球。我突然覺得自己不能再瞎玩瞭,我說要不然我就好好工作,不再組織校友會的活動瞭,他說那不行,這都是別人沒有的財富。
  
  到瞭深圳,騰訊封閉培訓15天,120人分瞭4個班,很容易增加人的感情,我和兩個同事一起租住,到現在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工作後很難有好朋友,我們一起租住瞭一年半。他們倆人還在深圳的騰訊,其中一個人,爸爸是省會城市的市長,媽媽是上市公司的CFO,他的學校很不好,擦著專科的邊,他進入騰訊幾乎是學校有史以來畢業生找到的最體面的工作瞭。他一直懷著很感恩的心在騰訊工作,我和另一個北大的人剛入職就開始商量規劃2年後要跳槽,讓這個朋友聽到瞭,他很生氣,‘騰訊對我們這麼好,你們竟然想著跳槽,我們生是騰訊人,死是騰訊鬼,你們是壞人,要跟你們劃清界線’。我們當時覺得這個小孩真搞笑。他因為感恩,做完瞭自己的工作還撿別人的工作做,一周2、3天都睡在辦公室,他的工資就漲得很快。他是本科畢業,年薪7萬元,我是研究生10萬元,過瞭半年,他就漲工資趕上我瞭,我沒漲;再過一陣他又漲瞭,我還沒漲。”
  
  “我把很多時間投入到北大校友會中。我們剛開始赴深圳的150人,以及上面5、6屆的師兄師姐組成瞭北大校友會青年分會,我任會長,這些校友我幾乎都認識瞭,組織瞭很多活動。後來我們跟北大官方的校友會合並成瞭一個,我任副秘書長,我是最小的一個,其他副秘書長幾乎都是企業的董事長,坐在他們中間我就是個小朋友。
  
  有一個師兄是我人生中的第二個貴人。他曾經是中國最年輕的基金經理,28、29歲的時候就已經退休瞭。這個師兄成為瞭我很好的朋友,也成為瞭我的偶像,不管前一天加班到多晚,他隻要叫我‘單單明天出來吃早茶吧’我都會去。我跟著他認識瞭很多他的朋友,都是比較高層的人。
  
  有一次他叫我去參加一個活動,我去瞭才知道是‘千萬富翁級遊艇俱樂部’,偶像師兄和他的夫人、還有他另一對朋友夫婦和我坐在一起,師兄的朋友一直在告訴師兄說他傢附近的一座別墅不錯,院子要比自己傢的大兩倍,他傢的院子已經有900多平方米瞭,讓師兄趕緊買下來;兩個老婆討論別人傢裡7、8個傭人吵架的事兒。我震驚瞭,原來人可以這樣生活。我覺得做投資才能掙到更多的錢,所以我決定進入金融行業。
  
  我找工作沒有讓偶像師兄幫我,因為我覺得一個人一生隻能求他一次,找工作這種事我要自己應付。
  
  我開始海量投簡歷,3個月投瞭300多封,隻有3個面試的回復,有一個是上海的對沖基金,同時,一個師兄在上海的51。com做高管,他說我可以去做他的助理。我就買瞭機票去上海面試。對沖基金面試我的人說,我不夠聰明,大概是考瞭我一些數學題,我沒全做對。我很沮喪,又去面試瞭51.com,當場發瞭offer,但是我還是想進入金融行業,面試完我跑到陸傢嘴,站在八佰伴的對面,看著旁邊林立的金融單位的高樓,我想這個世界不屬於我瞭。回到深圳後,我繼續投簡歷,平安證券給我發瞭面試邀請,面試的結果是覺得我的會計不夠好,也沒有財務專業背景。我一直跟面試我的部門經理郵件溝通,解釋我的學習能力非常強,可能是留給部門經理的印象不錯,部門經理又向總經理爭取瞭一個機會:學3個月會計後再來面試吧。
  
  我瘋瞭一樣地復習。當時很焦慮,整夜睡不著覺,不知道是不是要放棄51。com的機會,因為師兄幫我也不容易,不好意思回絕。到瞭入職那一天的半夜12點,我解脫瞭,我沒有去,第二天我給師兄發瞭一個郵件,說自己還是想進入金融行業。
  
  然後就全力備戰會計。考得不錯,部門經理通過瞭,但是人力資源部卡瞭我,還是覺得我的專業背景不夠,我很鬱悶。有一天跟偶像師兄和他的朋友吃飯,一個朋友問我,‘單單最近幹嘛呢?’我說找工作呢,還被平安證券卡瞭。那個朋友說跟平安的一個高管很熟,給我打個招呼吧,結果很容易地就進去瞭。我終於進入瞭想進的金融行業。”
  
  因為先前的職業經歷,許單單決定研究互聯網。當時互聯網還沒有進入中國股市,大部分分析師都在研究傳媒行業,所以作為最底層的員工,許單單坐瞭一年半的冷板凳,公司就等於白養他一個人,但是也沒有獎金,收入還是沒有比騰訊高多少。但是一個機會,讓他這個小兵認識瞭董事長。
  
  有一天,董事長讓許單單部門的經理找一個人去他辦公室幫忙做演講用的PPT,因為許單單在騰訊戰略部時經常做PPT,所以經理就派他去瞭。他一晚上都在董事長辦公室做PPT,順便跟董事長聊天,講他在學校給芙蓉姐姐做助理的事。後來說到自己是北大深圳校友會的副秘書長,董事長說,他的太太也是北大的,可以讓她參加校友會活動。
  
  過瞭幾天,董事長找許單單到辦公室,對他說,你師姐讓你到傢裡吃飯。許單單赴瞭約,就這樣他這個底層的員工與董事長有瞭交集。
  
  他發現董事長工作特別忙,每天早晨就讓秘書幫他買路邊的1元的豆漿和油條,中午飯也經常沒空吃。許單單便說自己傢樓下有一個老字號的餐館,早餐還不錯,他每天早晨排隊的時候順便幫董事長也帶一份。他給董事長買瞭2個月的早餐,雖然每次都是交給董事長的秘書,再由秘書轉交,但是公司裡也有瞭很多風言風語,說他是董事長傢的親戚。
  
  他並沒有畏懼這件事,把董事長當朋友一般相處,經常會告訴他公司裡一些雜七雜八的言論。後來同事中有人有事情要請示董事長,都讓他出面,“許單單你能不能跟董事長說一聲”。不過風言風語的好處是,金融危機時,他竟然躲過瞭一次裁員,原本作為菜鳥他肯定是要被裁掉的。
  
  2009年9月份,他生瞭一場不大不小的病。畢業後的2年多,他一直處在一個瘋狂社交的狀態中,表面上認識瞭很多人,其實知心的朋友沒幾個。他回憶當時的情景:下午就要進手術室瞭,他竟然不知道要找誰給自己送飯,隻能打電話給前女友,叫她過來陪一下。一個月後,他出院瞭,生活發生瞭相當劇烈的變化,從一個社交狂人變成瞭一個完全不社交的人,拒絕瞭所有的飯局,埋頭做研究,寫瞭幾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躲過瞭裁員和生病,好的事情比許單單想象的來得快。由於金融危機,整個世界實體經濟都陷入低迷,虛擬經濟卻起來瞭,互聯網突然成為熱點。他也在那個時候火瞭,他自己本來預計要坐3年的冷板凳,可是坐瞭一年半。(創業  www.share4tw.com)市場有瞭互聯網的投資需求,投資者找做互聯網分析的人找不到,市面上就不超過三個人,他就名列其中之一。由於他先前打下的人脈基礎,一旦有人問到做互聯網投資的分析師,就會有朋友推薦,有個許單單還不錯。
  
  “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證券業和基金業最頂級的公司的人都來找我瞭,受寵若驚,三流證券公司中快要被裁掉的人,經濟危機還沒過呢,就有這麼多機會。因為我當時是在賣方市場,經常組織基金公司的人去調研,我在廣州到杭州的飛機上,華夏基金的基金經理就坐在我旁邊,飛機起飛前,我接到一個電話,是約我回廣州時聊一下,挖我過去工作,掛瞭電話,華夏基金的基金經理就問我,你是要換工作嗎?我說是啊。他說你先跟我聊一下吧,看看能不能過來。
  
  我本來是要去中金的,中金的工資比華夏高很多,我面臨一個抉擇,這就是職業的思考:做證券公司的分析師的話,一是要做50%研究,二是要做50%的營銷服務,會帶來較高的收入,我覺得未來的價值不在於多領幾百萬的工資,而是要拿出有價值的研究成果。那50%的服務隻是增加瞭我的收入,而不給我帶來以後的核心競爭力,我拒絕瞭高工資,選擇的低工資的華夏基金。”
  
  他的偶像師兄在這件事情上跟他產生瞭一些分歧,師兄擔心,去券商你可以不斷地發報告,把自己的聲音擴大,讓足夠多的人聽到,而在基金公司聲音是出不來的。
  
  感謝另一個好時運,微博的出現讓許單單找到瞭發出聲音的方式。他非常積極地在微博上寫東西,進行與互聯網相關的評論,語氣犀利的同時也巧妙展現他與投資精英界的交往。通過這種方式,他的社交范圍又有瞭突破性的擴大,他獲得瞭足夠多的關註度,每條微博都有很多人轉發和回復,他打破瞭買方研究員沉默的習俗,在同行眼中,他成為一個完全另類的基金公司研究員,而在更多人眼中,他是分析師裡的明星。
  
  從華夏基金到美國對沖基金,許單單完全依靠瞭微博的影響力,美國基金就是在微博上發現瞭他,向他提出邀約。
  
  因為微博,很多公司的CEO關註瞭他,不斷有大佬與他陸續結識。於是,他又扮演起瞭組織行業的沙龍聚會的角色。有一次他組織瞭一個20多人的聚會,結果定下的咖啡館臨時要收場地費,許單單靈機一動,說我自己開一個好瞭。
  
  他把這件事又做得轟轟烈烈,他把咖啡館命名為“3W”,邀請瞭一大批企業界、投資界的重要人士作為股東加盟,包括沈南鵬、徐小平、薛蠻子、王嘯、倪正東、許怡然等等,雪球越滾越大,最後光股東就有100多位。
  
  他的合作者馬德龍說,許單單在店裡的時候很少跟人傢主動搭訕,因為他知道他該認識什麼樣的人。有一天咖啡館裡坐著幾個互聯網前輩,有盛大遊戲的總裁林海、百度首席科學傢張威廉,許單單坐在他們中間,卻把場面罩得很好,氣場不輸於幾位前輩。他很明確這間咖啡館第一階段的目的:做一個互聯網中高層的圈子;其後的可能性包括,3W自己的投資基金。
  
  一個與許單單共事過的朋友曾經說過,許單單是他見過的唯一一個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裡、而且所做的事情都圍繞這個目標的人。許單單說,他的生活中經歷瞭很多別人不可能經歷的事,苦也吃過,也見識過相當的財富,因此再沒有什麼大不瞭的瞭,他更敢賭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