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鳴:堅守是我們的性格

  黃鳴:堅守是我們的性格
  
  斯德哥爾摩,燈火通明的瑞典議會大廳,“正確生活方式獎”的頒獎現場座無虛席。在眾人雷鳴般的掌聲中,一位中國企業傢緩緩走上主席臺,接受大傢誠摯的祝賀和敬意。他獲獎感言的題目是“WhoamI?(我是誰?)”作為該獎項創立30年來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中國人,他是誰?
  
  “他研發出頂尖的太陽能技術,並大規模推廣使用。他在中國山東德州建立的太陽谷,為全世界樹立瞭一個可再生能源的樣板。”他是國際太陽能學會副主席、皇明太陽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鳴,也是輿論眼中的太陽能癡人或佈道者。在斯德哥爾摩期間,他接受瞭《經濟參考報》記者的專訪。
  
  太陽能癡人的解脫和突破
  
  “雖然也獲得過很多獎項,心理上的疲倦在所難免,但當得知獲得這個獎項時,不僅深深體會到作為一個中國人的自豪,而且心中還多瞭另一種感覺。”作為皇明太陽能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也作為一位十多年來不曾停歇腳步在國際上為太陽能和可再生能源奔走、吶喊的太陽能“癡人”,黃鳴在面對記者時,眼中似乎藏瞭許多故事想要表述。他將這另一種感覺概括為兩個詞“解脫”和“突破”。
  
  “正確生活方式獎”於1980年設立,旨在表彰那些“為人類福祉做出傑出貢獻”、但未獲諾貝爾獎肯定的人,所以在國際又被稱為“諾貝爾替代獎”,以獎勵和支持那些對“當今世界面臨的最急迫的,具有挑戰性的問題提供瞭可行的,能夠解決問題的人”。迄今為止,這一獎項已覆蓋全球61個國傢的145位得主。黃鳴因為其在太陽能領域的卓越貢獻,成為30年來首位獲此獎項的中國人。
  
  該獎創始人雅各佈·尤克斯卡爾在頒獎詞中說,“黃鳴作為一個世界級的太陽能企業傢,證明瞭企業界可以為全球能源和氣候問題做出貢獻。他研發出頂尖的太陽能技術,並大規模推廣使用。他在中國山東德州建立的太陽谷,為全世界樹立瞭一個可再生能源的樣板”。
  
  正是國際上對他太陽能夢想的認可和褒獎,使他在這條艱辛旅程上行走的過程中,感到瞭“解脫”和“突破”。
  
  “自1995年創辦中國皇明太陽能公司以來,一直把"為瞭子孫的藍天白雲,實現全球能源替代"作為公司的願景。”黃鳴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說,十多年來,通過自主創新,皇明公司創造出中國太陽能可持續發展新模式,使兩億多中國人用上太陽能,其中40%在農村,共計推廣太陽能集熱器達到2000萬平方米,節煤4000多萬噸,減少相應污染物排放近4000多萬噸。目前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熱水器生產國和使用國,每年減少相應污染物排放近33600多萬噸。
  
  “中國古代有一個神話故事叫做"誇父追日",故事的主角誇父為瞭使自己的族人能夠活下去,想要追上太陽,好讓陽光不再焦灼,但最終因焦渴而逝。我不敢自比誇父,也不相信靠我一己之力能夠力挽狂瀾,所以我才召集瞭與我有共同夢想的夥伴們在中國的德州,一個三線城市為全球樹立樣板,以此推廣我們的理念與模式,希望能夠改變人的觀念,希望"微排"能夠得到更多人的認可。如果全世界都微排瞭,那能源危機還算什麼?”黃鳴語氣堅定,一如他本人對太陽能事業的執著。
  
  倡導未來生活方式“皇明模式”
  
  為可再生能源吶喊的黃鳴,“出身”卻是地地道道的傳統能源行業。1982年,他畢業於中國石油(601857,股吧)大學,並到原地礦部德州石油鉆井技術研究所工作。
  
  黃鳴說,“在33年前,我在石油大學的老師陳如恒教授告訴我們"中國石油隻夠開采50年",當時我算著幹50年後剛好退休。可後來我有瞭寶貝女兒才發覺,幾十年後等到石油采完瞭我也該離開這個世界瞭,但是我的女兒那一代人面對的將是冰冷的傢和污染的世界,她會不會在某一天指著我的墓碑說"都怪你們采光瞭石油"?我害怕我們的後代會這樣責怪我們,於是在1995年毅然轉身投入太陽能產業,成立瞭皇明太陽能公司。”
  
  “為瞭子孫的藍天白雲”和對珍貴能源的認知推動著黃鳴一步一步實踐他最初的夢想,他提出瞭“皇明模式”。(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黃鳴告訴記者,“所謂皇明模式,就是在一個城市或社區建設中,全部引入節能環保設備,把中水處理、太陽能采暖、太陽能制冷、太陽能沼氣、太陽能建築、太陽能門窗等所有東西融合在一起,再用智能技術加以自動化管理,這不僅僅是一種技術,也應該是我們未來生活的方式。”
  
  作為踐行“皇明模式”的范例,黃鳴於2010年在山東省德州市建成瞭中國太陽谷一個在辦公、居住、交通、生產等領域均實現“微排化”的太陽能產業集群,樹立起未來“微排城市”的模板。在這個“微排城市”裡,寫字樓群、住宅社區、度假酒店、廠房、學校、交通等所需的能源,幾乎均由以太陽能為核心的新能源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參與提供,應用100多種節能和清潔能源科技,可再生能源利用率達40%以上,建築和照明的二氧化碳排放減少30%,整體節能80%以上。
  
  黃鳴告訴記者,為瞭創造這一樣板效應,他幾乎傾註瞭自己所有積蓄,而這個融合瞭辦公、會議、旅遊、休閑、開發等多功能的示范區正吸引著全球越來越多的政府和企業關註,大規模復制推廣太陽谷的設想正逐步變為現實。
  
  今年,黃鳴又將立體城市理念與節能環保技術結合,提出瞭“未來方舟”計劃。“例如,一個未來方舟容納10萬人,下層用於商業、辦公、學校、醫院,上層建成住宅,原來是來來回回上下班,現在是上上下下上下班,方舟內依靠公共交通,兩個方舟之間由太陽能交通工具連接,這中間節省瞭多少能源?”他暢想到。
  
  做商業模式上成功的樣板
  
  眼下中國太陽能產業發展狀況令人堪憂。光伏發電方面,“淘矽熱”的後遺癥是現在的產能大大超出需求,與此同時,歐洲削減太陽能補貼、美國發起“雙反”調查,使一度如火如荼的太陽能光伏行業迅速進入寒冬。而光熱發電的市場面臨的是另一重挑戰:正逐步從城市退向農村,其邊緣化形勢十分嚴峻。
  
  不過,黃鳴對太陽能發電的前景仍持樂觀態度。他認為,經過大規模競爭,太陽能電力的價格大幅降低,在一些光照條件較好的地區已接近常規能源電力價格。如果太陽能電價進一步降低,實現對常規能源電價的“反轉”,太陽能產業將迎來一次大發展。“早則3年,晚則7年,光伏發電的第二次大跳躍就會實現。”
  
  不過,實踐夢想的路上還是荊棘密佈。“我們在推廣的過程中有時候很悲哀,之前我們和一些開發商談合作,他們和我們說,在宣傳的時候不能過分提太陽能,不能過分提節能環保,因為,太陽能比一般的能源貴,很多人會覺得不合算。”黃鳴的話中有些許無奈。不過,他也一直堅信,並非隻有當新能源的價格低於傳統能源價格後才能發展,環保生態的產品能夠成為人們生活方式和潮流,不僅僅在價格,更在於其內在的價值取向的體現。
  
  黃鳴一直堅信,他所倡導的“皇明模式”一定要做出一個樣板,而且這個樣板一定要在經濟上和商業模式上取得勝利。黃鳴說,僅靠政府補貼這條路是行不通的。“困難很多,但我們會堅守,這是我們的性格。”他的目光一如既往地堅定。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