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紅:從小到大沒覺得自己富有過_勵志人物

  王雪紅:從小到大沒覺得自己富有過
  
  即便是小螞蟻的時候,她也敢跟蘋果、英特爾這樣的大象鬥一鬥。最終,她“鬥”成瞭臺灣首富,甚至超過瞭她老爸王永慶創下的產業。而她在創業前兩年賠掉瞭4.4億臺幣。關於錢,王雪紅說,從小到大,自己就沒覺得富有過。
  
  中午12點,錄制完央視的《對話》,王雪紅站在錄播廳外的水泥地上,陽光正好照在身上,所有色彩都明亮起來。薄薄的嘴唇上塗著大紅色的口紅,這幾乎是她全身上下最鮮亮的顏色瞭。此外,還有一件橘黃色的綢緞襯衣,在西裝外領間露出一縷亮色。
  
  這件襯衣和錄制現場橘黃色的背景很搭。這讓人很自然想到是精心的打扮。同為女人,閑聊的話題,最好不過從穿衣打扮開始瞭,這大概是女人都喜歡的話題。
  
  她雙手迅速拽起黑西裝的領子,一直裹到脖子處,掩住橘黃的襯衣,朝《中國周刊》記者笑瞭笑,算是回答:“看,這樣,就隻剩下黑西裝瞭。我還是習慣一身黑。”一邊說,頭往裹起來的西裝領子裡縮瞭縮,笑得更開瞭,聲音裡帶著沙啞。
  
  的確,除此之外,王雪紅全身上下便全是黑色瞭。黑色的披肩直發,黑色的西裝,黑色的鞋子。這是她的標志出場裝。
  
  來錄節目之前,《對話》節目組和她溝通,“這次穿個白西裝?”王雪紅想瞭想,還是一身黑來瞭。她說,“還是習慣的,最好。”
  
  她也對《中國周刊》記者解釋,自己是怕麻煩,衣服都是黑色,就不用花時間和心思在穿衣打扮上瞭。
  
  隨意,親切,這是王雪紅給諸多人留下的第一印象。但是,不要認為這就是她的全部。《紐約時報》評價她是“IT界最有權勢的女人”。
  
  “權勢”一詞,可以從一系列標簽上解讀:臺灣威盛集團董事長;《福佈斯》2011年全球富豪排行榜上的臺灣首富,超過瞭郭臺銘;《福佈斯》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之一,一同當選的還有德國總理默克爾;《商業周刊》25位“亞洲之星”;《華爾街日報》“亞洲女主管10強”。
  
  當然,有一個標簽也許是最能讓人記住的——臺灣“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女兒。
  
  超越老爸王永慶
  
  或許可以猜得到,作為王永慶的女兒,遇到的最多的問題,無非是“你哪一點最像父親”或者“父親對你有哪些影響”之類。
  
  王雪紅是王永慶二太太的小女兒。
  
  和兄弟姐妹們一樣,她也同樣面對這個問題。在諸多對她的報道中,她總是被評價為“最像父親的女兒”,她也承認,“父親對我的影響很大。”
  
  在11月的這次《對話》錄制現場,王雪紅再次面對這個問題,她一反尋常地揪起自己的兩隻耳朵,拽瞭拽,調侃道,“我和父親不一樣的是,我沒有父親的兩隻翹起來的耳朵。”
  
  現場一陣笑聲。
  
  王雪紅15歲便被送到美國,她喜歡肖邦和莫紮特,自己選學瞭音樂,立志當一名音樂傢。但是,時間不長,她發現,“自己沒有那個天分,一首曲子,身邊的同學聽到聲音就能寫下譜子,我要整天整夜地想。”
  
  很快,她從一名音樂專業學習者變成瞭愛好者,開始主攻經濟學。
  
  對於“父親對你的影響”這個俗到不能再俗的問題,王雪紅會拿美國讀書這個階段舉例。“每星期都會收到父親的信,手寫的,很潦草,長達二三十頁,討論管理上的東西,我當時根本看不懂,國語又差,看完一封信很費勁。”
  
  父親對王雪紅很嚴厲,她大二實習時在父親的臺塑集團待瞭兩周,“覺得實在無聊就逃跑瞭”,其後,王雪紅進瞭二姐的大眾電腦公司,而後自己創業。父親為此“整整罵瞭我十年”。
  
  王雪紅自立門戶,創辦瞭威盛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如今,臺灣威盛集團旗下有臺灣宏達電等幾傢知名的子公司。其中宏達電生產的HTC手機,已廣為人知。
  
  “我覺得,我比父親更有親和力,更好溝通。”
  
  一位臺灣當地的財經記者,和《中國周刊》記者聊起王雪紅,想瞭半天,竟然想不起什麼爭議。
  
  “大約2007年之前,王雪紅很少接受媒體專訪。很低調。但是形象一直很好,臺灣人覺得她很有骨氣,不依靠父親,自己創業。當初宋楚瑜曾想拉她競選臺灣‘副總統’,民意好啊。”他說,“特別是2005年以後,宏達電陸續當瞭幾次股王,股民對她印象更好瞭。之前,享有這麼高民意的還有臺積電的張忠謀。張忠謀在臺灣商界是教父級的。現在,王雪紅也有這個趨勢吧。”
  
  在臺灣企業界,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生子當如張忠謀,生女當如王雪紅。”
  
  在威盛的員工看來,“幾個孩子中,王雪紅最像王永慶。說到底就是她的魄力最大,關鍵時刻最敢出手。”
  
  當初,王雪紅創辦宏達電,隻是想做掌上計算機。為此,她在創業前兩年賠掉瞭4.4億臺幣。王雪紅相信對未來趨勢的判斷,“威盛這邊還有錢,我就繼續給宏達電註資。”
  
  幾年下來,宏達電的HTC手機熱賣,終於驗證瞭王雪紅當初的判斷。(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2010年,宏達電成為當年全球第五大智能手機制造商。今年2月21日,宏達電股價創新高,成為臺灣“股王”。總市值達到8000億元新臺幣。
  
  這個市值,超過瞭其父王永慶所創立的臺塑、臺化與南亞塑料。
  
  抗衡喬佈斯
  
  這下,低調的王雪紅激起瞭媒體的興趣。
  
  今年3月,王雪紅被《福佈斯》雜志評為臺灣首富。當即,《福佈斯》就派記者聯系王雪紅,想要做專訪。這個要求被王雪紅婉言拒絕瞭。
  
  理由是,“話題和財富關系太密切瞭。”王雪紅說,她對財富沒概念,談就談專業,談她的HTC手機。
  
  七八個月後,《福佈斯》中文網的記者又聯系到瞭王雪紅,果真,這一次,談的就是隻有專業。王雪紅開始註重自我品牌和HTC的緊密結合。
  
  如今,“在美國,使用HTC手機和蘋果手機的人幾乎一樣多的。”王雪紅對自己的產品信心十足。
  
  微博上流行一個段子,“蘋果手機像周傑倫,很刁,但是技術好獨一無二;HTC像郭富城,推陳出新創新快花樣多,但是,總是沒有太大突破。”
  
  盡管如此,王雪紅對喬佈斯這個對手,似乎並不那麼畏懼。在不同的場合,她都提到,“對喬佈斯,我有不同看法。”
  
  王雪紅說:“HTC跟蘋果就是不同的。我認為智能手機時代剛開始。喬佈斯認為一個產品可以滿足所有的消費者,我們認為每一個消費者都應該特別被滿足,所以這是不一樣的。”
  
  語言委婉,卻也透著強硬。
  
  就像臺灣那位財經記者所說的,低調的王雪紅開始瞭品牌戰略。這個品牌,被包裝為一個HTC的夢——直接叫板蘋果。
  
  根據易觀國際的數據,美國第二季度智能手機市場,HTC以25%的市場占有率僅次於蘋果。
  
  除瞭市場占有率的較量外,在專利領域,王雪紅這些年也一直與蘋果較著勁。
  
  在IT行業,企業之間的專利糾紛似乎早已成瞭傢常便飯。蘋果對HTC的訴訟便是在智能手機領域。談起蘋果的訴訟,王雪紅從容地擺擺手,“現在我們有專門的隊伍負責訴訟”。
  
  為瞭拿下蘋果手中的專利,HTC不惜花費3億美元收購瞭圖形芯片廠商S3Graphics。今年7月,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正式裁決,蘋果MacOSX系統侵犯瞭S3Graphics專利權。王雪紅在這起輪換訴訟中暫勝一籌。
  
  與英特爾做對手
  
  其實,與國際知名品牌抗衡,挑戰蘋果並非孤案。早在王雪紅剛創業還是一隻小螞蟻時,她就選擇瞭一頭大象——英特爾做對手。
  
  王雪紅也承認,“當時,和英特爾相比,我們是很小很小的公司。”在香港遇到英特爾創始人安迪葛洛夫,王雪紅告訴他:“我們要做自己的芯片組瞭。”當時,英特爾正大力投入做芯片組,對於王雪紅的進入,安迪葛洛夫好言相勸:“Cher(王雪紅英文名),我告訴你,你不該做這個,英特爾對芯片組的挑戰者將會非常嚴厲的。”
  
  “為什麼一定要選這麼大的對手?不怕山有虎麼?”
  
  十五年過去瞭,王雪紅面對這個問題,還是愣瞭愣,拖長瞭聲音,回答道,“應該說,不知山有虎。”
  
  王雪紅也真的沒有料想到這個“虎”到底有多可怕。隻是認為,在英特爾全力做芯片組時,多數人看到的是:老大發力瞭,基本就沒希望插足瞭。但是她覺得,既然英特爾花大力氣研發,那說明,還沒有研發很成功,否則光生產就行瞭,所以,還是有機會在同一時間研發,誰研發出更好的芯片組,誰就占據市場瞭。
  
  王雪紅選的是市場,不是對手。看到的是食物,不是爭奪食物的老虎。
  
  這是個天生適合創業的思維模式。
  
  采訪中,HTC的CEO周永明坐在王雪紅身邊。他評價老板,“很豪放,有男人的胸懷。”
  
  1997年,威盛發展成為僅次於英特爾的全球第二大芯片組供應商,1999年甚至一度占有全球70%的芯片組市場。
  
  但是,從1999年開始到2003年,英特爾發動瞭對威盛的全球訴訟。威盛每開發一種新產品,英特爾幾乎都站出來說,你又侵權瞭。五年的拉鋸戰中,威盛市場一度下降到不足30%。最終,雙方達成協議。威盛雖然損失嚴重,但還是保住瞭一定市場份額。
  
  就在雙方訴訟水深火熱的時候,王雪紅果斷創辦瞭宏達電,開辟智能手機新業務。
  
  很多人表示過這樣的疑惑,“王雪紅的自信和未來預見的準確性到底來自於哪裡?”提出這個疑問的也包括北京迪信通董事長劉東海。
  
  他專門帶著這個問題來到《對話》節目的錄制現場,未開場,他就先把疑問拋出來,說,“我一定要來弄明白。”
  
  多數人會想到,這是王永慶對女兒的影響。畢竟,自信魄力和預見,正是王永慶的奪人之處。
  
  但是,這次,王雪紅講起瞭母親。
  
  王雪紅的母親是王永慶二房太太。在這個豪門婚姻中,王雪紅的母親被評價是“最典型的臺灣婦女,任勞任怨”。在王永慶娶瞭三房太太後,母親就定居美國瞭。走時,隻拿瞭很少的錢。在美國,母親靠女兒的嫁妝買下瞭一套很小的房子。五十多歲去學駕照,走進大學去學英語,還給中國留學生義務做飯。王雪紅說,母親對她說得最多的話是,“做任何事,要有價值,對別人有價值。”掙多少錢,並不是第一時間的考慮要素。
  
  新挑戰
  
  關於錢,王雪紅說,從小到大,自己就沒覺得富有過。
  
  王雪紅在美國,至今住在母親買下的小房子裡,錢賺多瞭,也並沒有換房子。財富的改變,對她影響不大。
  
  “從小,祖母和我說的話,就是父親小時候是多麼的窮苦。”
  
  自己創業時候錢少,生活是那樣,現在錢多瞭,也還是那樣。“大肥皂用到小肥皂,攢起來,捏在一起,捏成大肥皂繼續用。從小到大都這樣用。”
  
  不過,相比財富而言,讓大多數女性羨慕的是,王雪紅在獲得事業巨大成功的同時,竟然也同時獲得瞭生活上的安靜和幸福——多麼俗套的詞語。不過,她們就是這麼想的。王雪紅也是這麼認為的。
  
  王雪紅和陳文琦夫婦,在臺灣被認為是“神雕俠侶”。陳文琦擔任威盛集團CEO,王雪紅任董事長,兩人婦唱夫隨,無論是事業還是聲望,都堪稱佼佼者。陳文琦在對《紐約時報》評價自己的妻子時說,“該強勢時絕不退讓,對想要達成的改變會力爭到底!”
  
  有問題拋給她,“你覺得自己快樂麼?”
  
  王雪紅毫不猶豫,“我每天都很快樂。”
  
  “你對自己有目標麼?對HTC有具體目標麼?”
  
  王雪紅猶豫瞭,愣瞭愣,兩手攤在膝蓋上,“好像,沒有哎。”
  
  在演播廳外那塊灑滿陽光的空地上,王雪紅一直笑呵呵的,對《中國周刊》記者的隨意提問,有問必答。
  
  “你喜歡別人對你怎樣的評價?”
  
  “嗯,柔情似水。哈哈,以前沒人說過。”
  
  確實沒人說她柔情似水。就在今年5月份的一篇報道中,她對記者坦言,年輕時候,氣盛,一絲不茍,不但給別人壓力,也逼使她活得如同繃緊的弦,甚至嚴重到多日無法成眠。
  
  “我曾用盡各種辦法卻無法放松,也曾在夜半起來看書、踱步,苦背唐詩宋詞,但都不得其法,幾乎瀕臨崩潰邊緣。”
  
  於是,她開始反反復復讀《聖經》。讀到忍不住發脾氣,因為,禱告不見效,依舊睡不著。她說,有一天半夜,又拿起《聖經》讀,讀到一句“他必使我安然睡覺”,然後就睡著瞭。
  
  但現在,王雪紅還不能得到真正的放松,她要做的挑戰還很多。
  
  今年初,她巨資收購瞭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將以此轉戰內容領域。這意味著,她的對手們,將不光是精通研發的IT高手,還會有精通傳播的文化人。
  
  此時,她的主業——HTC手機,還在適應大陸市場。盡管在北美和歐洲已取得不錯業績,但在大陸市場,HTC的進入僅僅一年多,知名度和認可度都還是問題,在全球銷售業績中,大陸市場的貢獻量更是微乎其微。
  
  對王雪紅來說,這是個更大、也更有誘惑力的挑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