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追逐夢想的巨人_勵志人物

  史玉柱:追逐夢想的巨人
  
  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造就瞭一批不平凡的人。史玉柱和同屬他那個時代的企業傢一樣,敢想也敢做。
  
  改革開放的初始,激活瞭中國這個東方大國沉睡的夢,也敲醒瞭沉睡於中的國人。註定瞭一些人不平凡的人的航程,這其中就有史玉柱。
  
  大學畢業、政府部門工作、辭職去深圳……中國第一代企業傢的三部曲。九十年代,深圳匯集瞭一大批今後很多年影響多個行業的商業領袖。在那裡誕生的傳奇故事至今仍被津津樂道。
  
  第一桶金
  
  史玉柱第一桶金的淘得,完全和他的特性分不開,天生好賭,這也註定他後面的幾起幾落。
  
  1989年夏天,史玉柱感覺自己開發的M-6401桌面文字處理系統作為產品已經成熟,便決定用4000元承包瞭深圳大學電腦部。該部雖名之為電腦部卻沒有一臺電腦,僅有一張營業執照。當時深圳電腦價格最便宜一臺也要8500元。史玉柱以加價1000元的代價獲得推遲付款半個月的“優惠”,賒得一臺電腦。
  
  史玉柱以軟件版權作抵押,在《計算機世界》上先做廣告後付款,推廣預算共計17550元。1989年8月2日,史在《計
  
  算機世界》上打出半個版的廣告,“M-6401,歷史性的突破”。到第13天,史玉柱收到匯款單數筆。至當年9月中旬,史玉柱的銷售額就已突破10萬元。史玉柱付清欠賬,將餘錢全部投向廣告,4個月後,M-6401銷售額突破100萬元。這是目前大傢公認的史玉柱淘得第一桶金的過程。
  
  我們身處的這個社會和時代之所以偉大,其中一個原因,是它能給從零起步甚至從負數起步的人提供巨大的商業機會,並取得最終成功。
  
  第二次創業
  
  蓋巨人大廈的失敗讓史玉柱一夜從天堂到地獄,但是上天從來都不會辜負一個有夢想並為之實際奮鬥的人。這次,史玉柱又重新站瞭起來,源於他精心策劃的保健品。而此時的史玉柱是一個負債數億的創業者,就像負案潛逃的罪犯。
  
  如果大張旗鼓地進行“第二次創業”,媒體必然會進行“追蹤報道”,史玉柱失敗者的形象勢必會影響產品的銷售和商務合作。更為嚴重的是,他稍有起色,甚至他還沒開始幹,債權人就會蜂擁而至。因此,為瞭保護自己,史玉柱必須采取隱姓埋名的策略。於是,喜歡模仿革命領袖和戰時行為方式的史玉柱收拾“殘部”,開始瞭新的“長征”。他切斷與巨人集團的一切聯系,從珠江三角洲轉戰長江三角洲,隱姓埋名,臥薪嘗膽開辟新的“根據地”。他將“腦黃金”的名字改成瞭“腦白金”,並從一個朋友處獲得50萬元資助,在上海註冊瞭健特公司,在珠海註冊瞭康奇公司和士安公司。
  
  為瞭掩人耳目,躲避債權人和媒體的追擊,史玉柱這次徹底從臺前退到瞭幕後,把自己神秘地隱藏瞭起來。在這些公司當中,史玉柱都不是法人代表。包括史玉柱的大本營上海健特公司,法人代表也是由他的一名部下擔任,史玉柱本人的公開身份則是“策劃總監”,而雙方私下簽訂秘密協議,史玉柱才是事實上的老板。“腦白金”出來之後,通過大規模、密集性的廣告攻勢,迅速填補瞭國內保健品行業低迷期過後的市場空當,風靡全國。到2000年,銷售額超過10億元,員工數千人,並在全國建立瞭擁有200多個銷售點的龐大銷售網絡,規模超過瞭鼎盛時期的巨人集團。
  
  進軍網遊
  
  經歷瞭大起大落、大落大起之後,與其說史玉柱害怕瞭,不如說他更認清瞭自己。他想成為巨人,但又要保護自己不被攻擊,因此史玉柱選擇瞭有重點、階段性的投資賺錢方式。從保健品到非處方藥再到網絡遊戲,看不出哪項事業是史玉柱想要專註的。這也正說明瞭他的投資思維——沒有永恒的賺錢產品和事業。
  
  保健品行業已讓史玉柱看到先例,太陽神、哈慈等企業經營方面雖有波動,但是卻不至於因為某個波動而導致企業的滅亡。為瞭顧慮企業說沒瞭就沒瞭的擔心,史玉柱決定考察一些行業以便選擇進入從而分散風險。在進入網遊之前,史玉柱曾經找來專傢咨詢,也曾專門拜會一些行業的主管領導,目的就是弄清楚網絡遊戲市場究竟會不會萎縮。最後的結論是,至少在8年或者更長的時間裡,網絡遊戲的增長速度會保持在30%以上。而在史玉柱看來,國人對娛樂的需要日益增長,中國遊戲玩傢的比例相對也較低,增長潛力巨大。因此,史玉柱斷言:現在的網遊市場肯定是一個朝陽產業。
  
  剛剛進入網絡遊戲市場之時,史玉柱並沒有將國外遊戲公司放在眼裡。2006年的一個展會卻徹底改變瞭史玉柱的看法。在上海的ChinaJoy展會上,史玉柱看到氣勢大的作品很少有國產的,幾乎都是國外公司的大作。而明年即將投放市場的大產品當中,幾乎全部都是歐美的遊戲,有的產品的規模甚至在《魔獸》之上。“我覺得明年大傢就能感覺到,歐美遊戲的市場份額迅速上升,三年之後外國的遊戲占中國市場的主導。”史玉柱不無憂慮地預言到。
  
  在市場已經進入非常明顯的大制作時代的時候,國內多數網遊公司還處於小作坊階段。史玉柱認為,研發在4000萬元以下的產品已經不可能再形成氣候瞭,這和兩三年前是完全不一樣瞭。“《征途》的研發花瞭4000萬人民幣在國內已經算多的瞭,但是歐美遊戲多是以千萬美金為單位的研發費用,這相當於投個三五百萬人民幣拍個連續劇你去和好萊塢大片去比。”
  
  有遊戲同行分析,以史玉柱的營銷策劃能力,如果輔之以國外跨國公司的遊戲制作能力,應當是一個絕佳的搭配。表面上,史玉柱也沒有把話說滿,表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是現在還沒考慮過代理國外遊戲。但私下裡,史玉柱卻直截瞭當地說,自己不喜歡玩國外的遊戲。
  
  獲悉史玉柱在網絡遊戲方面準備走研發的道路之後,已成對手的陳天橋仍舊通過段永基幾次向史玉柱轉達自己的建議,其中一條就是:研發之路多陷阱。這一提醒讓史玉柱在研發方面更加謹慎瞭許多。為瞭應對跨國巨頭的挑戰,現在征途網絡的第二款遊戲已經在研發當中,名字就叫《巨人》。(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據史玉柱介紹,這款遊戲的開發投入達到一億元。在產品本身又有不少創新,“如果說《征途》是不守行規的話,《巨人》根本就是沒有行規”。
  
  史玉柱是自詡為“骨灰級”玩傢的老板,花十幾個小時打遊戲是傢常便飯,可以想象,一個手握重金的玩傢老板來搞網遊,是不會被以前任何一款遊戲所左右的。史玉柱覺得一直點鼠標打怪太累,就設置自動打怪讓玩傢端著咖啡打怪;他覺得看地圖找坐標太累,就設置自動尋路,讓玩傢點一下就到目的地;他看到其他遊戲裡玩傢之間買賣裝備金額越來越大,就提出不如官方來出售材料,玩傢自己打裝備……正因為這種從玩傢需求出發的策劃理念,《征途》迅速被市場認同,一躍成為中國市場的主流網遊之一。
  
  贊譽與爭議
  
  如果單純從表面的金錢事物來衡量,史玉柱的確正是如此做的,他在贏得一個又一個讓人羨慕的勝利。他沒有被那場大失敗徹底打垮,而是成功地來瞭一次大逆轉。這種逆轉甚至是電視劇編劇和小說傢們都難以虛構出來的。他開始重新崛起,還清債務,甚至重新成為媒體的寵兒,在2001年末和2002年初的媒體上,四處是史玉柱如釋重負的感慨:債務終於還清。他還成瞭中央電視臺的年度經濟人物。再次出現在公眾視線中的史玉柱被描述成一個講究誠信的商人,一個堅韌不拔的企業傢。
  
  但是他采用的商業手段也正是從這時起開始被人詬病。其中最著名的是《南方周末》2002年3月的一期報紙在頭版刊登的《腦白金真相》。不過據說這篇文章隻是讓史玉柱認識到,媒體並不足畏。因為即使是當時炙手可熱的《南方周末》登在頭版的負面文章,也沒有影響到腦白金的銷售。史玉柱在保健品上的成功一直延續到瞭今天。我們仍然可以看到那段“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隻收腦白金”的廣告。
  
  如果史玉柱沒有做網絡遊戲,那麼史玉柱的成功和他帶給媒體的說辭可能也就到此為止。盡管他仍然會吸引到足夠多的好奇心。
  
  讓他與眾不同的正是他在商業上的進取心。當史玉柱憑借一款叫《征途》的網遊登陸紐約證券交易所時,媒體又是一片大嘩。這個重新崛起之後形象大變的商人——身著運動服,總是紅白搭配,剃著光頭,戴著墨鏡——像是一頭闖入瞭瓷器店的大象,身後一陣嘩啦啦的響聲。史玉柱的出現不但再次證明瞭這個行業可以賺取暴利,而且揭示出其中更為寬廣的可能性。
  
  成功就是這麼簡單
  
  史玉柱給外界“商業奇才”印象的最大原因,一是他選擇瞭最好的兩個行業:保健品和網絡遊戲;二是他是天才的營銷大師。
  
  但瞭解史玉柱的人並不這樣認為。史玉柱的營銷理念很大程度上源於他的最初經歷。上世紀80年代史玉柱就讀於浙江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分配到安徽省統計局,做過三年的農村調查。學數學的人往往邏輯性強,也很認真,而統計工作鍛煉人吃苦耐勞、不怕繁瑣的調查精神。
  
  史玉柱說,他曾經一次又一次地跑去商場,問那些買腦白金的人為什麼要買腦白金;在腦白金最早起傢的江蘇江陰市場,他甚至挨傢挨戶去問農村老太太,怎麼才會買保健品,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很多老人想吃保健品,但不舍得自己買。著名的一句廣告詞就在這種上千次的調查中得出:“送禮要送腦白金。”
  
  作為公司老總,到處宣揚、誇贊自傢公司還來不及,竟然偽裝成客戶,一起罵起公司來,這是否不可理解呢?其實,這正是史玉柱成功的重要原因。史玉柱自己講,如果我們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缺陷,那麼我們就真的完瞭!在日常管理中,史玉柱不止一次對員工強調,遊戲裡沒有任何一件事兒是小事,要將所有玩傢的感受匯總,進行篩選,並融入產品框架制定,不斷對產品內容進行修改和補充。有著這樣對顧客負責的態度,也難怪推出第一款網遊產品,凈利潤就達到國內第二名。史玉柱作為公司最高管理層,能夠不惜以“罵”自己公司的方式,深入到普通顧客當中,收集產品改進意見,體現著一種難能可貴的經營理念。這一點,值得所有企業傢深入思考。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人永遠都是制勝的唯一決定者,在告別一個戰鬥後,真正的上規模作戰,團隊作用日益明顯。當然,真正的賭徒不會有永遠的追隨者,史玉柱在總結自己能夠東山再起的原因時表示,一個原因是他這些年經受的挫折和教訓;另外就是他的核心團隊,能和他一樣去拼殺的團隊。
  
  “我身邊的幾個骨幹,在最困難的日子裡,好幾年沒有工資,他們一直跟著我,我永遠感謝他們。腦白金問世之前,我吃
  
  不準,問他們,‘行嗎?你們覺得有戲嗎?’他們總給我非常肯定的回答:‘行,沒問題,肯定行。’身邊的幾個骨幹,在最困難的日子裡,像上海健特總經理陳國、副總費擁軍,好幾年沒有工資,他們一直跟著我。那時侯,也是他們陪伴我爬完瞭珠峰。
  
  我永遠感謝他們。”試想一下:一個團隊長期跟隨某一領導人,在其最艱難的時候,團隊依然堅如磐石,這對於渡過難關何其重要。這是史玉柱比別人的幸運之處,也是史玉柱能夠再次站起來的寶貴財富。
  
  如果說史玉柱的第一次成功,源於他的“本我”:對成功的強烈渴望和敢闖敢拼的賭徒天性;那麼,他的第二次成功,源於他的“超自我”:高度的理性對“本我”的克制,他改變瞭自己。成功不是空想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隻要選定的目標具有充分的證據和邏輯性,並為此不懈努力,就一定有收獲,成功其實就這麼簡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