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式奮鬥(二)_勵志人物

  羅永浩式奮鬥(二)
  
  逝去的牛博網
  
  黃斌是羅永浩創辦牛博網時的合作夥伴,認識羅永浩前,他聽過“老羅語錄”,“當時覺得很有趣,就問身邊的朋友有沒有人認識老羅。”後來,他們經人介紹成為瞭朋友,他記得第一次見面時,老羅穿瞭一件軍大衣,不修邊幅。
  
  當時黃斌正在尋找合適的投資項目,羅永浩剛從新東方辭職。倆人都認為國內媒體平臺存在一邊倒的問題,他們都沒有涉足過這個行業,不知道有政府控制這回事,覺得一邊倒是行業本身造成的問題。於是,兩人打算合夥創辦一傢盡可能多元化,有多種聲音,不要有異常傾向的網站。
  
  這是羅永浩第一次創業,隻是牛博網後來的命運,讓很多人忽略瞭這段經歷。同“老羅英語”一樣,牛博網沒有尋找投資,啟動資金主要來自他和黃斌。資金有限,沒有請太多員工。羅永浩負責內容,黃斌做程序出身,負責技術。很長一段時間,牛博網每個月要都虧掉幾萬塊錢,主要花在服務器帶寬上。
  
  羅永浩說,他們當時對互聯網完全沒有概念,覺得隻要點擊量有瞭,錢就有瞭。“牛博網最早是想做成一個綜合性的博客網站,但不是提供博客空間服務的性質,是選擇一些博客作者的文章做內容。在羅永浩看來,牛博網不能算是一個純粹的博客服務中間商,隻是借助瞭博客形式,比起互聯網產品,更像是一個媒體。
  
  沒有清晰的商業模式和發展戰略,上線十幾天,牛博網的PV量就超過20萬,艾未未、梁文道、韓寒等眾多名人,相繼成為牛博網作者,之前老羅語錄積累下來的眾多粉絲,很大程度上構成瞭牛博網的受眾基礎。
  
  因為沒有刪帖,牛博網在很多公共事件中充當瞭平臺角色。廈門PX事件中,一位當地的牛博網作者用手機短信發到自己的牛博網博客上,做瞭文字現場直播。山西黑磚窯奴工事件,隻有牛博網上的帖子一直沒有被刪。
  
  創辦兩年後,牛博網被強行關閉。
  
  對於牛博網的結局,羅永浩始終覺得自己很無辜,他說:“當時我們是要做一個綜合性網站,所以沒有刻意回避政治問題,並不是我熱衷政治問題。在大多數網站要做自我審查的情況下我們沒有做,政治內容就顯得格外突出,我們真的沒有刻意去做。”被關閉前,因為一些廣告收入,牛博網已經基本實現收支平衡。
  
  雖然沒有賺到錢,但羅永浩十分得意。直到今天,還有人發給他郵件講牛博網是自己的思想啟蒙網站。因為邀請作者,他結識瞭一大批精英圈子裡的朋友,他的大部分精英圈朋友,都是通過牛博網認識的。
  
  理想vs利潤
  
  對於羅永浩的創業能力,他的前搭檔黃斌評價:“從經商角度看,老羅並不是個適合去獨立經商的人,他必須要有合作夥伴。(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完整的地方,如果我給自己獨立經商打80分,老羅可能隻有60分。”
  
  在黃斌看來,除瞭管理能力,羅永浩的放權能力是他獨立經商的另一塊短板,“如果管理能力不夠,放權不夠,自己又忙不過來,某種意義上是致命的。”
  
  做公司以來,羅永浩越來越感覺到精力不夠用,“除瞭工作,就是睡覺”。暑期班時,連續3個月,他每天睡3小時。其餘時候,每天睡6小時。
  
  以前更新微博時經常和人吵起來,做公司後,他很少有因工作外的事和人較真,但不久前,他還是發微博和西門子吵瞭一陣。
  
  羅永浩說,他是個精力很充沛的人,隻是管理能力差些。他正在調整,打算明年物色CEO,自己逐漸過渡到專註教學質量和大的戰略方向。
  
  他定下的最大戰略是:提供一個在教學品質沒有問題的情況下,能夠給學生帶來一些價值觀影響的商業培訓機構。暑假班裡,他請來賀衛方等靠譜學者給學生開講座。
  
  “老羅英語”創辦後,馮唐根據羅永浩的性格特點,給瞭他3條建議:抓大放小,戰略目標明確,學會容忍。羅永浩不是一個嚴格遵守規則的人,馮唐警告他,如果筆記本記瞭10件事,必須把最重要的3件事排在前面做完,不能按照興趣和心情決定先做什麼後做什麼。還提醒他,不要因為個人性格的適合度就親近或疏遠員工。
  
  羅永浩對財務沒有特別精細的概念,盡管是新東方一線教師,他辭職時並沒有攢下多少積蓄,“大部分收入在請客吃飯、買書買碟、打出租車中不知不覺不見瞭”。
  
  運作“老羅英語”3年,他的收支意識依然淡薄,舉辦一場活動,他通常會不聽財務主管的勸告,而去選擇效果最好的方案,直到財務主管將成本數據擺到他面前,向他證明即使活動成功也可能虧錢時,他才會稍加控制。
  
  開會時,羅永浩經常用自掏腰包相威脅。有時候項目效果出來特別好,證明他是對的,有時候他發現少用一半錢也能產生同樣效果。
  
  羅永浩給接觸過他的人留下工作狂的印象。好友劉瑜認為他是一個“事無巨細,都不放心交給別人去做的完美主義者”。左小祖咒更加直接:“作為朋友,我更希望他在奮鬥的路上身體健康,不要過於玩命。”
  
  盡管認為羅永浩不是一個很好的獨立創業者,黃斌仍然把他看成是自己眾多合作者中最好的一個,“作為合作者,羅永浩是最好的一個,他在工作上的熱情和敬業,曾讓我強烈感覺,一個人能在一方面有所建樹,一定是因為完全投入瞭熱情。”
  
  羅永浩想賺大錢的時候,選擇瞭到新東方當老師,因為隻有這個職業才能在一年之內達到標準。再有天賦的工程師,學成第一流也要10年。
  
  27歲開始,羅永浩的事業危機感愈發強烈,身邊開始有人不斷提醒他,這樣下去不行。他意識到,做很多事情都需要錢。逢年過節,哥哥姐姐會給父母買些禮物,而自己隻能說些漂亮話,總讓他不舒服。這些現實觀念對他都有影響,無論是在新東方教書、做網站,還是辦公司,他都不掩飾賺錢是直接動機。
  
  他還是不忘記調侃一下,新東方離他的辦公室5分鐘路程,自己最累的時候,繞著它走一圈,回來又是鬥志盎然。
  
  創辦企業後,羅永浩最討厭別人問自己,你以前老是罵這個老板惡心那個老板耍流氓,現在自己做公司,是否理解他們。他堅持讓“老羅英語”使用正版軟件,給員工五險一金,不做誇大宣傳等等,他認為自己已經證明瞭不耍流氓也可以把企業做好。
  
  辦公司後,羅永浩接受采訪、做演講的頻率多瞭起來。有人罵他虛偽,搞那麼多噱頭就是為瞭企業宣傳,他很淡定:“我又沒說不是。”
  
  羅永浩說,自己最不能接受的品行是虛偽,但在真話和假話之間可以選擇沉默。他變得小心翼翼,建議員工不要接受媒體采訪。
  
  羅永浩至今沒有在北京辦暫住證,但他聽說如果註冊企業,好像可以領一種類似綠卡的東西。他說,如果可能影響到公司,他會去看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