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廣昌的復星金融帝國夢:一頓早餐開始的生意_勵志人物

  郭廣昌的復星金融帝國夢:一頓早餐開始的生意
  
  2011年9月15日,上海金茂君悅酒店內。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和美國保德信金融集團董事長MarkGrier宣佈,雙方合資的壽險公司已經正式得到中國保監會的批準。
  
  中國唯一的一傢由民營資本與外資合資的壽險公司浮出水面。
  
  有記者問郭廣昌,“你預計成立這傢合資人壽保險公司會對復星集團有多大的利潤貢獻?”
  
  他回答,“相當一段時間之內,它不但不會有利潤,我們還要因為它,從復星的利潤裡減掉一塊。”
  
  那麼復星拐進壽險領域雄心何在?這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一頓早餐結下的生意
  
  故事開端在2009年的三季度。在美國路演的復星集團副董事長梁信軍得到瞭“中間人”的一次傳話。找他的人出乎意料,是保險業的巨頭,歷史可以追溯到135年前的保德信金融集團。
  
  保德信旗下管理資產達8830億美元,接近中國保險業的總資產。董事長MarkGrier通過共同的朋友邀請梁信軍共進早餐。
  
  邀請吃飯的目的很明確,他提出希望和復星合作成立合資公司共同開發中國市場。梁信軍並沒有表現出明確的喜悅,反而直接就把自己的疑惑給端瞭出來。“當時我的心態感覺這是不應該做的,我問Mark,中國有這麼多合資公司,都是失敗的,為什麼我們要做嘗試呢?”
  
  梁信軍描述的是一個“苦情”的行業現狀。今年1-5月,合資壽險保費收入在壽險總保費中僅占比3.76%,低於去年同期5.12%的水平,更低於2005年的8.9%。截至2010年,28傢合資壽險公司中,多數壽險公司未能實現盈利。
  
  不過,早餐吃完,在Mark和其副總裁的解釋下,梁信軍態度有瞭180度的轉彎,原來Mark對中國市場研究已久,跟蹤分析瞭各種失敗的案例,做瞭周全的對策和準備。“感覺到自己被說服瞭”。
  
  梁信軍當天給郭廣昌打瞭電話,說,我認為我們真的應該考慮跟保德信建立一個合資公司。隨後,郭廣昌飛來紐約,跟對方開完會後,這兩人打電話給董事會提出合資公司的想法。
  
  這看起來行動很迅速。但梁信軍對《中國周刊》記者回憶,從跟對方談判到今天整整有兩年時間,不是閃婚,而是深思熟慮過的結果。
  
  這個合作看上去完美,但也有特別之處,為什麼保德信不選擇一個專業的公司合作而要選擇多元化投資公司復星呢?
  
  Mark對《中國周刊》記者說,我們相信復星能夠提供很好的金融服務,而且他們非常希望和我們合作做壽險這一塊。第二,雙方的高層有一個非常好的互動,我們之間也起瞭很好的“化學反應”。
  
  而且,復星在中國有廣闊的脈絡,可以給我們帶來非常好的機遇,在提升我們產品質量的同時,更多實現本地化,避免在中國水土不服的問題。
  
  他提到這樣一個例子,跟保監會談時,對方提醒他,要進入中國市場最關鍵的是選擇好的合作夥伴。“復星就是好的選擇”,Mark說。
  
  同樣,對於復星而言,選擇這個合作夥伴也經過瞭大量調研。不論是鋼鐵還是礦產,每進入一個行業,復星都會提前跟蹤幾年。梁信軍的團隊特地拜訪過保德信在其他國傢的合資公司。
  
  雙方的合資壽險公司起始註冊資本金為5億元人民幣,美國保德信旗下的保德信保險公司與復星各自出資50%。梁信軍認為這一持股比例非常好。“中資保險公司,按國傢規定單一保險股東股比最大是20%,合資公司,起碼可以有50%,最高可以到75%,差別就在這”。(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可以看出,復星選擇瞭和外資合作直接開保險公司,而不是作為單純的財務投資者,是卯足瞭勁頭開拓一個新的領域。
  
  早期金融夢
  
  中國保險市場已經歷多年的高速增長,但目前總體保險深度和密度均遠低於全球平均水平,市場存在巨大的發展潛力。
  
  但根據行業慣例和中國市場的現狀,郭廣昌坦言,在未來好幾年中,合資公司不會有利潤,甚至會分走他們一部分的利潤,他們看好的是未來的機會。
  
  復星成立於1992年,投資組合涉及醫藥健康、房地產、鋼鐵、礦業、零售、服務業及其他投資等領域,目前,復星是上海最大的民營企業。從去年開始,復星集團內部去掉瞭“多元化公司”的說法而統一為“投資集團”。郭廣昌數次聲稱,復星師從“巴菲特價值投資”,專註於投資受益中國經濟成長動力的行業,即投資中國未來。
  
  其中,復星在金融服務業的投資早有先跡,2003年投資德邦證券公司,2007年投資永安財產保險,持有19.9%的股權。但迄今金融板塊收獲不大。
  
  梁信軍承認,在其所有投資領域裡,金融板塊是擴張最為緩慢的一個。
  
  而且,金融投資還一波三折,復星的步伐甚至一度倒退。2004年,在舉行的民營企業與資本市場國際論壇上,復星集團副董事長梁信軍曾公開表態,將收縮在金融領域的投入,專心做好產業這一塊。當時,梁信軍說,由於目前管理層、投資者以及市場其他各方對民營企業既做產業投資,又進入金融業表示憂慮,因此復星考慮收縮在金融領域的投資,將手中持有的興業銀行的股權出售。
  
  這是戴在所有試圖投資金融領域的民營資本頭上的“緊箍”——國傢管制。盡管復星強調其做金融板塊的打算隻是為瞭投資,而不是為瞭自身的資金鏈。但其金融版圖免不瞭受產融結合失敗企業的負面影響。
  
  環境依賴
  
  事實上,擅長和資本打交道的復星從沒有放棄對金融領域的嘗試。自金融危機發生以來,復星集團不但成立瞭復地景業5.5億元人民幣房地產基金,還與凱雷投資集團成立瞭國內第一傢合夥制外商股權投資企業凱雷復星。今年年初,還與保德信成立瞭一個PE基金。
  
  今年的密集動作,尤其是第一傢由民營資本與外資合資的壽險公司的出爐,揭示瞭其金融版圖重啟的信心。
  
  郭廣昌對《中國周刊》記者解釋,這是外部環境和自身實力發生變化的結果。“金融板塊的進與退,反映的是環境的變化,包括國傢的政策層面以及方方面面的變化。
  
  同時,整個市場也在變化,復星本身的實力也在不斷變化中。再次,我們現在更加註重長遠性投資,更能忍受一個投資五到十年不盈利的狀況。十年、二十年以前,顯然復星沒有這個能力。”
  
  梁信軍具體描述瞭行業巨頭轉換的秘密,金融行業可能是下一個大佬。“看民營企業,過去做鞋帽、飲料的人也就是幾個億利潤。說到十幾億利潤,腦海裡面浮想出來的一定是挖礦、鋼鐵、造船的。但現在就要修正瞭,做消費品的,開超市可以賺到三十幾個億的稅後利潤。金融成長也很快。一個企業比較重要的,還是要順應時勢,把握什麼是高成長的。”
  
  但復星的金融板塊能否成氣候,仍然依賴國內的宏觀環境。有一種說法,過去二十年,允許民營企業做什麼,什麼就可以賺錢。基本上,復星多年的發展,講述瞭這個道理。
  
  “我們92年創業到98年那一段時間,政府的管制放松,比如允許民營企業做藥廠,藥廠賺錢。允許民營企業做房地產,房地產成長非常快。1998年到2008年那個階段,是高速工業化。
  
  無論造船、鋼鐵、原材料都是那段時間積累的。中國經濟正處在轉型的關鍵時期,即將實現由制造大國向消費大國、資本大國的轉變。金融服務業務將是促進並受益於這兩大轉變的最重要的產業領域。而可不可以投資保險業,已經是個偽命題。”
  
  復星已經成立瞭金融事業部,除瞭擁有保險公司、證券公司,復星也不拒絕投資銀行。“起碼復星認真思考過、看過。”
  
  但風險當然存在,尤其是政策的風險。
  
  梁信軍對此持樂觀的態度:對於民營企業參股金融機構的問題,監管本身的確是慢慢放松的。比如保險產品的創新設計問題,現在保監會允許你嘗試。我們投資的范圍也在擴大,現在可以投一點不動產、保障房,過去是不允許的。“我相信管制越來越科學、合理。”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