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搜索女總裁鄧亞萍的升職記

  人民搜索女總裁鄧亞萍的升職記
  
人們總說一句話,是性格決定命運還是命運決定性格。鄧亞萍的命運還是性格決定的,“競技體育的殘酷告訴瞭我,人生沒有捷徑,隻有靠自己去拼”,她沒有選擇容易的事情來做,而是選擇瞭對自己來講最有挑戰性的事情來做,實踐證明,她的選擇是對的。

2010年國慶節前夕,昔日“乒乓女王”、37歲的鄧亞萍完成瞭人生又一次華麗轉身——正式出任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兼“人民搜索”網站總裁,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年輕的正廳級女幹部。

三年內完成“三級跳”

在眾多轉型從政的女運動員中,鄧亞萍無疑是最成功者之一。鄧亞萍的“當官”跟她的很多前輩不同,她並不僅僅是擔任體育行政管理領域的職務,早在兩年半前就她已經進入瞭國傢機關,擔任的職位是共青團北京市委副書記(副廳局級幹部)。

一年後,鄧亞萍又正式調任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兼“人民搜索”網站總裁,短短三年內,鄧亞萍完成瞭“三級跳”。

13年前,24歲的鄧亞萍帶著4枚奧運金牌退役,此後她用瞭整整11年時間分別在清華大學、英國諾丁漢大學和劍橋大學學習,先後獲英語專業學士學位、中國當代研究專業碩士學位和經濟學博士學位。

同時,在求學期間,在前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的鼓勵和幫助下,鄧亞萍在悉尼奧運會後正式進入瞭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那是她“仕途”的真正起點,後來她又兩度成為北京申奧大使、在國際奧委會道德委員會以及運動和環境委員會兩個委員會任職、擔任北京奧組委官員……

對於一個運動員來講,退役後的選擇有很多種,有從商的,有從政的,有進演藝圈的……然而,鄧亞萍選擇退役的原因主要有兩個,第一個原因是打乒乓球打瞭19年,相當長的時間,已經獲得瞭18個世界冠軍、實現瞭大滿貫;第二個原因是為瞭在退役後適應社會,很想去讀書。從退役選擇讀書來看,鄧亞萍的選擇還是性格決定的,“競技體育的殘酷告訴瞭我,人生沒有捷徑,隻有靠自己去拼”,她沒有選擇容易的事情來做,而是選擇瞭對自己來講最有挑戰性的事情來做,實踐證明,她的選擇是對的,她是一個笑到最後的人,人常講的兩句話“性格決定命運”,“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在她身上都得到瞭很好的驗證。

“臨近退役時,我便開始設計自己將來的路,有人認為運動員隻能在自己熟悉的運動項目中繼續工作,而我就是要證明:運動員不僅能夠打好比賽,同時也能做好其他事情。(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哪天我不當運動員瞭,我的新起點也就開始瞭。”3年前在出任北京奧組委官員時鄧亞萍在接受筆者采訪時回憶說,“1996年底,我被薩老提名為國際奧委會運動委員會委員。

我明白,這既是國際奧委會的重用和信任,也是一次嚴峻的挑戰。奧委會的辦公語言是英語和法語。然而,這時我的英語基礎幾乎是零,法語也是一竅不通。面對如此重要的工作崗位和自己外語水平的反差,我心裡急得火上房。”

亞特蘭大奧運會結束後,鄧亞萍以英語專業本科生的身份初進清華時,她的英文幾乎是一張白紙,既沒有英文的底子,更別說有口語交流的能力。“懷著興奮而又忐忑的心情邁進清華大學。老師想看看我的水平——你寫出26個英文字母看看。我費瞭一陣心思總算寫瞭出來,看著一會兒大寫、一會兒小寫的字母,我有些不好意思——老師,就這個樣子瞭。但請老師放心,我一定努力!”

“上課時老師的講述對我而言無異於天書,我隻能盡力一字不漏地聽著、記著,回到宿舍,再一點點翻字典,一點點硬啃硬記。我給自己制定瞭學習計劃:一切從零開始,堅持三個第一——從課本第一頁學起,從第一個字母、第一個單詞背起;一天必須保證14個小時的學習時間,每天5點準時起床,讀音標、背單詞、練聽力,直到正式上課;晚上整理講義,溫習功課,直到深夜12點。”由於全身心地投入學習,鄧亞萍幾乎完全取消瞭與朋友的聚會及無關緊要的社會活動,就連給父母打電話的次數也大大減少。

為瞭提高自己的聽力和會話能力,她除瞭定時光顧語音室,還買來多功能復讀機。由於總是一邊聽磁帶,一邊跟著讀。同學們總是跟她開玩笑:“亞萍,你成天讀個不停,當心嘴唇磨出繭子呀!”“但我相信:沒有超人的付出,就不會有超人的成績。這也是我多年闖蕩賽場的切身體驗。”

學習是緊張的,每天的課程都排得滿滿的。除學習之外,鄧亞萍每周還要三次往返幾十裡路到國傢隊訓練基地進行訓練,疲勞程度可想而知。“每天清晨起床時,我都會發現枕頭上有許多頭發,梳頭的時候也會有不少頭發脫落下來。對此我並不太在意,倒是教練和隊友見到我十分驚訝:‘小鄧,你怎麼瞭?’我說:‘沒什麼,可能是學習的用腦和打球的用腦不一樣吧。’”

為瞭更快地掌握英語,幾位英語老師建議鄧亞萍到國外去學習一段時間,在他們的熱心幫助下,經清華大學和國傢體育總局批準,1998年初剛在清華讀瞭幾個月的鄧亞萍作為交換生被送到英國劍橋大學突擊英語。

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又是一個艱難的起步。最初的幾個月,鄧亞萍一直都在艱難地適應劍橋的學習環境。和普通學生一樣,鄧亞萍買瞭輛自行車,準備每天騎車往返學校。但第一天房東領她走瞭一遍,第二天自己卻找不到路瞭。問路也無法與人交流,這種窘迫讓鄧亞萍永生難忘。

為瞭趕功課,鄧亞萍起早貪黑,每天隻睡幾小時。中午吃的是傢裡帶去的三明治,晚飯經常吃的就是方便面加青菜、西紅柿和雞蛋。幾乎每天都要學習到午夜才能睡覺。雖然基礎比其他同學差,她總是不甘心,想超過別人。這種好勝的心理後來才慢慢開始轉變:“畢竟基礎不同,從運動員到學生是一個非常大的轉折,學習上升也要有個過程。”回到清華,鄧亞萍的畢業論文題目是《國球的歷史及發展》。從開題報告,到第一次提交論文,以至論文的最終修訂,鄧亞萍不僅每一項都達到標準,而且步步提前,趕在時間表前完成。“我終於戴上瞭學士帽,在畢業典禮上,我用流利的英語向老師致詞。”

2001年9月,鄧亞萍從清華走進英國諾丁漢大學攻讀碩士。“原本更喜歡劍橋,那裡風景可人,令我心醉。可我還是投奔瞭諾丁漢大學,因為諾丁漢大學有全英國最棒的外語系。”多年後回憶當年清苦的求學生活,鄧亞萍說:“打球的時候,兩眼視力都是1.5,上學以後下降得很快,現在有一隻眼已經0.6瞭。學習和打球相比完全是兩碼事,睡眠不足,上課總是犯困,眼睛睜不開,越坐越困,恨不得用根棍兒把眼皮撐起來。可對面坐著的是老師,你又不可能睡覺,更不可能溜號。剛開始時這種感覺特別明顯,後來慢慢適應瞭這種生活,知道該怎樣安排好作息,找到瞭一些規律。”

在諾丁漢大學上課的過程中,鄧亞萍總是抓住一切機會搶著發言。老師開玩笑地說,從她學習的勁頭可以看得出她是一個世界冠軍。當再次拜會薩馬蘭奇先生時,鄧亞萍的碩士論文《從小腳女人到奧運冠軍》給瞭薩翁一個驚喜。2002年12月22日,她如願獲得碩士學位。薩馬蘭奇先生稱贊她“擁有瞭打開世界大門的鑰匙。”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