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CEO丁磊:創業隻是按自己的意圖做事_勵志人物

  網易CEO丁磊:創業隻是按自己的意圖做事
  
  但願旗下有道能夠成為搜索引擎行業中的佼佼者,並將不遺餘力的在搜索方面進行投入。同時,丁磊也表示不排除通過吞並或收購的方式推動搜索業務發展。第一季度財報顯示,2010年第一季度網易總收入為12億人民幣,其中在線遊戲收入11億人民幣,而同期凈利潤為4.52億人民幣。數據顯示,截止至2010年3月31日,網易的現金和按期存款共為77億元人民幣(11億美元)。丁磊是如何打造網易帝國的?他是如何走上創業道路的?
  
  都說丁傢出瞭個“神童”
  
  丁磊出生在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傢庭,他四五歲的時候,也很調皮,但不是像別的孩子一樣整天在外面淘氣搗蛋,而是喜歡呆在傢裡擺弄他的小玩意:一些電子管件、半導體之類的東西——丁磊的父親是寧波一個科研機構的工程師,後來丁磊迷上無線電,很大程度上是受瞭父親的影響。初一的時候,他組裝瞭自己的第一臺六管收音機,在當時,那是一種最復雜的收音機,能接受中波、短波和調頻廣播,這項發明,在當地一時傳為佳話,都說丁傢出瞭個“神童”,長大以後一定是當科學傢的料子。
  
  1989年進入電子科技大學的丁磊,對成都的濕潤天色十分不適應,但這涓滴沒有影響到他樂觀的性格。丁磊大學時代的輔導員張陳興老師講,丁磊老是一幅笑嘻嘻的面孔,他仍是班裡的團支部書記,樂於助人。假如說丁磊能有後來的成就,應該歸功於他常常到藏書樓翻閱外文科技尤其是計算機書籍,“他比別人早一步得到最新的世界科技動態,有關互聯網的信息也是從那裡得來的。”
  
  丁磊不願談及其個人糊口。但成名之後,他在公然場合曾表示,他不反對大學生談戀愛,隻是不要曠廢學業。他使用曠廢而不是影響,可見他對談戀愛所消耗的時間和精力是有足夠熟悉的。
  
  然而,在大學真正占用其大量時間的仍是當時方興未艾的計算機技術和知識。他大學的馮老師說:“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1992年冬天,丁磊大四上學期,我搞瞭一個電磁場CI軟件的成果展示。丁磊和其他幾個同學下來主動找到我說,他們對此十分感愛好,假如交給他們做,一定能把這個軟件做得更好。那自信的樣子容貌讓我打動。”
  
  在課題組工作的日子,丁磊已經展示出瞭較強的能力,尤其是在計算機編程方面。“在當時能用計算機編程和做一些界面的設計,已經是很不錯的事情。”
  
  丁磊對計算機編程的愛好從這裡展開,他的性格也在大學時代逐漸顯現出來。馮老師說,“丁磊給我的感覺就是他不是個被人鋪排的人。”這樣的性格被他大學時代的室友伍浩進一步演繹,他說:“他的成績隻是中上,他不張揚,但他的闖勁給人印象深刻,他的興趣就是編程。”
  
  1993年,在成都濕潤天色中已經習慣吃辣的22歲的丁磊,帶著他對計算機編程的特殊興趣和特有的不服輸的脾氣,從被他稱為中國最好的電子產業的高等學府走向社會。
  
  丁磊說他當初選擇電子科技大學的一個重要原因小時候就有做電子工程師的夢想,另外就是學校招生簡章上說該校擁有數萬冊電子專業類藏書。如今懷揣著電子科技大學畢業文憑的丁磊被分配回自己的傢鄉寧波,進入令人艷羨的寧波市電信局工作。
  
  與丁磊同年分配進電信局的有16個人,幾乎都來自名牌高校,良多人對電信局旱澇保收的工作很滿足,以為屋子、工資都不錯。但丁磊無法接受這樣的工作模式和評價人的尺度,他在大學裡已經體現出的不服人管的脾氣再次顯現出來。1995年從電信局辭職。“這是我第一次開除自己。但有沒有勇氣邁出這一步,將是人天生敗的一個分水嶺。”
  
  “我選擇瞭廣州,由於當時廣州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固然舉目無親,丁磊仍是決定去闖。當時,外企靈活而且獎罰分明的軌制,同時又沒有官僚習氣,對於年青人來說,這些無疑都是極具吸引力的。這樣丁磊就去瞭一傢有名的軟件外企。
  
  但外企工作同樣煩悶,天天重復同樣的工作對丁磊的創造性是一種壓制。1996年,丁磊與他人合作經營一傢隻有20幾名員工的小公司,這傢公司的ISP業務受到電信部分的擠壓,“而且雙方在良多理念上也無法達成一致,我感到很灰心”,丁磊一年後迅速退出。
  
  創業隻是按自己的意圖做事
  
  1997年5月,丁磊創辦網易公司,他據有50%以上的股份,成為真正的老板。據說,所有的創業基金都是丁磊當年寫軟件時積攢下來的,而到底是多少錢目前尚無表露。“當時並沒有老板的概念,隻是但願按照自己的意圖做事。”丁磊回顧說。
  
  丁磊坦言自己當時隻有26歲,沒有成熟的治理經驗,“當時以為隻需管好2、3個人就行瞭,哪知企業治理需要如斯多的時間、經驗和知識”;資金也是題目,好在當時經營INTERNET的公司很少,他大膽勇敢設想用163這樣的一個數字來註冊一個域名,由於這樣做不僅易記,而且不會像英文字母那樣輕易攪渾、難念,把撥號上網的號碼和公司名稱都結合在瞭一起。丁磊現在說起來還頗為得意:“良多時候就是這樣,最簡樸的地方卻是很多人所想不到的。”
  
  後來網易兩年的發展的確瞭得,創造瞭良多個中國互聯網的第一,丁磊自豪地說,“這與決議計劃者的眼光有關”。網易將總部移居北京,成為公司發展的一個新出發點。這個新的出發點也為日後登陸納斯達克奠定瞭更堅實的基礎。
  
  並非靠風險投資起傢的網易最後仍是將目光瞄準瞭風光無窮的納斯達克市場。
  
  在網易上市前中國概念的中華網和新浪網初登美國股市時正值納斯達克狂炒網絡之時,而2000年6月,當網易登陸納斯達克時,網絡股已經開始走下坡路。“當時主要想通過公司上市,把企業進一步做大做強。”
  
  美國東部時間2000年6月30日上午11時,網易在納斯達克股票交易所正式掛牌交易。截至當日收盤時,網易股價跌至15.12美元,跌破瞭15.50美元的發行價。(創業  www.share4tw.com)網易此次共發行瞭450萬份存托憑證,每份存托憑證合普通股100股。上市前,因為認購需求小於預期,該公司將發行數目由750萬份削減至當前規模。美林證券公司和德意志銀行是網易的主承銷商。
  
  跌破發行價對於網站的經營者意味著很大的壓力。由於一般的投契者都是在上市後才會參與,而以發行價買進的都是戰略投資者,跌破發行價意味著這些機構的賬面損失,以後他們肯定會更緊密親密地關註公司的經營狀況,從而給經營者帶來較大的壓力。這種壓力在網絡經濟開始大幅回落的情況下變得日益沉重。
  
  網易在納斯達克的局面日益糟糕,最後是一步步走向深淵。2002年7月,網易公佈因未能呈報年度報表而收到納斯達克計劃予以停牌的通知,同時網易在納斯達克交易的股票代碼也由NTES改稱NTESE.
  
  2001年初的丁磊最迫切的願望就是想把網易賣掉,但沒人敢買。到瞭9月,想賣也賣不掉瞭,網易因涉嫌財務欺詐,停牌長達4個月。
  
  面臨如斯危急的局面,年青的丁磊表現出與其春秋並不十分相當的幹練。丁磊表示,網易已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納斯達克以20-F表格呈報年度講演。網易公司同時確認:對納斯達克以前公佈的因為公司未能在劃定日期之前呈報年度講演而對網易公司股票進行停牌的決定,將審慎地進行抗辯。
  
  丁磊的自信和努力終於得到回報,網易在停牌將近4個月後公佈,對於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對網易的美國存托股在納斯達克國傢市場上停牌的決定,網易已經上訴成功。網易公司股票已於美國當地時間2003年1月2日上午恢復在納斯達克股票交易市場的交易。網易股票在恢復交易後立刻上升46.33%,並以每股0.95美元的價格收盤。
  
  丁磊下定決心將網易的三大業務重點鎖定為在線廣告、無線互聯和在線娛樂。由此可見,網絡遊戲在丁磊的戰略規劃中占據著極其重要的地位。自從2001年底推出《大話西遊》以來,網易已經從網絡遊戲領域的“小人物”變成該領域的巨頭之一。事實證實,盡管網絡遊戲市場競爭激烈,網易的投入仍是獲得瞭很好的回報。
  
  網易成功瞭,2002年是中國短信“爆炸”的一年,而在遍佈中國的網吧裡,年青人正尖叫著大把花錢。2002年8月後,這傢公司變成暴利企業。隨後是網易股價連續暴漲,當年逃離網易的老員工現在動輒唉聲嘆氣。
  
  “我對財富多少已經比較稀薄,對富豪榜排第幾更是麻痹。”丁磊對於財富的說法很飄忽。也許是日漸成熟的緣故,在今年5月21日-9月15日,網易股價接近高點時,丁磊先後出售166萬股網易股票,收益近一億美元,固然和他手持的網易股票的總量比,這隻能算是小部門,英國《金融時報》戲稱,也許他需要一點零花錢。但從另外一個角度說,現金為王的觀念也許開始占據首富年青的大腦,而另一方面熱衷網絡股炒作的人們是否應該有更清醒的頭腦。
  
  他的恬澹同樣讓他在納斯達克之行時盡管佈滿驚濤駭浪,但並無多少經驗的丁磊都能從容應對。他說:“一會有人說我發達瞭,一會又有人說我栽瞭;評上首富贊不絕口,近日網易跳水,也有人說財富縮水”,“我對這一切一般是不聞不問。我以為我們應該更多地考慮股東的利益、企業的發展、員工的提高。”
  
  認識丁磊的人以為他不是一個張揚的人,他的這一性格在大學時代就已經表現出來,在後來的日子裡繼承保留下來。一個成熟的企業傢具有這樣的特質有的需要塑造,而丁磊則是性格使然。他甚至不是董事長,也不兼CEO,他就是占網易股份最多的董事,這樣的富豪在中國的百富榜上可能是惟一的。
  
  丁磊的個人財富在與網易股價一起飆升,丁磊的紙面財富也躍上瞭50億人民幣的臺階。他的創富速度在中國史無前例,網易剛滿6歲,而他自己也還不外32歲。
  
  很多人都還記得,1999年初,當時的網易已經創立兩年有餘,正在向門戶網站邁進,與新浪、搜狐比擬仍是一個剛剛嶄露頭角的小網站。那時丁磊奔走於京粵之間,為互聯網、為網易搖旗吶喊,儼然一個互聯網旗手。那時,《互聯網周刊》還收到瞭一篇題為《我和網易》的投稿,作者丁磊細心的附上瞭尺度照和具體的個人檔案,如今,想采訪丁磊絕對成瞭一件不輕易的事情。
  
  時過境遷。丁磊已厭倦拿股價去計算財富,“我又不能一股腦兒把股票都賣掉,首富頭銜毫無意義”。
  
  一個有趣的故事就是:某電視臺的幾個記者去網易采訪,想找一間靠窗有陽光的辦公室架機位,網易的接待職員就推薦瞭丁磊的辦公室。扛著機器的攝像師說,好呀,順便可以參觀一下中國互聯網行業最豪華的辦公室瞭。但故事的結局使攝像師大跌眼鏡:那隻不外是一個小小的三角形空間,和所有員工一樣的桌椅,一些唱片,一臺普通的桌面音響。如斯而已。
  
  從垃圾股到本日的中國概念“明星”,網易的轉變讓人覺得像個神話。對此,丁磊說:“我已經32歲瞭,從鬥志昂揚的時期到瞭成熟思索的階段。因此我的心情不會隨股價的漲跌而變化,特別是我個人不會由於財富的多少影響到我的未來糊口、工作及思索題目的方式。”而對於有網站評比“金牌王老五”把他名列第三,他則一笑瞭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