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成瞭億萬富翁,我在潘石屹的工地當小工_勵志人物

  潘石屹成瞭億萬富翁,我在潘石屹的工地當小工
  
  這是一段多年前的回憶錄,按說早已不算新聞。但講述並刊登這段與億萬富翁潘石屹有關的回憶,揭示“富人之所以為富人,窮人之所以為窮人”的秘密,對於廣大讀者來說,有重要的啟示作用!
  
  講述這段回憶錄的是一個叫李勇的打工漢。21年前,他和潘石屹在深圳的南頭邊關相識,走深圳、闖海南,一起挑過紅磚,一起抬過預制板,同吃過一份盒飯,同喝過一瓶礦泉水,成瞭一對共患難的“苦友”。然而,如今的李勇仍然輾轉各地打工,而潘石屹卻成瞭擁有300億元的SOHO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兼聯席總裁。他們的命運、人生道路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落差呢?他們的故事,能給我們什麼啟迪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個打工漢的回憶和反思,從中尋找答案吧!
  
  深圳,兩個“盲流”南頭邊關檢查站偶遇
  
  李勇是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楊傢鎮人,高中文化。1987年2月,21歲的他來到廣州打工,可一直沒有找到正式的工作。7月底的一天,他懷著碰碰運氣的想法,來到深圳南頭邊關檢查站,想去深圳打工,卻沒有邊防證過關。沒想到,在這裡他認識瞭同樣沒有邊防證卻也想去深圳的一個年輕人,兩人從此成瞭共患難的鐵哥們。
  
  那是上午11時,李勇在南頭關口徘徊時,一個與他年齡相仿的人突然拉著他的手說:“你想去深圳嗎?我們去找個熟悉這裡的人帶我們去吧!”沒多久,他們找到瞭一個專門幹這種事的人,各交瞭50元錢後,在那人的指點下,從鐵絲網下面的一個洞爬瞭過去。李勇當時還心痛花瞭50元錢,同伴卻深深吸瞭兩口氣,興奮地叫道:“深圳,我潘石屹來瞭!”
  
  過瞭邊防站,他倆這才開始瞭交談。李勇得知,同路人叫潘石屹,比他大兩歲,甘肅天水人,居然是從北京國傢石油部管道局經濟改革研究室辭職來闖深圳的!李勇吃驚地說:“你為什麼放著好好的鐵飯碗不幹,來深圳啊?這不是瞎折騰嗎?”潘石屹毫不在意地說:“深圳發展那麼快,我們肯定能闖出一片更好的天地!”他倆越聊越投緣,很快就以兄弟相稱。
  
  李勇和潘石屹來到深圳市佈吉鎮。白天,他們四處找工作,晚上,就擠在3元一晚的招待所裡。然而,他們走遍瞭佈吉鎮,也沒找到工作。一個多星期後,兩人把口袋翻瞭個遍,隻剩下5元錢瞭。李勇沮喪地說:“這可怎麼辦哪?明天就得餓肚子瞭!”潘石屹看著桌上的5元錢,樂觀地說:“我們不是有一身力氣嗎?明天去賣苦力,暫時解決生存問題吧!”
  
  第二天,他們在佈吉鎮的一傢工地上找到瞭挑磚頭的活兒,每天10元;晚上如果加班,每小時1元。李勇算瞭算,滿足地說:“潘哥,我們在這裡長幹吧,每月能賺300多元呢!”潘石屹卻說:“先在這幹吧,解決瞭肚皮問題,以後再想其他法子。”
  
  潘石屹以前沒幹過粗活,第一天便磨得肩頭出血……令李勇想不到的是,潘石屹很快適應瞭這種苦生活。而且有一天幹完活兒,當李勇準備休息時,潘石屹卻向包工頭支瞭30元錢,拉著李勇來到街頭的一傢書店,他一下買瞭3本經濟方面的書,李勇卻買瞭一本武俠小說《白發魔女傳》。回工地後,李勇見潘石屹把經濟書也看得津津有味,不禁好奇地問:“潘哥,這書有什麼意思?你為什麼看得這麼帶勁?”潘石屹笑瞭笑,說:“我看書,是學習;你看書,是消磨時間哪!”
  
  兩人在工地上幹瞭一個月,每人領到瞭350元的工資。潘石屹對李勇說:“老弟,現在我們有些錢瞭,馬上出去尋找更好的機會吧!”李勇覺得這年頭能掙300多元錢,已經很不錯瞭,不舍地說:“我們還是留在這裡把工程幹完吧,一年就可以存上好幾千元呢!”潘石屹卻說:“老弟,隻要我們找到更好的機會,不要說幾千元,就是幾萬元,也不值一提!”經過潘石屹一再勸導,李勇才跟著他一道向工頭辭瞭工。
  
  1987年11月,他們終於應聘為深圳市福田區正泰貿易公司的業務員。公司主要銷售電話機,底薪200元,再按業績提成。然而,由於兩人不懂粵語,普通話也帶著濃厚的方言,盡管他們很拼命,業績卻並不佳。有一次,他倆來到一傢公司推銷時,說瞭幾遍人傢也沒聽明白。對方惱瞭,說:“你們普通話都不會說,搗什麼亂?出去!”李勇漲紅著臉,背著電話機就準備走,可潘石屹示意他等一等,然後掏出筆和紙,飛快地寫道:我們是推銷電話機,而不是推銷普通話,我們的普通話說得不好,但電話機的質量很好。對方接過字條看瞭看,點頭說:“嗯,你說的有道理,那就看看產品吧!”後來,對方居然一下買瞭5部電話機。
  
  第一個月,他倆一共隻推銷瞭20部電話機,一分錢的提成都沒有。李勇埋怨道:“以前每月能掙300多元,錢來得多安穩,可現在,唉……”潘石屹卻不以為然,說:“你眼界放開些,在工地上靠賣苦力,每天掙10多元錢,就滿足瞭嗎?隻要找到瞭改變命運的機會,每天何止10元,掙1萬元也不足為奇!”李勇盡管覺得潘石屹的說法有點異想天開,但還是受到瞭感染,最終留瞭下來。
  
  他倆隨後果真打開瞭局面,月收入漲到瞭500多元,潘石屹還因為點子多,被提拔為業務經理。可李勇哪能料到,潘石屹還是不安心、不滿足。有一天,潘石屹興奮地對他說:“老弟,報紙上說海南建省瞭,成瞭我國最大的經濟特區,我們一起闖海南吧!”李勇大吃一驚,皺著眉頭說:“潘哥,留在這裡吧!去海南人生地不熟的,每月能掙五六百元錢嗎?”潘石屹卻說:“你放心吧,海南剛剛建省,機會多的是。我們去,一定不會錯!”在潘石屹的勸說下,1988年5月底,兩人各自帶著1000多元的積蓄闖到瞭海口。
  
  恨死“潘哥”,他除瞭折騰還是愛折騰
  
  然而,他倆到海口住瞭半個月,還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李勇埋怨道:“潘哥,你就是喜歡瞎折騰。在深圳,你都是經理瞭,可你不知足,偏偏來海南。現在工作都找不到瞭……”潘石屹隻得安慰他:“老弟,機會不需多,一個就可以改變我們的窘況,慢慢等吧!”
  
  兩個月過去瞭,他倆仍沒找到好機會。眼看帶的錢又要花光瞭,李勇心急如焚,看到潘石屹每天都要買報紙看,他又開始埋怨:“我們飯都沒錢買瞭,你還看報?看報能賺到錢嗎?”潘石屹卻說:“我們不怕吃苦,有什麼可怕的?萬一沒錢吃飯,就去賣苦力唄!”
  
  8月26日中午,李勇和潘石屹兩人仍沒找到門路,手中僅剩下6元錢瞭。潘石屹拿著5元錢,去買瞭一份盒飯,兩人分吃瞭盒飯後,冒著太陽繼續走在大街上找工,渴得嗓子都冒煙瞭。潘石屹拿著最後的1元錢,買瞭一瓶礦泉水,說:“兄弟,喝兩口吧,太渴瞭!”就這樣,兩人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把一瓶水喝得一滴不剩。潘石屹擦瞭擦嘴巴,提議說:“這裡到處辦磚廠,去磚廠打工吧!”
  
  當天下午,他們來到海口市東英鎮的一傢磚廠尋工。磚廠的老板姓王,對他倆說:“你們穿得清清爽爽,一看就不是做磚的樣子,走吧!”李勇見人傢連賣苦力的機會也不給,急得快哭瞭。(創業  www.share4tw.com)潘石屹卻挽起褲管,往黃泥中一站,對王老板說:“我這樣像做磚的樣子瞭吧?你放心,隻要來瞭磚廠,我們就不會比其他人差!”老板來瞭興趣,收留瞭他們。
  
  磚廠建在山上,不通電,隻能點煤油燈照明,挖土、和泥、脫磚坯和壘磚墻全靠人力,一天下來,不但滿身滿臉是泥,而且全身酸痛。李勇很後悔,說:“潘哥,在深圳時安穩輕松,掙的錢也多。現在倒好,這活既臟又累,而且掙不瞭幾個錢……”潘石屹還是樂觀地說:“老弟,闖天下哪有一帆風順的呢?我以前根本沒做過什麼苦力活,都沒埋怨,你還埋怨什麼呀?休息吧!”雖然潘石屹一直硬扛著,但他畢竟身體單薄。李勇看到他實在吃不消,便勸他少幹點,自己等一會兒幫他幹。沒想到潘石屹說:“我們這樣幹下去,的確不是辦法。明天我去和老板談談。”李勇不解地問:“我們剛來這裡,能談什麼?”潘石屹笑瞭,說:“現在不告訴你,你明天跟著我去就知道瞭!”
  
  第二天,潘石屹就叫上李勇一起找到瞭王老板,他一條一條地給老板提建議:把水引到磚廠,提高工作效率;雨季搭建雨篷燒磚……最後,他說:“老板,我不會一輩子都在這裡賣苦力,如果你信任我,就讓我幫你來管理這個磚廠,第一個月暫時付200元錢的工資,保證比現在的效益好得多!一個月後,我讓你心甘情願地付我500元一個月!如果你不信任我,那就算我沒說!”王老板聽瞭,說:“我想想,明天再給你們答復吧!”
  
  告別王老板後,李勇說:“潘哥,你可真大膽,和老板剛見瞭一面,就向他提建議,要當廠長……”潘石屹說:“他如果答應,我覺得我能管理好;不答應,我也不會虧什麼。但不試試,怎麼知道呢?”第二天,王老板叫潘石屹和李勇一起去吃飯,說有事情商量。飯桌上,王老板表示潘石屹說得有道理,答應讓他做磚廠的廠長。就這樣,潘石屹剛到磚廠20多天,搖身一變成瞭廠長。李勇佩服地說:“潘哥,你真有膽識,一來就想當廠長,還當成瞭。”
  
  潘石屹做瞭磚廠的廠長後,立即在管理上開始改革:花幾百元錢買來水管,從山上引水到磚廠和泥;又買來瞭小型的發電機,方便夜間照明和加班……這樣,效率提高瞭很多,每天的生產量也提高瞭不少。潘石屹把磚廠管理得有聲有色,老板第二個月便把他的工資提高到每月500元,3個月後再次提高到800元。
  
  多年後,他怎麼就成瞭億萬富翁
  
  一年後,潘石屹的月工資已漲到瞭1000多元,而李勇也被他提拔為管理20多人的組長,每月也有300多元收入。李勇終於松瞭口氣:隻要不再折騰,每月能掙幾百元,多好啊!
  
  1989年10月,王老板把經營重點轉到瞭房地產上,準備轉讓磚廠。潘石屹得知後,對李勇說:“老弟,我們把磚廠承包下來,幹不幹?”李勇一聽,連忙搖頭,害怕地說:“潘哥,我們剛過上幾天安穩日子,你又要折騰啊!到時如果倒欠一身債,如何是好?”潘石屹勸道:“你怎麼老是縮手縮腳?我們來海南不是尋找機會的嗎?承包磚廠就是不錯的機會!你不幹,我也要幹!”李勇不好意思再拒絕瞭,說:“我不投入錢,隻幫你做事。到時賺得多,你就多給我點工資;虧瞭,算我白幹。”潘石屹點頭答應瞭。兩人馬上找到老板,通過一番談判,以每月8000元承包瞭磚廠。承包後,潘石屹把磚廠經營得更加紅火,第一個月交瞭承包款後,還凈賺瞭1萬多元,給瞭李勇1000元工資。很快,磚廠得到瞭發展,員工從最初的100多人增加到瞭400多人,每月都贏利兩三萬元,李勇的收入也漲到瞭兩三千元——這在當時可是老板級的待遇啊!李勇樂得像做夢一樣。
  
  有瞭錢後,李勇雖然工作仍認真負責,但他的生活卻悄然發生瞭變化,學會瞭抽煙和喝酒,工餘去街上的錄像廳看錄像。有一次,當他準備上街看錄像時,潘石屹叫住他,說:“老弟,看什麼錄像?我們騎自行車繞著海口看風景吧!”那天,潘石屹騎著自行車,饒有興趣地在街上到處逛,相陪的李勇卻感到既熱又累,心裡暗暗埋怨:好不容易才休息一天,看錄像多舒服,潘哥卻要騎自行車折騰,找罪受,完全是精神病……此後,潘石屹再叫他騎自行車去逛時,他便拒絕瞭。
  
  誰知好日子剛剛開始,1990年初,海南經過兩年迅猛的大興土木後,房地產市場跌入瞭低谷,紅磚根本賣不出去,而磚廠每個月的開支卻要數萬元。到瞭5月底,兩人所有的積蓄都花光瞭,可磚廠的銷路仍沒轉機。又堅持瞭一個多月後,潘石屹隻得低價處理瞭所有的磚瓦,勉強付清瞭員工的工資。這次打擊,讓李勇變得很消沉。他坐在地上,一個勁地埋怨自己:明明知道潘石屹過不瞭安穩日子,自己為什麼要跟著他這樣瞎折騰啊?
  
  但是,潘石屹卻站在磚廠門口和手下的員工一一道別。當最後一個員工走後,他居然淚流滿面地痛哭瞭,可到瞭晚上,他提著瓶白酒,對李勇說:“老弟,我們今晚一醉解千愁,酒醒後重新開始!”那晚,潘石屹足足喝瞭8兩白酒,醉得一塌糊塗,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來。看到李勇仍在發呆,他說:“老弟,不要傷心瞭,經歷過,失敗過,才能成功……”可李勇想:你說得輕巧,這次我可虧瞭1萬多元錢,你虧瞭好幾十萬哪!誰還敢和你繼續折騰啊?當潘石屹再次要他跟自己闖蕩時,李勇搖頭瞭,說:“我不願再過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瞭,不想再跟你折騰瞭!”潘石屹見李勇鐵心不再闖蕩,隻得作罷。1990年8月25日,兩人在破敗的磚廠握瞭握手,互道珍重後便分道揚鑣瞭。
  
  與潘石屹分別後,李勇又去海口的一傢建築工地上幹活兒,每月200多元。1993年5月,在建築工地打工的李勇,在大街上碰到瞭潘石屹。潘石屹一見到他,便熱情地請他到附近一傢飯店吃飯。席間,潘石屹告訴李勇,自己和幾個合夥人已經貸款500萬元,以2000元1平方米的價格買瞭8棟別墅,準備高價轉手賣掉賺錢。李勇一聽,頓時說:“潘哥,500萬哪!萬一虧瞭,一輩子就完瞭……”潘石屹卻笑道:“老弟,你不必為我擔心。我即使失敗,也是轟轟烈烈地失敗……”
  
  果然,潘石屹此後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1993年8月,山西老板韓九吉上門購買別墅,潘石屹開價4000元/平方米,韓九吉嫌房價太高,猶豫瞭。可再有人上門洽談時,潘石屹居然開價4100元/平方米……韓九吉坐不住瞭,以每平方米4000元的價格買瞭3棟。不久,潘石屹又以每平方米6100元的價格賣瞭兩棟……年底,他來到北京發展,成立瞭萬通公司,生意越做越大。而李勇在海南打瞭兩年工,回到老傢結婚生子後,仍然四處打工,養傢糊口……一晃十幾年過去,兩人的差距竟然有瞭天壤之別!
  
  2007年10月,李勇來到北京建國門外的SOHO工地上做小工。當他聽說SOHO的老板是潘石屹時,內心頓時掀起瞭狂瀾:如果一直和潘石屹在一起,自己怎麼可能還在工地上賣苦力!本來,他的內心湧起一陣陣的沖動,想去找找昔日的“潘哥”,但不知是出於自卑還是自尊,慚愧還是懊惱,他猶豫再三,最終並沒有去見“潘哥”。2008年春節過後,李勇來到廣州的一傢工地打工,他和擁有300億元的潘石屹的交情,也隻能讓他在打工之餘獨自回憶瞭。
  
  18年時間,能讓潘石屹成為眾人矚目的億萬富翁,也可以仍然把李勇困在工地上打工。接受采訪時,李勇感慨地說:“以前,我以為潘石屹的成功很偶然,可現在不這樣認為瞭。因為每當在生活的岔道口,我隻圖安穩,滿足於第二天就明白自己幹什麼工作,害怕失去現有的一切。當初,我還覺得潘石屹每次都是瞎折騰,其實他每次再折騰時,都有瞭更高的起點,終於折騰成瞭擁有幾百億的富翁!這就是我跟他的區別呀!”李勇的反思的確有道理,窮人之所以是窮人,是因為窮人貪圖安逸,隻要能吃著饅頭,就不會再奢求蛋糕!而潘石屹的成功,與他“能折騰”息息相關。因為,隻有敢於折騰,永遠不滿足現狀,才能贏得機會,才能不斷占據更高的人生新起點,獲得新的成功!這樣的人生雖然充滿瞭動蕩與坎坷,但正應瞭“無限風光在險峰”這句詩,經過磨礪的人生才能大放異彩啊!李勇和潘石屹的人生之所以產生這麼大的落差,其原因難道不在於此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