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希望收獲一個“大成”的案例_勵志人物

  雷軍:希望收獲一個“大成”的案例
  
  雷軍的心事
  
  他不缺錢不缺閑不缺聲譽,但缺少一個特別滿意的“大成”案例。這是一樁遺憾的心事。過去,似乎運氣總是差那麼一點點。這次,信風水信星座的他,是否為自己卜到瞭吉卦?
  
  雷軍看著一批互聯網牛人的崛起。他在金山擔任總裁的時候,馬化騰和丁磊還是“我們手下的站長。一個在深圳,一個在廣州”。他工作六七年的時候,請過一個湖北老鄉吃飯。這是小老鄉周鴻禕來北京吃的第二頓飯。
  
  這是數年前的事瞭。轉眼間,馬化騰的騰訊公司成為中國市值最高的互聯網公司,丁磊的網易也有聲有色。周鴻禕的360雖剛上市,但是他早已當瞭董事長。
  
  早早進入IT江湖的先驅雷軍本尊呢?
  
  人盡皆知的中關村勞模,在金山15年,帶著金山八年間五次沖擊IPO,終於上市。上市後離開。今年又被請回來當董事長。期間,他離開金山後轉身當起瞭天使投資人,投資瞭一大批成功的企業,其中有一個名叫凡客。
  
  他當然成功。不缺錢不缺閑不缺聲譽。但跟那些互聯網當時的小兄弟相比,他又有點寂寞。他缺一傢量級龐大,稱得上偉大的企業,一件在雷軍的評判標準上“大成”的案例。
  
  2011年8月,在北京798的發佈會上,他開始瞭另一輪征途。他手拿一款名叫小米的手機在全國百傢媒體和眾多粉絲面前亮相。牛仔褲、黑體恤,消瘦,帶點南方口音。
  
  有記者問,小米手機抗摔嗎?
  
  啪的一聲,他把手臂抬高,一松手,手機垂直著落在地上。
  
  40歲男人再出發創業,不狠不行。
  
  再出發之痛
  
  這天屬於雷軍。午後日頭熾烈,白光耀眼。發佈會還沒開始,很多男女排隊在場外,他們是小米或者雷軍的粉絲。由於來得太多,一些人沒能進入發佈會現場。這個情景,雷軍感到“震撼”。在發佈會後,他對《中國周刊》記者坦稱,之前還擔心六七百人的會場能否坐滿呢。
  
  IDG的熊曉鴿、凡客陳年,蘋果的供應商等一眾在商業領域小有名氣的人坐在臺下,或者有人有機會上去露個臉。在雷軍講解小米手機的間隙,不時迎來掌聲和歡呼。甚至有粉絲叫他“雷爺爺”。
  
  “雷爺爺”並沒有沉迷其中。以他過去二十多年的工作經歷、人脈資源為基礎搭建的明星效應,能否帶到市場,是不是每個人都買賬,他心中自有一本賬。
  
  “小米遇到很多困難,隻是我們今天真的不適合在這麼大范圍內講。”他想瞭想說。
  
  一個做軟件、做遊戲、做移動互聯網投資……總之是站在手機行業門外觀察瞭很久的人,真正踏進這條河流,才知道跟他過去的榮光不能完全融入,他仍然有創業者的“痛苦”。
  
  “舉個例子,當我決定做手機的時候,我見瞭100個人,才找到光平博士,我們倆一見如故,雖然第一面隻談瞭兩個小時。我講這一點,希望大傢能理解我從去年7月1號開始,跟小米同事保證三個月之內一定能找到最棒的團隊,這背後有多困難。開始,我找軟件公司圈子裡的,這個行業大傢都熟悉我,很快找得到,但是硬件公司的人一個也找不來。那時候我跟林斌(小米聯合創始人之一)每天見很多人,我跟每一個人介紹我是誰誰誰,我做瞭什麼事情,我想找什麼人,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見面談談。幾乎來小米的每個同事我都打過電話,每天面試,恨不得從早上談到晚上一兩點,仍舊遲遲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這三個月對我真是巨大的煎熬,每天都很痛苦。”
  
  劉德就屬於雷軍所說的那類“不知道雷軍是誰”的人。5月份,收到老朋友的邀請,他從美國來到中國,跟小米的幾個核心層談工業設計。他是雷軍找來做工業設計的高手,一手創建瞭某高校的工業設計系。在美國工作八年的他壓根不知道雷軍是什麼人。
  
  “雷總邏輯思維很強,語速很快。”劉德對《中國周刊》記者這樣形容雷軍給他的第一印象。談瞭幾個小時,雷軍對他直接發起瞭邀請。“很激動”,劉德顯然被雷軍的激情所感染,但在海外多年的他還是飛到上海,跟他的好朋友,也是小米的高層深入瞭解下小米和雷軍。一個月後,他給雷軍打電話來,答應回國出山。
  
  找到其他六個合夥人,這隻是雷軍創業的第一步。七個老男人的夢想要靠手機產業鏈上數百個供應商的支持。
  
  開過公司的劉德除瞭做設計,還被雷軍派來和供應商談判,“85%的供應商起初都拒絕瞭。”劉德隻好不厭其煩地跟人傢一談再談,見瞭一千多人,五個月瘦瞭20斤。他拉著雷軍一起去,要用雷軍的明星效應作為額外的籌碼。(
創業  www.share4tw.com)福島核電事故後,他們一起乘坐飛機趕到日本拜訪夏普,整架去日本的飛機上隻有十多個人。對方對於他們危機時候的拜訪表示感動,但在商言商,談判並不順利。“我們主要是講故事。一個從來沒做過手機,沒有既往成績證明的公司隻能講未來。講到最後,連自己都被自己感動瞭。”劉德回憶。
  
  這也是雷軍當初講給他的中國成長的故事,雷軍對供應商說,你們為什麼要錯過中國下一個十年的機會?這是雷軍看來“最肥的市場”,超過十億用戶的移動互聯網未來。
  
  雷軍VS喬佈斯
  
  雷軍崇拜喬佈斯。他說,喬爺是神,是自己無法企及的高度。“比爾·蓋茨也隻能稱為喬佈斯第二”。他對記者回憶,有關喬佈斯的書、報道都看過,是個地道的“喬粉”。
  
  他甚至打扮也越來越像喬佈斯,一樣的黑體恤,牛仔褲。一個早年間采訪過雷軍的記者對《中國周刊》記者回憶,2007年之前見到的雷軍,絕不是現在的樣子,當時習慣穿白襯衫西服褲黑皮鞋,“有點土。”
  
  有人說,雷軍在模仿喬佈斯。在小米手機發佈會上,雷軍也不斷拿蘋果手機的參數和小米手機做比較。這等於向外界宣示,小米的競爭對手,可以是蘋果。
  
  但實際上,雷軍選擇瞭和喬佈斯截然不同的道路。
  
  蘋果從一出生起就代表著喬佈斯“改變世界”的夢想。產品設計先行,一經推出就引領潮流。賣的是先鋒、時尚、叛逆的概念和生活方式。而雷軍的小米手機如同名字一樣低調、樸實。負責工業設計的劉德說,小米手機眼下“絕不是章子怡,而隻是一個普通人。緊要的是讓大多數人不反感,肯接受;而不是有多炫,有多酷”。
  
  “這是因為中國社會是混階層,還沒有形成中產階級,並不具備像蘋果那樣賣中產階級的基礎。”這是雷軍們的共識,也是小米手機1999元價格和力求功能取勝的緣由。他們希望上至銀行傢,下至大學生都能用得起,喜歡用。
  
  而喬佈斯推出的產品,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也有失敗的典型。這個天馬行空的人,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蘋果的產品也以封閉的系統聞名。缺點不少,但勝在優點夠突出、夠顛覆。常常喬佈斯下一個命令,就開始讓專業人員照著設想去做,並不在意未來用戶會怎麼想。
  
  而雷軍則隨時盯在網上,唯恐錯過任何一個人對手機的看法。在小米手機推出前,他在微薄上給很多人發私信,做業務交流。
  
  一個業內人士對記者說,雷軍太在意成功。這也是一把枷鎖,讓他不敢冒險,不得不謹慎。他是在“補缺”。過去,他用瞭50多部手機,他要做的是一部為手機發燒友訂制的“神機”,一部功能強大的機器。也就是一個缺點盡量少的東西。
  
  “雷軍很好學,小米手機就是在學習最好的榜樣,並希望在參數上勝出。他能從他身邊的任何人身上迅速學到東西。這是他最大的優點,但也是他最大的缺點。永遠在學,沒有打破舊世界的勇氣。”一個互聯網公司中層說。
  
  他說,“喬佈斯善於重塑行業,但是雷軍,善於跟在第一名後面學習。”
  
  好青年雷軍
  
  在18歲進入武漢大學的時候,雷軍就顯示瞭非同一般的好學精神。
  
  數年後,雷軍回憶大學生涯時,還是頗有些自得的。“不是吹的,獎學金都被我拿遍瞭。”但他又少有得意少年常有的輕狂與自負。在漂亮的成績單背後,那四年帶給他的其實是緊張與不間斷的追趕。
  
  因為優秀的他一路沒有輸過,所以他有對落後的恐懼。他曾經對記者說,“我特別害怕落後,怕一旦落後,我就追不上,我不是一個善於在逆境中生存的人。我會先把一個事情想得非常透徹,目的就是不讓自己陷入逆境,我是首先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然後再出發的人。”
  
  上大學後,為瞭不落後於人,雷軍戒掉瞭午睡的習慣,把時間分割成以半小時為單位,為自己制訂好每半小時的學習計劃,最終,他大一寫的程序,等到上大二的時候,已經被編進大一教材裡瞭。
  
  這是一個時代賦予好青年的特點。資源相對匱乏,競爭相對激烈,要出類拔萃何其困難,何況周圍臥虎藏龍。張朝陽上清華時,曾經大冬天的遊泳,那冰冷的湖水刺骨,他用以鍛煉意志,排解壓力。他要爭第一名,但是怎麼都隻是前三名而不是第一名。
  
  青年的雷軍和張朝陽一樣,少年意氣,勃姿英發。
  
  同樣是那個時代,兩個年輕人的人生選擇瞭不同的方向。張朝陽去美國留學,價值觀被重塑。融資創業時,遭遇多重打擊,到處碰壁。這對他的個性有些影響,後來,有人說他,從來沒見過他跟人當面起沖突。表面打扮張揚的他,實際上個性很能忍。
  
  雷軍後來去美國時,發現“美國的月亮確實比較圓”,感到長期以來形成的價值觀快“崩潰”瞭。這已經是若幹年後的事瞭。有趣的是,外表比較中規中矩的他內心卻不失棱角。有報道提到,有一天雷軍和張朝陽及一個朋友喝酒聊天,當著朋友的面,雷軍“教訓”瞭張朝陽一頓。張朝陽什麼也沒說。回去之後,自覺失言的雷軍給張朝陽發瞭郵件,說自己失言瞭。張朝陽後來跟記者講起這段,說沒什麼,其實雷軍還是蠻佩服我的。
  
  他的個性和張朝陽當然也有相似之處,除瞭好強,兩人都有疏離感。雷軍慣常的姿勢是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這在心理學上傳遞出防禦的心態,表示戒備心和警惕性。一個接近金山內部的人士說,“雷軍的下屬很怕他。”
  
  在小米公司的創業團隊裡,幾個聯合創始人,有來自谷歌、微軟、摩托羅拉等大的跨國公司。在這些公司文化中,人們互相直呼其名。但是這幾個創始人,或者說雷軍投資的那幫好兄弟,沒有一個人不稱他為“雷總”。
  
  雷軍能否超越雷軍
  
  1998年,雷軍接任金山CEO。次年,金山開始籌備上市,此後八年,金山始終處於上市的準備期,期間的上市地點也經歷瞭香港創業板、深圳創業板等五次變化。雷軍曾感嘆,不明白為什麼別人上市那麼容易,金山就這麼難。
  
  他進入金山15年,從他遇到求伯君的那年算起。雷軍第一次見到求伯君時,對方風度翩翩,打扮不俗。看著眼前的人物,就是在計算機行業大名鼎鼎的WPS之父,雷軍無法不投去崇敬的目光。
  
  求伯君產業報國的理想打動他。雷軍說,大學時代曾看過一本叫做《矽谷之火》的書,熱血沸騰,那個時候就想著要產業報國,參與一個偉大軟件公司的建立。
  
  當時他就有個夢想,要當求伯君第二。
  
  雷軍進入金山後,在他招兵買馬的宣傳板上,用來吸引求職者的口號是“做下一個求伯君”。
  
  很快,這位中關村勞模便以孺子牛的精神和驍勇善戰的勁頭聞名IT界。
  
  然而,受微軟等大的軟件公司夾擊,WPS生存空間較小。2002年雷軍特意去上海拜訪陳天橋,第二年,金山就推出瞭自己的遊戲,但始終未占據重要地位。他還看好電子商務,金山和聯想投資的卓越網,後因實在差錢,不得已賣給瞭亞馬遜。總之,互聯網的各個方向,金山都嘗試過,學習最好的前輩,但運氣總是差那麼一步,即使是鼎盛時期也沒有成為過第一名。
  
  眼見一些等不到上市的高管離開,而那些曾經看著小草一樣的公司,忽然間就成瞭巨人。雷軍感慨萬分。有一次,在公司內部的一個活動上,雷軍說自己這些年來很苦,金山很不容易。說著說著,眼眶就紅瞭。
  
  金山歲月,在金山艱難上市後戛然而止。雷軍對外界說,很累,很累。休息瞭幾周都緩不過來。
  
  於是他轉身做起瞭天使投資人。投資他從前的創業夥伴如陳年,投資他熟悉的朋友如俞永福,總之,他投資他的熟人圈子。他投資瞭一系列極具商業價值的項目。比如凡客、UCWEB、尚品網,幾乎很少失手。”徐小平曾經說,在投資界雷軍就是神一樣的人物,“非常非常厲害”。
  
  2011年在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成立發佈會上,雷軍應邀演講。“我跟你們說,創業如果不成功百分之八十都是運氣的原因。”面對眾多的臺下觀眾,拼命三郎坦誠分享自己幾十年的經驗和智慧。他如今成為命定論者。“因為我從前什麼都不信,所以不成功。現在星座、風水什麼都信”。甚至他開玩笑,說創業前夕,天天夜觀星象。
  
  他公開說,“過去金山的事,鮮有我沒有摻和的,二十二歲的金山沒有大成,有我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雷軍說過去的三年每天都在反思。“一日夢醒才明白:要想大成,光靠勤奮和努力是遠遠不夠的。”
  
  於是,雷軍得出五點體會:(1)人欲即天理,更現實的人生觀;(2)順勢而為,不要做逆天的事情;(3)顛覆創新,用真正的互聯網精神重新思考;(4)廣結善緣,中國是人情社會;(5)專註,少就是多。
  
  他特別提到“勢”的理解。“如果你可以把握時代的脈搏,什麼時候該到深圳買股票,什麼時候該到海南做地產,什麼時候應該倒鋼材,多的是機會。回顧二三十年的歷史,歷史給瞭我們中國這一代人很多的機會。對於我來說,我錯過瞭太多的機會,我想把握未來的方向,我就選擇瞭移動互聯網。”
  
  對雷軍而言,除瞭順勢而為,還有能否超越自己的古老命題,而這顯然不比把握機遇來得容易。
  
  但有一點他確信,就是改變。他對《中國周刊》記者說,“這次操盤小米公司,我有一個觀念,我們一定要開開心心的,順勢而為,我不想把小米公司辦成一個類似於金山那種苦難深重的公司,那已經是過去時瞭。”
  
  來源:中國周刊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