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網CEO王微:文學青年的網絡歷險記_勵志人物

  土豆網CEO王微:文學青年的網絡歷險記
  
  土豆網董事、IDG投資人章蘇陽仍然記得第一次見到王微的印象:拖鞋、圓領衫、一臉疲憊,講話漫不經心,不是很high,邏輯卻很清楚。多年過去,王微坐在我們面前,依舊漫不經心:帽衫、牛仔褲、二郎腿幾近茶桌。要瞭瓶礦泉水,招呼說“我們開始吧”。
  
  創業之時,王微就頗有名氣——“文青”之名。他寫過一本書,叫《等待夏天》,據說很流行瞭一陣。2005年底,王微與投資人一起開始瞭長達6年的網絡歷險。
  
  其時正值web2.0最盛時:頭等倉裡坐滿到中國來投資的風投。不出半年,web2.0崩盤,殃及視頻網站,土豆網是剩下來的十餘傢視頻網站之一。土豆憑什麼可以“剩下來”?王微認為,土豆做得早,最先拿到瞭融資,最先獲得瞭用戶。章則說王微個人有“不同”:遇事淡定,能穩往隊伍。
  
  照搬美國模式一直是中國互聯網“路徑依賴”。2008年,在一次行業會議上,王微無奈地說:“灰色內容可以產生龐大流量,但卻近似於工業廢水,毫無價值。”這句話可謂振聾發聵,全行業集體轉身,舍棄YouTube,學習Hulu。這次轉身治愈瞭廣告主、用戶的不感冒,視頻網站用戶流量上漲,廣告主開始認可視頻廣告。
  
  王微的智慧不僅在於放棄,也在保留。高喊工業廢水之即,王微保留瞭類Youtube的UGC。如今這正成為公司的優勢。而歷經“工業廢水”階段,UGC正在被“價值重估”,自制劇,短視頻,正成為所有網站的選擇。
  
  王微體驗世界的方式很多,背包徒步、酒吧、讀書、紅酒,這些年從未變過,正如他以一個文學青年歷險互聯網的方式。他最近印象深的旅行,是在日本高野山,60萬人的骨灰埋在哪裡,山頂上下大雪,荒無一人,有很多赫赫有名的人物,比如德川傢康,在哪兒隻是一塊小小的墓碑。
  
  王微說,“這產生兩種感覺,一種是個人如此渺小,即使是英雄,二是人生有很多事情要做,與那些英雄相比,還有很大距離”。
  
  雙“重”行業
  
  《21世紀》:土豆網上市後,壓力是大還是小瞭?
  
  王微:在這個階段,上市對公司肯定有非常大的好處,市場的信任度會提高,合作夥伴相信這個公司;融資會更容易,將來如果需要資金,比較容易接入資本市場,因為有很多手段可以做。畢竟2到3年內,視頻行業還是“重資金”行業。
  
  至於壓力,我覺得都差不多,沒太多感覺。
  
  《21世紀》:視頻行業怎樣才能擺脫對資本的過度依賴?
  
  王微:大傢不能用輕的互聯網框架去套“視頻網站”,視頻網站它本身就是重資本模式。與內容有關的行業,可以參照夢工廠(DreamWorksSKG),夢工廠做瞭十年才開始贏利。當年的有線電視網,也是花瞭很長時間才起來。起來之後就好辦得多瞭。
  
  對於視頻網站來說,還處於投入階段,用戶、市場在增長,投入在增長。這不是公司意願能夠去解決的,由經濟規律決定的。
  
  《21世紀》:這個階段的特征是什麼?
  
  王微:一方面用戶、市場增長真的非常快,對資本要求很高;另一方面,收入不會增長那麼快,會滯後用戶、市場2至3年。(創業  www.share4tw.com)這個階段要做的,就是不斷地提供資金。而由於市場、用戶的增長,收入與支出的差距在縮小,資本市場會接受這個距離。
  
  《21世紀》:重資金模式的一個原因是版權,你覺得版權價格未來會降嗎?
  
  王微:長期來說,所有東西的價格都要符合經濟規律,版權也是。現在價格肯定太高瞭,這是市場競爭的結果。十萬(一集)還比較合理,五六十萬,七八十萬(一集)就是泡沫。賣不動瞭就會低下來。
  
  現在這個市場還有三四十傢公司,有聲音的公司在十傢左右,未來隻會剩下5到6傢,內容運營商話語權相對集中一些,價格自然會降。
  
  《21世紀》:上市的時候,你說土豆網是“Youtube+HULU+HBO”,如何解釋?
  
  王微:為瞭讓美國投資者更熟悉一些我們。
  
  美國沒有土豆網這種形態的互聯網視頻公司,要麼完全是由用戶上傳,要麼全部是版權購買。我們既有大規模的版權內容,也有大規模的用戶上傳或分享內容,同時還有大規模的自制內容。中國由於媒體生態圈沒有形成,這種混合體在中國能夠成立。
  
  《21世紀》:上市時,你又如何描述你們與競爭對手的差異?
  
  王微:這個市場上未來會存在4至6傢公司,有的純粹內容驅動,購買版權對其很重要;有的是流量驅動,比如奇藝等,來自百度、騰訊的流量很重要。我們的特色是用戶上傳內容,UGC,是生態鏈模式。
  
  《21世紀》:與優酷相比,你們有何異同?
  
  王微:我們兩傢都是綜合平臺。這點很像。不同之處在於,優酷的版權內容比重會比我們高一些,在用戶生成內容、自制劇方面,我們相對強一些。優酷70%的流量來自於版權內容,我們是40%來自於UGC。
  
  《21世紀》:在自制劇方面,土豆網與競爭對手有何不同?
  
  王微:他們主要是與合作夥伴合作,比如中影,我們都是自制的。另外理念不一樣,對手是“世界都在看”,我們是“每個人都是生活的導演”,他們是“牛人盛典”,我們是“土豆印象節”。他強調的是視頻裡面的人,我們強調的是創造視頻,視頻後面的人,他們強調表演,我們強調創作本身。
  
  《21世紀》:自制劇這塊是你們的強項,會加大投入麼?
  
  王微:我覺得這是兩回事。自制劇比較強,不等於我就要拼命地變成制作公司瞭。到今天,HBO電視網的原創制作,差不多隻占其10%的時長,土豆網就更不用說瞭。自己制作的東西一定隻占一部分,更多的還是靠引進、合作、購買。我們現在獨立制作的,每年大概2-3部,那如果有好的,我們也會跟別人去合作,我們不可能說把所有事情都做瞭。
  
  我們要的是卡住兩頭,一頭強調劇本,劇本都是自己創作的,但制作可外包給別人,推廣、宣傳、分銷等對用戶的工作,是我們在做。
  
  贏利模式
  
  《21世紀》:什麼時候開始贏利,投資者關註嗎?你們的目標是什麼?
  
  王微:道理大傢都懂,就是收入跟投入賽跑,收入最終會跑贏投入,然後進入贏利。按照2009年的版權價格,現在行業內至少有兩傢公司贏利瞭,包括土豆網。但由於版權價格脫離“經濟規律運行”,贏利時間會滯後。
  
  《21世紀》:會不會到某個階段,投入停滯,收入繼續上漲,公司由重變輕?
  
  王微:不可能,對於媒體公司來說,有一個固定的支出成本,會占營收一定比例。我們都是媒體公司,無論你是做分發的,還是內容制作的,都是媒體公司。尤其是媒體的運營公司,一般來說預算一半的收入要用於支付與內容相關的成本,合作、購買、制作都需要成本。內容的支出是沒有杠桿效應的,是固定的。帶寬的成長有一些杠桿效應,但也不明顯。
  
  《21世紀》:過去影視劇流量比較大,現在則是自制劇、用戶上傳、新聞帶來流量,後者成本不高,有弱杠桿效應,會改變“重”公司模式嗎?
  
  王微:我覺得你過於樂觀。拿中國電視做分析,電視劇時長占用瞭一半,接下來是電影、綜藝娛樂節目,然後是新聞。網絡未來會與電視不同,但大致趨同。當然,從社會影響力來說,一個新聞事件更有影響力,能引起人性的共鳴,但內容結構不會發生大的變化。
  
  《21世紀》:視頻營銷未來會發生一個什麼樣的變化?
  
  王微:我覺得電視上的廣告主還是視頻廣告主要投入的,比如汽車、傢電、電子產品、金融。電視已經驗證,通過視頻傳播是有效的。
  
  《21世紀》:運營模式會變化嗎?比如除瞭展示類廣告外,會有一些CPA廣告?
  
  王微:我們可以做到,但是沒有必要去做很多事情。我們比的是電視廣告的效果,其他互聯網廣告模式,不是我們的參照系。電視廣告被實踐檢驗瞭很多年,效果也是可以量化的。電視廣告模式與視頻廣告更相近,廣告主也更認同,我為什麼要做點擊呢?這從邏輯來說是不通的。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