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孫正義:醫生曾診斷我隻能活5年(二)_勵志人物

  軟銀孫正義:醫生曾診斷我隻能活5年(二)
  
  確定要翻越的山,決定人生的一半
  
  1980年3月,我結束美國留學生活返回日本。我把在當地經營的軟件公司“UnisonWorld”交給瞭我的朋友兼創業夥伴的洪陸(音),他後來創建瞭中國具有代表性的通信設備制造企業UTStarcom。在回國後的一年半時間裡,我什麼也沒做。不對,是看起來像什麼都沒有做。親戚們都開始嘀咕瞭,“正義在美國都學瞭什麼啊?”這在我的腦海裡和心裡掀起一陣風暴。我的人生隻有一次。我不想在父母要求下,因某種偶然的原因而滋生賺錢的欲望。一旦決定瞭要走的道路,再改變就非常困難瞭,反反復復是毫無效率的。“確定想翻越的山。這將決定人生的一半。”我以這個想法為桅桿,開始瞭反復思考。
  
  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企業傢。值得傾其一生的產業是什麼呢?那必須是別人沒有做的事情、能夠改變世界的事情、對別人有所幫助的事情、能夠成為第一的事情、同時又是保持高昂的熱情和好奇心不斷掀起技術革命的領域。結論就是“電子信息革命”。我想通過這一項事業將人類的智慧和知識實現共享,對人類的發展做出貢獻。這就是我出生的原因,也是一個24歲的青年最終找尋到的巨大的意義。
  
  電子革命的工具,軟件流通
  
  或許有人會嘲笑我不現實。當然,從小的目標開始一點一點去實現固然好。世界上99%的人都是這麼做的,同時也取得瞭小小的成功。但如果一個人有著一個大夢想,心裡懷有一個遠大抱負,那麼首先從接近方法開始就會有所不同。首先在制定瞭一個巨大的規劃之後,就會反著考慮從未來到現在的目標實現時間表。必須掌握未來的大趨勢,用不輸給大企業的膽量決一勝負,同時還要構築於此相一致的透明性和經營系統。不管怎樣,我都還有一份自信。我隻能這麼去做。我選擇作為“革命工具”的是軟件流通,而這是在我經過一番縝密的分析之後得出的結果。
  
  在創業之前我有過40多個想法。80年代初,日本即將進入PC大眾化時代。如果想把PC作為自由資財使用,就必須要有優秀的軟件。未來必將成為軟件的世界。我是不是也可以直接投入到軟件的開發中來呢?但是獲勝概率實在是太低瞭,操作系統(OS)領域已經被主導全世界標準的美國公司所先行占領。剩下的就是應用軟件領域,但這就像不可能所有的新曲都會受歡迎一樣,隻有能夠進入世界前十才能獲得成功。所以我並沒有選擇個別商品,而是選擇瞭基礎設施。我並不知道這一事業的利潤低不低,但我確信它的生命力將會非常長。同時一旦取得壓倒性地位,也能夠和業界增長呈成比例並實現產業的擴大。這一事業的成功率為70%。我在考慮瞭100多個經營點之後做出瞭這一決定。
  
  電扇嗡嗡轉,職員隻有兩名
  
  1981年9月,我在離傢很近的福岡縣大野城市創立瞭軟銀公司。當時公司的地址位於一個連空調都沒有的陳舊建築的2層。我找來瞭兩名職員。第一天,我在他們的面前,站在裝橘子的箱子上面和他們進行瞭一個多小時的激烈討論。旁邊一臺舊電扇在嗡嗡轉著。
  
  “我們的公司將引領世界電子革命。30年後我們將像在豆腐店裡數豆腐一樣,銷售也將以1萬億(日元)、2萬億(日元)來計算。對於要搞事業的人來說,以1000億或5000億作為銷售目標難道不是太少瞭嗎?”
  
  我之所以提到豆腐店,是因為在日本一塊豆腐的發音就是“1兆(1萬億)”。但我這樣在他們面前高談闊論,他們兩個完全聽傻瞭。最終他們沒幹滿兩個月就都跑瞭。跑的時候還說“那人精神正常嗎?”“瘋子!”
  
  就在這種蒼蠅四處飛的情況下,夏普公司的佐佐木正專務給我提瞭一個非常重要的建議。他說:“軟件產業必須在信息密度高的地方去做。”他在3年前曾以高價購買瞭我發明的多國語言翻譯器技術。我接受瞭他的忠告,於是在東京麹町4番街借用瞭(株)經營綜合研究所的一間房間。接著,我去找瞭研究所的會長野田一夫。我將名片遞給他,並說:“我是孫正義,是在日韓國人。”(創業  www.share4tw.com)我在從美國留學回來之後放棄瞭日本式的假姓“安本”,而開始使用真姓“孫”。野田會長在聽瞭我的構想之後表揚我說:“很有未來發展性。”他就是將經營學者皮特·德魯克(音,PeterDrucker)的名字介紹到日本的人。受到這樣的大人物的表揚,我高興得快要跳起來瞭。之後他和佐佐木專務一起成為瞭既缺乏經營經驗又沒有什麼人際關系的我的導師。
  
  “怪物實業傢”誕生
  
  在搬到東京不久,我進行瞭類似於賭博似的冒險。我拿出創業資金1000萬日元中的800萬日元參加瞭電子展示會“electronicshow”。身邊的人都非常吃驚,因為我的公司隻有一個名號,連產品和業績都沒有。我裝作沒有聽見,租用瞭展會上最大的展位。在進行瞭一番華麗的裝潢之後,我向那些沒有租到展位的軟件公司免費提供。我當時認為一旦能夠吸引到人們的註意,那麼廣告效果將會非常明顯。我認真地傳播著“PC時代的軟件非常重要。我孫正義就是賣這些軟件的”,後來我幹脆不發簡介,開始做起瞭雜志。在展示會結束之後,公司就陷入瞭瀕臨破產的境地。就這樣持續瞭大概一周,電話鈴響瞭。
  
  “我是朝新電子,我們對貴公司在電子展商的展位印象非常深刻。我們在大阪建立瞭日本最大的電腦賣場,不知道您能不能為我們提供能夠在那裡使用的軟件?”
  
  這是一傢我從來沒見過的企業。流通業最看重信用,他們竟然相信沒有交易業績的我並打來瞭電話。但我卻並不能隻顧得高興。供貨需要大筆資金,軟銀當時的情況是一分錢都沒有。我去拜訪瞭朝新電子的社長,向他介紹瞭我的計劃和想法,並希望他能先把錢打給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意志、熱情感染瞭他,最終他竟平白無故地承諾會支持我。當然佐佐木專務的幫助也是巨大的,他甚至用自己的房子為我擔保。托他的福,我從第一勸業銀行貸到瞭1億日元的貸款。
  
  之後我又更進瞭一步。當時我拿著5000萬日元同日本最大的軟件公司Hudson簽訂瞭獨傢銷售合同。流通的力量在於產品的供求力量。雖然當時要拿出5000萬日元這樣的巨款,但我確信這種投資會帶來更大的機會。最後和我的計算完全吻合。在第一個銷售不到一年的時間,軟銀已經成為銷售額達到35億日元的中堅企業。1983年《朝日周刊》把我介紹為“怪物實業傢”,“靠電腦賺大錢的‘灰姑娘’男孩”。我非常激動,卻做夢也沒有想到即將面臨巨大的不幸。
  
  100Knocks
  
  這是孫正義會長從創業就開始構想的經營診斷系統。該系統對特定產業的100項指標進行圖表化,從而使人可以一目瞭然。檢查項目可以增加到1萬個。從其中我們能夠看到孫會長“無論何事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地思考”的熾熱性格。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