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把自己的理想主義變現(二)_勵志人物

  羅永浩:把自己的理想主義變現(二)
  
  2006年6月他從新東方辭職,一個月後創辦瞭精英言論網站牛博網。他借自己聲名優勢邀請到上百位意見活躍的媒體人、學者、網絡作傢在牛博網上發言討論,並推動過一些公益活動的落地。2008年汶川地震時,羅永浩在牛博發起賑災募捐,並允諾親自監督200多萬元募捐款項的使用,事後公佈的賬目明細裡,連買瓶礦泉水的容量也列在其中。
  
  “如果我做瞭一些事情,社會上一片叫好聲,我就很開心啊。我很在意別人的看法。”羅永浩說。
  
  但運營瞭兩年後,這個網站被監管機構要求關閉。出於生計壓力,在一群培訓行業朋友的鼓動下,羅永浩牽頭成立老羅和他的朋友們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重返英語培訓行業。
  
  再回到這個曾經因為不齒而出走的行業,多少讓他覺得沒有面子。他不打算妥協更多,於是在跟潛在投資方貝塔斯曼中國談判時,他在對方異樣的眼神裡寫下的企業願景是:通過幹幹凈凈地賺錢讓人相信幹幹凈凈地賺錢是可能的。這種格格不入的談判風格讓他一直找不到啟動資金,直到一個在非洲發跡瞭的發小給他打來第一筆300萬元。
  
  成為“校長羅永浩”之後,他發現,在商業世界裡維持理想主義比在知識界、藝術界要難千百倍。在他看來,掙瞭錢,基本沒有違背自己的意願和原則,以自己希望的方式活著就是成功。按照這個標準,他認為從商前的自己比現在成功。“以前可以更加隨心所欲,現在相對克制一些。”他說。
  
  他清楚,要跟這個世界相處,自己耍個性的邊界在哪裡。他自己開設牛博網,立即意識到要做平臺就得少說話,要做獨立評論者就不能做平臺,並拿這個道理規勸過創辦《獨唱團》的韓寒。出於學校運轉的自保需要,他也會接受朋友的安排跟官員們吃飯。“他們(官員)在那兒摸摸我胳膊、拍拍我肩膀,說小羅你要怎麼怎麼,我就在那點頭,假笑,裝孫子。但我演技很差,估計看上去很不自然。”
  
  既能拎得清這件事並當成機會抓牢,很難否定他身上的商業基因。和大多數商人不同,他的底線高一些。他自信靠一套更磊落的玩法,能在老羅英語培訓學校裡套現自己的理想主義。比如,他拒絕買銀行客戶數據來發推銷短信和垃圾郵件,要求學校全用正版軟件,給授課教師開出三十多萬元的年薪,公司員工的加班費、年終獎、帶薪休假也毫不含糊。
  
  “現在這時候,如果別人耍流氓,我沒有,市場對我的能力要求就比原來更高瞭,不然競爭不過人傢。”
  
  在好友馮唐的推介下,他狠狠研究瞭一下消費者心理學。在成立學校早期,對同一種課程,他設定有一個1280元的標準收費方案和另一個提供更多服務的1580元收費方案,結果前臺員工不斷被顧客們痛罵。他痛定思痛,把1580元方案改成“標準”,把1280元的方案改成“優惠”,顧客們怨氣一下消減瞭許多。他把這稱為“不那麼奸詐”的消費心理學應用。
  
  在初期做課程推廣時,他把自己的方案形容成“血腥”:同樣總數32次課的課程,老羅英語的收費隻是新東方的1/3,而且前8次隻收一塊錢。有曲藝論壇裡的相聲愛好者們轉載瞭他這則招生啟事,配標題是“這個周末哪裡去”。蹭聽的八次課臨近結束,老師們甚至大度地給蹭課生們講授接下來的自學方法。
  
  第九次課一開始,學生數量從300多劇減到30多,但4個月後學員規模猛增。對學生的調查結果是,老生推薦率高達35%。這是他的老東傢新東方在鼎盛時期才能達到的輝煌,他把這歸功於口碑營銷。
  
  2008年剛剛創立,就有同行找上門來要求收購。羅永浩開價6000萬元。對方憤然斥責他“黑”。2010年,老羅英語培訓學校年收入450萬元,尚未實現盈利,找上門來談投資的風投碰到一個更“黑”的估值:1.2億元。
  
  “別的培訓機構的話,別說450萬,做到4500萬,風投也未必會瞧得上。你來我這,肯定不是看中我這點盤子,是看中我這個人。教育培訓行業裡,學大上市瞭、學而思上市瞭、環球上市瞭、新東方上市瞭,剩下一大堆幾乎都是破爛。扒拉來扒拉去,也就那一兩傢還行,我就是其中的一個。所以1億2千萬怎麼瞭,我報4個億又怎樣?隻是接受不接受的問題,沒什麼荒謬的。”這是他給自己的理想主義開出的價碼。
  
  鬥士的敵與友
  
  羅永浩的粉絲比他圓滑。大多數粉絲通過現場、微博或視頻圍觀他,大笑喝彩完後,繼續紮進羅永浩所抵抗的規則裡生活。他像《讓子彈飛》裡的張麻子,身負炸碉樓的期待,但在勝利信號顯著出現前,他很難找到敢於下註的跟隨者。
  
  “在一個誠信的社會中,他一定是以健康陽光、成功創業者的形象被廣泛效仿的人。但當下中國,多數掌握社會財富的人並非老羅這樣的。他是社會上的熊貓。”作為朋友,導演陳曉卿說。對於熊貓對傳統秩序的沖撞,他態度保留。
  
  但羅永浩清楚這恰是自己的王牌。“就我已經走過的人生道路來講,在這個節骨眼上,我繼續說實話,是利益最大化的。”
  
  也因此,他對同行的嫉妒與小動作很敏感,“那幫人(同行)表面對著我客客氣氣,我知道他們在飯桌上怎麼罵我。要是對手搞小動作讓我窮途末路,我在倒閉前最後一件事一定把我們所有核心的課程拍成‘多機位、加特技的精良大片’,全部免費上線。大傢都別想再從裡面賺錢。”因為此,媒體人王小峰把羅永浩稱為“排雷高手”。“老羅前進的道路上佈滿地雷,他很怕踩到地雷上。”
  
  因挑戰社會秩序而產生的孤獨感讓他格外珍視找得到的另一群“熊貓”。他與主持人柴靜、出版人張立憲、音樂人周雲蓬、媒體人王小山、作傢馮唐、導演陳曉卿、名博王小峰意氣相投,就連生性桀驁的艾未未都贊許羅永浩在生活裡講哥們義氣,“吃什麼都香”。
  
  朋友也是羅永浩“既得利益”的一部分。他做公司、去汶川救災、籌備慈善基金、準備出文藝叢書,資源也是這群朋友。(創業  www.share4tw.com)他註冊的公司名稱幹脆就叫“老羅和他的朋友們”。剛開公司時,他的創業金律也是從好友馮唐那裡討來的:做事抓大放小;戰略目標明確;能容人。
  
  他對比他更清貧、但更有藝術才華的朋友們有惺惺相惜式的關愛。“我靠,我是超級近人情的。”
  
  2010年5月,羅永浩想為偶像曾軼可錄一張專輯。“曾軼可走上音樂生涯是因為聽Twins,老天給瞭些天分,但我覺得她並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遇到一個公司也不知道怎麼去包裝她,拿她的短板去跟別人的長處去拼。我當時看瞭就很焦慮。”
  
  羅永浩讓自己的媒體圈朋友王小峰牽線,找到曾軼可的經紀公司天娛,聯系好北京最貴的錄音棚,請來周雲蓬、小河、張瑋瑋等民謠圈高手,為曾軼可錄制唱片。周雲蓬提醒花錢要省,羅輕描淡寫地說找瞭個土財主贊助此事。
  
  土財主很羞澀,不敢告訴曾軼可自己就是羅永浩本人。
  
  曾軼可來瞭,卻不喜歡這份禮物,她對這班民謠達人們的編曲提不起興趣。羅小心翼翼地問,那你喜歡什麼?
  
  “她跟我說瞭一堆,那些在我眼裡都是垃圾。這很正常,你不能逼她,我十八九的時候也聽麥當娜之類的聽得特來勁。即使我是她親爹,我也不應該讓她進錄音棚按我的意願去錄。”羅老師嘆瞭口氣,他認瞭。但對小姑娘的喜歡分毫未減,甚至開始仿著偶像學吉他。他專門買瞭一把木料考究的Taylor吉他,因為“軼可用的就是Taylor”。
  
  這個理想主義胖子不假思索地把個人趣味滲透進公司:拿著曾軼可的寫真集加正版音樂專輯前來報名上課的人,可以得到200元的學費優惠。他扔下公司裡的事為曾軼可唱片忙活瞭幾個星期後,偶然聽到員工們聚在墻角抽煙,罵自己“傻逼”。以舌戰成名的羅校長裝作沒聽見,轉身走瞭。
  
  員工也是他的朋友。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