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把自己的理想主義變現(一)_勵志人物

  羅永浩:把自己的理想主義變現(一)
  
  2010年11月23日晚7點,羅永浩站在北京海淀劇院的劇場幕後,對著全場說:“大傢鎮定一下情緒,我準備出來瞭。”在張亞東、劉瑜、左小祖咒等一幹朋友的怪叫和全場的爆笑聲中,他掀開幕佈走入聚光燈下,身後700寸的投影幕上打出演講主題“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創業故事”。
  
  接下來的137分鐘裡,他講述瞭用無數個段子拼起來的創業經歷。在演講間隙,他播放瞭一條曾在2010年迷笛音樂節上播出的原創廣告,精華是緊跟在一連串快速拼接起來的西方搖滾樂後面的幾行字:“聽瞭三千張搖滾唱片/除瞭Fuck什麼都沒聽懂?到這裡來試試吧/老羅英語培訓。”他的創意引發瞭全場瘋笑。在聽眾們的要求下,他把這則廣告又播放瞭一遍,並叮囑燈光師:“他們一鼓掌馬上用大燈照亮我。”
  
  “他們的自小逼得我不得不自大。”在演講中他這樣評論同行。有報紙采訪完他發瞭兩個整版的文章,以至於一個前輩打來電話,怎麼也不信他沒花一分錢能得到巨大的宣傳。他模仿對方當時憂傷的語氣說:“大傢都是同行,你沒必要這樣,你不說實話,傷瞭大哥的心瞭。”
  
  他對同行的公然嘲弄、在營銷上展現的創意才華和對員工和學員的慷慨沖淡瞭這場品牌宣講會的商業屬性,以80後為中堅的粉絲們滿意而歸。他們花30塊錢買票進場,如願聽到一場酷勁十足的勵志演講,還獲贈一本標價29塊錢的羅永浩自傳《我的奮鬥》。這也符合他們對羅永浩的預期:從“新東方老羅語錄”的作者到牛博網站長、再到現在的老羅英語培訓學校校長,他一直是他們心目中人格高大的領跑者。
  
  “他是普通人裡面完全憑借自己的能力和智慧走向成功的范例,這對年輕人是一個鼓勵。他的牛博網對於社會思想啟蒙功不可沒,他現在所做的教育工作,也對青年人有很多幫助。”羅永浩的朋友、兼具活動傢與藝術傢身份的艾未未對《中國企業傢》評價說。
  
  “他和韓寒不同。韓寒這一代人沒什麼負擔,而老羅完全是從垃圾坑裡爬出來的人。”艾補充說。羅永浩出生在吉林延邊一個小縣城裡,他的人生是一部典型的小鎮青年勵志片。他渾身泛著叛逆氣息、以鬥士的姿態嘲弄與迎戰不公正的社會秩序,並且成功。他讓正在從“垃圾堆”往外爬的年輕人們覺得自己前途有望。(創業  www.share4tw.com)而那些已經被生活擊碎瞭雄心、甘於埋沒在“垃圾堆”終此一生的平凡青年,對這個替己圓夢的人更有復雜的感情。
  
  羅永浩享受這種期待。他把演講上傳到瞭免費視頻網站優酷上,上線16天共播放瞭480萬次。他把這個數據記在自己的微博上。“對瞭,這條微博我是用左手寫的,因為右手一直在對著屏幕裡的自己敬禮。”他知道,毫不掩飾對自己的欣賞,也是自己的魅力之一。
  
  不耍流氓試驗
  
  羅永浩的反骨生自小學時代。據他自述,由於喜歡在課堂上指出老師講課的錯誤,一個老師派自己高一的兒子來學校揍瞭他一頓,另一個老師當著全班學生誣陷他偷東西。這讓他早早幻滅瞭對教師、傳統教育體系的敬畏。他父親是縣委宣傳部長,在意識形態的養成上,對他卻格外開明,不但經常在被老師叫到學校時掩護兒子,就連高二時羅永浩因偏科而要求退學,也未加阻攔。
  
  羅永浩獨自半玩半學到27歲,突然萌生瞭事業危機感。經過一年多的苦學,他自薦進入新東方英語培訓學校當老師。一邊給準備出國的莘莘學子講GRE單詞,一邊用扯淡的方式分享他的世界觀,這讓習慣瞭正統教育的學生們耳目一新。2003年,一組單口相聲式的“老羅語錄”音頻在網上躥紅。在一段討論北京暫住證的錄音裡,羅永浩講瞭一段他與警察鬥智鬥勇的故事之後問學生:“為什麼要在自己的祖國裡處處他媽的暫住?”他被學生的掌聲打斷。
  
  用東北口音嬉笑怒罵的英語培訓老師羅永浩因此獲得大批粉絲,結交瞭很多精英朋友,同時也為新東方狠狠做瞭一把深度傳播。當時的新東方正在籌備美國上市,新東方後期的很多運營方式讓羅永浩覺得曾經的理想主義光環已經被商業色彩沖蝕,他喪失瞭教書的熱情。
  
  這算是他對自己理想主義的第一次估價。他當時每年能從新東方拿到五六十萬元的年薪,每年除瞭寒暑假外,工作還算輕松。為瞭這個他原本打算呆下去,獨善其身。但“語錄”一火,他認為自己帶給新東方的已經高出新東方給他的回報。“如果沒有語錄,我可能還在那兒教書。語錄越傳越多,越傳越火,結果是我每天都在給一個我不喜歡的機構額外做貢獻,我很不舒服。”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