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志凌雲陳天橋_勵志人物

  壯志凌雲陳天橋
  
  早就想寫陳天橋,之所以遲遲沒有動筆出於兩點理由:一、我曾為他打過兩年工,還未完全摸清他的門道,二、萬一寫得稍有閃失,盛大的強勢公關我是曾經參與過的。但是,不吐不快、不寫難受。今天終於打開瞭電腦,敲出瞭這開頭的幾行字。
  
  我這個人,你說我野馬也好,牛仔也成,痞子也罷,混混也行,反正我就是自由慣瞭,受不得拘束。為誰打工此等俗事,精神不樂意,肉體會抗拒,以前想都沒有想過。直到我知道瞭盛大,認識瞭陳天橋。
  
  陳天橋是我人生中第一個老板,一個很有個性的CEO,一個中國互聯網的風雲人物。他為我提供瞭一張進入嘉年華的門票,我在盛大的兩年時間猶如坐過山車,過程中充斥瞭尖叫與刺激,事後又有著刻骨銘心的回憶。
  
  陳天橋很強勢,很霸氣。初次見面,就給我留下瞭深刻的影響。他人不高,但是氣勢十丈高,壓得住人。他男生女相,南人北相,有著超乎其年齡的老成——聽他說話,不快不慢,中氣十足,聲音頓挫有力,邏輯感強烈,氣勢如海嘯般撲面而來。
  
  一聽到你的言語有什麼問題,他會立刻指出來;如果他懶得糾正,眼角也會掃視你一下,眼神犀利可以讓人當場斃命。心理素質不好的人必定腎上腺激素分泌加快,呼吸困難,平時講話的果斷利索全然消失(現在想想,我那結巴的毛病估計就是當年落下的)。所以公開論壇演講時,很多老總不願意排到陳天橋後面,就像大部分女歌手不願在演唱會上碰到實力派女高音韓紅一樣。
  
  陳天橋為人非常謹慎,絕不像某些媒體描述的那樣好賭。相反,他非常精於計算,喜歡全局的控制感,或者說更像個工程師,既要註意大局的平衡,也要縝密地計算到每個細節,恨不得生出三頭六臂,將每顆螺絲帽的位置一一扳正。
  
  看到有人浪費食堂飯菜,他怒不可遏,當庭訓斥;看到部分員工行為不文明,他親自寫文章並召開大會小會糾正不良作風。在文化建設方面,陳天橋向來是一人擔綱的。哪幾種是受歡迎的人,哪幾種是不受歡迎的人,各種有關豎立企業文化的運動前赴後繼。毫不誇張的講,從餐桌到衛生間,陳天橋無時無刻不在思考著有關企業發展的種種問題。縱使陳天橋已經不是福佈斯中國排行榜的首富,但是如果福佈斯能出一個中國最操勞CEO的排行,陳天橋的名字應該高居榜首。
  
  這種操勞一直糾纏著陳天橋。自從“盛大”開始運營網絡遊戲後,焦慮就從未離開過他。按照他的說法,“盛大”是從最初的每天都可能倒閉,到每周都可能倒閉,到每月都可能倒閉,一路風塵仆仆走到每年都可能倒閉。
  
  我剛剛加入“盛大”就趕上瞭與韓國合作方的版權糾紛,官司在新加坡、香港、北京三地同時展開。除此以外,外掛和私服如同噩夢一般如影隨形。賬號被盜、裝備丟失,玩傢聚眾上門鬧事等問題層出不窮。更有玩傢沖到陳天橋的辦公室與其面紅耳赤怒言相爭長達幾個小時。(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再加上學校、傢長以及各類學者針對網絡遊戲的不利評價紛紛出爐……法律風險、政策風險、社會風險猶如三座大山壓在瞭盛大的頭上。是歷史造就瞭陳天橋極強的風險憂患意識,使得他凡事都要事必躬親,每踏出一步都如履薄冰。在我最初加入盛大的一段時間裡陳天橋從不坐飛機,到北京無一例外都以火車往返。據說是其心臟無法對付飛機起飛和降落時的壓力。
  
  就是在這種壓力下陳天橋帶領著“盛大”突出瞭重圍,於2004年5月13日正式登陸納斯達克。那天直到深夜“盛大”的高管和很多員工都守在公司的電腦旁邊,雖然當時納斯達克正值低谷時期,“盛大”的股票也沒有在開盤後一路走高,但上市這一步還是堅定瞭所有人的信心。“盛大”終於從一個風雨縹緲的私營企業走向瞭一個更為成熟,更具有抗風險能力的公眾企業。
  
  “盛大”的“強勢”有著其九死一生、夾縫中求生存的歷史原因,也有著陳天橋身上固執己見、永不服輸的基因。
  
  陳天橋從來不會為任何人或者任何事而改變主意,重大決策會議之前必定是他先想好瞭答案,然後高層一番討論後由他來梳理歸納,最後得出的結論無一例外的與他所設立的最初目標相吻合。
  
  如果你想說服陳天橋,必要先在邏輯上先戰勝他,而他的邏輯從來都是滴水不漏,所向無敵。我曾經花費兩天時間整理思路,準備充分後滿懷信心地走進他的辦公室與他就某個觀點一決高低。結果是十分鐘後就走出瞭他的辦公室,恨不得從四樓一躍而下,懊惱於自己的口才和邏輯竟然如此混亂,甚至一度懷疑自己的智商出瞭問題。
  
  “盛大”的“傢庭戰略”其實是陳天橋經過反復探討和不斷論證後才啟動的。他的思路是正確的,市場機遇也是存在的,但實際問題在於:企業的執行力、資源、業緣儲備都跟不上,有關政策法規方面也沒有做出適當的評估。硬件、軟件、市場、渠道,涵蓋瞭太多不同的領域,其中任何一部分都夠一個世界級的企業忙活一陣子的,“盛大”居然一口氣想包圓,無疑難度是巨大的。
  
  從今天來看,我認為“傢庭戰略”的激進之處在於:“盛大”在一個錯誤的時間,啟用瞭一支尚未準備好的團隊,去執行一個正確的任務。
  
  但陳天橋有他自己的道理。以我的瞭解,網絡遊戲從來都不是陳天橋的終極目標,他的理想是打造出一個跨媒體、跨終端的超級互動娛樂平臺,讓用戶不僅在電腦上,還要在手機上,甚至在電視上享受“盛大”所提供的各種不同內容的產品與服務。陳天橋比任何人都瞭解網絡遊戲產業的短板,知道行業政策的約束力度,他一直試圖將“盛大”並入主流經濟,盡管這並不容易。有兩個問題一直讓我耿耿於懷,始終沒有找到恰當的答案。
  
  其一,為什麼“盛大”當年沒有並購“九城”?“盛大”上市的時候,“九城”的IPO連影子都看不見,前者的收入是後者的十倍。當時是削減競爭、鞏固市場的大好時機,“盛大”也有足夠發起收購的資本,可是後來卻選擇收購瞭“新浪”的股份而非迅速統一網絡遊戲市場。
  
  其二,就算當時“九城”不值一提。可為什麼沒有集中精力、不惜一切代價把WOW(魔獸世界)拿下來?“盛大”原對WOW志在必得,當時流傳著一個說法:WOW這把大刀,隻有“盛大”才能舞得起來。結果是朱駿拼上瞭身傢性命,孤註一擲與暴雪合作,現在“九城”鞏固瞭其主導地位,市場份額也突破瞭20%。盛大當時以一款並不成熟的夢幻國度迎戰顯然是過於自信,缺乏正確的評估和自我認識。
  
  我在服務“盛大”的期間先後出現過兩個征兆,我至今還在反復思考,想一窺這冥冥中命運所要傳遞給我的信息。第一個發生在“盛大”安排的一次高層體檢,在查到某一個項目的時候一個醫生問我是不是盛大的,我回答說是。他接著說,有一個問題你需要註意一下,你一個腎大,一個腎小。
  
  另一個是在上海金茂凱悅大酒店為歡迎總裁唐駿先生加盟所舉辦的酒會上,我不知是喝多瞭幾杯還是心不在焉,竟然將滿滿的一杯葡萄酒一轉身全部灑在瞭陳天橋的身上。他當時雖然對我報以善意的微笑,但是一直到今天我心中還是對此充滿瞭無限的歉意和不安。因為我知道,那是他最喜歡的一套西裝。
  
  “盛大”將於今天在北京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代理由韓國Wemade所研發的巨作“蒼天”,這是繼收購“Actoz”後又一個另人矚目的舉動。拿下“蒼天”的同時也證明瞭陳天橋已經結束瞭長達近五年的版權之爭,過去所有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終於在資本的大錘下塵埃落定。如今的“盛大”終於可以輕裝上陣,隻需面對已經進入白熱化的市場競爭而已。
  
  陳天橋近兩年露面的次數不多,耐得住寂寞的他一直在閉關修煉,調整內功,準備著下一個巔峰之戰。雖然“盛大”股價現今隻有鼎盛期的一半,市場份額也從最高超過50%降到瞭現在的25%左右,但是我相信陳天橋一定能帶領“盛大”突破包圍,重返網絡遊戲的王者寶座。
  
  陳天橋不為困難妥協,不向挫折低頭,他既有很強的戰略思維,又有超於常人的精神和毅力。除此以外,“盛大”的“影子內閣”不離不棄,還有一批堅定的中層管理人員相伴相隨。我相信在陳天橋的領導下“盛大”必將奪回所失去的陣地,不僅如此,我還相信“傢庭戰略”從未停止過調整和部署。喜歡激流勇進、逆風飛揚的陳天橋一定還沒有忘記他那“超級互動娛樂平臺”,壯志凌雲的夢想終有一天會得以實現。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