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同學少年_勵志人物

  恰同學少年
  
  中國的矽谷一代
  
  他們是中國的矽谷幫(Gangs of Silicon Valley),相信開放、分享的力量,有相近的商業信仰和價值觀。
  
  1997年,28歲的武漢青年陳一舟來到斯坦福大學攻讀機電工程碩士與MBA學位。如同在世界互聯網的港灣裡洗瞭個澡,2年後,陳和同學周雲帆、楊寧一起,回到北京創辦瞭ChinaRen.com.14年後,他帶領人人公司在紐交所上市。
  
  2001年,27歲的楊浩湧親身經歷瞭美國經濟的兩次寒潮,最終在矽谷一傢小公司謀得工程師的職位,一年後他用車載著耶魯大學的同學周傑去Google公司報到;同在這一年,31歲的董路放棄瞭高盛公司的職位,立志到美國去讀書。
  
  2002年,董路如願成為斯坦福大學學生。董路在斯坦福大學的課堂上認識瞭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當他創業男士襯衫定制網站時征求貝索斯意見。貝索斯稱贊,並讓董路快遞11件給他。其中的一件貝索斯簽瞭名字寄回董路,建議董路在公司上市那天穿。
  
  和董路同一級裡還有一個叫沈思的女孩。她的偶像是蘋果的喬佈斯,為此,她給公司起名字為木瓜。
  
  2004年,26歲的汪華成為瞭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的學生。此前,他是一傢小有成就的電信服務公司的創始人。2011年,他是創新工場的投資合夥人,指導別人創業。
  
  2006年,熊尚文主動結束瞭5年的外企工作生涯,抱著創業之心,去斯坦福大學“進修”。
  
  2007年,陳歐賣掉瞭大學時創辦的遊戲公司去斯坦福大學讀書,他覺得自己還不適合做大事業。1年後,他在校園裡遇到瞭戴雨森。2009年兩人回國創業,現在是化妝品B2C網站聚美優品的創始人。
  
  這個名單中應該還有古永鏘、茅道臨、林欣禾、雷鳴、徐易容、郭去疾、徐勇、何峰……
  
  從上世紀80年代到今天,被新技術、網絡撩撥心弦的中國年輕人不斷到美國尋找新世界入口的鑰匙,仿佛中國的未來將由他們開啟。
  
  他們,在被稱作世界互聯網中心的矽谷,接受廣泛的、超越純粹知識層面的教育,又帶著“我要改變世界”的抱負回中國創業。(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我們試圖通過他們的經歷,來發現矽谷以及被稱作矽谷搖籃的斯坦福大學,如何為中國創業者提供精神與物質(人脈、資本等)上的資源。中國創業者又是如何將科技創業小王國裡汲取的營養用於本土化創業中。
  
  他們之所以去斯坦福大學讀MBA或工程學碩士,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斯坦福大學和矽谷是一體的,無論是創業氛圍還是創業點子都不缺。這些人都談到,氛圍對日後自己創業有相當大的精神鼓舞,並且形成一種意識:畢業並不一定要去大公司工作,應該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另外,這是美國創業人群集中度最高的學校,日後倘若創業,擁有共同的背景獲得校友相助的機會更大。
  
  關鍵是,這裡有互聯網的精神榜樣和靈魂領袖。1994年,斯坦福大學的博士生楊致遠和大衛。菲洛,做瞭互聯網上信息分類整理與查詢的軟件,是為門戶網站雛形,他們成立的雅虎改變瞭互聯網的進程。拉裡。佩奇和謝爾蓋。佈林,讀博士期間成立瞭Google公司,斯坦福大學不僅幫助他們註冊公司,甚至提供部分專利。因此,斯坦福大學像核能發動機那樣,讓矽谷在技術革命後長期處於沸騰,幾十年來一直為矽谷輸送技術和人才。說幾個不那麼如雷貫耳的公司和創始人:PayPal的創始人馬克斯。萊文奇恩,FireFox的發明者佈萊克。羅斯,Excite公司創始人喬。克勞斯,Hotmail的創始人沙比爾。巴蒂亞,也都是從斯坦福大學普通學生變成瞭改變世界的一分子。足見這所大學在互聯網發展史上的地位。
  
  斯坦福大學校園和矽谷並沒有界限,創業公司分佈在校園周圍,學生能夠很方便地接觸到矽谷的公司。另一方面,斯坦福大學支持學生創業——學生可以為創業離開學校並隨時再回來就學;支持教授辦公司,將技術轉化為商業用途。矽谷從來都是一個喜歡奇跡的地方,那些著名的科技公司,Google、Facebook、Twitter、蘋果、惠普、英特爾、雅虎、思科,媒體爭相以贊美詩般的腔調描繪。它們誕生於車庫或是大學宿舍一類的地方,而且都差不多在某一段時間內改變瞭世界。矽谷的崛起,讓技術英雄變成明星。新科技革命中,那些頭腦聰明、技術過人、永遠饑餓,背景迥異的青年才俊相聚在狹長的舊金山灣區,帶著暴富的欲望、自認為值錢的創意、商業計劃書,遊說著滿地爬行的投資人。今天的矽谷創業公司,就像是永不散場的伍德斯托克音樂節。
  
  10年前,互聯網泡沫破碎的時候,一位中國青年作傢憂心忡忡地寫道:厚顏無恥地追逐財富、浮誇作風、輕松致富,這樣典型的矽谷作風,在披上瞭“勇於冒險、標榜創新、堅信自我”的美麗外衣後,風行世界……矽谷的大量CEO們更像好萊塢星光大道上的演員,而非公司建設者。但必須看到,矽谷有世界上最偉大的創意和技術天才,這些優秀的頭腦將從熙熙攘攘、隻奔錢而去的庸眾中脫穎而出,用令人刮目的洞察力、執行力創造出足以改變世界的應用。
  
  矽谷畢業生,這一群中國創業者有共同的背景,共同的經驗,甚至有共同的年齡跨度,他們在相差不多的時間段裡,投身中國互聯網創業。想起民國初期留日士官生曾經影響過中國歷史進程,智利狂人皮諾切特也重用芝加哥男孩主導瞭該國的經濟私有化。中國的矽谷一代,會走出怎樣的故事?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