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留學教父”的華麗轉身_勵志人物

  俞敏洪:“留學教父”的華麗轉身
  
  問問那些有出國打算的中國學生,也許每一個都熟知俞敏洪這個名字,當他現身於美國或加拿大的街道時,常常會被一些中國留學生認出來,心悅誠服地稱呼他為“留學教父”。作為一名教師,兼商人,俞敏洪在十多年間將新東方從一間教室、十幾個學生的培訓作坊,發展成為影響全國、融資上市的龐大教育集團,或許是他身上最吸引人的地方。
  
  出生草根
  
  當一個人被視作成功者,他的每一個故事都會成為註腳。俞敏洪在演說中經常講到,隻有兩種人的成功是必然的,第一種是經過生活嚴峻的考驗,經過成功與失敗的反復交替,最後終於成大器,另一種沒有經過生活的大起大落,但在技術方面達到瞭頂尖的地步。誠然如此,他無疑屬於前者。
  
  俞敏洪出生於60年代初的江蘇農村,他因英語培訓成名,卻因為英語成績差勁兩次高考落榜。他說自己從那時開始與英語較上瞭勁。1980年,第三次參加高考的俞敏洪終於上瞭大學,諷刺的是,錄取他的是北京大學西語系。即便如此,當時也沒人想到俞敏洪將來會成為什麼樣子。進入北大後,他因為肺結核病休學一年,因為普通話不標準,隻能在差班上課。
  
  土裡土氣、智商平平,是俞敏洪當時的公認形象。他的高三補習班同學、現任北大新東方校長周成剛後來調侃,自己苦苦奮鬥瞭二十幾年,想不到最後竟要受制於他。俞敏洪自嘲,5年的大學生涯,大傢認為他是最沒出息的一個,也沒有一個女孩正眼看過自己。
  
  這些故事是俞敏洪日後經常在公開場合對別人提起的,他想要表達的是:不甘困苦、笨鳥先飛,就一定有成功的機會。事實上,俞敏洪當時還並未萌發出創立一大攤子生意的遠大夢想,但他的確是個願意為生活做出改變的人。大學畢業後,俞敏洪的大部分同學出國留學,他因為學業不出眾“隻能”留校擔任一名普通老師。在“下海”浪潮席卷的那個年代,對於接觸過高等教育的人來說,這是一份無聊的工作。經過3年的申請,他終於也被美國一所大學接受。
  
  成功總是被各種偶然包裹,這就是新東方創立的最初動機。俞敏洪為瞭攢錢出國,張羅起一間淹沒在建築工地中的培訓作坊。
  
  第一次轉身
  
  其餘,起初俞敏洪並非一個純粹的企業傢。1991年因開辦輔導班而被北大以不務正業為名全校通報批評後,他才最終下定決心,投身商海。
  
  平心而論,無論是俞敏洪還是新東方,早期並沒形成任何現代意義上的商業邏輯和遠景規劃。(創業  www.share4tw.com)俞敏洪甚至表示,自己有時會後悔把新東方做成今天這麼大。他當初的設想隻是在北京做成年收入一兩百萬的精品機構,把精華人物都集中到那裡,有限制地發展,因為小范圍內也能實現理想,無論轉型還是放棄,也比較容易。
  
  從課外作坊到教育集團,俞敏洪的發傢經歷始終被當作新東方天然的形象宣傳片,他時常用加強版的心靈雞湯讓臺下的新東方學員們熱血沸騰,增加後者對於這個品牌的崇拜。1993年底,“寄人籬下”的北京新東方學校正式獨立註冊成立,憑借搶占市場先機的優勢和留學生群體的逐漸擴大,1995年底,新東方學生已經突破1.5萬人次。
  
  直到這個時候,俞敏洪才真正被“逼上梁山”。從1995年到2000年,他陸續邀請瞭杜子華、徐小平、王強、胡敏、包凡一、何慶權、錢永強、江博、周成剛等一大批日後響當當的人物加入新東方,共同創業。
  
  “當時野心太大瞭,現在留給我的是難以承受之重。當你發現自己給自己制定瞭一個難以承受之重的目標後,煎熬和痛苦便呼嘯而至。新東方是一條不歸路,讓我不得不走下去。”這是俞敏洪總結的創業體會。日後,王強回憶說自己選擇放棄貝爾實驗室工作回到國內與俞敏洪創業,並非因為俞敏洪身上的商業才幹,而是看重他的誠懇和實幹。
  
  樸實無華讓俞敏洪有瞭非凡的凝聚力和領導力。在招來眾多專職人員、形成清晰商業模式之後,新東方的成功顯得順理成章起來。2006年,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2011年,新東方已經達到學員200萬,擁有教師15000名,凈利潤超過30億的規模。
  
  新的拐點
  
  截止2010年底,包括學而思、環球雅思、學大在內,國內上市的海外教育機構已達到兩位數,正如俞敏洪自己所說,做大後的新東方給他帶來更多壓力,這已不是當初舉行幾場激情澎湃、幽默詼諧的講演和滿大街、滿校園張貼小廣告就可以占據市場的時代,從草莽到正規軍,俞敏洪需要為自己和新東方找到新的定位。
  
  “一個土鱉帶著一群海龜創業”始終不能長久,俞敏洪從始至終都知道自己的才能和短板在哪裡。去年底,陳向東出任新東方執行總裁,而在此前,新東方已經因為利益分配、管理權限等遺留問題進行過多次人員重組,它需要從一個傢族企業色彩頗重的企業變為一傢真正市場意義上的大企業。
  
  陳向東“掌權”後,新東方迅速推出瞭公務員培訓、優能、泡泡英語、麥格森國際高端英語培訓等新業務,力主從獨立品牌向多元品牌轉型,並提出一系列優化改革方案,希望提高新東方的運營和工作效率。在事業進入一個新的拐點後,俞敏洪再選擇“放權”。
  
  俞敏洪說,希望有一天能夠凈身離開新東方,寫書、旅遊、支教,甚至到沙漠尋找綠洲。他始終還是一個文人。很難想象,如果真有一天新東方與老俞再無瓜葛,會是怎樣,但可以肯定,新東方不再僅僅隻有一個俞敏洪。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