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總裁王雪紅:任何時候我都能夠從頭再來_勵志人物

  HTC總裁王雪紅:任何時候我都能夠從頭再來
  
  2011年是王雪紅發生巨變的一年。4月,王雪紅創建的宏達電市值一舉達到319億美元,首度超過瞭手機巨頭諾基亞。更令外界驚異的是,比起諾基亞超過半世紀的經營,HTC的歷史隻有15年。王雪紅因此成為臺灣首富,這個蘋果的挑戰者今年首次把前首富郭臺銘趕下榜首。如今,HTC和蘋果的一戰更加激烈。“這一次,我們當然也決不懼怕。”王雪紅說。她的先生陳文琦對《紐約時報》這樣形容自己的妻子:“該強勢時絕不退讓,對想要達成的改變會力爭到底!”
  
  王雪紅看起來一點沒變。還是黑西裝、長長的直發。和兩年前記者專訪時相比,她笑聲依舊、充滿活力。
  
  不過,此時的她並不輕松。因為旗下企業HTC正和蘋果展開一場前所未有的激戰。這幾天,王雪紅自美國飛來中國,連軸工作數日,身體已經相當疲憊。
  
  2011年,喬佈斯對HTC發起瞭全球訴訟。這一幕,和十二年前的一役如出一轍。當時,全球芯片業巨頭英特爾對王雪紅創辦的威盛電子發起瞭全球訴訟。王雪紅毫不示弱:“前前後後,我在全球各個地方參加瞭100多場聽證會。”最終,英特爾沒能贏得官司——雙方和解,簽署瞭互換專利的協議。
  
  如今,和蘋果的一戰更加激烈。業內皆知,執拗、敏感的喬佈斯一旦在全球發起訴訟,就從未嘗試過和解。
  
  “這一次,我們當然也決不懼怕。”王雪紅說。一向強勢的喬佈斯,的確遇到瞭一位勁敵。外表平和、待人謙恭的王雪紅,一向喜歡選擇做最難的事。她的先生陳文琦對《紐約時報》這樣形容自己的妻子:“該強勢時絕不退讓,對想要達成的改變會力爭到底!”
  
  父親王永慶或許也預料不到,這個當初喜歡肖邦和莫紮特的女兒,最後會成為全球科技界的強將,不惜先後與英特爾、蘋果開戰。
  
  2011年,其實是王雪紅發生巨變的一年。《紐約時報》中那個“神秘而靦腆”的億萬富翁形象,正在漸漸消退。一向低調的她主動和記者見面、侃侃而談,這在過去是非常罕見的。“你們的衣服要fashion一些,”在宏達電總部,她和嚴謹的工程師們開玩笑:“因為HTC就很fashion。”
  
  今年4月,王雪紅創建的宏達電市值一舉達到319億美元,首度超過瞭手機巨頭諾基亞、智能手機鼻祖黑莓RIM,甚至還有日本索尼。但更令外界驚異的是,比起諾基亞超過半世紀的經營,HTC隻出現瞭15年。
  
  王雪紅因此成為臺灣首富,這個蘋果的挑戰者今年首次把前首富郭臺銘趕下榜首。與此同時,她還和德國總理默克爾等人一起,剛剛在8月當選《福佈斯》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
  
  如今,王雪紅的胸襟和眼界並不局限於IT領域。2011年,她還入股瞭香港電視廣播公司(TVB),實現瞭從IT王國到傳媒王國的跨越。
  
  一邊是強敵壓境,一邊是戰績卓越。“那麼,你現在是喜多一點,還是憂多一點呢?”見面後,記者這樣問她。
  
  “當然是喜樂多一些。”這個虔誠的基督徒爽朗一笑:“我每天都很開心”。
  
  對於個人資產和公司市值,王雪紅並無太大感覺。“我母親教導我不要太註重物質。告訴你一個故事,她三十年前剛來美國時,買的房子一點都不大,但我們非常快樂;三十年後,我還是住在那裡。財富對我的影響,真的不大。”
  
  “我戴的太陽眼鏡可能就是一個終端設備”
  
  王雪紅和比爾?蓋茨的故事很多。一開始,比爾?蓋茨在臺灣到處找人談Windows的手機操作平臺。那時,智能手機剛剛萌芽,通訊軟件平臺中的絕大部分份額,被諾基亞Symbian平臺和黑莓RIM所占據。
  
  “不過,當比爾?蓋茨找人來跟我談時,我們馬上一拍即合。”王雪紅說:“宏達電是第一傢和微軟合作的中國工廠。”
  
  此後,王雪紅親自率隊拜會比爾·蓋茨。“當時一起同去的有周永明(宏達電現任CEO)、卓火土(宏達電前任CEO)。整個會議室裡,比爾?蓋茨坐最前面,我坐第二個,接下去就是一個微軟的經理,如果他覺得我們的產品不好,就會出言批評。”
  
  她印象最深的是,當時,“周永明、卓火土做瞭一個秀,他們把很多智能手機放在西裝口袋裡”。說話的時候,就一個一個接連打開,猶如魔術一般。比爾?蓋茨看得很高興,他說:“這就是我要找的公司。”話畢,王雪紅他們幾個人“忍不住都有點得意”。
  
  十年後的今天,諾基亞不得不與微軟聯盟,采用微軟WindowsPhone7平臺。它今天才選擇的微軟平臺,王雪紅十年前就這樣做瞭。
  
  “為什麼你能預見得那麼早?”記者問:“當年你選擇Windows平臺開發時,其市場占有率還不到5%呢?”
  
  “因為我自己有相同的想法,”王雪紅還是笑:“我最早的一份工作就是賣主機板,機器放在一個大箱子裡,然後坐火車到處去賣。我那時候就夢想過,如果有一個小的電腦可以放在手上,可以展示給客戶看,可以打電話、聽音樂,那多好呀。”
  
  僅僅過瞭七八年,她就有機會親自實現這個夢想。選擇Windows平臺開發,“就等於是把個人計算機軟件窗口平臺放在手機上,讓其運算可以和通訊完美結合。”而她的搭檔周永明則表示:“當時我們就看到瞭智能型手機的發展方向,是往高階運算走。因為其他的平臺太簡單瞭,無法滿足消費者的需要。”
  
  周永明、卓火土和王雪紅是宏達電的鐵三角。三人淵源頗深,事實上,王雪紅邀約兩人一同創業已經多年。
  
  在業內,卓火土算是一個傳奇。在迪吉多公司時,他每天工作到凌晨3時。由於技術實力過人,還被評為迪吉多全球排名前20名的工程師。1997年,康柏電腦收購迪吉多,而卓火土不願加入康柏。於是,近50歲的他和王雪紅、周永明一起,開始瞭宏達電的創業之路。
  
  “周永明永遠會有出人意料的新想法,而卓火土卻嚴謹務實,他永遠會提醒你註意成本,註意技術的可操作性。”王雪紅說。事實上,卓火土和周永明先後擔任瞭宏達電的首席執行官。
  
  一開始,王雪紅隻想做PDA。1998年5月,世界上第一部掌上型電腦正式量產上市。為瞭研發厚度不到兩厘米的掌上計算機,宏達電創業前兩年賠掉瞭4.4億臺幣。當時,宏達電不斷虧損,大股東紛紛離開。拿著房地契作為抵押品的卓火土,則希望王雪紅繼續投資下去。(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王雪紅堅信自己對於未來趨勢的判斷,並且用人不疑,仍力挺卓火土與周永明,並告訴卓火土:“威盛這邊還有錢,我就繼續給宏達電註資。”
  
  對此,一位熟悉王雪紅的威盛前員工表示:“都說幾個孩子中,王雪紅最像王永慶。說到底就是她的魄力最大,關鍵時刻最敢於出手。”
  
  轉機終於出現,2002年宏達電股票掛牌上市,從此開始瞭牛股之路。同年,微軟發佈瞭PocketPCPhoneEdition操作系統,不再是PDA而是手機。2002年10月,宏達電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機。五年之後,蘋果才推出iPhone。
  
  不過,2007年以前,全球大多數人都沒有聽說過HTC,即使當時有許多智能型手機是宏達電設計與制造,但打的都是歐美運營商品牌——從英國電信、沃達豐、德意志電信到美國的Orange等。
  
  2007年,宏達電推出自己的智能手機“HTCTouch”,通過其TouchFLO觸摸屏技術用手指實現拖動操作。
  
  沒有喬佈斯的明星魅力,王雪紅決定以紮實的產品出擊,和全球電信運營商一起合作,這是HTC能擊敗諾基亞的第一個關鍵。“宏達電為什麼可以選對策略?就是因為務實。”臺灣拓樸產業研究所所長楊勝帆指出。當年11月,美國第三大移動運營商SprintNextel與宏達電合作發售Touch手機,兩年合約價249.99美元,媒體評價為這是“HTC同蘋果第一次正面交鋒”。
  
  對於智能手機頭號“公敵”蘋果,HTC在營銷策略上並不直接與其沖突,而是借蘋果對消費者進行智能手機的先期教育,尋找機會。在這一過程中,最經典的案例就是“零元手機”。零元手機並不是宏達電首創,但這一策略既幫助消費者認識瞭HTC,又有效幫助電信行業找到瞭高端用戶。
  
  數年之後的今天,王雪紅告訴記者:“HTC在美國的智能手機市場占有的份額,大概跟Apple差不多。”
  
  王永慶去世前不久,王雪紅與父親一起吃飯。“我還拿宏達電生產的手機給他,他拿著手機把玩。沒想到,幾天後他就不在瞭。”王雪紅回憶,“這件事讓我瞭解到,想做就做,不要遲疑。”
  
  學音樂出身的王雪紅,富有想象力。談及未來,她說:“我戴的太陽眼鏡可能就是一個終端設備,當我走在路上時,看到一個畫面就拍下來瞭;當我想聽交響曲的時候,它就響起來瞭;當我想處理公司事情的時候,空氣中呈現出屏幕,我在藍天白雲上處理郵件和文件。這不是很好嗎?”
  
  “母親說,要祝福那些接好班的人”
  
  王雪紅出生在一個大傢庭。父親王永慶有三位太太,育有二子七女。
  
  王永慶的大房郭月蘭沒有生育;二房廖嬌(楊嬌)生下瞭二男三女,分別是王貴雲、王雪齡、王文洋、王雪紅,以及弟弟王文祥;三房李寶珠則為王傢生下四位千金。
  
  “都說我最像父親,”王雪紅說:“但事實上,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我母親。我和母親一起生活瞭整整50年。”
  
  王雪紅創業路上的坎坷經歷,並非常人所能承受。但王雪紅覺得自己身上的那股韌勁來自於母親。
  
  王雪紅的母親廖嬌本姓楊,因從小過繼給廖傢而改姓廖,但晚年她又改回原姓。因嫁給王永慶,所以她叫自己王楊嬌。
  
  因養父生病、傢中無人種田,王楊嬌十二歲就開始養傢。年幼的她做過很多事情。從織佈到賣魚、挑木炭,再到親戚傢裡去做月嫂。最後,還去瞭一個日本高官傢打工、做飯、記賬。當時,她很羨慕日本高官傢的女兒們可以彈鋼琴。那位日本太太告訴她:“你長相好,做事又很拼。有一天,你會有自己的鋼琴,甚至過得更好。”
  
  母親後來告訴王雪紅,從那時起,她就知道教育的力量。日後無論環境如何艱苦,她都堅持讓自己的孩子們讀大學、彈鋼琴、跳芭蕾。
  
  王楊嬌十九歲那年,臺灣很多人因為戰亂得瞭瘧疾,王楊嬌傢也不例外。“當時母親傾盡全力照顧傢人,最後也病倒瞭。母親的姑媽讓她去南部嘉義養病,在那裡她遇見瞭父親。”
  
  當時,王永慶在開米店。他拿瞭治瘧疾的藥給王楊嬌和傢人。並表示說,他很喜歡王楊嬌,希望能娶她回傢。王楊嬌很感激他,就答應和他結婚。
  
  在母親王楊嬌眼裡,父親王永慶是一個顧傢、孝順、又聰明的人。“他的思想總是隨著時代在變化。米店結束後,他做木材,又開磚場,直到塑料廠。”
  
  在做塑料廠之前,王永慶有一次載妻子回娘傢。當時,他買瞭一輛大吉普車很風光。那時候,王楊嬌感覺很幸福。
  
  王永慶當初做事情很拼命,二十多個員工中午都在傢裡用餐。王楊嬌每天四點起來,一個人張羅三四桌菜。大女兒王貴雲記得:“當時還沒有冰箱,媽媽一天要跑三四趟菜市場。”那時候,“他(王永慶)拼,我也很拼。”王楊嬌後來回憶。
  
  漸漸地,王永慶越來越成功,但也開始不歸傢瞭。王楊嬌聽到一些風言風語。過瞭幾年,她就不得不面對丈夫要有第三房太太的可能。
  
  王楊嬌經常流淚:“因為那時候看不到自己的價值。”她也感覺自己在傢裡無法進步,但必須侍奉祖母、照顧親戚和孩子。王楊嬌卻感覺自己在傢裡無法進步,必須侍奉祖母、照顧親戚和孩子。“隻能抽中午大傢午睡的時間,學中文、學聖經、讀英文”。
  
  有一天,王楊嬌偷偷和王文洋、王雪齡去看瞭一場電影。那是一部黑白的戰爭片。“我真的很想像戰士那樣在戰場,而不是在傢裡打仗。”母親後來說。
  
  終於,等到王雪紅去柏克萊大學讀書時,1975年,母親王楊嬌決定帶著最小的孩子王文祥一起去美國,身上隻帶瞭3000美元。
  
  剛到美國,王永慶並不知道妻子會留在美國,所以沒有給多餘的錢,倔強的王楊嬌也不想開口找他要。“帶著九歲的孩子,我必須安定下來,每天都哭。”晚年的母親如此向王雪紅講述:“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會說第一句英文為止。”
  
  那時,王雪紅還在念書。王楊嬌就和貴雲、雪齡商量,拿瞭雪齡和貴雲的嫁妝三萬美元,當首付款買瞭柏克萊的一套房子。屋子後街有一個牧師,他總和王雪紅一起鼓勵母親王楊嬌去讀書。後來,王楊嬌就每天走半小時,到柏克萊大學前的成人學校讀英文。王楊嬌50歲開始學英文、60歲開始學車。“當時交到很多知心朋友,也學會瞭自力更生”。
  
  最初幾年,王永慶和很多親戚朋友都來美國看望王楊嬌。王永慶至少來過三四次,勸她回臺灣。王楊嬌內心也很掙紮,但最後還是決定留在美國。“在美國,我有進步的空間,在教會裡可以體現我的價值。但在臺灣,對於我來說太擠瞭,會成為別人的負擔。”王楊嬌後來告訴女兒王雪紅。
  
  善良的母親還很樂意為柏克萊大學的中國留學生煮飯,“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說起媽媽,王雪紅眼圈紅瞭:“我創業和創新的精神,都是從她身上學來的。”
  
  當時,王永慶的臺塑和南亞臺塑都已經上市。大女兒王貴雲記得:“我們傢三樓臥室裡有一個秘密通道,裡面藏著一根根黃金,堆起來用佈遮著。我父親後來就是用這些黃金,發展瞭臺塑和南亞臺塑。我那時才知道,我媽媽是個多麼不貪心的人。”
  
  王雪紅創立威盛時,也和母親一樣,從未想過去找父親王永慶要錢。母親知道之後,毅然將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貸款給女兒創業。“她一直告誡我們,一生努力、正直,做一個對社會有益、不斷創造價值的人。”
  
  王楊嬌的五個孩子也是這麼做的,他們清一色地白手起傢。“我們創立瞭大眾、威盛、宏仁、宏達電等好多公司,總共招聘瞭10萬名員工。”
  
  2008年,王永慶去世後,傢族內出現一些爭端。王雪紅當時問媽媽,“需要我做些什麼嗎?”王楊嬌回答:“你父親創立臺塑很不容易,你要祝福那些能接好班的人。我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那美好的未來。”
  
  王雪紅最難忘的是,母親告誡自己:“得罪過你的人,你也要替他們禱告,期望他們活得更好。你的時間要花在有價值、造福人們的事情上,要懂得放下仇傢。”
  
  王雪紅的外甥陳主望一直在美國長大。等到瞭十幾歲,他回到臺灣才發現自己的傢庭和別人不一樣。“我們生活在一個很復雜的大傢庭裡,但是阿嬤卻用行動告訴我們,如何才能生活得簡單、生活得有尊嚴。”
  
  回憶起剛剛過世的母親,王雪紅忍不住流淚:“媽媽,誰能像你那樣,告別一個億萬富翁的生活,不帶一分一厘來到美國重新開始?從你身上我學到的就是,任何時候我都可以從頭再來。”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