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商人徐靜蕾_勵志人物

  美女商人徐靜蕾
  
  徐靜蕾是誰?
  
  最開始,她是練書法長大的北京大妞,後來,她是玉女“巖女郎”,後來,她是自導自演《我和爸爸》的才女,後來,她的博客紅瞭,連緋聞對象都是韓寒、王朔的級別,所有人都以為她要在女文青的路上高歌猛進,這一姿態在大悶片《夢想照進現實》裡達到頂峰。但是,再後來,徐靜蕾不玩瞭,她褪去一身的文藝腔,開始“不務正業”,辦雜志,開公司,當起老板,2010年春天,她再次奮力一躍,一頭紮進“職業玩票”的隊伍,把一本職場勵志小說拍成瞭一部隻見愛情、不見職場的標準時尚商業片。電影界大腕韓三平出言力挺,說“徐靜蕾會是第一個票房過億的女導演”。
  
  “從明天起,關心票房和廣告,我想有所房子,面對老板,專心戀愛”,某網友贈此歪詩給《杜拉拉升職記》之後的徐靜蕾。
  
  感情方面我比杜拉拉做得好
  
  做瞭三年老板的徐靜蕾,觀念也悄然發生瞭變化。以前愛看復雜的、慢的故事,現在晚上回傢看的都是都市的、挺水的那種女性肥皂劇。現在的她就喜歡輕松、時尚、浪漫、美好的東西,就像《杜拉拉升職記》,花兩個晚上看完後,她決定拍瞭。
  
  《國際先驅導報》:很多人認為你是現實版杜拉拉,你同意這種說法嗎?
  
  徐靜蕾:我不是杜拉拉,也成不瞭杜拉拉。我們工作性格上有相似的地方,比如說無論事情大小,都會努力做好,而且充滿自信,不同之處在於杜拉拉作為職場中人,需要做好長遠的規劃,而我則不必按部就班。杜拉拉是一個會理性地分析自己的優勢和劣勢,並且變通能力很強的人,在這方面我們也是比較像的。對待感情時我倆很不一樣,她對於感情支支吾吾的,顧慮太多,處理感情時很不理性,我在這方面比她做得好。
  
  Q:杜拉拉吸引你的地方在哪裡?
  
  A:杜拉拉在自己感情方面很有意思。她很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職業理想,並且很堅持。男主角王偉明顯是一個鉆石王老五,可是放在她眼前,她還不太樂意,支支吾吾的,可是工作目標卻非常的明確,老想著要取得好成績。她和我們傳統電影中的女性角色是不一樣的,是一部分現代女性的代表。
  
  Q:相比小說,電影淡化職場,放大愛情,為什麼?
  
  A:把小說改編成電影是有難度的,小說內容比較多,20萬字,但是電影就一個半小時。其實原來我們也想更職場一些,但是後來我們發現小說的核心並不是“職場鬥爭”,那我們就把重心更多地放在瞭女性內心成長的這條線上,或者說放在職場背景下的辦公室戀情上。再說瞭,我並沒有打算拍一部很寫實的電影,如果我真要表現職場惡鬥,表現厚黑,我可以去改編《圈子圈套》那樣的作品。讓觀眾離開影院時,覺得生活還有點希望,是我拍這部電影的目的。我希望大傢能笑著生活,不那麼悲觀、絕望或者滿腦子職場鬥爭。
  
  Q:這次大傢對你演技的評價不如對你的導演能力評價高,導演會是終身職業嗎?
  
  A:目前來說,做導演的我最快樂,以後的事現在還不知道。
  
  很在意票房
  
  《我和爸爸》《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夢想照進現實》,老徐執導的前三部電影,雖文藝氣質十足,但在商業上難言成功。而這部《杜拉拉升職記》,卻是一次成功的營銷運作案例,27萬觀眾,6628場,首映票房高達870萬。昔日純情文慧,今日熟女老徐,徐靜蕾已然躍升成功商業女導演之列。
  
  Q:《杜拉拉升職記》是否收回成本?
  
  A:片子成本基本上已經收回瞭,那票房的話就是賺一分是一分瞭,我們首映日票房是870萬,很出乎我意料的一個數字,非常的開心。
  
  Q:韓三平預言:“徐靜蕾可能會成為中國第一個過億票房的女導演”。
  
  A:首先很感謝韓總對我們這部電影的信心。說實話《杜拉拉升職記》是我拍的四部電影中最在意票房的一部,因為之前的片子都是我自己的錢拍的,所以不管是賠還是賺都是我自己的事,但是《杜拉拉》不一樣,作為導演來說我不能讓我的投資人賠錢,要不然以後誰還信任你呀。
  
  Q:從文藝導演轉型到商業片導演,你是如何考量的?
  
  A:其實在我這來說,沒有什麼轉型不轉型的。我對商業片的理解就是能掙錢的片子都叫商業片,那我之前的片子也都掙瞭錢,所以也都是商業片。文藝片的標準應該就是藝術價值的多少。
  
  Q:你介意外界稱你“商人徐靜蕾”嗎?
  
  A:反正就是一個稱呼,無所謂。
  
  36歲,鮮花盛開
  
  時間到底殘忍,連徐靜蕾都36歲瞭。這個早些年總是清湯掛面、手腳伶仃、昂著倔強下巴的洛麗塔式女孩,竟然也已近不惑,而那些曾在她生命中扮演過人生導師的文藝大叔,也皆已卸下尖銳的棱角,隱入時間的幕後。(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所以,幸虧徐靜蕾一直在見異思遷,因為縱然你不變,時代也會兀自向前,然後新的青春代替舊的容顏——對於一個趟過文藝男人河能片葉不沾身的女人,對抗生老病死危機感的最好辦法,也許就是讓自己始終保持新鮮,讓自己36歲,也能鮮花盛開處處是春天。
  
  Q:文化寫作界、商界、娛樂界跟你都沾邊,你覺得自己屬於哪裡?
  
  A:我屬於我的生活,我從來不給自己設定框架,或者做什麼長遠計劃之類的,我現在擁有的很多東西都是我一時興起的產物。
  
  Q:你做雜志、寫博客,拍電影都很成功,秘訣是什麼?
  
  A:我就覺得我是個能堅持的人,再加上我比較會學習,還有點聰明,但最重要的是我是挺會對人好的人,所有我在意的人,我會對他很好。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傾訴欲特強的人,辦雜志是我的一個願望,拍電影是我的興趣,博客就是自己真實生活的一部分,自娛自樂,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Q:你怎樣總結自己呢?
  
  A:這樣說吧,我覺得我是一個比較容易見異思遷的人,在工作上。不同的時間,我會有不同的興趣點,每隔三四年我的興趣點就會發生一個變化。稱呼、名頭之類的都是別人給的,和我沒有什麼關系,無所謂。
  
  Q:你理想的生活是怎樣的?
  
  A:我覺得所有的事都是為瞭生活來進行的,我工作就是為瞭找樂子。
  
  Q:有種尖銳的觀點說,徐靜蕾隻是被幾個“名男人”和“名媒體”給捧紅的。
  
  A:沒看法呀!我其實一直覺得大傢對“才女”的標準太低瞭,這隻是社會對人的一種分類。一開始有人叫我“玉女”,後來又叫我“才女”,我都無所謂。但是“才女”這名字我覺得適合於古人,例如李清照,但我自己可不認為自己就是。
  
  Q:現在“鮮花盛開”的你幸福嗎?
  
  A:是呀,呵呵。現在有雜志可做、有電影可拍,時不時還能放個假,我很滿意自己現在的生活狀態。
  
  Q:將要邁向不惑之年,會對自己人生的某些方面有擔憂嗎?
  
  A:現在會有一種來自於生老病死的危機感,不是對自己,而是傢人、朋友。現在36歲我不認為是個問題,但是這意味著我的父母66歲瞭,當我46的時候,他們就76瞭。現在如果我傢裡人給我打瞭好幾個電話,我沒接到,心“騰”一下就起來瞭,就想千萬別出事。另外還比較害怕和別人建立特別深刻的關系瞭。因為你越在意的人,越能傷害你,這種傷害不是有瞭**那種。你就是擔心他們別病瞭,別出事。
  
  當杜拉拉遇見老徐
  
  《國際先驅導報》文章2008年,一本名為《杜拉拉升職記》的職場小說成為圖書銷售市場最大一匹黑馬。小說的主人公杜拉拉,一位草根出身的外企白領,做著一份不高不低的工作,拿著一份不高不低的薪水,經歷著職場的跌宕起伏,歷練出一身刀**不入的職場生存技能。這本書的爆紅,讓出版商恍然大悟,原來,中國職場女性是一個如此巨大的消費群體,他們對成功的渴望,絕不亞於這個國傢的男人。
  
  同時醒悟的,還有影視劇的眾位編劇導演,而在眾多版本的杜拉拉中,徐靜蕾隻見愛情不見職場的時尚大片,竟然是“最忠於原著”的。
  
  三年來,擔任北京鮮花盛開影業有限公司老板的經歷,不僅讓徐靜蕾的導戲視野轉向職場故事,更提升瞭她的商業能力。《杜拉拉升職記》讓她累積三年的商業經驗,發揮得淋漓盡致。她請來“全球500強”的13位人力資源總監做“榮譽編劇”,強化“職場升職寶典”噱頭,影片在宣傳過程中,緊緊抓住瞭目標觀眾的興趣。甚至影片上映的檔期也非常考究——每年4月份,都是各大用人單位招聘的黃金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