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商界大佬都有一個不願提及的兄弟_勵志人物

  每個商界大佬都有一個不願提及的兄弟
  
  在商業世界,大多數合作關系的破裂都發生在公司飛黃騰達之前。
  
  一向跟比爾·蓋茨關系還不錯的微軟聯合創始人保羅·艾倫,最近出瞭一本很有料的回憶錄:《謀士:微軟聯合創始人回憶錄》(IdeaMan)。在這本書中,艾倫對老友比爾·蓋茨大發牢騷,認為比爾·蓋茨曾經密謀在他得癌癥時掠奪他的股份,並不遺餘力地把蓋茨描繪成一個脾氣超壞、滿身銅臭、自我感覺良好的野心傢。這引得《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和《名利場》等大牌媒體,紛紛開始熱烈地八卦起這對如同離婚夫妻般的前合作夥伴。
  
  其實,縱觀微軟、蘋果、Facebook你就會發現,在商業世界,這種類似於由初次婚姻不幸而引發的糾纏不清、刻骨銘心的關系,絕對不是偶然一例,大多數關系的破裂都發生在公司真正飛黃騰達之前。
  
  微軟:隱藏在和諧表面下的內部征戰
  
  根據《華爾街日報》與《紐約時報》的報道,在《謀士:微軟聯合創始人回憶錄》一書中,收錄有1982年艾倫與蓋茨一次最激烈的對話:“這真是不可思議!這一架總算暴露出你的真面目!我從此就知道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瞭!”充斥著前半本書的爆料,總算是給瞭許多微軟原教旨主義者修正微軟歷史,和兩位大佬關系史的大好機會:長久以來,他們不是被視為對方的興奮劑,就是密友。但認識他倆的朋友看過這本書後都說,本回憶錄確實劃出瞭一道大口子。在本書的致謝單上,艾倫還感謝瞭包括蓋茨在內的17人,為他提供瞭“全面而富有邏輯的幫助。”
  
  在這本爆料書出版之前,蓋茨與艾倫的關系一直是被公認的好,就算58歲的艾倫早已經離開微軟。艾倫離開是在1982年,他患上瞭癌癥。但是,在本書中艾倫卻說,他離開是因為他對蓋茨的行為越來越不滿,因為在艾倫越發低調的同時,蓋茨卻越發朝一個強勢的工頭轉型。
  
  比爾·蓋茨一直試圖降低艾倫在微軟的股份,也是因為與他們相熟的人都認為艾倫並不在工作狀態,也並沒有對公司全身心奉獻。這是原因之一,而蓋茨在他們的首張合作協議中也寫道,如果他認為兩人之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那麼他就可以購買艾倫的股份。
  
  艾倫將這份協議寫進書中,但並沒有寫出蓋茨插入的這一條款。微軟的成長也吸引瞭更多像蓋茨一樣,一條心隻管建設微軟的人加入。他們願意日夜工作,睡在辦公室裡。而艾倫卻在此時厭倦瞭這種生活,拖瞭團隊的後腿。在書中,艾倫說與蓋茨的鬥爭讓他付出瞭代價。“我低沉的士氣影響瞭對工作的熱情,這也恰好能促成比爾的下一次攻擊。”他寫道。
  
  艾倫這份毫不遮掩的“蓋茨報告”,確實在微軟的“早期校友”中掀起瞭一些風浪。那些跟這兩位大佬都認識的人,已經開始私下裡懷疑艾倫對於某些事情表述的準確性。舉個例子,一些熟人們就曾證明艾倫並沒有出席某場會議,但艾倫自己的說法就是他當時在場。另外艾倫說他當年去加州帕羅奧圖市挖瞭一個電腦奇才,後來此人成為微軟最重要的程序員之一。但是熟人揭曉,這個電腦奇才其實是蓋茨三顧茅廬挖來的。
  
  在這本自傳中,艾倫還認為自己點亮瞭諸多微軟重要創意的火花,並在一些案例中扳倒瞭蓋茨。而充斥全書的怨恨基調,也是艾倫因為沒有在微軟得到自己應得的贊譽與回報。然而,曾和艾倫並肩作戰的同事們卻持相反看法。“我很驚訝艾倫先生不滿於他在微軟的所得。”曾在1981年加入微軟並在那裡工作瞭20年的卡爾·斯托克說,“我們全都把保羅當朋友,並且認同他為微軟做出的貢獻,但毋庸置疑的是,對微軟的成功影響更大的絕對是比爾,而並非保羅。”
  
  離開微軟後,艾倫基本上是在靠著微軟帶給他的巨大財富過活。他的大部分商業投資不是失敗,就是勉強糊口。認識艾倫的人都覺得,比起經營一個軟件公司,他還擁有更廣闊的志向。曾在上世紀70年代與蓋茨和艾倫共事過的大衛·邦內爾看來,相比蓋茨,艾倫對音樂和文化更有熱情。“在更廣泛的意義上來說,他感興趣的是整個世界,而比爾則是一根筋型的。”
  
  蘋果:形同陌路的兩個史蒂夫
  
  1977年的喬佈斯和沃茲尼克
  
  曾是《時代》周刊記者的邁克爾·莫裡茨,為喬佈斯寫瞭一本傳記:《重返小王國:喬佈斯如何改變世界》。在這本書中,他如此描繪瞭兩個史蒂夫的初次會面:“史蒂夫·喬佈斯第一次見到史蒂夫·沃茲尼克和他的電腦時很受震撼,自認為沃茲尼克是他見過的第一個比自己還懂電子學的人。”
  
  但這也僅僅隻是初次會面所產生的共鳴。事實上,沃茲尼克是個極客,隻對技術感興趣。而喬佈斯卻是個“雜傢”:“他花瞭大量時間涉獵文學和藝術,喜愛文學和經典影片,學過莎士比亞作品,把英語老師奉為偶像,為《紅氣球》之類的電影深深感動。”“他跟幾個朋友成立瞭一個標新立異的小組,叫"巴克魚苗俱樂部",意思拆開是一句下流話。(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他們把廁所的馬桶漆成金黃色,把它用水泥糊在花盆上,他們把一輛大眾甲殼蟲汽車吊起來,推上學校自助咖啡館的屋頂。”沃茲尼克從不吸毒,是同學印象中的好好先生。但喬佈斯卻在父親送他的紅色菲亞特雙門小汽車裡吸大麻和哈希什。
  
  事實上,沃茲尼克以及他的傢人,都不怎麼相信喬佈斯:“他是個邋裡邋遢的傢夥,赤腳走路,頭發總是黏糊糊的。”而在沃茲尼克的父親傑裡·沃茲尼克眼中,喬佈斯是“覺得自己理當一上來就占據高位,不肯腳踏實地、按部就班地從基礎做起”的那種人。
  
  沃茲尼克也並非對蘋果一直忠心耿耿。在喬佈斯四處遊說忙於拉投資找人才的時候,沃茲尼克卻在考慮是不是接受惠普的邀請。這時候,喬佈斯又一次利用瞭他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執著和死纏爛打的口才:他動員沃茲尼克所有的朋友來當說客,又在沃茲尼克的父母面前“痛哭流涕”讓他們幫忙把自己的兒子留下。
  
  然而,當蘋果最終“殺出一條血路”,有瞭比原來的辦公室大15倍的辦公樓後,蘋果二代的幕後功臣沃茲尼克就開始耍起大牌瞭。在蘋果的編程員迪克·休斯頓眼中,沃茲尼克“失去瞭挑戰。人們不再對他說,他做的東西是狗屎。他獲得瞭電腦奇才的地位。日子久瞭,他自己也相信瞭。他心裡知道不是這麼回事兒,可是他喜歡這個角色。所以如果有人拿他說事,他就很容易發作”。
  
  從1983年開始,沃茲尼克就與蘋果產品的研發沒什麼關系瞭。1987年,沃茲尼克不再是蘋果的全職員工,但依然是蘋果的一分子,依然領著蘋果公司的薪酬。他與喬佈斯也依然保持聯系,並成為瞭蘋果的狂熱粉絲。2007年6月29日iPhone發售時,沃茲尼克就在凌晨4點跑到自己傢附近的專賣店去排隊。iPad發售後,他也在第一時間預購瞭3臺:“一臺送朋友,兩臺給自己,其中一臺3GS,另一臺是WiFi。”沃茲尼克還解決瞭iPhone電池待機時間短的問題:“同時用兩臺iPhone!一臺用來講電話,一臺用來查信息!”最後還不忘告訴記者:“你沒辦法相信,這樣用起來是多麼順手!”
  
  今年4月,老沃茲尼克參加瞭“全球存儲網絡”會議,談到瞭平板電腦對計算機產業的影響:“它是可以與電視機對普通人生活的影響相媲美的,它是"普通人"的新PC。”而當被問起與喬佈斯的關系時,沃茲尼克回答:“我們之間從未不和,我們隻是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觀點而已。”這也印證瞭兩人共同的朋友對兩個史蒂夫的評價:喬佈斯有興趣管理公司,沃茲尼克仍然隻是一名工程師。
  
  Facebook:大傢隻好法庭見
  
  2010年的夏天過後,馬克·紮克伯格這個名字就變得像Facebook一樣有名瞭。雖然在Facebook上線之初,紮克伯格就已經在網頁的最下方打上瞭“馬克·紮克伯格制作”的Logo,但並非所有使用Facebook的人都真的非常關心這個網站究竟是誰建的。然而,暢銷書作傢本·麥茲裡克給瞭Facebook一個更好的解釋:“Facebook:關於性、金錢、天才和背叛”。雖然性、金錢、天才和背叛僅僅隻是出版社打上的廣告語,但在這整本書中,這四個詞可謂連貫始終,缺一不可。
  
  而後,頗受廣大反叛青年歡迎的大衛·芬奇看上瞭這個故事,將其改編成為電影,取名《社交網絡》。書與電影均為瞭更受歡迎,捏造瞭很多虛構情節。但是,在整個Facebook的發展史上,文藝作品倒是沒有偏離真實:紮克伯格的哈佛校友、Facebook的首任CFO愛德華多·薩維林確實為Facebook的上線提供瞭第一筆資金支持,愛德華多也確實從未認為自己能夠像紮克伯格那樣為瞭Facebook放棄學業。真實的情況是,在紮克伯格如電影中所演一樣,在哈佛宿舍裡埋頭寫代碼隻想讓Facebook盡快上線的時候,愛德華多已經投身金融行業,在雷曼兄弟公司賺到高額薪水。愛德華多也一直想用引入廣告的方式來為Facebook賺錢,這與紮克伯格對於Facebook的信念背道而馳。2007年,紮克伯格親手將愛德華多的名字從公司文件裡,“創始人”的一欄中抹去。
  
  “愛德華多想在網站中引入廣告,紮克伯格反對,他說那樣的Facebook就不酷瞭。”“當你不再適合公司的發展,就必須離開,這就是矽谷的殘酷之處。”這就是Facebook的早期員工對愛德華多的印象。現實中的愛德華多,顯然不像電影中冒著大雨往返紐約與加利福尼亞兩地、卻在嚴重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好朋友一腳踢掉的角色:現實中的他更像一個商人,一個以追逐利益最大化為目標的金融老手,一個對Facebook三心二意的投資人。
  
  跟保羅與蓋茨、沃茲尼克與喬佈斯不同的是,愛德華多與紮克伯格這兩位合作夥伴最終將對方請上瞭法庭。而不同於暢銷書和電影中的描述,滾石雜志給出的說法是,先起訴的一方並非愛德華多,而是紮克伯格。紮克伯格起訴愛德華多凍結瞭當初他所設立的銀行賬戶,讓Facebook無法再向前發展。而愛德華多則反訴紮克伯格,認為自己之所以凍結賬戶,是因為紮克伯格從未返還兩萬美元的原始資金。在這場明明白白的兄弟反目之後,紮克伯格才進行瞭電影中驅逐愛德華多的那個步驟。
  
  盡管愛德華多順利從哈佛畢業,並通過漫長的官司贏回瞭5%的Facebook股權,也將自己的名字重新打在瞭Facebook網站的發行人一欄上,但是,他與紮克伯格不可能再是當年的好哥們瞭。
  
  《社交網絡》上映前紮克伯格就宣稱,自己絕不會去看這部電影。然後,在電影上映沒多久,他就買票沖進瞭電影院。他並沒有評價影片中的前女友,因為在Facebook創立初期他就是個有女友的人瞭,這位華裔女友至今仍跟他住在公司附近的出租房裡帶著紮克伯格的120億身傢。
  
  由此看來,也許紮克伯格並不是個混蛋,他隻是和喬佈斯、蓋茨一樣,太過執著地愛著他們親手締造的虛擬王國,僅此而已。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