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的十八羅漢與史玉柱的四個火槍手_勵志人物

  馬雲的十八羅漢與史玉柱的四個火槍手
  
  無論公司陷入如何的困境,史玉柱、馬雲的核心成員都隻會選擇追隨:史玉柱二次創業初期,很長一段時間,身邊的人連工資都沒的領。但是有4個人始終不離不棄,他們後來被稱為4個火槍手:史玉柱大學時期的“兄弟”陳國、費擁軍、劉偉和程晨。
  
  馬雲創業的時候,初期的50萬元是18名員工一起湊出來的,9年過去後,這18個人中有做到總裁級的孫彤宇,也有還是經理的麻長煒,但沒有任何一個人從阿裡巴巴流失。
  
  孔雀型的領導風格
  
  這種非常的凝聚力正是史玉柱與馬雲共有的特征之一。有時使用著極端的管理方式。腦白金戰役時,員工們瘋狂地工作、瘋狂加班,史玉柱經常會在員工加班的時候動不動就發上幾千元的獎金。
  
  在聯想的柳傳志看來,領導人大而化之有兩種類型,一種是孔雀型的,以個人魅力取勝;一種是老虎型的,以發號施令樹威。從這種分類來看,史玉柱與馬雲均屬孔雀型。無論在外界如何被誤解、無論公司陷入如何的困境,追隨的人始終沒有放棄掉對他們的信心。
  
  在一些人眼中,史玉柱帶著邪氣,在劉偉等內部人看來,史玉柱是個重情重義的人。5年前,陳國車禍,史玉柱連夜從蘭州飛回上海,全公司停掉業務給陳國辦後事。此後每年清明,史玉柱都會帶著公司高層去祭奠。對高層用車,也隻用SUV,並禁止在上海之外自駕車。與史玉柱一起爬過珠峰的費擁軍,說起追隨多年的理由,用的是“親情”一詞。他們相信這一點,在公司財務困難的時候,程晨甚至會從傢裡借來錢援助史玉柱。
  
  外人看來忽悠的馬雲,對阿裡巴巴的18羅漢卻是有著不尋常的煽動性。
  
  “無論什麼時候看到他,你在他眼中看到的都是自信,我一定能贏的信心。你跟他在一起就充滿瞭活力。”阿裡巴巴副總裁戴珊為18羅漢之一。“在你絕望的時候能讓你看到希望,能跟著走”,劉偉也如此評價史玉柱。
  
  馬雲與史玉柱都具備領導力的核心特征:提出大傢都認同的願景,並使用有效的激勵手段。從創業的第一天起,馬雲就宣稱,阿裡巴巴會成為最偉大的電子商務公司,他也讓部將們相信,公司上市時,會得到更多。2、3年前,阿裡巴巴的員工特別辛苦,待遇也不好。也有人抱怨,寧願不要期權,多發點工資。馬雲的解決方案是,要有信心,我把我的股份稀釋點給你們。1998年,從珠海去無錫的面包車中,史玉柱對那些20個月沒領工資的追隨者承諾,將來有瞭錢,一定會補償。在他做征途的時候,他會告訴員工們一個夢,說巨人網絡將來會上市。盡管那時候,外人幾乎不相信。
  
  盡管同為孔雀型,在關系處理上,史玉柱與馬雲還是有所不同。馬雲與18羅漢更多的是師生、朋友、夥伴關系。“不懂”網絡技術的他提出願景,業務與管理放手讓部將去做。而對實操擅長的史玉柱,與部將則是一種追隨者關系,他也充分放權,無論是人權還是財權。(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但也會在每次商業的成敗關鍵環節親歷而為,做腦白金時,他親自調研瞭300名顧客,公司將要發的軟文,他與大傢一起,按10大標準篇篇審核。追隨而非夥伴關系,與史玉柱經歷有關,1989年第一次創業時,2名員工與史玉柱在利潤分配和股份多寡上發生爭執。史玉柱一怒之下摔瞭2臺IBM286,那時起,他就決定,今後身邊的人將隻是追隨者而非合作者。他從來也隻考慮子公司與人共股,母公司一定自己控制。對手下,他更喜歡的是戰術人才,而非戰略人才。
  
  空降兵與內部人
  
  在人才的使用上,馬雲看重職業經理人和空降兵。創業的那一天,他就和18羅漢說,你們隻能做排長、連長,軍長我另請高人。阿裡巴巴IPO後,除他本人外,獲得股份最多的不是跟隨他8年的18羅漢,而是11個月前才從百安居空降過來的CEO衛哲。
  
  史玉柱則不如此,關鍵崗位上用的都是跟他打拼過來,經歷過生死的人,在他看來,內部的員工就像是地底長出的樹根。他感激困難時期幾年沒拿工資的陳國與費擁軍。巨人集團時期,他也曾為強化內部管理,空降瞭當時方正的一位高管,結果出瞭亂子。經歷瞭二次艱難創業,那些內部人,史玉柱最看重的還是德,他自信5年時間能看出一個人的德性。當然也包括已經熟悉多年的人。征途的一名副董事長,是史玉柱18年前,賒賬買電腦的那傢小公司當時的副總經理。四個火槍手中的劉偉與程晨兩位女性位居高位,在史玉柱看來,“女性從忠心角度來說可能會好點”。當年身為文秘的劉偉如今成為瞭副總裁級別。
  
  上市後,史玉柱對人才是否會流失的看法關鍵有兩點,一是待遇,二是員工的自我價值實現。史玉柱給員工的是5年期權。
  
  史玉柱與馬雲的另一個不同是,如果拿一個怎麼讓貓吃辣椒做比喻。馬雲的方法是,將辣椒夾在魚裡,史玉柱的方法是,將辣椒抹在貓屁股上,不過,也絕不吝嗇拿魚去獎勵。在一次接受本報記者的專訪時,他思考的問題是,如何使企業成為百年老店及如何最大限度地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數月前,他甚至為招聘研發策劃總監一職開出瞭1000萬元年薪的高價。
  
  馬雲傢的保姆,杭州行情是月工資800元時,他給出瞭1200元,保姆做的很開心。跟隨史玉柱多年的劉偉,最初工資隻有450元,拼命加班,拼命工作。巨人集團倒閉時,她不甘心付出的結果會是一無所有的回報,她相信,終有一天,公司會給自己帶來大房子。做腦白金時,史玉柱隻給派出去的省級辦事處管理者發工資,區域營銷隊伍其他人的收入,就從每箱產品的4個百分點中出。而區域管理者的營銷費用,也來自產品銷售的提成。
  
  員工管理上,史玉柱隻關註骨幹層,如今,這群人的數量大約在二三十人,這一點是他認為一直做得不錯的,二次創業以來,“我的骨幹一個都沒有走。再底層我也管不著,骨幹沒管好,下面的人有可能會走。”對馬雲來說,他喜歡的是唐僧的團隊組合,而不是劉備團隊的完美。在《贏在中國》中,他說:“今天的阿裡巴巴,我們不希望用精英團隊。如果隻是精英們在一起肯定做不好事情。我們都是平凡的人。平凡的人在一起做一些不平凡的事,這就是團隊精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