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明善:47歲創業的億萬富翁(二)_勵志人物

  尹明善:47歲創業的億萬富翁(二)
  
  坎坷人生,艱難困苦,是否反而玉其晚成?
  
  在尹明善於47歲起步創業之前,在他掘到瞭事業的第一桶金之前,他的人生軌跡中,又有些什麼與事業成功有關的內容呢?
  
  他曾對一傢雜志社的記者采訪時訴說:早在五十年前,我就開始瞭自己最初的商旅生涯。
  
  尹明善生在重慶涪陵鄉下的一個小地主傢。1950年,12歲的他和50多歲的小腳母親,便被“運動”到荒山頂上一間被棄用的茅草屋,僅憑一塊薄地,幾個鍋碗,生存甚為艱難。
  
  體力不足以種田出糧,隻能靠智力養傢糊口,他決定“做生意”:從一個好心人手裡借瞭五角錢,步行到城裡把錢批發成針,再回到鄉下沿村叫賣。每天五角錢的針能賣一塊多錢,每天賺得的錢,買夠米後就存起來作“流動資本”。幾個月後,他就“富裕”得擁有瞭好幾塊錢。
  
  尹明善說:最值得記住的就是,通過賣針,我居然懂得瞭今天所說的資金調用及拆借。
  
  “我是在鄉下賣掉針,獲得資金,再到重慶進貨;有一個相識的年輕人賣雞蛋,是先在鄉下拿錢收購雞蛋,然後運到重慶賣掉。我主動找他商量,講”融資“的辦法:我們兩人的資金可以合在一起用,我在鄉下賣針賣得的每一分錢都交給你去買雞蛋,你可以多幾塊錢多收購一些雞蛋;到重慶你賣掉雞蛋後把錢交給我,我就可以多購進一些針頭線腦。現在看來,這其實是非常成功的資本運作,而我當時隻有12歲”。
  
  12歲的孩子不得不“做生意”,與其說是尹明善的聰明能幹,還不如說是尹明善少年時代的艱辛困苦。雖然,當時的磨難,並不一定就是能構成今天輝煌的必然前提;但,已成為瞭“窮人的孩子”的尹明善,早早便不得不為生計著急奔波的經歷,卻無疑為他後來的大器晚成鍛造瞭不可缺少的素質。
  
  生意做瞭一年多,賺瞭十幾塊錢。他把錢都給瞭母親,赤手空拳地到重慶求學讀書。
  
  他考上公立中學,並因成績優異而獲得瞭助學金。
  
  命運首次翻手將他托起。一入課堂,他就成瞭這裡最出類拔萃的學生。學習成績扶搖直上,入校不久就能倒背整本地理課本;高一第一學期解完瞭整個高中階段的數學題;高一下半期自修完大學數學專業的課本;高中二年級,解答出當時中國數學界一些頂尖難題。
  
  為瞭“全面發展”,他還刻意在其它方面下功夫。中學時就能在報上發表文章;自學音樂、作曲,寫瞭很多為同學稱道的曲子;酷愛體育理論,對排兵佈陣有天然興趣;18歲,成為重慶一中女子籃球教練,率領球隊比賽一舉奪冠。
  
  正當他稍有得意之時,命運卻又覆手將他打翻
  
  1958年春天反右復查,高中三年級的他,因被揭發“有右派言論”而被踢出學校;1961年上升為“反革命”,發配到塑料廠監督勞動。從此,歷經20多年“牛鬼蛇神”的日子,朋友反目,戀人斷交,進步年年無望,運動場場有份。“政治上有問題”的人大傢敬而遠之,他也自甘戚戚,天天在書本裡埋藏。(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大凡一個人經歷瞭20多年的壓抑,稍一松懈,他的一切就可能很快“過期”。但尹明善卻實實在在地看瞭20多年的書,久而久之,甚至養成瞭為學習而學習,陶醉在學習的過程中,而並不奢望讀書肯定能有一個最後的結果。
  
  1979年,命運終於發生瞭歷史性的轉折,已過不惑之年的他也落實瞭政策。一位官員向他宣佈平反決定時說:“尹明善,你還年輕,你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瞭!”
  
  當時,尹明善想:是的,我還年輕!薑子牙八十一歲出山,我今年四十一歲,一切都並不算晚。
  
  雖然,1986年他到長沙時,曾不無羨慕過那些遠比他年輕的同行,曾發出過“老瞭”的嘆息,但是,實際在他尹明善的內心本質裡,則永遠沒有“老瞭”的觀念。既然“薑子牙八十一歲還能出山”,四十多歲,五十多歲,六十多歲,對一個欲幹一番事業的人,又怎麼不是年輕呢?!
  
  是呀!對比“薑子牙八十一歲還能出山”那標桿,的確,隻要你想幹,能動手幹,一切年齡都並不為晚,你總能幹出些什麼的。
  
  掘獲第一桶金後的睿智隨著政策的落實,在那個百廢待興的年頭,不久,尹明善當瞭重慶電視大學英語教師;1982年,重慶出版社恢復,他前往應聘,又成為一名編輯。
  
  兩年之後,重慶外辦下屬一個涉外公司出現虧損,數十萬的窟窿想找個能人去填上。市外辦副主任是尹明善的朋友,看老尹平時交談頭頭是道,認定他是經商之材,調去出任法人代表。尹明善沒有辜負他,一年多之後,虧損填平,賬上贏利數十萬。
  
  公司正準備大發展,他卻向他的朋友遞瞭辭職報告。
  
  因為,曾有過的朦朧理想,在清晰的現實面前,沖動與焦慮都很強烈,年齡緊迫感和社會變革的轟鳴聲,使他在期待中,始終不斷在尋找能使他大顯身手的舞臺。此時,他已認定,改革開放的形勢不可逆轉,如果別人不能給你理想中的舞臺,何不自己去創造一個舞臺?
  
  1985年底,他離開涉外公司,正式下海,創辦瞭“重慶職業教育書社”,成為重慶市最早的民營二渠道書商。半年之後,他編輯發行的第一套書《中學生一角錢叢書》,總發行量突破千萬冊大關,每本能賺一分錢。書商尹明善一炮而紅,而且紅遍瞭大江南北。
  
  到1989年,他已經成為重慶市最大的民營二渠道書商。因為太順,所以,他反而開始反思:這個行業盡管在全國正烽火連天,活躍異常,但也已是一眼見底。就當時的形勢而言,它註定將是一個做不大的行業。他決定關門,退出書刊發行行業。
  
  如果說,少年時代的艱苦生活,顯露瞭尹明善聰慧能幹的質素;青年時期的政治磨難,襯托瞭他堅忍不拔的性格意志;那麼,尹明善在1989年書刊發行經營尚處在紅火之中,卻能夠斷然退出,而另尋商機再擇新業,則就充分展示瞭他那非凡獨到戰略眼光與敢作敢為的大將風度。
  
  不瞭解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書刊發行行業狀況的人,是難於充分認識到尹明善在1989年主動從書刊行業撤退、而重擇商機舉措之非凡意義的。可以說,如果沒有尹明善在1989年的書業大撤退,也就肯定不會有他今天的宏大事業,也更談不上他能躋身於《福佈斯》中國巨富排行榜等等一系列令人囑目的輝煌。
  
  這樣的評價與判斷,是不是有些片面?是不過於牽強?
  
  然而,近二十年來的中國書刊發行業發展進程事實,卻充分有力地支持瞭這個觀點。
  
  改革開放以來,民營書刊發行業雖然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已有瞭很大的發展,但由於種種體制上的原因,改革的觸角在書刊出版產業領域中,相對於其他產業(商業、服務業、工業等),其進程與力度,卻始終處於緩慢速度與滯後水平狀態。致使計劃經濟的模式與做法,在很大程度上仍在決定著出版產業的主要運行內容;政企不分、政企一體的狀況仍在很大程度上存在,並主宰著出版企業與國有新華書店系統的經營方針。因而,民營書刊企業的發展,則仍在很大程度上受著一系列限制性政策或公開或隱性的制約,而始終尚未能產生出一個象其他產業那樣公平競爭的巨大的自由成長空間。
  
  這種改革發展的不平衡性特點,也就必然制約民營書刊發行企業迅速攀越事業項峰的可能。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