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你的十八歲:自己的事情想清楚就好

  寫給你的十八歲:自己的事情想清楚就好
  
  過兩天是你的生日,親愛的,十八歲之後,你就是一個獨立的人瞭。
  
  十八歲的象征意義遠大於生日帶來的狂喜,總有些人認為從這天開始,自己該有些什麼跟以前不一樣瞭。
  
  去年夏天,弟弟來找我,他剛過十八歲,即將進入大學,卻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其實我也找不到他的方向,因為畢竟我不能像瞭解自己一樣瞭解他。
  
  在我十八歲的時候,還沒有想好自己一輩子將會做什麼。那時候是一種什麼狀態呢,整天無所事事,像所有剛剛進入大學的年輕人一樣,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自己該做些什麼,什麼是有用的,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以及,這些所謂的對錯與否,是否真的那麼重要?
  
  那時候我是一個濫情的詩人,寫一些毫無意義的打油詩,現在看起來除瞭滿腔熱忱,完全一無是處。可是當時我覺得那很偉大,我做的事簡直是這世上最有意義的事。那時候,你會經常看到一個心事重重的年輕人,手裡捏著一個裎光發亮的筆記本,走走停停,隨手記下些什麼。現在想起來,十八歲的那個人簡直做作到令人嘔吐——可是,親愛的,好像很多人年輕時候都是這樣,曾有過一段不堪回首無法評價的時光。
  
  不過我更關心的是:你呢,準備怎麼過以後的生活?
  
  無意中聊天時提到的願望,聽起來都跟錢和生活細節有關,我知道你不隻需要那些。而提到大的理想,你又會開玩笑似的說“希望世界和平”。好吧,其實我想知道的,是你關於自己未來的一些計劃。
  
  昨天買瞭一本奧威爾的《我為什麼寫作》,裡面有段話我很喜歡:“大約在我很小,也許是五六歲的時候,我就知道瞭我在長大以後要當一個作傢。(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在大約十七到二十四歲之間,我曾經想放棄這個念頭,但是我心裡很明白:我這麼做有違我的天性,或遲或早,我會安下心來寫作的。”很多人,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想好要一輩子做某件事。即使後來經歷各種曲折,走瞭一些彎路,或早或遲,總會沿著心底默認的方向走下去。我覺得找到一個大概方向,或者無意中發現自己樂意去做的事情,這些都比平常的生活細節重要。
  
  前幾天重溫的《搏擊俱樂部》,現在看來更像是一則主旨明確的寓言。生活中的庸常,會讓人迷失自我——那些衣服、鞋子、傢具,工作、金錢、地位,統統都會把人綁架,讓你努力去爭取一切——然後誠惶誠恐患得患失,不敢失去這一切。但是,大多數人都不願意拋開束縛,都更願意在牢籠中歌唱,或者帶著鐐銬舞蹈。
  
  今天《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觸動我的,則是關於一個人如果拋棄一切,之後的遭遇會怎樣?一個按照父母意願讀完大學的男人,畢業之後,放棄瞭看起來前程似錦的一切,燒掉現金,孤身上路,經歷各種冒險、流浪、自我放逐。但是最後,在他實現自己唯一的願望——去阿拉斯加無人區冒險之後,卻因為食物中毒和饑餓,一個人死在杳無人煙的森林公園。
  
  他的前半段經歷,鼓勵瞭我曾經萌動的流浪心,但是他的後半段,卻讓我更加清醒和現實。
  
  正如《搏擊俱樂部》最後的結局一樣,剛開始為瞭解脫,可以拋棄一切從頭開始;但是一旦肆無忌憚百無禁忌,沒有任何原則和目標,沒有底線之後,卻反而會陷入更深的迷失。
  
  拉拉雜雜說瞭上面這些混亂而無序的話,權當寫給你作為十八歲的寄語。再想下去,我自己也要迷失在這沒有方向的泥沼瞭。
  
  其實說到底,就這麼幾句話送給你:親愛的,你是大人瞭。自己的事情,自己想清楚就好。沒有什麼值得後悔,隻要你循著自己的心。
  
  Follow your heart , and go on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