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與責任點燃孩子內心的火焰_勵志教育

  用愛與責任點燃孩子內心的火焰
  
  2011年7月30日上午,由民盟中央、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共同舉辦的2011年“燭光行動——新東方教師社會責任行”活動在湖南張傢界舉行啟動儀式。在當日開班的“農村英語教師培訓班”上,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俞敏洪與參加培訓班的老師們進行瞭兩個多小時的交流。以下是此次交流的主要內容。
  
  親愛的老師們:
  
  大傢下午好!
  
  非常開心來到張傢界,這是我第二次來。第一次大概是四年前,我帶著傢人來過一趟,那次純粹是來旅遊的,被這裡的美好景色所陶醉,流連忘返。後邊天門山的那個山洞,我帶著我的兒子爬上去過,當時他才五歲。990級臺階,小傢夥一口氣從第一級一直爬到最後一級,中間都沒停下過,結果他爬到頂上時我還在半道,我就知道自己已經老瞭。這個世界總是在不斷交到年輕人的手裡,年輕人總是有更加美好的未來。在座的大部分老師應該都比我年輕,有很多老師看上去才剛剛大學畢業,你們將會有更加美好的未來。
  
  再次來到張傢界,帶著另外一種責任,因為這次不是來遊山玩水的,我也沒有給自己留下任何遊山玩水的時間。昨天晚上我還在成都工作,從成都飛到張傢界本來應該是晚上10點,但飛機晚點,到瞭12點半才落地。明天早上我在北京還有一個會議,所以今天下午我就要飛回北京。這次可能連抬頭看一眼天門山的時間都沒有瞭,但我依然非常開心,因為在這次以後,我就跟這兒的所有老師建立瞭一種密切的聯系,一種不需要用語言交流的感情紐帶。以後再次到張傢界的時候,我不用擔心自己沒飯吃,我走進在座的任何一位老師傢裡,你們都會熱情招待我吧。當然這個前提條件是基於我今天的講話,能不能讓大傢有所收獲,如果沒有收獲,我以後就沒臉再來張傢界瞭,來瞭也會被大傢一棍子打走。
  
  民盟中央的“燭光行動”培訓對象是農村教師,我們教的孩子,很多孩子是農村的孩子,盡管有些孩子已經把戶口轉成瞭城市戶口,但是他們的學習狀態,依然是農村孩子的學習狀態。我們的老師們,主要是在為農民子弟服務,為他們的前途提供幫助。
  
  在我心目中,農村老師無比重要。因為農村孩子的出路,他們未來是否有理想、是否願意奮鬥、是否有奮鬥能力,全部依賴於農村老師的教育。我們知道,農村的傢長一般來說隻能教孩子人品,隻能讓孩子把農民那種樸實勤勞的性格帶出來。而且我們也都知道,現在大量的農村孩子,其實父母都不在身邊,因為很多父母都是把孩子變成瞭留守兒童,由爺爺奶奶看著。這樣的話,本來應該傢庭教育完成的事情,就會缺少一塊,導致農村孩子的成長更大程度上依賴於我們老師,甚至百分之八九十依賴於我們的老師。如何來鼓勵這些孩子們?如何來解除這些孩子們從學習到生活,再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困境?如何讓這些孩子最後得到優秀的成績,使他們能夠跟城裡的孩子進行競爭,使他們的未來有一點出路?我們身上所擔的責任比城裡的老師要大很多很多。
  
  農村老師與城裡老師的差距,也就是城鄉教育差距的問題。城裡的老師有很多優勢:第一,城裡學校的教學條件好,因此學生就能夠比較自覺地學習;第二,孩子的傢庭條件比較好,所以孩子有足夠的時間和足夠的條件來安心學習;第三,城裡的老師本身所得到的各種各樣的教學支持、教學培訓比較多,所以更加容易把先進的方法用在孩子們身上。現在中國的教育形成瞭一個強烈的反差,農村的教學水平和城裡的教學水平差距越來越大,農村孩子的前途和城裡孩子的前途差距也越來越大,最終導致瞭教育是否公平的問題。
  
  我曾經在全國政協會議上提案:凡是面向農村學生進行教學的老師,工資應該比城裡老師多出50%,這樣才能使農村老師安心於在農村對農村孩子進行教學,也才能吸引有才能的老師進入農村。所謂的農村老師,不一定要住在農村,你可以住在城鎮,但是你是在教農村孩子,能安心地教農村孩子。這個方案如果實施的話,就有兩個好處:一是現在的農村老師大部分都會安心在農村工作;二是城裡教學水平高的老師,也可能會有一些人願意到農村去工作,教農村孩子。盡管老師拿多少工資不能作為自己要不要留在農村的判斷標準,但一定是重要的標準。老師的靈魂必須崇高,但是如果老師們沒有足夠的錢去應付必要的生活支出,對精神的追求有的時候就會有難度。兩袖清風仍還願意獻身教育的老師在中國有很多,但是我們不能要求每一個老師都這樣。我一直認為越是貧困的地區,越是農村地區的老師,越應該享受國傢更多的福利待遇、薪酬待遇。這樣的話,農村的教學水平就能夠不斷改進。
  
  我之所以每年都在講農村的教育問題,是因為我本人就是一個農村的孩子,如果沒有上大學,就不可能有我的今天,也不可能有我自己認為比作為一個農民對社會所做的更多貢獻。這個貢獻是大是小、有或者沒有,不是我來評價的,是社會來評價的。但至少今天我能從農村的小地方跑到張傢界來跟大傢聊天講話,表明瞭一個農村孩子是可以有廣闊天地的。這個廣闊天地是怎麼來的呢?這來自於教育,也隻能來自於教育。這個教育的轉折點很簡單,作為一個農村孩子,如果沒有考上大學,他就不可能有後來的一切。
  
  在農村,我還算是一個比較喜歡讀書的孩子。所以小時候就一直在想:我一定要上大學。我小時候中國還沒有恢復高考制度,是工農兵大學生時代。在我14歲的時候,我們村上有一個人被選為工農兵大學生瞭,送到洛陽外國語學院去學習。他比我大五歲,也算是小時候的夥伴瞭,這樣一個夥伴去上大學這樣一個事實,就使我產生瞭一種願望,認為我也能上大學。因為當時選大學生的標準是勞動好,所以我就拼命勞動,獲得瞭很多勞動的獎狀。但後來“四人幫”被粉碎瞭,不久高考就恢復瞭。1976年的時候還是以勞動為主的工農兵學員錄取標準,到瞭1977年的時候就各個省統考,考試通過瞭才能上大學。那年我高二,趕緊開始努力學習,準備高考。但明顯時間不夠,學瞭一年就去高考肯定是通不過的,所以第一年我英語隻考瞭33分,連地區師范的分數線都沒有達到。回去一邊幹農活,一邊又復習瞭大半年,再去考,結果英語考出來55分,還是沒有達到錄取分數線。這樣,我就又回到農村去瞭。但是,我心裡總有點兒不甘心,還想考第三次。
  
  我們常常發現,一個不認字的農村人會充滿遠見卓識,一個大學教授卻常常鼠目寸光。所以,一個人的遠見跟文化知識關系不大。我母親就是這樣一位農村婦女,不認字卻富有遠見,她認為自己的孩子未來應該有一個更大的舞臺。我母親對我從小講的一句話就是:我們農村人太苦瞭,你長大以後就當個先生吧。她每年都要給我重復幾十遍。農村人說的當個先生就是當個老師的意思,我母親看到那些老師,到農忙的時候也不用太幹活,每個月都可以拿著糧票,到國傢的糧店去領幾十斤糧食,而我們農民幹瞭一輩子,到年底糧食還不夠吃。所以,我母親認為,拔掉農根當一個老師是我最好的結局。她像念咒語一樣地念,最後真的把我念成瞭一輩子的老師。到現在為止,盡管把新東方做成瞭教育企業,但本質上我還是一個老師。
  
  老師一句話或者母親一句話能改變孩子一輩子的命運。所以,我對老師有一個特別的要求,就是不管在班內碰到什麼樣落後的孩子,都應該鼓勵他。你可以用紀律來約束他,你可以對他嚴格要求,但你不能侮辱他,把他看得一無是處。在我生命中我最喜歡的老師就是能夠鼓勵我、能夠推動我往前發展的老師,不管你在什麼狀態上,他都會鼓勵你,這樣的老師是瞭不起的。
  
  高中我在由一個破廟改造成的中學裡上學,全班30多個同學,沒有一個人想高考。大傢都知道,農村孩子想考也考不上。但是我們的班主任,也是外語老師,因為是右派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下放到瞭農村,他原來是南京翻譯局的,畢業於南京大學,文化大革命前的南京大學畢業生英語水平是相當高的。他走進我們班,讓我們全班同學參加高考。當時他說瞭一句話,到今天我都記得。(勵志一生  www.share4tw.com)他說:我要求全班同學參加高考,我知道你們考不上,但是我還是要求你們參加高考。因為,當你們高考完瞭,回到農村去幹活的時候,當你們幹得很累,拿著鋤頭仰天嘆息的時候,當你們看著天上白雲飄過的時候,你們一定會記得,你們曾經為瞭改變自己的命運奮鬥過一次,盡管這是一次失敗的奮鬥。一個老師30多年前對我講的話,我到今天依然能記得,說明這句話對我的沖擊有多大。我下定決心,第一我要考,第二我要考上,等我考上瞭,我要讓老師知道他的預言是錯的。
  
  前年我們高中同學30周年聚會,我專門開車從南京把這位70多歲的老頭子接到瞭傢鄉,跟我們全班同學見面,考上大學的幾個人向他表示感謝。一個老師得到的回報也許要30年以後才能出現,當然,這個回報最重要的是看到學生成才,為社會做貢獻。所以,看到我們的學生流著鼻涕調皮搗蛋的時候,你要相信有可能他二三十年後會成為中國的棟梁之材,因此,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孩子。我們這個老師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他沒有放棄我們這個班,而我們這個班後來還不止一個人考上瞭大學。
  
  一個人的命運,有一部分是固定的,有一部分是可以改變的。你的出生是固定的,你出生在農民傢裡還是出生在富貴傢裡,由不得你選擇,是天定的。你的個性是內向的還是外向的,部分意義上也是由你的基因來決定的。但是,另外一部分的命運是可以改變的,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勤奮改變。我們在座的老師,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勤奮,可能會變成湖南省最優秀的老師代表,未來還可以到世界上更大的城市去遊學或者讀書。而我們的孩子們,也是通過自己努力和勤奮,改變自己的命運。
  
  命運中的“運”字,可以分為偶然之運和必然之運。比如你今天來的路上,一低頭在路上發現瞭100塊錢,這是偶然之運;如果買瞭兩塊錢的彩票,結果中瞭100萬人民幣的獎金,這是偶然之運。偶然之運通常是一輩子隻能發生一次的事情,對於99%的人來說,有的時候一輩子發生一次都不可能。
  
  必然之運就是通過自己持續不斷的努力,讓運氣變成持續不斷的運氣。人一輩子要追求的其實是那種持續不斷的運氣,而不是偶然的運氣。那些隻想追求偶然運氣的人,永遠隻有抱怨心態。為什麼?因為他期待好運而好運又不來,就隻能充滿抱怨。看到這個人被評為優秀老師,他抱怨為什麼是他不是我;看到那個人嫁瞭一個好老公,抱怨為什麼是她不是我;看到另一個人到大城市工作瞭,又抱怨為什麼是他不是我。但是他沒想到的是,這些人改變自己有可能是因為他們身上的某種能力和努力,而不僅僅是運氣好。這樣的人還會不斷抱怨社會不公平,世道太黑暗。這個社會有沒有不公平?有沒有黑暗?有。但是,你在不公平的社會中,他也在不公平的社會中,為什麼有的人就能抓住機會?為什麼你抓不住?通常是你的能力和努力沒有到位。
  
  面對事情的負面態度和消極態度,會給人帶來一輩子無所作為的個性;相反,積極的態度能給人帶來有所成就的個性。追求偶然的運氣是一種消極態度,追求必然運氣是積極態度。守株待兔這個故事很好地說明瞭消極和積極的關系。兔子撞上樹樁,農夫撿到兔子,是偶然的運氣。但是,農夫把偶然的運氣視為必然的運氣,在樹樁邊守候兔子來撞,到頭來守候的不過是蹉跎的時光和幼稚的奢望。但當你發現兔子撞在樹樁而死,推斷這個地區兔子很多,把自己定位成獵人,通過一系列方法捕捉兔子,這將遠勝於守株待兔。所以說,如果我們有能力把自己生命中所謂的偶然運氣轉化成必然的運氣,那麼我們的命運就會發生轉變。如果農夫積極一點,他將是一個優秀的獵人,隻因為消極等待,農夫蹉跎時光,結果一無所獲。教育孩子如此,我們對待自己的生命也如此。所以我對學生講,如其被動等待著某種機會的來臨,還不如到處亂闖,自己想辦法找機會。到處亂跑的結果一定能夠碰上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以及不同的機會,這個機會也許就落到你身上瞭。這個到處尋找機會的過程就是奮鬥的過程。改變自己的命運,隻有一個詞:奮鬥精神。我特別喜歡那種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境,身上總是具備奮鬥精神的人,總是有著頑強不屈積極心態的人,因為隻有這樣的人才能走出自己的困境。
  
  我特別喜歡一種人,就是把自己的工作當作特別有意義的事情來完成,最後達成自己人生意義的人。這裡所說的意義和財富及社會地位沒有關系。每年十大“感動中國”人物幾乎沒有有錢人,像我這樣的,即使捐瞭一個億,也絕對不會被評為“感動中國”人物。大傢就會說,他是應該的,他掙瞭這麼多的錢為什麼不捐。但是,一個老人天天蹬三輪車,每年把賺來的一千塊都捐給瞭我們的學生,讓學生有錢買書包、買課本,這樣的人被評為讓中國感動的人物,誰敢說一個不字。大傢可能都聽過這樣的故事,一個富翁想進天堂,向上帝捐瞭一百萬美元,結果這個傢夥被打進瞭地獄;一個老太太總共捐瞭一塊錢,就進瞭天堂。這個富人不服氣,問上帝說為什麼我捐瞭一百萬進地獄,她捐瞭一塊錢進天堂。上帝說,她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捐瞭出來,而你隻捐出瞭百分之一。所以,人的貢獻的大小,不在於你真的貢獻瞭多少,而在於是不是用盡瞭自己的全部力量去貢獻。如果我們在座的老師願意的話,一心撲在學生身上,你一定能成為“感動中國”的人物。
  
  農村孩子考上名牌大學的比例是很低的,難道是因為農村孩子腦袋笨嗎?當然不是,是因為農村孩子沒有得到像城市孩子一樣的優秀教學資源。中國的教育水平目前存在較大的城鄉差距。有的城市的示范中學,一投資就是兩三億,而農村的中學,連一百萬的投入都很少見。面對這種情況,我們老師要做到什麼?不是抱怨。既然我們已經承擔瞭農村孩子們前途的責任,我們就要努力把這個責任承擔好,讓我們手下真的出現一兩個、三四個,甚至五六個頂級的優秀的孩子,讓他們能夠從農村走向世界,回過來改變傢鄉、改變中國,這個是能夠做到的。在這一點上,我覺得每個人都不應該低估自己的力量。對於農村孩子來說,待在鄉村一輩子會有什麼機會?但是,你鼓勵農村孩子哪怕是上一個大專,哪怕到北京最差的大學去學習一趟,他可能碰到的就是人生的不同的機會和機緣。所以。鼓動孩子們主動出擊,去尋找自己的生命和生命中可能存在的機會,這對我們老師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對於孩子們的一點鼓勵,可能改變孩子們一生的命運。
  
  面向未來的教育
  
  面向未來的教育,首要是讓學生認識自我,要培訓學生的智商、情商和逆商三大商素,而不僅僅是開發學生的智力。目前中國的教育,僅僅完成瞭智商中考試能力的開發,甚至連學習能力都談不上,脫穎而出的高考尖子,至今還沒有問鼎世界級別的研究成果。我們中國人從來不缺乏這方面能力,華裔獲得諾貝爾獎不在少數。究其原因,中國的教育體制、機制性障礙是導致學生學習能力發生偏差的重要原因。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情商和逆商的開發被忽視,三大商素的開發呈現出不平衡的發展態勢。什麼叫情商?情商就是怎麼讓別人信任你、喜歡你的能力。被人信任的前提是具有講誠信的人品、人格,擁有真誠的感情,這樣才值得被人信任。同時,學會分享互助、互相幫襯,也是情商至關重要的內容。逆商就是教孩子如何面對困難、面對挫折、面對失敗的抗打擊能力和自我鼓勵能力。我們往往把對孩子的逆商教育當作是對孩子的侮辱教育、挫敗教育和打罵教育,而真正的挫折教育是通過鼓勵的方式,讓孩子們從失敗中站起來勇往直前。我們對孩子要學會不斷鼓勵,讓孩子在鼓勵中培養成就感。什麼叫成就感?美國有一位物理學傢,一次物理考試隻有8分,老師鼓勵他繼續認真地學習物理,面對他畏難氣餒的狀況,老師用一個特別的方法,別的同學考試滿分是60分,他隻要考到9分就算合格。接著參加第二次考試,他考瞭28分,28分依然是全班最低分,似乎沒法表揚。但這個老師將全班每一位同學這次考試的分數,減去上一次考試的分數,把剩下的分數寫在黑板上,最後一個考28分的人,變成進步最大的人。這個學生從此在老師巧妙的鼓勵中充滿對物理的學習熱情,最後成為一位物理學傢。相信大傢能夠理解鼓勵的重要性,給孩子的成長空間以及逆商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總而言之,三大商素決定瞭一個人的終身成果。其中智商隻起到20%到30%的作用,面向社會主要是情商和逆商起作用。在培養孩子這三大商素的前提下,我們要積極培養孩子的三種“熱愛”:首先讓孩子學會熱愛自己。熱愛自己不是以自我為中心的盲目自大,而是實現一種生命奔放、激情四射的感覺和狀態;其次是要熱愛他人,要學會去理解他人、諒解他人、幫助他人、關愛他人;第三要熱愛自然,這個自然包括真正的大自然以及人生的一種自然狀態。
  
  如何真正實現面向未來、面向世界的教育?除瞭上面提到的三大商數的培養之外,我覺得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實行心情教育。覽觀山巒疊翠,沐浴晨光雨露,欣賞漫天繁星,就是心情教育。我當年高考第三年時的英語老師,上課講授充滿熱情,註重鼓動學生自主學習,同時對我們進行心情教育。江邊言說故事,參觀名人故居,爬山消遣,表面看來不過是浪費時間,但實際上我們在這種氛圍中學會彼此相處、學會排遣雜念和享受愉悅心情,學習激情與效果在無形中得到提升。孩子的心情教育、傢庭的心情教育,加上學校的心情教育,三者形成不可缺一的體系,三者良性循環才能實現完善的可持續發展。目前中國的心情教育不容樂觀,我們現在的中學囿於各種考慮,沒有魄力,也沒有能力放手推行心情教育。我曾經與幾個重點學校探討過為什麼不組織學生去春遊。客觀事實是這類活動難免不會發生意外,而一旦有意外,學校與傢庭之間將會水火不容。因此,在目前狀態下,傢庭過多幹涉、學校不敢作為,導致孩子的心情教育陷入惡性循環。
  
  相比較國外的情況而言,兩者有著明顯的差距。國外學校組織學生參加挑戰項目,這些項目往往是野外徒步二十天,沒有任何現代化設備,鍛煉學生野外基本的生存能力。項目啟動之前,傢長需先簽生死協議書,如果一旦發生意外,學校不負任何責任,傢長也深知個中利害。這種在國內看來不可思議的項目在國外卻運行得非常順利,這源於國外整個社會和學校教育配合一致。而置身於中國的傢庭教育,孩子們缺乏自由發展的空間,被禁錮在校園與傢庭裡,沒有奔放在天地之間的機會,即便有,也難以確保有那份奔放的心情。學習,學習,再學習,成為孩子們學習的詛咒。
  
  同時,註意培養孩子的成就感,讓他們擁有更大的成功感和幸福感。孩子們的優勢並不一定會自動展現在我們的眼前,需要我們善於挖掘他們潛在的能力和優點。如果任何一位老師不能夠從學生的身上發現他的特長和優勢並加以表揚,作為一位老師則難以稱為合格的老師,應該退出這個行業,因為你放棄瞭孩子,扼殺瞭孩子的成長空間,也就意味著放棄瞭一個傢庭,扼殺瞭一個傢庭的未來。我們常常談鼓勵教育,實際上每一個孩子或多或少是有優勢的,即便是發型、笑容、服飾這些細微的變化,同樣值得表揚,我們毋須吝嗇我們的語言和表揚。表揚有多種類型,學習僅僅是其中一方面而已,我們對孩子要學會不斷地鼓勵,讓孩子在鼓勵中培養成就感。
  
  培養孩子向往偉大、走向偉大的品質和能力。我們可以看到,有的人一輩子,生命瑣碎;有的人一輩子,生命偉大。其實無論是偉大的人還是瑣碎的人,日子都是瑣碎的,可不可以把這些瑣碎放置一處,就像把水泥和沙石混合起來,砌成偉大的建築。人的差別在此處便可一見高低,有的人把水泥和沙石放在一起,永遠是一堆水泥和沙石。對於學生來說,出生不是自己能夠選擇的,但是歸宿卻是自己抉擇的,以何種姿態行走,獲取多大的成就,這是自己能夠抉擇的。所以,個人的成就雖然離不開先天條件,但是最主要的還是取決於後天的努力。而我們老師,就是學生後天努力的最大動力。
  
  有一句英文是這樣說的:Education is not the filling of a pail, but the lighting of a fire. 教育不是給人灌水,而是把人內心的火焰點燃。讓我們一起共同努力,點燃我們作為老師內心的火焰,也點燃我們遇到的每一個學生內心的火焰。我相信我們每一個老師都能夠做到,也相信我們每一個學生都能夠做到。
  
  言不盡意,今天我的演講到此為止。衷心感謝大傢!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